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〇四

    更新时间:2018-07-05 10:40:52本章字数:875字

    一〇四

    蒋雯雯回到屋里,拆开信,信上写道:

    蒋雯雯:

    有句话在我心头已经憋了好几个年头,今天,我觉得非向你说出来不可:我爱你!

    不管你怎么笑话我,看不起我,但这确确实实是我心窝里掏出来的话。记得第一次在南门大桥看见你挑煤后,我就把你揣在我的心里了。不过,我不敢向你说出来,因为我觉得你像佛湾里的菩萨一样,太神圣了!像我这样五大三粗的人是配不上你的。我曾经骂自己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是乞丐想吃人参,是在做白日梦。后来,我觉察到你和黄敏很好。的确,我各方面都比不过黄敏,他像磁铁一样把你吸了过去,我只好自认倒霉!不过,这么多年过去了,你仍然站在我的心坎上!

    蒋雯雯,现在社会上坏人多如牛毛。他们横行霸道,欺负弱小。自从你到鸿门口甜食店干活儿以后,我的心里就像有十五个桶打水一样,七上八下的,老是担心你被坏人侮辱。摸着心口说,我是想保护你,保护你们姐弟不被人羞辱、打骂。

    蒋雯雯,我爱你,但我不敢当面对你说,我不是一个真正的男子汉,只能用这种笨办法来向你表示。蒋雯雯,让我们在一个屋檐下过日子吧!让我们去共同承担生活的重担吧!

    我等待着你的回答。

    鲁凡

    一九七五年八月

    蒋雯雯看完信后,凝眸沉思起来。过去鲁凡的眼神、行动都表露出了他对她的爱。这,蒋雯雯是觉察到的。但蒋雯雯总觉得她和鲁凡在气质、长相、爱好上相差很远,是属于两个不同类型的人。是啊,蒋雯雯和鲁凡,一个是绚丽多姿的彩云,一个是翻卷飞动的乌云;一个是精雕细琢的玉器,一个是粗制滥造的陶罐;一个是细柔泛光的绸缎,一个是粗硬灰暗的布料。两者放在一起,是多么的不协调啊!要与鲁凡结合,蒋雯雯心里怎么也通不过。

    再者,蒋雯雯想到她和黄敏已有过关系,她已失去了少女的贞操,这鲁凡是知道的。蒋雯雯想:“现在看来,好像鲁凡不太看重这些,可一旦结了婚,他就会觉得我不是那么完好。到那时,他还会像现在这样待我么?不会的,他今后不会对我好的!像他那样有血性的男子,是不会爱一个失掉了贞操的女子的! ”

    “姐姐,你在看什么?”蒋莹莹看到姐姐手里拿着信纸,问道。

    蒋雯雯一听,慌忙把鲁凡的信塞进了抽屉,说:

    “没,没看什么!”

    蒋莹莹疑惑地看着蒋雯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