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六十四

    更新时间:2018-06-29 11:12:20本章字数:1210字

    六十四

    “五一”节那天,大佛城里到处张灯结彩,彩旗飘扬。“热烈庆祝五一国际劳动节”的大幅标语赫然张挂在大街上。晚上,在人民大礼堂举行了隆重的庆祝晚会。

    入夜,大礼堂门前悬挂着红色的灯笼,灯火辉煌。来看节目的人扬着喜悦的笑脸,陆陆续续进了场。那些没有票的人拥挤在大礼堂门口,希望能找到票,进去一饱眼福。 

    管弦齐奏,丝竹和鸣,歌声悠扬,舞姿婆娑。演出了几个小节目以后,演员们学演当时全国流行的革命样板戏片段《智取威虎山•打虎上山》,扮装侦察英雄扬子荣的是一个身材粗大的壮实小伙子。刚劲有力的动作振动着舞台,舒展高亢的唱腔震撼着屋宇。这些样板戏,人们看电影已经看了好几遍了,样板戏的唱腔天天在广播里播,天长日久,耳濡目染,男女老幼都能唱上几段。尽管人们很熟悉,但今天人们坐在戏院,仍然看得津津有味。

    等《打虎上山》演了一半的时候,胖胖的舞台监督又去查看了一下下一个节目的演员准备好了没有。下一个节目是师范学校的男声小合唱。柳静瑶早已把演员召集在一起,静候在舞台的一侧。连日来,指导排练节目已累得柳静瑶腰酸背痛,疲惫不堪。今天下午,她忙着给大家化妆,借服装,连晚饭也没顾得上吃。柳静瑶站在那里,心里一阵阵发慌,头像灌了铅似的沉重。她渐渐地支持不住,身子往下滑去,瘫倒在地上。学生们一下子围了过来,关切地呼喊着:

    “柳老师!”

    “柳老师!”

    舞台监督听到呼喊声转过身来,轻声问道:

    “发生了什么事?”

    “柳老师昏倒了!”几个同学异口同声地说。

    舞台监督一听,急忙走了过来。他费劲地蹲下肥胖的身躯,吃力地把柳静瑶的头抬起来,让柳静瑶斜靠在他的手臂里,然后对一个同学说:

    “去,倒杯开水来!”

    “好,我马上去!”那位学生转过身找水去了。

    “柳老师!柳老师!”胖监督轻轻唤了两声。

    柳静瑶紧闭双眼昏迷不醒。

    时间在一分一分地过去,《打虎上山》已演了一大半。胖监督想去换节目,但柳静瑶昏迷不醒又脱不开身。他看看昏迷的柳静瑶,又侧头看看台上,心急如焚,额头上豆大的汗珠直往下淌。他把节目单拿给一个学生,叫他去看看下一个节目准备好了没有。

    一个当过赤脚医生的学生对胖监督说:

    “掐一下她的人中穴试试看!”

    “对,对,掐人中!我怎么就没有想到呢?”胖监督一面埋怨自己急糊涂了,一面忙着用大拇指去掐柳静瑶的人中穴。

    柳静瑶慢慢地苏醒过来,她睁开眼,见大家围着她,就问:

    “我怎么啦?”

    “柳老师,你昏倒了!”一个学生接口说道。

    这时,那个拿节目单的同学回来报告:

    “老师,下一个节目还没准备好。她们有个演员的衣服颜色不对,找人换去了。”

    胖监督听后失望地叹了口气,他将学生端来的开水给柳静瑶喝。柳静瑶喝下热开水后精神好多了。她突然想起什么,睁大眼睛问道:

    “该我们上台了吧?”

    胖监督面带难色,点了点头。

    柳静瑶挣扎着想站起来,但没有成功。显然她是不能上台演出了。看着胖监督为难的神色,柳静瑶焦急不安。突然,她眼睛一亮,对一个认识蒋雯雯的学生说:

    “你赶快到台下去把蒋雯雯找来!她在七排,是双号这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