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部  沉默的交织

    更新时间:2019-04-21 13:44:47本章字数:7698字

    第六部沉默的交织

    第一章

    孙耀在与钱聚利相处的日子里,总感觉到脑子不够用了。钱聚利实在是太聪明了。那些事情,可以说是过目不忘的。孙耀把这几年来,所有的花销都汇成报表,送给了钱聚利。

    钱聚利只是随便地看了看,并没有十分地用心。然后,就合上报表,只看了下结束说,为何在给其母亲送葬时,花费那么一点点呢?孙耀说了实情,就是当时环境压力之大,多次地托人才办成了。若不然,都还要从简从小处理呢!

    钱聚利本想好好地任用孙耀的,就让他继续留在身边,做点杂活的。其实,并没有什么活,就是打扫下卫生,来了客人陪着喝点茶,聊聊天而已。这样,虽说并不很累,只是偶尔出去玩一玩。钱聚利并不是很好外事活动的,大多时间是在家里面读书,在电脑上就处理好了事情。

    钱聚利很早就爱上了炒股,所以,他所涉猎很深的。孙耀并中知道其中所存在的秘密。只看着那屏显上有起有落的线条,并不知道有什么规律的。这就如同钱聚利对他所说的一样。“股票真正的价值并不是在这屏显上,而是如何使屏显变动着的实体们”,钱聚利说,“真正要关心的是那些一个又一个的实体之真实地领导着与企业规模”。可股票的市场如此之大,那如何才能够知道背后的消息呢?这就是钱聚利精道之处。他能够网上或朋友那里找到背后的真实消息。

    每次来客人,一起喝点茶,谈起来很多事情。当然,真正的消息从来不是一本正经地告诉的。那就要看听着能否真正地领悟得到的。钱聚利获取消息都可以说是来自公开的,只是很多人没有关注到而已。就比如,同样参与诈骗案的,有的人受到了重罚,而他为什么只补了些罚金就了事了呢!这得原自于他获取信息来源之广,而且十分地快、准。他在回家之前,早就向有关的律师咨询过了,并且请了十分有名的律师出面处理相关事宜,而他来了只是象征性地补上当交的罚金便了事了。这就在于,他处理事情有个全局考量的头脑。

    钱聚利能够早年因打架而入狱,可以说是有前科的人,为何出来不久,就能进入一家相当规模地企业。就是打架来说,本来也并非只是他一个人所为的,而是他能够为他人担当责任,保住了别人的身份与名声,所以,他才明智地把全部的责任担在自己身上的。

    这样一来,他的家还会受到保护。虽然,他人在里面,却并没有受到多少苦的,因为早就有人把里面打理好了。所以,他在里面就是负责图书馆的管理。当然,他也是在那位受关押的教授那里学习到了很多知识的。那位教授看中了他的天资聪慧,而且十分地有责任心。这样,才不有所保留地教给他知识的。

    孙耀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下,渐渐地也学得到了精明。孙耀深知在钱聚利下不可能长久地只是打杂的。所以,虽是打杂时,也不忘记读书的。他知道若想接近钱聚利那就得看他读的什么书,这样才知道所想的形成过程。虽然,很多外文的书看不明白,但只要知道了里面的某些个单词,那就可以知道大致的内容,再加之还有不少是中文的书们。孙耀并不看一看,也是在钱聚利所批写处细读的。

    这样,孙耀更加地了解钱聚利。从中孙耀的学习知识也更加地广阔多了,思路也开了些。

    第二章

    孙耀很快,也开始接触股票,只是没有多少资金,小玩了起来。他也选了一些小股,没成想不到三个月,看着涨了很多,就都又抛出去了,可由于抛出的太早了,就看着那支股还要继续地涨,但他无法赚得更多了。这样,是他赚得第一次股金。别人就又拉他再进行别的购买,这样,不可能总赚,就多少赔了点。转眼一年多的时间,几经购抛,把辛苦积下的三万元都赔到股票里面了。别人都劝他说,炒股有赚有赔,是再正常不过了。他与那几位青年们,一样玩了起来,可由于将要成加的压力。别人都劝他,要不然,早点成了家算了。光是这样单漂着也不是事呀!

    他就想着好好发再多赚上些钱,以便有个更厚的家底,可由于别人常与他在一起,他的心也变的开始燥动起来了。在家里,与孙辉也不常说话的。孙辉在几年前,就娶了妻子。这样,没有几年时间,就有了三个儿女。虽说,超生了孩子,受到了处罚,并且在第二胎、三胎生育时没有得到政府的生育补贴。所有的生产手术费,没得办法给报销的。那也没有办法的时,当时的政策改变了,可以让上户口了。若是早几年,那就是上户口还要上交几万元的罚款,才可能给上户口的。现在,虽说还交点的罚款,已经比之以前少了很多的。就是不能报销手术费用,那也是十分合适的。因为孩子要少生、优生。可由于,近几年国家进入了超老龄化时代了,就当时六十岁以上的人已经近二亿之多了,所以,开始鼓励开放二胎。就是如此,由于养育费用高,一般的人还是不想多要孩子的。那若是有二个男孩子,就将来结婚花销就是很大的压力的。给女方的聘礼少由二十几万元,还要购房有车,才能的。别人说着顺口留——万紫千红,一片绿,一动不动,小婆婆。当然,就是如此,还是不能够娶得一个女子的。

    就当时,一个不到千人的村庄,成年男子就近五十多个,没有找到对象的。所以,有人说,可能岁数大点的早就把年轻的女子都娶到家里了,所以,再小点的青年男子无法找到相适应的女子们了。

    这可能是农村一种特殊现象,而在城市里的大龄女子还是有不少的。在电视里,无处不被可以做无痛人流的广告占满着。所以,有些不愿意公开的医院,透露出仅仅三几个月在流产手术的近数百台之多的。这还是仅一个小医院的不完全地统计。推而广,那么每年在胎中就打下来的,那是一个多么惊人的数字呀!不能说,很多人不结婚,却并不是过着没有性交的生活,也许是一个反常地表现。很多人表面上看着一个样子,在没有人见过的情总下,又会是另一个样子的。

    时间就这样沉寂着,孙耀还满怀着向前再走一步的,可看不到领导人的首肯。他满怀着热火的心,不但没有被困难所窒息,反而深深要把悲愤化作前进的动力。他要学着隐忍。就如苏东坡所写的《留候论》中所说的,“古之所谓豪杰之士,必有过人之节。人情有所不能忍者,区夫见辱,技剑而起,挺身而斗,此不足为勇也。天下有大勇者,卒然临之而不惊,无故加之而不怒,此其所挟持者甚大,而其志甚远也……观夫高祖之所以胜,而项籍之所以败者,在能忍与不能忍之间而已矣。项籍唯不能忍,是以百战百胜而轻用其锋;高祖忍之,养其全锋而待其敝,此子房教之也。当淮阴破齐而欲自王,高祖发怒,见于词色。由是观之,犹有刚强不能忍之气,非子房其谁全之!”有一次,与同学相聚时,用手机拍照,突然在网上找到相似的图片,是女人。所以,他的同学耿东升说,看你的相面还有点女人相。这点让人想起来,很多人都说毛泽东主席的面相,也长着有几分女人之相的。当时人就论及是济世之相。在一边的李浩杰笑着说,“看我们现在的教区一直没有主教,会不会将来你当一当主教!”孙耀笑着说,“现在你们都已经圣成神父了,可不要再取笑我了”。这么看来,他经常做当梦被选举出来,推荐祝圣成了主教,而且还有幸觐见教宗的。可这些,只是睡觉中的一丝幻梦。他能不能走到那一地步,变的十分地渺茫了。被王宏署理早就下了定断,无份归家!这是孙耀村里人们看不明白的,数十年学习未果,就因为中间亡故生病,而再也不给机会。这样,说不清楚的。别人说,就是劝返归家,也得有点说道的,不能什么也没有,就这样劝回了。

    从很多事情上,看得出王宏办事,只是把光荣之事担在自己头上,别人没有多少份;而把那些不好的事情,撇的一身轻,与他无任何关系的,这样不没有一点责任担当感!

    有人说,那为何还要别人选他当呢?有多种愿意,上任与几个辅助者出现些经济问题,不能够节制别人的权力了,所以,一气之下,不如退下来。这样,再加之几个年老者,认为大学问者,一定能够把教会推向另一个新局面的。没想到,上去了,却再也不想下来了。大多数人看着,说就目前的局面,没有一个能够接手者出现的,只少从现在的人群里看不到一丝的希望的。所以,这样,他一上去就不能够再下来了。若理论上,所谓署理只是在主教没有时,一个短暂地代理期,不能够常时间地这样着。署理只是等待着正权主教的出现一种应急角色。可由于各种因素,看不到选出主教的任何迹象。

    孙耀还本以前想着,可能有一位同情的大司牧,却换来的空一场,让他变的更加地悲伤了。他再也不会对王宏抱一丝的希望。

    第三章

    在孙耀离开的日子里,并没有多少想过婚姻生活的。他见到几个来提亲的,但都被他坚强的修道意愿所阻挡住了。

    在一次帮助赵晓编辑,传发邮件时,从他登录的邮箱里看了几封收藏起来的信件。没有主题,只显着写好的日期是很久之前的。那日期是大多在1999年4月8日到2004年11月9日之间。当是,他只打开了期中的一封,里面写的几乎如同是电子版的日记形式的。当然,看着有点灵修日记的样式,但里面也不只是写的内心变化,也写着一些与别人之间的人际交往与学习情况。

    只见那封信里面内容很长的,把日期写的很标准的,就是没有提到天气的变化。上面记述着赵晓读书内容与玩耍体会。

    他在里写的多是一些真实的所发生的情况:

    1999年4月20日

    Bill神父带教友给Tom神父祝贺生日,听会长说,他们都喝大发了。回奥克兰后, Bill没有带钥匙,我刚脱衣上床了,结果他们回来了,我又穿上衣去开门。 Bill神父回屋时跳窗而入的。那时,我已上床了。

    今天,我六时起床了。上了药,找开电脑,却不能上网。只好听歌,待到同神父用过早餐后,再回来时,电脑已可以上网了。这就下载了几本书。按好了福昕软件就能看下载的文件了。很是高兴。

    看了亚马逊网,给我买的书下了评语。感到亚马逊还是很不错的,可以见货付款。

    这一年在网上买的书,仅亚马逊网就三千元了。还是有一些书没有买,只是自己钱少,而没有,如经济的书。

    中午,神父去了洛山机给人又证婚去了,那是玛纳之家的。在上午八时,在奥克兰给Job的女儿证婚。中午会长带我去了Job家吃饭。喝酒时,我没有用,他们都多少喝了,越后来越喝的开,说了很多酒话,什么师父爹都出来了。

    回来后,我又上了药,看到了一个外教者,他向我要了两幅字,一是陋室铭,一是爱莲说。

    他向我问起了,我兄弟几人,我说三人。我们谈起韩国重教师的表现种种,从学生时代就开始了。教师生活很优越,用语却用语表现,如见面称拜见,通语是总是待其说完才能说,不能打断。

    1999年4月21日,晴,万里无云

    清晨六时半,起床,洗头上药。看了会书,听着歌。有很多歌曲在儿时听的,有时还会记不住歌词,但其中的旋律很是熟悉,只是记不清是什么词了。现在听着歌曲,再看一看歌词,才恍然大悟,原来是这个意思呀!

    在待到人者齐了,才开始读经,那时已经八时了,当到九时时,我就出来了,他们才开始真正的分享了。但其情况是可以预见的,那就是不知道如何分享,只是聚在一起共同读圣经罢了!

    我想,神父可以在一周内找一天晚上,让大家聚在堂里,让神父给他们一起分享圣经的内容。这样,一来可以让他们能够吃透圣言,体会其中的真意。

    当人们从读经中体会到天主在其身上的化工时,与恩典时,才会更加积极主动地分享了,但就目前看到情形还是不容乐观。其中突出的问题是:一是读经只是读,没有人给解经;二、聚人很难,往往是半小是后,才能渐渐开始了,这样把时间都浪费了;三、有很多不识字的,以老人据多,缺少青少年的参与;四、人员太固定了,就少了氛围;五、与平日的弥撒读经脱节了,若仅为打开圣经,那在教堂里读的经还有什么价值。与在圣堂内的读经也不一致,而且在堂里祈祷时间很长,没有一点氛围,只是那些老年人的祈祷,所以没有青年的参与,就是小孩来了,也是自已玩耍或是睡觉去了,也不是参与祈祷来了。

    1999年4月22日,晴

    今天看了会《毛泽东最后的日子》,有一姑娘叫孟锦云,她当文艺兵时,进入了中央陪领导跳舞的,接触到了毛泽东。在最后的日子里,她陪伴毛泽东,一起同他读诗词,谈经典。听毛对红楼梦或水浒的点评。当然自己读的很好,一位领袖还对中国的经典有自己独特的见解。

    读了会经济学常识的书及数学书。感到自己对自己曾经学过的知识原来所理解的并不很深,现在再回味,很有启发。

    中午到Job家吃饭,头去前同神父品茶。谈起了NLP成功学,就是让人学会如何沟通,沟通不在于你说了多少,而是你能够问了多少。每个问题都是让别人走进你的思路里,你是引导者。《毛泽东》现在正在中央综合频道上热播。人们有点是对其感激,也有些深受其伤害的人对其有些仇恨与敌意。

    在吃饭时,我们谈了很多,以信仰生活体验与神父的家庭奉献为主题,这是Tom神父的一个亲人提出,他深深不明白神父的父亲有那些不能说明的付出。Bill神父的父亲说出了,他对Bill的感受。那是很多年前的一个梦惊醒了他。那是Bill不知如何被别人伤的只有一口气了,他身上满是伤,与血充满了他的脸部。所以,其父亲体会到了奉献于主的深意。他没有在其圣神父是落泪。一位主教说,圣神父是一个奇迹。现在,才真正体会到了,神父不是你自己的意念,其中有天主的旨意在其中运作。

    他们还与神父谈起圣堂的建设,为什么十字架是空的,耶稣是复活的,内部的装饰有什么意思。我想是突出了圣堂的救恩主题。

    那个年青的人说,在他的身上就有一个明显的奇迹,那就是面部痉挛。那是四年前,他向圣体内的耶稣求的。结果是耶稣就给其医好了。

    下午没有休息,看了会电视。中央二套的对话——航空的发展如何,军民航空一起发展,而且其带动副业为1:20。

    我想下去时,不知谁把南楼的门给上了锁,我只好打电话让Jean从看门那房间里拿来钥匙,开了门。我到看门的房间里看了会电视。一会儿上来,读了会儿书。《轻松读懂经济学知识》,这本书开篇就告诉人要理财,小钱才有理财的必要。理财有两种常见的:一是生活理财,一是投资理财。不同年龄不同收入不同性格都对理财有不同的见的,但最重要的是要选择适合自己的方式来理财。

    下午六点左右奥克兰的会长Kin接我来了,我在室内正看书呢!带上了钱包就走了。在去的路上,我们谈起他都工作忙吗?他说每天到早市上进货时,在小摊上吃碗面就回来,过了新年就开始了。进货回来,就看会电视剧,看会教宗做的弥撒。很少读书,因为他说一读书就发困。我就玩了会电子琴。弹了会哈农指法。一会就弹的手指痛了,多少年前,自己开始练习琴,就是没有坚持下来。不过,还很想学习弹琴,本来是想让自己思想与手结合在一起,就是言行的合一。

    一会儿Tom神父就去了。我们就开始吃饭,三个菜,一个丝肉块,一个白菜豆腐,一个肠。这三个菜都是为了过年自己做了,吃起来还是味不一般,很好吃。馒头是有蜜枣馒头,还有年糕。写完今天的日记,上药再看会书就休息吧!

    1999年4月22日,晴空万里,冷

    今晨起晚了些,没有听到手机铃声。不过,在七时起来了,洗漱完后,大便了,然后上了药。刚打开电脑,就叫吃早饭了。

    吃早饭时,lingwen母亲谈起修道的二儿子。

    有一位老人,他也是一位爱写毛笔字的。神父让他一起到我的写做间来,交流了一下。他是写赵体的。但他又说田英章说不适宜人们练习赵体的。他是小学时开始写的,他本想写教会的对联时不用求别人了。所以,在工作之暇写一写字,硬笔写的也不错。我从其在黑板报上可以看到。可是我的楷书写的就没有达到火候,还要不断地练习才行。前几天,看到一幅于佑任的大江东去,那整体部局很见功底。我本想细细看一看的,可是他又拉出了两幅其他的:一个是墨石,一个不记得了。写的很好。我们俩也各自写了会,常明评了一下,说我写的应当写一气哈成的作品,像天马行空四字,一笔下来。说刘道写大字更好。之后,我们喝茶谈了会儿书法。临走时,刘道送给常明一幅“信德过”的横幅。我们就从他家到了一个教友的按摩店理。

    当然,这些只是那段时期的一封信。可以里面还有很多其他的东西,孙耀就没有再心看了。总感觉看别人的东西,不让对方知道,有点心里过意不去的,所以,就止住了他内心的好奇心。他只照赵晓所要求的,都编好了,发送给了那些指定的人们了。在所发送的人们里,几乎是没有一个孙耀认识的人。那里面多是些外文的名字与地址。这让他意识到,可能在赵晓的身上还有着什么秘密的。虽然,以前与赵晓交往笃深。别人总认为孙耀对赵晓无所不知的,其实,真的由于孙耀不好观察,心也不够细,所以,很多事情他都没有意识到。可能也加之赵晓的心细致密,用别人说的话是有很深的城府的,很多事情不对外人显示出来的。在孙耀与赵晓一起组织行动时,赵晓就表现出了超乎常人的能力。

    那一年,他们两人一起在某地办活动,当时,所在地方距离外教区很近的。赵晓就一个人骑着车,到达那主教所在地,拜访成功了。而且还能够成功地邀请出来,与当地的信众见面。可只是一个短短地见面,那样的人们就已经十分地高兴了。因为在那个特殊的情况下,还能够邀请出来,想当不易了。不只是这一点上,还有赵晓识路能力也超乎他人。在一个人生地不熟,没有地图与引路人的情况下,他竟能够独自己骑摩托车带着孙耀走着小路到达另一个地方。那只是看着他依靠路上行人走过的痕迹来推断走那一条路。所以,赵晓自己能够有如此地能力,在他很小时,就跟着他的父辈的伯伯一起学习的。

    第四章

    赵晓在与他伯父们一起相处的日子里,他就能够识五宫调。那时,他就被伯父强行学习吹笙。因为,那时,在所在村里有一批上年岁的人自发地组织起来笙乐队。有十几个人,拿着不同的笙、箫、笛、唢呐等,每当遇到大的节日庆日,就会在乐器楼上表演的。他那时,就当成了重要的苗子培养的。所以,他的乐理知识也是在那个时期学习会的。这样,他的识谱能力与听音能力都是自幼就学会了。当时,学习的曲子,还没有简谱一说,都是五练谱与四线谱。就很小时,就能够认得很多弥撒当是需要的套曲们了。所以,他的耳朵辨识能力很强。在一次,他出去参加弥撒时,就听出一个乐队的表演错差了一个音节拍的。当时,结束后与那个指挥提及,可人家非说没有错的,谱子上就是那样的。他就说,那一起再重新演奏那个片短,一个音节一个音节地推着,到那时,他们演奏的真是与谱子上有差异的。所以,那个人很少有佩服的人。因为也是恃才自许,不把别人放在眼里的。没想到,就是指出来那一个错处,就十分地佩服了。

    赵晓在下面实习时,就有一种超乎常人的记忆力,而且表达能力很强的。在与孩子们相处的日子里,只要把对方的名字告诉他,下次再见时,不论是时隔多长时间,他总能够叫出对方的名字。所以,这些能力足能够让他成就一些事的。孙耀还在别的老人那里听到关于他的事情。那是在一次公开宣讲中,一位老人拉着孙耀的手说,那次听到赵晓分享《创世纪》开篇,讲得十分地透彻。把里面的每个字的意思都能够说明白。老人说,在听他的分享中体悟出毛泽东所说的辩证关系。圣经里面所提出来的很多内容,都给我们指向了天主创造神妙性。当人越成细心地去分辨,越能够看到天主在万物背后所隐藏着,这才是世界由来的真实面。这位老人,说他年岁很高,早年十分好阅读《毛泽东选集》。没想到赵晓相当年轻,就能够把《毛泽东选集》看透。在那个老人激动地表情中,不难看出对赵晓尊重地成份。那位老人,谈起为了感谢他,特意在请到家里开的小饭店里坐客的。在那里,老人叮嘱自己的儿子炒几个硬菜,与大家一起喝起来了点白酒。老人好久不请人喝酒了,由于听着很受感动,所以,为了表达出那份激动,就少用了点酒。几个人一边谈起来,一边喝起来小酒,那十分地惬意。

    就是多年后,孙耀陪着牛神父一起到那里时,老人还能够想起那时赵晓去的场景。老人还会打听赵晓近况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