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五十四

    更新时间:2018-06-27 11:47:09本章字数:1066字

    五十四

    “妈妈,药煎好了,你喝吧!”

    蒋雯雯的呼唤打断了柳静瑶的回忆,她在蒋雯雯的帮助下坐起来服药。

    服了药刚躺下一会儿,黄敏就进来了。他走到柳老师的病榻前,恭恭敬敬地问:

    “柳老师,您吃了药后好点了吗?” 

    “好点了。黄敏,谢谢你为我请医生。”柳静瑶说起话来有点吃力。

    “不用谢,柳老师。我今天来看看有没有什么事可做。”黄敏说完就到厨房去了。

    蒋雯雯正在厨房劈柴,黄敏热情地对蒋雯雯说:

    “我来劈吧!” 

    蒋雯雯低头不语,挥舞着柴刀,使劲地劈着。

    黄敏感到有点难堪,微微涨红了脸。他看见水缸里没有多少水了,就说:

    “那我去挑水吧!”黄敏说着拿起了扁担准备去挑水。

    蒋雯雯“嚯”地站起身来,生硬地说:

    “把扁担放下!”

    黄敏睁大眼睛惊奇地望着她,然后又挤出微笑说:

    “缸里没有多少水了,让我去挑吧。”他说完挑起水桶就往外走。

    “站住,把水桶放下!”蒋雯雯在他身后厉声喝道。

    黄敏顿时僵在那里了。过了好一会儿,他缓缓地转过身来,铁青着脸,重重地放下水桶,猛一转身,快步走了出去。

    看着黄敏满脸委屈,愤然离去,蒋雯雯心里阵阵绞痛,泪珠在她的眼眶里滚动。“难道她真的愿意这样对待黄敏,去损伤他的自尊心吗?不!她是怕逆违妈妈的意愿,怕失去她在这世上唯一的长辈,她是硬逼着自己这样做的呀! ” 

    刚才发生的一切,柳静瑶都听得真真切切。自从她给蒋雯雯下了不许和黄敏交往的最后通牒以来,她一直在仔细观察女儿。女儿对自己已不像过去那样亲近,好像有一堵墙横亘在她们中间一样。蒋雯雯比过去更加沉默了,她常常紧闭双唇,整天不说一句话。她脸上的愁云表明,她的内心正在受着痛苦的煎熬。她像一朵逐渐枯萎的花一样,一天一天地憔悴下去。柳静瑶看在眼里,急在心头。“我为什么要这样残忍地对待她呢?这是我母亲对待我的方法呀!当年我与蒋金山恋爱时,母亲也像我现在对待蒋雯雯那样对待我,但我还是违背了她的意愿,最终获得了幸福。黄敏虽然是黄松的儿子,但我不能把他们等同起来。黄敏不会像他爸那样坏,他还是个孩子,昨晚他不是独自一人在深夜去给我请来了医生么?今天他不是主动来帮我家做事吗?他是一个富于同情心的人,是我错怪了他,是我委屈了雯雯了!”想到这里,柳静瑶挣扎着坐起来,大声地喊道:

    “雯雯,到屋子里来,妈妈有话跟你说。”

    蒋雯雯掏出手帕拭了拭眼睛,低着头慢慢地走进屋里。

    “来,坐到床沿上!”柳静瑶用手轻轻拍了拍床沿。 

    蒋雯雯坐到了床沿上。柳静瑶看着她说:

    “雯雯,妈不是一个蛮不讲理的人。妈不让你和黄敏交往,是害怕今后事情有变,你遭受打击。现在看来黄敏这孩子恐怕不会变得像他爸爸那样。”

    “他爸爸很坏吗?”蒋雯雯睁大了眼睛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