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三十五

    更新时间:2018-06-23 11:40:52本章字数:916字

    三十五

    鲁凡在糖果厂有一间宿舍,工作日他常常单身一人住在这儿。往常的星期天,他总是要在家里住宿,星期一才去糖果厂上班。今天,鲁凡这么早就回糖果厂是为了利用下午和晚上的时间练琴。

    回到宿舍,气还没喘均匀,他就急急忙忙支起谱架,打开琴谱,背起手风琴开始练了起来。夏日天热,鲁凡不一会就拉得汗流浃背,汗衫也湿透了。他放下手风琴,“忽”地一声脱下汗衫,揉成一团,“啪”地扔在盆子里,从绳子上取下一条长条形的浴巾,斜搭在身子上,赤露胳膊,继续拉琴。汗水顺着他的脸颊往下淌,滴在琴身上。鲁凡用洗脸毛巾擦擦脸上身上琴上的汗,继续练琴。

    吃过晚饭,鲁凡从糖果厂后门出去,来到濑溪河边游泳。夏日的濑溪河边洋溢着欢歌笑语,到处是游泳的人。河堤上,有一些姑娘在洗衣服,她们穿着短衣短裤,袒露着白细的胳膊和腿儿。夕阳将她的余辉撒向人间,给人们镀上了一层美丽的金黄。鲁凡换好游泳裤,纵身一跃,像一条鲤鱼一样,“扑通”一声钻进了水里。隔了一会儿,鲁凡从水里钻出头来,他使劲甩头上的水,扬起胳膊畅游起来。 

    鲁凡游泳回来之后,屋里又响起了琴声。他低头看着自己粗壮的手指笨拙地在键盘上运动着,心中十分气愤,眼前又出现了黄敏鄙夷的神情和嗤笑声。懊恼与愤恨在咬啮着他的心。鲁凡重重地叹了口气,猛地举起拳头,一拳砸下去,把写字台上的玻璃砸成了碎块。

    夜已经很深了,鲁凡还在拉琴。为了不影响别人,他拉得很轻。拉着拉着,上下眼皮打起架来,他疲倦了。鲁凡放下琴,走到外面的水管前,将头伸在水龙头下“哗哗哗”地冲起来。冲完头,为了驱赶倦意,鲁凡又在屋子外面的空地里练了一路拳脚。回到屋里,又拉了起来……

    次日,上班的铃声已经响过,鲁凡的师傅肖富贵在车间里没有看见鲁凡的影子,就气冲冲地向鲁凡的宿舍走去。肖师傅老远就听见如雷的鼾声从鲁凡的屋子里传出,鲁凡睡得正香呢。肖师傅一边敲门一边喊,屋子里仍然鼾声不断。肖师傅气极了,抡起两只拳头,在门上擂鼓似的敲了起来。巨大的声响终于把鲁凡唤醒了。肖师傅听见他应了声,才怏怏地回车间去了。

    鲁凡一翻身从床上跳了下来,揉了揉惺忪的睡眼,从枕头下摸出表来一看,心中叫道:“糟啦!上班的时间早过了!”鲁凡急急忙忙穿好衣服,“啪”的一声关上门,飞也似的向车间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