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斩杀

    更新时间:2018-06-26 01:03:45本章字数:2055字

    蛇人转过身,双手握刀,刀尖朝下的姿势,将刀狠狠刺向他的腹部。啊!时间停止吧。

    随后我的眼神愈发坚定,同时自己也加快步伐的速度。

    一米,三米。半米,一米。。。。。。

    我跳起,横着刀,用刀尖刺向它的刀刃,大喊道,"啊!"

    嗞嗞~因摩擦而产生了我以往最讨厌的刺耳的声音,但我如今却很喜欢。

    救下了,接着,我又该怎么办。。。。。

    它侧刀向我划了过来,我的眼瞳瞬间放大数倍,虽然心想之前若用力量直接对抗的话,我是可以完全被它的力量所碾压的,然而如今的我不选择对抗,还能怎么样呢?

    可以将我身体分离两半的力量极速向我划来,在那间隙的时间里,我转成侧身,将刀刃背部横架左臂上,左手也抵住中间的刀背,头略微向后,想借此抵抗它那一部分的力量,毕竟在半空中的我也难以发挥全部力量。

    弯刀与直刀猛烈相撞,我刀的裂痕出现了!刀所带来的风吹着我前面的头发向着耳朵两边散开。而我也被它的力量所压迫,向着自己右下方的位置后退,直至自己的右脚深深陷入土中,左脚踏着一副尸体。

    刀背陷入了自己的左手臂内,血慢慢从痛处流出,染湿了被割破的黑色袖子,此时自己算得上是非常痛苦的,但自己无论如何也要撑住,因为我还有未完成的使命呢!当前最紧要的使命就是用自己的行动来证明我对帝国的热爱。我露出红色的牙,脸皱了起来,看起来十分狰狞。

    这时,它紧闭的嘴角突然露出了一个弧度,这是在嘲讽我吗?会激起我的疯狂吧。然而变得疯狂的自己不可能击败所有的事物,就如每个人若可以靠变得疯狂来战胜所有事物的话,那么这个世界的颜色将是红色的。

    它将刀刃突然向我头部亦然下压。我惶恐望着刀刃缓缓接近我的眼前。

    我的刀下半部分掉落在地上发出"噔"的声音,随后战盔也因它刚才的猛力劈下而裂开,掉至我的身后,它那锋利的刀刃刚好触碰着我的额头,自己的血从额头处缓缓流下。刀被它迅速插在地上尸体处,我扔掉断刀跑向长孙,途中不免因虚脱脚软而跌倒在地,然而继续向前缓缓前行,将他扶至尸体人数略多的地方后。我捡起并佩戴好另一副战盔,拿起随处可看的直剑。

    我看着正发出"沙沙沙"连续沙哑响亮又尖锐叫声的蛇人,一只非军营的长箭刺进了它的左眼,是谁救了我?心中不由冒出这个问号。而且这只箭的威力巨大,射入其眼睛内且只露出它的黄色箭羽 。我冲向正猛力拔掉进入眼睛中的箭的蛇人。我弯腰侧着刀,用刀逆着它腿上裸露出来的光滑鳞甲,一直往上割。才割出一小块地方中,绿色的液体从被翻起的鳞甲内红色的肉中流出。它仰天吐出猩红的信子,比之前那只蛇人发出了更难听的嘶鸣。

    它左手在我意料之外向我拍来。还未看清它动作的我,突然无意识正面朝向它的爪子。血在空中溅出,而我掉落在地,和之前一样,滚了几圈才停止。我躺在朝着夜空的方向,四道爪痕在我的战甲上流下了明显的印记,红色的液体慢慢快速浸湿了我的前胸。它不仅带着没拔出的箭向我大步跑来,同时也带着一股愤怒的气息。我真的不行了,动不了了。我这样告诉自己,虽然很不争气,但是我好歹也是一个人类啊。 

    "咳咳~"啊~我这是要被解决了吗?哈哈。好不甘啊。它的身影此时挡住了月亮,故而其显得其极为高猛健壮。弯长的刀,刺眼的光芒让我闭上了眼睛,风声从耳旁掠过。当某些液体溅洒在我的脸庞上,我才缓缓睁开眼睛,望着一位穿着黄金战甲的男子拿着一把散发出诡异绿色光辉的长剑站在蛇人胸上。“没到最后,你,没有资格选择死亡。”他抛下冷峻的声音后,继续奔向前方。真帅啊,要是有一天我也可以做出这种动作的话,这就不是我了啊。

    我左手无力向下垂着,右手捂着胸,吃力从地上站起,望着绿色眸子与猩红信子颜色还很多的战场。这场战争,我们还有可能吗?

    我跑向长孙,并尝试唤醒他。但似乎不见效。

    又一只靠近了!怎么这么麻烦啊。话说,蛇,是用眼睛来探测物体的吗?

    我先将几具尸体覆盖在长孙除脸部的位置之上后,在尸体堆里摸着材质较好的物品。

    "嗯?"这把刀好像比我们士兵的刀都要重许多啊。我捡起晃了一下,从感觉上比之前的都要顺手一些啊。

    "吭~"远处反射的刀光又再次照亮我的眼睛。我也开始与那只跑向我这儿的蛇人展开战斗,但是这只蛇人似乎有些怪,它在躲避我的刀,也并没有伤害我的意思。

    "不好意思,在这场代表尊严的战争中,你们的所作所为,我们如今表明了态度。你可能是你们帝国难得的思想者,但是,如今是在战场,妨碍我们维护帝国尊严的事物,都该杀。包括所有的蛇人。"我向它进击时,不断说出这些话。

    它转身跑了起来,我跟随它并加快步伐,在跑的途中,它竟然被尸体绊倒,趴在地上,我跃起站上它的背部,猛然向它刺下,鳞甲虽然很坚硬,而且起初发出火星,但是我用刀尖在其鳞甲处快速旋转,再用一些力,绿色的血缓缓溢了出来,“啊啊啊~”我大叫起来,刀瞬间刺入了它脖颈,绿色的液体再次溅在我的脸上。

    "你为什么不反抗?是不是内疚了啊!"我拔起刀,往它那刚才受伤的部位再次插入到更深的位置,它吐着信子,嘶鸣起来。好像想对我说些什么……

    听到同伴的嘶鸣,其他蛇人迅速解决了自己眼前的人类,向我的方向跑来。

    糟糕!我拔起刀,离开了这里。

    从那以后,我的脑海中似乎一直存在着它那感情不明的嘶鸣,让我不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