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一〇

    更新时间:2018-07-06 09:37:29本章字数:1468字

    一一〇

    蒋雯雯一觉醒来时,挂钟已敲过了十点。夜阑人静,鲁凡还没有回来。她独守空房,心中甚是凄凉。

    蒋雯雯环视四周,洞房内粉墙雪白,家具铮亮泛光,大红的“囍”字贴在墙上和衣柜的玻璃上,两支硕大的红烛燃着。她凝望着燃烧的红烛,烛光摇曳,烛泪垂流。此时此刻,她想起了爸爸妈妈的音容笑貌,不觉珠泪横流。

    十一点过后,鲁凡喝得酩酊大醉回来了。他步履蹒跚,踉踉跄跄地向洞房走去。

    蒋雯雯正闭着眼睛坐在床沿上,斜靠在床头,忽听得门“砰”的一声响。她睁眼一看,是鲁凡站在门口。他摇晃着走进屋来,带进一股冷风,把燃烧得正旺的红烛扑灭了一支,屋里的光线顿时阴暗了许多。鲁凡那醉得青紫的脸在昏黄的烛光映照下,显得有点吓人。蒋雯雯连忙站起身来,把他扶到床沿上坐下。鲁凡酒气熏天。蒋雯雯忍着刺鼻的酒气,给鲁凡脱了毛料上衣,问道:

    “你怎么醉成这样?”

    “没醉!我没醉!”鲁凡一边打着酒嗝儿,一边否认。 

    蒋雯雯又给鲁凡拧了一把热毛巾来。鲁凡接过热毛巾胡乱地擦了一把脸。

    蒋雯雯想起了六指拇的事,她摇了摇鲁凡的肩头,问道:

    “鲁凡,我想跟你说件事!”

    “什么事?”鲁凡眯缝着醉眼看了看蒋雯雯,“你说吧!”

    “几年前的一个夜晚,我和黄敏在鸿门口巷子遭到两个蒙面歹徒的袭击,是你救了我们,你还记得吗?”

    “记得。”

    “那两个歹徒中的其中一个矮个儿的是个六指拇,他来抓我的时候,我看得清清楚楚。今天晚上,李云端着酒杯伸到我面前时,我看清了他的右手是六个指拇。而且,李云的个头和那个矮个子的蒙面歹徒差不多高,很像那个歹徒。”

    鲁凡听后忽然“哈哈”大笑起来。

    蒋雯雯惊诧地望着鲁凡。

    鲁凡眼睛里闪着狡黠的光,一边笑一边说:

    “对,就是……他!那个大个子‘莽虾’,回……回北方去了。他们是我……派去的。那天晚上我演了……一出英雄救……美人的戏。”鲁凡得意地望着蒋雯雯,“怎么样,那天晚……晚上,我……演得不错吧?”

    鲁凡的话如同晴空霹雳,轰得蒋雯雯昏头昏脑,世间的事真是扑朔迷离,她怎么也没有想到,把她吓得魂飞魄散的蒙面歹徒竟是鲁凡派去的。蒋雯雯惊愕地看着得意忘形的鲁凡,觉得他像一个精明的渔夫,而自己则是一条被网住了的可怜的鱼。

    鲁凡大笑不止,那笑声在洞房里震荡着。

    突然,鲁凡用手捂住胸口“哇!”“哇!”大口大口地呕吐起来,熏人的恶臭霎时弥漫在整个洞房。蒋雯雯立即去给鲁凡端了一杯浓茶来。鲁凡喝过浓茶后,将脚上的皮鞋蹬掉,倒在床上,扯过缎面被子,蒙头便睡,不一会儿就响起了如雷的鼾声。

    蒋雯雯找来扫帚、畚箕,将鲁凡呕吐的秽物扫了出去,又找来拖把把地拖了,但洞房里还是有股酒臭味儿。

    蒋雯雯从来没有看到鲁凡这等模样,不舒服、隔膜、厌恶侵扰着她的心。她在椅子上一直坐到第二天凌晨五点钟,实在支持不住了,只得脱了外套上床睡觉。鲁凡身上的酒臭味儿直往鼻子里钻,蒋雯雯用被子角捂住鼻子,闭上了眼睛。

    蒋雯雯迷迷糊糊地觉得她的嘴唇被一种发烫的东西夹住,一股酒气直冲脑门,胸脯上也像压着一件沉重的东西,让她喘不过气来。她用尽全身力气扭动身子,想甩掉压在身上的东西,可是怎么也甩不掉,那东西还是紧紧压在她身上。蒋雯雯实在憋得透不过气来,心里一急,一下睁开了眼睛。她定神一看,原来是鲁凡压在她的身上吻她。

    和黄敏交欢时的情景倏然闪过她的脑际,一种受侮辱的感觉一下攫住了她。蒋雯雯气恼地一把推开鲁凡,她用力过猛,鲁凡被推下了床。蒋雯雯“呼”地一下坐起身来,见自己的衣服已被脱得精光,赤裸裸地露着雪白的身子。她惊惶地一把抓过被子遮住身子,如珠的泪水噗噜噜地往下掉。

    被推下床的鲁凡正想发火,忽然看见蒋雯雯泪流满面。他睁大眼睛,惊愕地望着蒋雯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