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六十一

    更新时间:2018-06-28 09:38:24本章字数:1636字

    六十一

    下午,黄敏兴高采烈地和柳静瑶等人一起从北山回来。他敞开着衣襟,一阵风似的卷进门来,叫道:

    “爸爸,妈妈,我回来了!”

    黄敏说完以后,并没有听见回答,心中觉得奇怪。他仔细一看,爸爸和妈妈都阴沉着脸坐在沙发上。黄敏转动着两只眼睛看看爸爸,又看看妈妈。当他看到茶几上的红色日记本时,心里一下明白了:是爸爸和妈妈偷看了他的日记本。一种受到伤害的愤怒从他的心底涌了上来,他铁青着脸质问道:

    “你们为什么偷看我的日记?”

    “小敏,坐下!我们有话对你说。”黄松的话里含有一种威严,致使黄敏停止了质问,在旁边的凳子上坐了下来。

    屋子里笼罩着死一样的沉寂。

    黄松并不急着说话,他慢慢地点上一支香烟,语气温和地说:

    “小敏,爸爸和妈妈私下看了你的日记,这是不对的。”他抽了一口烟,斟酌着词句,“我们虽然做得不对,但是,我们从你的日记中了解到了你这段时间的思想和感情,深深地感到震惊。你在日记中写着你愿为蒋雯雯牺牲自己的一切。小敏啦,你还很年轻、幼稚,对社会上的事情理解得不深。蒋雯雯的爸爸是‘叛徒’,这你是知道的。‘叛徒’在人们的心目中就是出卖革命的坏分子,是人民的敌人,是应该管制改造的人。‘叛徒’的家属在人们的心中也是坏人。” 

    “那你为什么让我到坏人那里去学拉琴呢?”黄敏突然打断黄松的话问道。

    黄松没有想到黄敏会提出这样的问题,一时语塞,涨红着脸。

    陈美英见黄松被问住了,就瞪眼对黄敏喝道:

    “小敏,不要插话!听爸爸给你讲!”

    黄松毕竟是在官场上混的人,脑子转得快,他尴尬地咳了两声,又继续说道:

    “‘叛徒’的家属虽然思想很坏,但我们还是可以利用他们的技艺来为人民服务嘛!”黄松将烟蒂在烟缸上摁灭,“小敏啦,‘叛徒’的子女读书都读不上,更不用说将来参加工作了。你如果和蒋雯雯恋爱,今后就成了‘叛徒’的女婿。你从小心地就高,幻想着长大了当科学家、艺术家,但你一旦成为‘叛徒’的女婿,前途就完了,什么家也当不成了,只能去干那些粗笨肮脏的重活儿。”黄松用爱怜的眼光看着黄敏,“小敏啦,你是个聪明的孩子,爸爸和妈妈相信你会以自己的前途为重,断绝和蒋雯雯交往的。” 

    陈美英笑着对黄敏说:

    “小敏,今天在外面没有吃饭吧?妈妈今天给你做了你最喜欢吃的饺子,快去吃吧!”

    “我不想吃!”黄敏走到床边,一头倒在床上,拉过被子蒙头盖着。

    陈美英见他这个样子,就走到床边把被子给他拉了下来,说:

    “蒙头盖着空气不好,会生病的!”

    “不,我就要这样盖!”黄敏固执地又将被子拉上去蒙住头。

    “你不要管他!”黄松把陈美英叫了出去。

    黄敏在床上辗转反侧,并没有睡着。父亲的话像钢针一样刺痛了他的心。他爱蒋雯雯,但现在看来是不能再爱下去了,他彷徨、失望、痛苦、烦恼,泪水顺着眼角往下淌。父亲的话又像警钟一样使他警醒。是的,和蒋雯雯谈恋爱,结果就是成为“叛徒”的女婿。到那时,他将像“叛徒”的家属一样受到人们的歧视、唾弃,哪里还有什么锦绣前程可言。黄敏反复地思考着,渐渐地觉得有些疲倦,沉沉地睡去了。

    梦中,黄敏梦见自己站在游行的“地、富、反、坏、右”分子中间,穿着褴褛的衣服,提着破旧的铜锣,挂着沉重的铁牌,和他们一起敲着锣,诉说着自己的罪行。突然,围观的人群中有人高喊“打倒‘叛徒’女婿”的口号。刹那间人群激愤,黄敏只看见唾沫、果皮、石块雨点般的向他飞来。他的头被石块砸破,流着血,脸上沾满了唾沫和果皮。这时,人群外有人大吼一声“闪开”,那声音像一个响雷在空中炸开一般,黄敏听了心惊肉跳。他抬头向发出声音的方向看去,只见一个像宣传画中所画的巨人模样的人,高擎着一块巨石走了过来。人们愤怒地呼喊着:砸死这个“叛徒”的女婿!那巨人便使劲将巨石向黄敏砸了过来。黄敏吓得魂飞魄散,紧闭双眼,失声大叫。 

    陈美英听见叫声,刚走到床边,黄敏“呼”一下拉开被子坐了起来。他汗流如注,“呼呼”地喘着粗气。陈美英见他这样,吓了一跳,一边给他擦汗,一边着急地问道:

    “小敏,你怎么啦?是不是做恶梦了?” 

    黄敏惊魂未定,下意识地点了点头。

    打那以后,黄敏只要一想起梦中的情景就心有余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