• 二十七

    更新时间:2018-06-22 22:13:58本章字数:1083字

    二十七

    “文革”时,很多人放弃了生产,一个劲地革命造反去了。因此,物资匮乏,供应特别紧张。柳静瑶家的煤油炉子因为打不到油,搁置在那儿,已经很久没有用了。黄敏看在眼里,因为他有个姨妈在县城东关城郊供销社当会计,就主动提出帮柳静瑶打点煤油。

    一个星期六的下午,黄敏和蒋雯雯一块儿来到东关供销社黄敏的姨妈家。因为黄敏十分乖巧,姨妈从小就很喜欢他。打好煤油后,姨妈硬要留他们吃晚饭。

    晚饭后,黄敏的表哥和表妹又要与黄敏和蒋雯雯一块儿玩牌。黄敏和蒋雯雯就留下来和他们一块儿打扑克。黄敏很快就玩入了迷,蒋雯雯几次想开口叫黄敏走,又觉得不好。时间过得飞快,已是晚上九点多钟了,蒋雯雯放下手中的牌执意要走,黄敏才恋恋不舍地放下手中的牌。黄敏和蒋雯雯与姨妈家的人告别后,急急忙忙往回走。 

    那年月,街上不太平,时常有打扮奇特的所谓“操哥”在街上打架、斗殴,惹是生非。柳静瑶晚饭后不见蒋雯雯回家,心中就十分不安,站坐都觉得不合适。她叫蒋睿智到街口看看姐姐回来没有。蒋睿智在街上站了好一会儿仍不见姐姐回来就回去了。随着时间的推移,柳静瑶越来越觉得不安,她的脑子里作着各种揣测,当她想到蒋雯雯有可能出事时,再也坐不住了。她叫蒋睿智、蒋莹莹在家好好呆着,自己来到街口等蒋雯雯。街上人迹寥落,静得有点使人害怕。路灯也好像瞌睡了似的,发出昏黄的光。夏夜的暖风吹来反倒使柳静瑶打了个寒战,身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柳静瑶时不时遥对着十字路口张望,但始终未见蒋雯雯和黄敏的踪影。

    黄敏提着煤油瓶,蒋雯雯紧跟其后,疾步在街上走着。越往城里走,街上的行人越少,蒋雯雯的心里越觉得紧张。大佛城里的街道是南北短,东西长,从东到西有五里路长。黄敏姨妈家在东端,离黄敏和蒋雯雯所住的教师大院有四里路左右。黄敏和蒋雯雯终于走过了粮食局,走过了电影院。为了快点到家,他们决定抄近路走鸿门口巷子。

    鸿门口巷子,从巷口往里大约六十米左右没有住家户,两边是单位建筑物的墙壁。巷口没有路灯,只有巷子的深处有盏路灯发出幽幽的光。

    黄敏和蒋雯雯初入巷子,眼睛不适应,觉得眼前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见。一只猫“喵”地叫了一声从暗处窜了出来,吓得蒋雯雯尖叫一声不由自主地拽住了黄敏的胳膊。她的心“怦怦”地剧烈跳动着。走了几步,他们的眼睛适应了黑暗,都看得见了。黑黑的天空覆盖在巷子墙壁的上面,让人感到阴森、窒息。蒋雯雯更紧张地拽住了黄敏的胳膊。黄敏看到她害怕的样子,壮着胆子安慰道:

    “没事,别怕,有我呢!”

    他们继续往巷子深处走去,脚步声在巷子里震荡着。突然,蒋雯雯看见巷子深处闪出两个黑影,她连忙提醒黄敏看。黄敏不以为然地说:

    “可能和我们一样是过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