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八十七

    更新时间:2018-07-02 20:16:30本章字数:1129字

    八十七

    柳静瑶取出信笺,展开来看:

    “柳静瑶、蒋雯雯:

    近日来,我在招兵部队首长的教育下,思想觉悟提高了许多。过去,有人说“叛徒”的家属也和“叛徒”一样坏,我还不相信。现在细想起来这话是千真万确的!柳静瑶,你过去在教我们拉琴时,自编了《补充教材》,那里面就有不少外国的曲子,这些曲子是黄色的。你打着教我们演奏技巧的幌子,将这些黄色的资产阶级的东西拿来兜售给我们青少年,毒害我们青少年,你的心真比毒蛇还毒啊!

    柳静瑶,你还教唆你的女儿蒋雯雯用资产阶级的温情来感化我,腐蚀我,甚至想加害于我,妄图把我变成“叛徒”的女婿。这,办不到!

    我现在清醒了,彻底认清了你们的反动本质。我要坚决和你们——“叛徒”婆子和“叛徒”崽子划清界线,坚决和你们彻底决裂!

    觉悟了的解放军战士:黄敏

    七五年元月”

    柳静瑶读罢黄敏的信,仿佛被人狠狠地当头敲了一棒,只觉得一阵眩晕,眼前的一切都剧烈地摆晃起来。她终于支持不住,一下子倒在地上,昏厥过去。

    蒋雯雯一看母亲昏倒,惊呼道:

    “妈妈!”

    “老师!”鲁凡蹲在柳静瑶身边,焦急地呼唤。

    蒋莹莹和蒋睿智吓得哭着喊“妈妈”。

    鲁凡和蒋雯雯把柳静瑶抬到床上。

    蒋雯雯从地上捡起黄敏的信。她看完后,两眼喷射出愤怒的火焰。她跑到床边,从枕头下抓出给黄敏赶织的露指手套,“唰!”“唰!”“唰!”几剪刀将手套剪得稀烂。

    “蒋雯雯,老师还没有醒过来。我看得赶快送医院抢救!”鲁凡焦灼地对蒋雯雯说。

    “是啊!”蒋雯雯看了看四周,焦炙为难地说,“拿什么东西抬呢?”

    “去借车子要耽误时间。”鲁凡想了想,说,“这样吧,我背老师到医院去!”

    蒋雯雯一看也只好这样了,她点了点头

    “好,就这样吧!”

    鲁凡背起柳静瑶,穿过大操场,抄近路赶到县人民医院。

    医院立即进行抢救……

    鲁凡大汗淋漓,和蒋雯雯一起等候在病房外,忧心如焚。

    蒋睿智飞也似的跑到大佛中学,找到干妈赵曼莉,哭着把柳静瑶昏死送医院抢救的事告诉了她。赵曼莉听完后,马上搁下手中的事,和干儿子一起急急忙忙赶到医院。

    急诊室的门终于开了,一个医生走了出来,他忧戚地对蒋雯雯等人说:

    “病人醒过来了。但她受的刺激太大,脑部充血,身体又很虚弱,看来坚持不了多久了。你们快去看看吧!”

    大家听后,十分悲痛!他们来到柳静瑶的病榻边。只见柳静瑶半睁着眼睛,无力地看着他们。她蠕动着嘴唇想说话,但是已说不出来了。她看看赵曼莉,又看看蒋雯雯和蒋睿智。看了看蒋雯雯和蒋睿智,又看看赵曼莉。赵曼莉明白了她的意思,流着泪,俯下身子,握住她的手,说:

    “静瑶,你放心,我会照顾他们的!”

    柳静瑶听完赵曼莉的话后闭上了眼睛,头无力地歪倒在一旁离开了人世。

    蒋雯雯和蒋睿智悲痛欲绝扑在母亲身上,呼喊着“妈妈”,号啕痛哭!

    鲁凡和赵曼莉也挥泪哭泣,悲伤不已!

    撕心裂肺的哭声在病房里久久地回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