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八十五

    更新时间:2018-07-02 20:15:20本章字数:1190字

    八十五

    柳静瑶跟着走到后院,惶惑地注视着呕吐的女儿。她蓦然想起前几天也看到蒋雯雯吐过一次,而且这几天蒋雯雯食欲不振,精神萎靡。她看着蒋雯雯面前的一滩涎水,猛然意识到女儿是有身孕了。这一发现使柳静瑶非常震惊!她生气地转身回到屋里,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心中像揣着一只小兔一样“怦怦”乱跳,忐忑不安!她决定好好和女儿谈谈。

    她对正在吃饭的蒋莹莹、蒋睿智说:

    “莹莹,睿睿,你们不是说想去看电影吗?等会吃完饭你们就去看吧!”柳静瑶取出钱夹拿了点零钱给蒋莹莹。

    蒋睿智一听看电影高兴极了,狼吞虎咽吃完饭,穿上大衣,和蒋莹莹一块儿看电影去了。

    蒋雯雯呕吐了一阵后,舀了点水漱了漱口,有气无力地回到屋里。她抬头看见妈妈阴沉着脸坐在椅子上,目不转睛地瞧着她。她感到羞惭、愧疚、惶恐,“扑通”一声跪在妈妈面前,哽咽着说:

    “妈妈,我对不起你和爸爸!”说完眼泪像断了线的珍珠一样啪嗒啪嗒往下掉。

    柳静瑶重重地叹了口气,斥责道:

    “你,你怎么这么不懂事,干出那种事情!”她喘息了一会儿,语气稍微平和了一点,问蒋雯雯道,“是不是黄敏的!”

    “嗯!”蒋雯雯哭泣着,点了点头。

    柳静瑶思忖了一会儿,对蒋雯雯说:

    “你应当把怀孕的事告诉黄敏!”她顿了顿,“然后想办法把孩子处理掉!”

    蒋雯雯一听把孩子处理掉,惊恐万分,呆呆地望着柳静瑶。

    几天来,蒋雯雯坐立不安,想找黄敏谈谈,可老是不见黄敏的身影。她到黄敏家里去问,黄松说黄敏到县委招待所招兵部队住的地方去了。

    冬日的晚上,寒风瑟瑟,柳静瑶和蒋莹莹、蒋睿智都睡下了,蒋雯雯还坐在那儿织东西。屋子没有生炉子,冷得像个冰窖。蒋雯雯手上的冻疮已经烂裂了,她手指麻木,冻得拿不住毛线针了。她把手放到嘴边,哈了几口热气,暖和暖和,又继续织起来。

    蒋莹莹睡了一觉,睁开眼一看,见姐姐还坐在那儿。就问道:

    “姐姐,你还没有睡呀?”

    “嗯!”蒋雯雯望着妹妹浅浅地笑了笑,说,“你先睡吧!”

    “你在织什么呀?”蒋莹莹揉了揉惺忪的睡眼,问道。 

    “织露指手套。”蒋雯雯一边回答,一边不停地织着。 

    “这么大的手套,织给谁的呀?”蒋莹莹看出了点端倪,调皮地问道。

    “你问这干么呀!”一抹嫣红飞上了蒋雯雯的脸颊,她催促蒋莹莹道,“快睡觉吧!”

    “不,你告诉我这是给谁织的!”蒋莹莹调皮地直盯着蒋雯雯看。

    “给黄敏织的!”蒋雯雯无可奈何,羞赧地轻声承认道。

    “黄敏当兵不是会发手套吗?”蒋莹莹想了想说。

    “是要发手套。我织的手套是拉琴用的,很薄,手指头可以露出来,既可保暖,对拉琴又没有多少妨碍。”蒋雯雯解释道。“黄敏当上文艺兵后,会经常到各个部队去演出。特别是冬天,有的地方条件差,没有火烤,手指冻僵了就不能拉琴了。” 

    “姐姐,你真好!想得这么周到!”蒋莹莹由衷地称赞道。隔了一会儿,她对蒋雯雯说:“姐姐,天这么冷,你还是明天再织,上床睡觉吧!” 

    “听说黄敏后天就要走了,我今晚得抓紧把它织完,明天好给他。你先睡吧!”蒋雯雯说罢又低下头织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