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前奏

    更新时间:2018-06-23 16:53:34本章字数:1892字

    一个人有两个我,一个在黑暗中醒着,一个在光明中睡着。——纪伯伦

    天才,是由与普通人对比而得来的称号。在人群中评比天才的标准,往往是实力。

    天才与普通人只有一线之隔,可以说这条线就是一条不可跨越的界限。这条界线里的是天分,是努力,是执着…… 

    天才与普通人的存在导致有了平庸与优秀这两条道路,而很少人会去选择平庸,因为这条路实在是太累太苦了,而其原因之一就是别人毒辣的眼光。

    然而不可能所有的人都可以成为天才,否则哪来的天才。 

    疯子,却又是与天才同等的事物,然而它们两者不同之处在于,天才被认为理性,而疯子是疯狂。

    那么我应该属于普通人中的疯子。

    傍晚的天空布满了乌云,没有一丝阳光,电在云中翻腾,雷声滚滚。一支支声势浩大的队伍向着这座被毁烂的城门的城市前行。

    军队走过鲜血流淌的青石板,每只队伍发出响亮的脚步声,每个人的履和裤脚都难免沾上了同类红色的血与异类人绿色的血,我们小队在主街上沿途望着这个被敌国侵略过的镇子。

    可以说,这座城市已然成为空城或者可以说是血城,城内苍蝇“嗡嗡”之声不由让我们烦躁不安,还有一些食肉的鸟类也在此处停留觅食,街道里浓重的血腥味扑面而来,忍受不住这种血腥味中与尸体腐烂味道的士兵已然开始吐了起来。大多数新兵捂着鼻子继续前行。

    众多只剩下半具残骸的尸体横乱摆置在街头巷尾。有些尸体还睁大的眼睛中带着一丝不甘与怨恨,还有一些尸体的眼神中带着好奇与恐慌。在一些地方,许多躯壳的四肢与身体分离,森森白骨还黏有鲜红的肉,看骨架与状况,应该是孩子的,而这些小孩子们的尸体却又是被异类人啃咬过或者可以说是被吃掉所剩下的。我们竟然被异类人当作食物。

    沾满鲜血且裸露的一些妇女们,她们的白花的肉体躺在巷子街道处,还有一些男性的尸体也在那处附近。

    在大道上,一把弯长的刀与众多显得短小刀剑与矛形成鲜明的对比。众多百姓与士兵的尸体围绕在一只浑身上下覆盖着绿色鳞甲异类人的尸体附近,这具尸体有着比常人更加庞大的身躯,有着像蛇一样的头部,墨绿色的眸子镶在它的脸部,如今它嘴巴撕裂成程度很大,从嘴角处缓缓流着绿色的液体,也露出尖锐的獠牙。其有强壮发达的四肢,尾部还有一条强而有力尾巴,倒下的它的胸部还穿着一套巨大的黑色的盔甲。

    鲜血溅洒在一些洁白的建筑之上,绘出一幅幅带着别样美的图案,有些形状像是一只红色的鸟衔着一根草,还有的像是一片荷叶上正盛开着一株鲜红的荷花。。。。。。

    这是我们寒华帝国在建国以来第一次发生的事故,来的让所有人意料不到,毕竟这不是战争,而是侵略,是袭击。

    我们是一个崇尚和平,反对战争的帝国。我们帝国在外交上用尽量文斗,不用武斗的方式解决了众多帝国的战争。但是崇尚和平,反对战争并不意味我们会屈服侵略,选择欺侮。于是便有了我们这次关乎十万人生命的战争。对待这种事情,我们不能无视,必须正视,而且还要做出让帝国百姓们都认同的做法,那就是维护帝国的尊严,不惜生命都要维护的重要事物。

    虽然尊严有时在一些场合显得不怎么重要,但是,又在一些时候,生命与尊严的话题就如舍取熊掌与鱼的问题。一个人若在世上没半分尊严,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这所城镇是昨晚才被侵略袭击的,早上才接到消息的帝国,立马派了一支军队来救援,然而蛇人们早已逃离。

    帝国派了如今才前来救援士兵,如今在大道上也可以看到他们寻找生存人员的身影。

    但这里似乎被屠城了。

    如今,我们正踏过众多尸身与珠宝,继续向前行。每个人都怀着愤恨与不安。

    这个城镇是队伍中一些人的家乡。

    此时其他队伍的一些士兵在悲伤的仰天哭着,他们凄苦哀嚎的声音让人不由低头哀悼,那些士兵还想当即回到记忆中的小巷看一下家人们是否生还,更有甚者,脱离队伍跑到路边一具尸体面前,将其温柔抱在怀中并仰天大声嚎叫,不一会他就被队友们拖扯回到队伍中。更多人看到此时之景与自己曾经安宁的生活完全不同而感到震惊,同时也同情无辜的百姓,还有渴望和平。

    我察觉到了什么不对劲的事情,微侧着头望着在我右边的长孙无忌,他此时低着头望着脚下的路缓缓前行,咬着正在流着血的嘴唇,泪水从他脸庞滚滚流下。他流着眼泪的面庞依旧还是这么帅气啊。而且泪水是眼眶无法控制的事物。我扭过头,望着天空。

    我们继续前行,使命让我们不可以停下脚步,因为我们的使命就是保家卫国,舍小家为大家。为了我们的家庭和千千万万个家庭美好的未来,我们赌上自己的性命,抛下一切私欲,穿上自己的战甲,再拿起手中的刀刃,杀向侵略我们帝国的所有敌人。

    生与死,是个沉重的话题。然而我必须要面对。生,就会一辈子躲在内心的愧疚中怀疑自己曾经的抉择;死,就对不起自己向他们所说的那些话。

    啊!不知道下个战场是不是自己此生安葬之处呢,每个人包括自己也有着这个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