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五十三

    更新时间:2018-06-27 11:46:43本章字数:929字

    五十三

    不一会儿,药香味就随风飘进了屋子。

    柳静瑶闻着这药香味,昔日蒋金山为她煎药的情景又一幕幕地复映出来:

    那是蒋金山和柳静瑶结婚后的第一个冬天,很少下雪的佛城下起了大雪,白雪皑皑,冰天冻地。柳静瑶突然病倒了。蒋金山顶风冒雪,请医抓药,里里外外,忙得团团转。他将炉子生旺端进小屋,把新买的沙质药罐放在上面。不久,药水沸腾,热气袅袅,药香味弥漫在小屋里。柳静瑶闻着浓浓的药香,渐渐地又合上眼睡着了。蒋金山煎好药端到床头,轻声呼唤:

    “静瑶,静瑶,该吃药了!”

    柳静瑶睁开睡眼,想坐起来。蒋金山忙不迭地轻轻扶起她,给她披上棉衣,在她的背上垫上枕头。蒋金山将一方白手绢放在柳静瑶的脖子下,然后一汤匙一汤匙地将药喂入柳静瑶的口中。喂完药后,蒋金山又从糖瓶里舀了一汤匙的糖喂柳静瑶,一边喂一边像哄小孩似的说:

    “吃了药后口苦,吃点糖,甜甜嘴!” 

    等柳静瑶吃完糖后,蒋金山用毛巾给她擦了擦嘴。柳静瑶一把抓住蒋金山的手,眼睛里蕴含着幸福的光彩,她深情地柔声说:

    “金山,你真好!” 

    蒋金山微笑着,关切地说:

    “静瑶,天冷,你还是躺下吧!我读段小说给你解解闷。”

    蒋金山照顾着柳静瑶躺下后,从书架上取下柳静瑶喜欢的法国著名作家罗曼•罗兰的小说《约翰•克利斯朵夫》。他把书放在桌上,把炉子端到屋外。

    雪仍在沙沙地下着,地上已积起了厚厚的一层,像白色的垫子一样。朔风呼呼地咆哮着,拍打着门窗,拼命地往屋里钻。

    蒋金山捅了炉灰,加上焦炭,把炉子端进屋。他从桌上拿起《约翰•克利斯朵夫》,用他那圆润优美的嗓音给柳静瑶念了起来:

    “……

    然后是一片空虚,完全的、绝对的空虚。克利斯朵夫在多少次的孤独以后再来一次孤独,在这个外国的,对他仇视的大城里,比什么时候都更孤独了。可是他不再像从前一样的介之于怀。他慢慢的有点儿觉得这是他的命运如此,终身如此的了。

    他可不知道一颗伟大的心灵是永远不会孤独的,即使命运把他的朋友统统给剥夺了,他也永远会制造朋友;他不知道自己满腔的热爱在四周放出光芒,而便是在这个时候,他自以为永远孤独的时候,他所得到的爱比世界上最幸福的人还要丰富。

    ……” 

    蒋金山那美妙的嗓音在小屋里回旋。

    柳静瑶静静地聆听着,她的思绪似乎已飘向遥远的国度……

    炉子里的火越烧越旺,温暖和幸福洋溢在小屋的每一个角落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