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开始

    更新时间:2018-06-24 23:20:02本章字数:2258字

    兽角制成的号角声突然响起,帐篷外一片火光,号角低沉而有响彻云霄的声音让人心不由寒起,穿着最劣级的战甲的我在营地睁眼跳起,顺手推了一下身边熟睡的长孙,将床边的战盔戴在自己的头上,再拿起狭直刀身,小镡,长柄形制的刀,在帐篷内大喊一声“快起床”唤醒其他人后,我冒着雨丝冲出了外面,来到百夫长在休息前所指定位置。

    夜,漆黑一片,但在宽阔的训练场上,明亮的篝火可以让我们看清附近的事物。三十岁年纪左右的百夫长张霍早已站在此处,我站在自己的位置后,我望着漆黑的夜空,雨水滴落在我仰望着的脸庞,我心中有点惊恐。

    报数后,我们在此处等候命令,身姿挺拔的百夫长张霍站在原地侧头望向不久刚建立的城门。

    如今,浓重的炮药味围绕着营地,整齐的步伐声从我们队伍经过,再听到不远处的城墙外发出了兽类尖锐的叫声时,我知道,战争要开始了。

    轰~接连而至的轰炸声与火光,深深的印在我的脑海中,到了以后也不会轻易忘记的场景。

    在火光照耀下变得通红的天,我注意到一位身穿黄金战甲的男子站在城墙上,两边站着一些穿着看起来比士兵穿纯黑战甲的侍从,那人修长而又古朴的配剑,我莫名产生了一种想占有的冲动。

    城门发出令人头皮发麻噫~的声音后,百夫长用以往严肃意味的声音说道,“我们队伍是第三队。其中每只队伍都有两万人,共五只队伍,而敌方也只有一万左右的数量,所以还有很大几率可以生还的。”是生还而不是胜利吗?我此时手掌的冷汗越积越多,感受着因被细雨打湿而渐渐变冷的身体。每个人知道,这次的战争不是用数量可以来说的,那天傍晚看到的是一具尸体旁边有着二十一个人的尸身。而且在路上几乎都是我们同类人的尸体啊!

    过了许久,第二队出发了。体型略大的张霍这次发出了严肃中带着一丝温柔的声音,大声道,“我们要团结一致,相互帮助。因为你的背后没有眼睛,必须要依靠队友,这才有生还的几率。所以你们需要多人组队,知道吗?”“是。”我们异口同声道。

    队伍内部有点喧闹起来,队友吗?我不由想起了他们还有"她"的面容。右手边的长孙无忌突然用左肘推了一下正在发呆的我,露出一副带着苦涩意味的笑容。“和我一起组队杀敌嘛?老叶。”我看了他一眼,露出和他一样的笑容,道,“没问题的。话说你这笑容好难看啊,哈哈。”“啊啊啊,不要取笑我了,我很紧张啦。”他抹了抹在脸庞上,不知是泪还是头发滑落下来的雨水,然后他终于展露出以往令人心安的笑容,眼睛带着认真,语气带着真诚,说道,“老叶,我们一定要活下来。我可能已经没有了家人,但我有梦想,还有同伴。”“嗯,一起加油。”

    我方战鼓突然响起,满怀战意的声音让我们流淌着的血,不由沸腾起来。张霍一声令下,我跟紧着前方的人向前跑,也时不时望着身边的长孙。

    刀剑碰撞的声音,惨叫声,哭泣声,炮火声,构成了不和谐的音乐。明亮的满月也不被乌云遮挡了,渐渐显露出来。它照耀着充满血腥味与战火的大地,红色与绿色的血在空中狂舞,刀光在月光照耀下晃动着,与月亮一样照亮了带着鲜红与墨绿血液战场,也照亮了每个人含着坚定意志且明亮的双眼。

    我们拔出手中的刀,扔掉刀柄向前跑。而我也带着长孙无忌跑向前方靠城墙处,我也准备寻找一个比较安全的地方观察形式再前行。借着月光,我们紧盯着在夜中闪耀着的绿色的眸子,踏过尸体……

    感觉到什么气息在急速靠近我们,我突然用右脚刹住全身,望向那股气息,睁大眼睛,扭头向离我有一段距离的长孙大喊“左边”,同时我提刀狂跑,大喊“忒,畜生,看过来。”可能因为语言不同,所以在这混乱的地方,我的叫喊还无法吸引它。

    长孙转身横刀,左手撑住刀背,吭~,他刚好挡住了一把与之前在街道上一样弯长的刀,因力量完全不敌,长孙膝盖狠狠跪在地上,同时他的刀刃有了大弧度的凹陷,刀要断了!我望着长孙痛苦的表情,再望向它,我猛然跃起,侧起刀刺向了它的眼睛,而刀也勉强陷入了它的眼睛。它举起它的刀,同时它也嘶鸣起来,尖锐的声音刺痛耳膜,趁着这个机会,我松开双手从空中跳下,它的尾巴向我扫来,恰好击中我的腰部,我快速飞出,滚了几圈,躺在充满鲜血的地上,右手捂住腰部,吐了一口血后露出痛苦的表情,长孙换刀冲向它的怀中,猛然刺向它腹部的盔甲与肉体的缝隙处,刚好,刺进去了。

    它再次发出比上次更尖锐的叫声,长孙迅速松开手中的刀,只有四只手指的爪子正好握住跑我方向的长孙。我爬起,抓起一把反光刀刃的柄,冲向了蛇人,想再次用同样的招式攻击它,然而这次我跑向长孙时却出了意外,另外一只更加强壮的蛇人,跑向我跟前,直接向我砍来,我向右边闪躲,滚向了远处,而长孙此时逐渐在靠近它正张开的血红色嘴巴,同时露出猩红色的信子,它竟然要将他吃掉!

    我的心突然慌了,我向它们的方向踏出几步后,想救下长孙,而与此同时,长孙的头快要进入它的嘴巴,他用尽力量让身体向后翻转,用脚尖猛然向它上颚踢去。它松开爪子放下长孙,缓缓倒地,长孙也无力跌落在地。我松了一口气,准备解决我这边的兽人,感觉到脖颈处有一阵寒风,我立即扑向前方,一把弧度很弯的刀向我刚才的位置横劈过来。

    我迅速爬起,双手握住刀。我与它对视着,在他墨绿色的眸子中,我看不出任何感情。

    我衣服早被雨水打湿,也感觉到身体上传来的压迫感。明显感觉到身体一些部位此时很痛,但是,比起我那时的那些痛,这,又算什么!

    它以极速从我身旁经过,而跑向那只倒下的蛇人旁边,“糟糕!长孙还在那边。”我跟随着它向前跑,气喘的声音在我脑子回荡……

    我跟不上它的速度,所以至今与它仍然相隔一段距离。它站立在已倒下正呻吟的那只蛇人身边,这与刚才那只蛇人嘶鸣的声音不同,它带着悲伤。然后它的眼睛看向它自己脚边呼吸急促的长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