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青山有孤雁

    更新时间:2018-07-14 16:03:18本章字数:2089字

    第一章·青山有孤雁

    不知自己昏睡了多久,骆问雁只觉得远处似有一道微弱的光芒闯进了自己的睡梦之中,令自己不得不睁开眼睛。

    缓缓地睁开双眼后,便开始寻那道微弱光芒,原来不过是桌边的蜡烛透着床边的红色帷幔入了自己的视线。

    “唉……只是蜡烛而已,看来是我自己会错意了,他怎么会来。”

    这一句轻微的抱怨倒是入了推门进来的男子耳内,看着此时刚刚醒转的她,他平淡地问道。

    “问雁,身体可还能活动?”

    骆问雁只是稍稍抬了抬自己的手臂,一阵刺心的疼痛便紧接着袭来,不由地“呲”

    了一声。

    “我方才醒来了,自然是不能动的。这一剑好歹是刺向我的心脏,若非我命大还有你家大夫医术好,我此刻早就喝过孟婆汤了。”

    “是吗?差一点被自己最看重的人杀了,此时还能这般嘴硬,你也是厉害。”

    “关你什么事,你快些滚开,我要休息了。”

    待那男子走了以后,骆问雁开始有些难受了,眼泪一个劲儿的在眼眶里打着转,就是流不出来。

    她在想若是当年她在师父让她下山前的那几年好好学习占星和剑术,那她是不是不会变成今日的这样子。

    “可惜……世间就是没有时光倒流这般的法术。”

    午后的青芒山中,阳光透着树叶慢悠悠地照在,那正慵懒地伏着树干小憩的少女身上。

    细细看来,无非就是个碧玉年华的少女,此时她双眼微闭着,但睫毛却是时不时地微颤着,露出浅紫色长裙的脚也是随意来回踢动。那脚踝上绑着的铃铛自然是随着晃动,“叮铃铃”地响起一声又一声。

    恰逢少女于睡梦中神游御膳房,正要拧下一只鸡腿的时候,忽的树下响起了几声叫唤。

    “问雁!问雁!出事了!”

    这几声惊的她瞬间立起腰板,俯身看去原是个白衣少年郎。

    想不到这在树下不住叫喊她名字的,竟然是平日里一直帮她干活师兄玄弈。

    “问雁,你快些下来,方才师父说让你去她屋子一趟。”

    骆问雁缓缓地伸了懒腰,这才不紧不慢地从树上跃了下来,顺手还掸了掸衣衫上的灰尘。

    “师兄,这有何可大惊小怪的?师父让我去她屋子的次数,比我每日偷懒不练功的次数还要多。”

    “问雁,这次可不一样,师父说了你在这青芒山的年数太久了,是时候该让你下山去磨练一番了。”

    一听这话,骆问雁的那双大眼睛瞬间瞪的比铜铃还大。

    “什么?师父让我下山?”

    “听师父话里的意思,应是如此。这不,我便来寻你了。”

    “好吧,我这便去同师父问个清楚。”

    骆问雁被玄弈这几句话吓的,顶着个烈日,连蹦带跳地便往她师父那里赶,脚上铃铛的碰撞声更是回响在整个青芒山的上空。

    一路慌张地跑至师父的小竹屋,骆问雁的额头上早就布满了细密的汗珠,而她师父陆问璇此刻却是惬意的很。

    小竹屋中设一小竹桌,桌上放着一小紫砂壶,一小精致白瓷杯,一杯幽香清茗—,陆问璇此刻正在喝着茶等她。

    看着师父如此闲情逸致,再瞧着自己被汗水浸湿的裙衫,骆问雁心中不由地冒出了些怒火,嘟着个嘴冲她师父嚷嚷道。

    “师父,你看看这大热天的,我为了来寻你衣衫都湿透了。”

    “哦,那你回去换套干净的衣衫再来。”

    骆问雁气的一跺脚,更加大声嚷嚷道。

    “师父!玄弈说你要让我下山?”

    “嗯,想来你在这青芒山上待了十年了,山下的景象问雁应是忘记的差不多了吧?”

    “忘记是忘记了,可这山下哪有山上来的快活?”

    “确实,可玄弈说你近些日子已是懒的每日不是赖在树上,就是趴在荷塘边抓鱼。我觉得是时候该让你下山去历练历练了。”

    陆问璇突然眉头皱了皱,一脸郁闷地看着骆问雁。

    “问雁,都怪师父和你师兄平日里对你实在太过宠溺了,才让你变得这般懒散,所幸你跟着师父也学了几年本事,虽不能挑衅他人,但也可自保。”

    “可师父,我那些功夫实在是连自保都不行。”

    “那你就今日再多加练习练习,我已让玄弈替你收拾包袱了,明日你便下山吧。若是你实在不能自保,就在山下的镇子里开个算命摊,算算命赚些银子请个护卫吧。”

    “师父…………”

    “好了,问雁,不要再和我磨嘴皮了,你就是在我这里赖一晚,我也不会改变决定的。我已经决定,不可再这般溺爱你了。”

    看着师父这般坚定的眼神,骆问雁便明了这已经是板上钉钉,改不了的,就悻悻地回去了。

    此时的玄弈已从树林子里回来了,他心中思忖着问雁应是被师父又给说回自己的屋子去了。现在一定是在生着闷气,不如去做些好吃的给她,明日她下山后就没这些好吃的吃了。

    谁知到了厨房门口,玄弈倒是被吓了一跳,问雁正拿着个小板凳坐在厨房门口等着他回来。

    “问雁,你在这里做什么?莫不是想要帮师兄干活?”

    “师兄,快些来指点指点我的剑术。”

    玄弈估摸着自己的耳朵应是幻听了,便小心翼翼地重复了问雁方才说的话。

    “问雁,你是要我教你剑术?”

    问雁一眼便看出了她师兄不信她的事实,便一本正经地比划道。

    “师兄,我知道师父要我下山的事情没得商量。下山后依我的性子,免不了要同人打架,可我剑术实在太差,所以便想师兄教我几招。”

    “这……我记得师父与我说过此事,她说你大可去路边摆个算命摊谋生计,这也免得你同人打架的事情。”

    “可是算命这事一向是骗人的,我不爱干骗人的事情,再者真正的占星术岂可浪费在这普通人身上?”

    “原来你心里是这么个想法,若是师父知道了定是要开心的不得了。”

    “难不成师兄觉得,我会躲在屋子里反抗,师父都说了没用了,我也只能在明日下山前临时再学两手了。”

    “那好,我先给你做些好吃的,晚饭过后便教你几招如何?”

    “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