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被钱逼死的壮汉

    更新时间:2018-06-21 15:53:39本章字数:1472字

    被钱逼死的壮汉

    从事临床麻醉工作已经是第三个年头了,在这个几乎与世隔绝的手术室里,每天来来往往的病人或满怀希望,或绝望无助,或突遇天灾横祸甚至来不及哭天抢地。做过的手术已经不计其数,一个个白班夜班更替下来,纵然疲惫,但每每看到病人手术结束后顺利苏醒、拔管,安返病房,心里也就宽慰了。

    然而最近收治的一个病人却让我久久难以释怀。

    病人是一个中年男性,四五十岁光景。家里有一个十七、八岁的独生子,马上就要上大学了。正是要全家卯足劲供养孩子的时候。

    下午,我在值班,急诊将这个男性紧急送往手术室,随同进来的普外科医生诊断他腹主动脉栓塞,需要紧急手术。否则将有生命危险。

    什么是腹主动脉栓塞?人体的血液从心脏泵出,通过上下腔的大动脉输送向全身各处。腹主动脉是人体最大的动脉,主要向腹部各器官和双下肢供血,一旦出现栓塞,器官和肢体得不到血液供应将会出现缺血坏死,功能丧失,进一步危及生命。错过最佳治疗时间,病人只能清醒的等待死亡。

    要治疗这种疾病,需要使用一种可放入血管中的支架,再次疏通血管,进行溶栓或手术取出凝固的栓子,以保障有效的血供。然而,仅仅是这个救命的支架就需要20多万。

    当时的我绞尽脑汁,在记忆里不断翻找着能延续他生命的办法,试图通过补液,维持酸碱平衡,稳定生命体征让他能撑得久一些,哪怕让他坚持到回到病房,给他唯一的儿子留下几句话。我不敢想象,几个小时前还如此健壮的一个男人,如今躺在这里即将清醒的接受自己快要死亡的现实。何况,这样的死亡方式将是多么痛苦,动脉里的血栓不断增多,血液逐渐凝固不再流动,心脏将慢慢衰竭,身体的每个部位都会备受疼痛的煎熬。我不敢想象,倘若是换做我的至亲躺在这里,我又会是怎样的一种心情。

    医生详细的交代了病人的病情及治疗的手段,希望家属尽快做出决定。得知这样的消息,无疑是晴天霹雳,一家人慌忙四处筹钱,好不容易,捱到第二天,钱总算勉强筹齐了,可难过的是,病人的状态持续恶化,从剑突以下到腹部到整个双下肢都已经冰冷、肿胀、发青。肌肉已经开始腐坏,血液在血管里凝成血栓已经不能逆转,为了争取最后一点时间,同事飞快的通知病人的家属来见他最后一面。同事将麻醉恢复室 的门打开,简单的交代了病人的情况后已经哽咽的说不出话来,那个还显稚嫩的男孩疯了似的冲进来,抱着意识尚清醒的父亲便嚎啕大哭,他显得是那么无辜,无奈,又无助。尚未成年,尚未成家,尚未向父亲尽孝,下一刻便将眼睁睁的看着父亲慢慢死去。

    此刻,眼镜下的双眼已经再也包不住满眶的热泪,我狠命的咬紧嘴唇,默默的将家属劝了出去,在家属面前,我必须保持克制与冷静,哪怕心里的防线早已崩塌。

    生命,在这一刻显得脆弱,凄惶。最后,我没有再去看这个病人,一方面是病人的病情糟糕到极点,已经没有再救治的可能,二是作为一个抛开医生身份的平凡人,面对生离死别最是伤感,再见只会徒增悲情。我隔着监护室透明的玻璃门,看着那个年轻的孩子,只能在心里默默的向他致哀,祈祷这样的人间悲剧能少一点。

    这一切本可以改变,这个本可以获救的生命,奈何被巨额的费用打倒,病人何其委屈,家属何其委屈,作为医生的我又何其委屈,没有二十几万的材料费,做不起手术,就这样,一个壮汉活活被钱憋死。

    我们所有人的归宿都是火葬场,每个人都在排队等候入场,而医生的职责就是防止期间有人插队,时不时的把人从队伍里拎出来往后面排排,当然,我们也有实在拎不动的时候,面对生命流逝,空有一副治病救人的技术却无能为力的伤痛最是直击内心。这样的煎熬往往让我们在矛盾交织中慨叹,生命可贵,意外与明天不知道哪一个先来,于己,于他人,于这个世界,且行且珍惜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