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

    更新时间:2018-08-01 21:02:48本章字数:2241字

    听到自己弟弟的死讯,皇帝考皮特·金鹤并没有表现出悲伤,即便是在朝臣的面前。那些大臣们也都对此没有感到任何不妥,他们认为自己可以从主子的角度看到这件事的好处:来自内部的对皇权的最大威胁解除了。实际情况是,对于沉溺于诗酒书画的金鹤皇帝来说,亲兄弟死去所带来的独占某段记忆的孤独感以及又从自己的诗词库中找到描写相似境遇的诗句而感到与古人神通的惊喜,都要远远超过对帝位威胁的部分解除所带来的宽慰。从最一开始他就敏锐地察觉到了当皇帝所受到的限制要多于所能享受到的权力,在这一点上他的继任者要愚钝得多。因此,不管是在即位之前还是此刻,如果金鸡幸得良机有意率军攻入皇城,金鹤会欣然打开城门把皇座让给弟弟。即位不久金鹤便明白了自己之所以能坐上皇位并不全在于弟弟同样对皇位没有兴趣,还在于宦官和奸臣编织的牢笼早在前两任皇帝时期就已经套在了皇位之上,即他并没有不做皇帝的权力。多年的皇帝生涯早已让金鹤学会向表面一套背后一套的大臣们隐藏自己的情感,表面看起来却又性情多变,权臣们的肆无忌惮便多少有所收敛。久而久之他就顺便对所有人这么做了,有时甚至连自己也不放过。

    金鹤得知自己的舅舅莱特·骁平把南方莎州、洪州的革命党赶进了山里,凯旋京城,便不再愁于没有足够的兵力去填补玉州的空缺了。骁平现年七十,年轻时过人的勇武此时已经成了传说。在他七十大寿的那天,他的将领们苦劝他不要参加为庆祝他而举办的比武大会,他气愤地说:“我现在两只手还像铁块一样硬。”他不顾自己和士兵军旅劳苦前往玉州整肃叛乱也更多是因为自觉征战是自己的职责,而不是出于对皇帝的忠诚,毕竟他在很早以前就认为金鹤做的任何一件事都没有一点皇帝的样子。

    侍者随赵夫人将铁铁押到府上,赵夫人便吩咐他们备些饭食、替她收拾行装,并把大管家叫来。此时的铁铁已经十分虚弱了,赵夫人抱着他痛哭起来。“都怪我,把你带到这样的家里。跟我一起回家吧,回我的家,回雪州。”铁铁向来是不愿和父母多说话的,尤其是和他的母亲,他认为他们过于软弱。实际上,金鸡并不软弱,他只是谨慎,谨慎是生在考皮特家最基础的生存法则,赵夫人的软弱也是一种用来自保的伪装,尽管唯独在面对自己的孩子的时候,她的软弱变得真实。铁铁能理解父亲并非全然是软弱,只是痛恨由于谨慎而失去种种机会。而对于母亲,他则以为她的软弱是一种本性。这种想法让他对母亲更敬重、怜惜,也更觉得亲近,而此刻看到几乎是瘫倒在自己身上的母亲,感受着她身体的颤动,他感到愧疚,同时觉得这是他们有史以来最亲近的时刻,于是他自己也变得软弱起来。“母亲,我们什么都没有了。那就随便你去哪里吧。”

    雪州位于帝国的西北角,针叶林遍地,林间的积雪经久不化,各种珍奇异兽藏匿林海雪原之间。西面和北面是北海,海洋并没有为陆地带来暖湿的水汽,它终年静默,寒冷彻骨。人们以伐木、捕猎、采矿冶炼为生。赵夫人的父亲赵广林青年时为躲避玄州战乱来到雪州的云港县,在漫长冬季的林场里伐木,在短暂夏季的市镇里捡拾牛马羊狗的粪便补给种植在瘠薄土地上的大豆。自从丰富的铁矿被朝廷工部发现以后,赵广林在夏季的营生便改成了挖矿。

    铁铁只在十岁时随母亲省亲去过一次雪州。为迎接身为王妃的女儿,赵夫人的父亲赵广林用当年赵夫人出嫁时皇家所赐的礼金和自己多年劳苦所得的积蓄四处购买上好的砖木,亲自去六十里外的火山处采集火山灰制作粘合砖块的砂浆,请来县城里的工匠,经过一年的忙碌,在住宅原址落成一座华美更甚于市镇上的宅院,在村落中别具一格。赵夫人归家时远远便可望见那屋顶浮漾耀眼的流光,她根据位置知道那就是她的家。及至走进宅门,只见游廊、厢房、耳房、正房一应俱全,檐柱红艳粗壮,砖墙青绿古朴,门窗雕饰精美繁复,房顶覆着翠绿的琉璃瓦。最后赵夫人的目光停留在庭院中的一座假山上,出神地盯着。赵广林见状便说道:“这是专门找县里的园林师做的。”说完,赵夫人竟哭了起来。赵广林惊慌地询问缘由,赵夫人只是说了一句:“那里原来有棵柿子树。”实际上,这只是一个经过伪装的隐喻,柿子树和其他现在只存在于模糊记忆中的场景代表了某种自由,而现在她则只是从宫廷的牢笼中走出来,经过艰辛的旅途,来到了另一座牢笼。对于铁铁来说,这则是同时满足较好的生活条件和较多新奇事物的一个游乐场所。

    赵夫人已让大管家许磊去辞退下人,让他们自谋生路,并给了赏钱,另留两人以供平日之需。许磊端了些饭食,到了之后赵夫人这里,边放置碗筷边说道:“都跟他们说了,您的东西已经准备好了。我留下来了小蚊子还有小浩子,其他人也都收拾好了,只是您给的赏钱他们好些个都不肯要,给我拿了回来。”“不要就算了吧,就怕是亏待了他们。你去告诉他们,现在就可以走了。”“哪有亏待,还多亏夫人平日体恤我们。我这就去跟他们说。”

    李博悌亲自送赵夫人和铁铁出城北门,之后便回到州衙,继续和他的股肱以及玉州的官员商议各种军政问题:处置降军、守卫玉阳城、平定县域。大乔已向李博悌说明向他献城并非王妃一个人的意思,而是经由王妃提出,他们共同决定的。因而为求平顺,高级政务官员维持不变,州长一职暂时空缺,李博悌自己任临时的代理州长。李博悌对大乔有着完全的信任,不仅是相信他的忠诚,还相信他的判断力。但是在对于如何编配降军和处置临江这一问题上李博悌对大乔提出的办法感到不安。大乔提出让临江继续任中将,将玉阳的一千多降兵归到临江统领,他认为只有这样才能发挥这支军队最大的作战能力,而且临江是他见过的所有将领中最对朝廷的各种政策最不以为然的人,包括朝廷对绿人和玉人两大族群间的差别对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