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三十

    更新时间:2018-06-22 22:12:23本章字数:1126字

    三十

    两天后的下午,骄阳似火,溽热难耐。远处隐隐地传来隆隆的雷声。突然间狂风大作,刮得飞砂走石,昏天黑地。狂风咆哮着使劲地摇撼着树枝。树子在狂风的怒吼声中“哗哗”地惊叫着,有些根浅的树子痛苦地呻吟着倒下了。乌云在狂风的驱赶下迅速地集结在佛城上空,城里顿时一片昏暗,真有“黑云压城城欲摧”之势。忽然,闪电惊空,炸雷爆响,震得人们心惊肉颤。刹那间,大雨倾盆而下,蚕豆般大的雨点“啪啪啪”地扑打着大树,扑打着大地,扑打着建筑物。那些正在路上行走的人们,立刻惊呼着躲到了街边。

    这时,一辆解放牌汽车穿过雨帘,风驰电掣般地向北门方向驶去,“嗤”的一声急刹,在教师大院附近的马路边急停下来。从车上跳下两个穿着雨衣雨靴的人。那瘦的一个噌地一下爬上了车厢,将一个麻袋拖到车尾,对早就等在车尾的那个喊道:

    “师兄,接住了!”

    “好,放下来吧!”

    在车尾等着扛麻袋的彪形大汉就是前日救了黄敏和蒋雯雯的鲁凡,车上拖麻袋的人是他的师弟“竹棍儿”刘嵩。鲁凡扛着那沉重的大麻袋并不觉得费劲,一溜小跑进了教师大院。他来到蒋雯雯家门口,扬起巴掌使劲拍了拍门。片刻,门开了,蒋雯雯惊讶地看着鲁凡问道:

    “你扛的什么呀?”

    “是块煤,让我进去吧!”

    蒋雯雯侧身让开路,鲁凡将麻袋直接扛到了蒋家后院,一耸肩甩在了煤堆旁。

    柳静瑶和蒋雯雯跟着来到后院。柳静瑶给鲁凡打了一盆水让他洗手,问道:

    “鲁凡,你这是干什么?”

    “我叫我师弟顺便捎带的。他在开车,举手之劳。”鲁凡一边洗手一边说,“上次来,我见你家生火没有块煤,老半天都生不着,就叫师弟带了一袋。”

    “那真是谢谢你了。”柳静瑶听完鲁凡的话,略一思忖,问道,“这一袋煤多少钱?”

    “柳老师,看你又说到哪里去了。这么一点煤,值几个钱。算了!”

    “不行!不能叫你又帮忙又贴钱。”柳静瑶十分认真地说,她从口袋里掏出钱来,硬塞在鲁凡手里。

    “柳老师,你这是?”鲁凡见柳静瑶神色严肃,也不好再多说。他说:“我师弟还在外面等我。我走啦!”

    “叫你师弟也进来坐一会儿吧!”柳静瑶热情地说。

    “不啦!他还要去送煤呢,我们改天再来吧。”鲁凡一边说一边往外走。他走到外屋的时候,用自己高大的身子作掩护,顺手把钱放在了桌子上面。

    柳静瑶若有所思地看着鲁凡的身影消失在教师大院的门外。

    自从那天晚上被歹徒拦截黄敏受伤后,蒋雯雯总觉得黄敏是为了给她家打煤油才碰上歹徒惨遭毒打的,她有责任。因此她心里十分痛苦,觉得自己对不起黄敏。从此,每天蒋雯雯都要到黄敏家去看他。尽管黄敏的妈妈陈美英常常话里带刺,说三道四,但蒋雯雯全然不予理睬,每天都去探望黄敏。她关切地询问黄敏的伤势,或者用她优美的嗓音给黄敏念一段小说,朗读一首诗。蒋雯雯的探望给黄敏带来了极大的安慰和快乐。只要黄敏高兴,蒋雯雯心里就感到十分的快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