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部 沉默的情谊

    更新时间:2019-10-30 18:27:03本章字数:14311字

    第七部 沉默的情谊

    不论走多远,兄弟的情谊也无法淡化,就是有了妻儿,兄弟情还如陈酒一样浓香。

    赵晓与赵明渐行渐远,他们兄弟两的距离走的越来越远,但相互之间的情谊反而越来越深了。他们两人之间的电子邮箱交往很频繁的。

    在那些他们兄弟分离的日子,正是网络开始迅速普及的时候。由于,当时中国起步很晚,而在国外的弟弟赵明,每月都会打几个很长时间的国际长途电话。所以,赵晓有时会在老手机上找到没有号码的电话,起初不愿意接的,但后来才明白,是弟弟用国际长途电话卡打来的。

    他们的电话卡,是在国外时从小店里花几美元或欧元购得的,不限时间与流量的电话卡。一则可以在他们找不到网的地方供上网与看电视的,一则可以用来给远方的亲人们联系的。这些卡都是在外国的华人们自己办理的社交通讯卡,他们可以说十分地实惠的,主要是针对在外留学的华人们使用的。

    当然,赵明出去国外学习,由于,出去是没有圣为神职人员,所以,在外面学习十分地艰苦地。他首先要克服外国所使用的语言,因为当是他的英语并不是很好的。就是学习很好,到了国外也会发现人家所使用的语言也很与课本里有出处的。再加之,在头出去之前,只是在北京外国语学院当了一年多的旁听声,这样,只很短期地集中地学习到了外语,所以,很多词汇只是在考试上有感觉,可到了真实地生活里面就变得没有那么大的实用性了。

    他在外面没有很好地社会待遇,只是住在很便宜地学校大学里的集体共寓里的,人也是很混杂的。除了语言上的困难,就是加之在外面饮食很不适应的。

    他们本地人们都吃的食物多为冷性的,就是没有国内那样都用火煮、炒熟的。本地的人们都没有那么多地加热条件与设备的,很简单。早餐,就是喝点鲜奶、加上几片面包,有时候还会冲杯热咖啡。

    中午,也多是在学校附近叫个快餐什么肯德鸡、汉保或麦当劳之类的,很简单地。食物没有多少变化的,只有晚餐时会丰盛点的。

    一般也就是晚上有些套餐的,可就是时间太长了。因此,大多数等到人都快结束时,才走到餐厅里吃点剩的物品去。那样,没有必要过多地与生人们谈话的。因为,在一起用餐时,人们不只是自己吃自己的食物,而更多是人与人之间谈话的。他们多数吃很少,而更重视彼此之间的沟通。

    那么,起初赵明还会与别人交流的,渐渐地不知道与别人能够说些什么。很多在国内可以谈的,在那里都成了禁忌的话题了。很多时候,说多了会引起别人不愉快的。因此,他也渐渐地与别人除上共同上课时,很少出现在人多的场合的。

    大约这样的状况维持了一个多月,遇然地机会,在小组讨论时遇到了位同国际的女孩子。这个女孩子就是钱惠存。钱惠存用一口流利地外语,参与了小组地讨论。这给赵明留下了很好地印像。

    他们两人虽说在同一所大学学习,可见面地机会很少的。不是一个系里的。那次是校系之间开始交流的大聚会。所以,不同系之间的人们都集合在一起了。

    赵明知道出去,就要好好地学习,好能学业成时,再回家乡服务教会的。可随着在外面受到各方面地压力,内心没有那么大的承受力的。本身出去,到国外就会让人用异样地眼光来审视自己的。赵明起初还会到附近的海边或博物馆里游玩,看一看当地的风土人情与文化,为了更好地融入到学习之中的。正地时间长了,心生倦意,遇到了钱惠存。他们两人相谈意洽,就是都有着十分相似的心境。所以,起初还是一起只是相互之间,为了彼此能够给予帮助,不论是从学习还是减少内心的压力。

    他们就会在学校里的餐厅里,一起坐在同一个餐桌上,用家乡语言交流,这样,能够减少对家乡地思念的。赵明十分地越来越开放,从起初只存在学习上的问题,到无话不谈了。赵明有时候在写好的电邮,其中也会给赵晓提起一些关于学习与生活里的问题。可当时,赵明并不知道他所遇到的钱惠存是什么样的背景的。

    赵明在哥哥那里,也得不到多少关怀的。因为赵晓没有出过国,不能感受到远离家乡受到地苦是什么样的。就是在多年后,赵晓走出国外,才真真切切地体会到原来是不可明言地苦,而且又不能为外人所道的。赵明渐渐地在信里提及学习里的问题少了,更多地是提到了钱惠存及与她之间的交谈内容。

    赵明在一封邮件中写道:

    哥哥,你好!

    在外学习的日子虽然十分地辛苦,但总能从苦中找到几丝甜味的。前几封信里提及到一个女孩子,她给予我的安慰大过了所受到地嘲讽之苦。我有时在学习上受到她地帮助,让我知道如何有效地利用时间,管理时间,不只是在没有目标地学习。她把所学到的金融里的管理理念分享给我时,让我也知道时间就是一种无形地资产,不善加利用与开发,就不能够得到丰富地回报的。可能当时失去,并不感觉到有多么大的损失,但若时间长了,那受到地损失是无法用金钱来衡量的。

    我因此,受到她的分享,也开始关注当地富足之人们的生活,读起那些富商政客的传记们了。渐渐地在所读的书中,发现他们几乎除了独特地眼界外,都是能够管理好自己有限地时间。他们就是没有事情所做时,也不会把时间浪费在没有意义地吃喝上的,他们不太注意口味地享受,更多地把时间用来阅读上面。就如比尔,他虽然没有机会把大学完整地读完,但并没有终止对知识地学习,反而十分注意学术与医疗地研究上的。他每年都会专门地抽出时间来用来阅读书籍,在他的书房里陈列着十分丰富地资料书。

    时不时地看点财富排行榜,那里面的人们可以说都对时间管理有着独到地见解。

    哥,虽然在外面,除了学习紧张外,就是空闲时间也会参加学校地活动,只有与他们融入了,才渐渐地知道文化差异是如此之大。真后悔,在上神学时,没有好好地听讲,所以,虽说接触到先进地知识,可很多还是从原先地知识上演进过来的。若是能把以前的神学知识打牢固,学习起来也会变地很轻松的。好了,有时间再谈!抽空多看望下母亲,让她老人家放心,我们都过得很好的!

    此致

    敬礼弟弟明

    如这样地信,兄弟两人来往很多,大多是彼此之间给对方介绍下各自所遇到地近期情况,希望都过得平安与快乐。

    赵明心里有很强地使命感与责任感。所以,起初还能够正确地面对钱惠存的,两人只是同乡地友谊。有时候,两人交往的机会也多了起来。他们也会在学习轻松时,选择一起出去吃点家乡饭。就是能够吃了一碗地道地手擀面,就是件十分幸福地事了。

    渐渐地,每个月的第二个周日,他们就会相约一起,几乎成了一种习惯。有一次,他们一起出去时,乘公交车时,被车上地扒手给把钱惠存的钱包给偷走了。当时,她并没有发觉,可一起吃过饭后,分开各自返回住所时,才发现已经没有了钱包。这时,赵明打车选送她回到住地,然后,他自己再走着回去的。因为,他为了锻炼身体,看一看美丽地城市。当然,他走着也会看到一些不太好的地方,那里的人们灯粉酒歌。

    他在一边走,一边想着同样都是在这个世界上过一天,可每一个人都有着不同地活法。看到那些出劳力地工人们,他们干活很出力,总是做些最脏地活,可付出很多,但只得到那么有限地报酬。大多数人都可以归在这一层面上的。有些人虽说也工作,但他们坐在整洁地办公室里,只动一动手指,算一算,就可以得到较高级点地回报。还有一批人,只是因为用了别人无法办到地事,就很多年创业有成,就能够得到十分丰富地回报,虽然,他们一起开始地人很多,可真正能够存活下来,得到大回报地人极少的。可就是这极少地人,却坐拥十分多地资金。不同层面地人,所追求地也各不尽相同的。面对如此复杂地世界,他原本认为简单之事,是那么地经不起细细地推敲。他的内心开始萌生对原本所信仰地动摇。开始反思从小所接受到的信仰到底有多少可以拯救人类于困苦中的成份。

    他一边走着,一边看着沿街的景色,想着那些明灯之内的人们所生活地情景。看着很多人都忙着不相同地事情,却大多数都是为了能够过上更舒服地生活,所以,才如此地拼命地工作着。

    赵明在这样的深夜里,他开始有了动摇之心。他在如此复杂地世界里,越来越发现自己那样地简单与可笑。可这些话,能够分享的人很少的,就是最信赖地哥哥无从谈起的。

    赵明以如既往地打开了电脑,在上面开始写自己的日记。他看着自己所写的日记,越来越少,因为有很多感受却无法落成文字的。他的思路越走越远,可只有化成文字时,才变得有些思路了。

    他也不知道,正是这些保存下来的文字,是亲人们发展他成长地心里轨迹的。可当时,很多人与他交往,都感觉十分地亲和力的。无论学习,还是参加社会活动,都是那样地乐观与开放的。没有人知道他的心是那样地细腻的。细腻到可以把每天地生活,写成文字来表达出来的。

    看着以前所写的日记,细细地读了起来。

    2000年1月21日,睛

    在吃饭时,我们谈了很多,以信仰生活体验与神父的家庭奉献为主题,这是神父的一个亲人提出,他深深不明白神父的父亲有那些不能说明的付出。Peter神父的父亲说出了,他对Peter的感受。那是很多年前的一个梦惊醒了他。那是Peter不知如何被别人伤的只有一口气了,他身上满是伤,与血充满了他的脸部。所以,其父亲体会到了奉献于主的深意。他没有在其圣神父是落泪。一位主教说,圣神父是一个奇迹。现在,才真正体会到了,神父不是你自己的意念,其中有天主的旨意在其中运作。

    他们还与神父谈起圣堂的建设,为什么十字架是空的,耶稣是复活的,内部的装饰有什么意思。我想是突出了圣堂的救恩主题。 那个年青的人说,在他的身上就有一个明显的奇迹,那就是面部痉挛。那是四年前,他向圣体内的耶稣求的。结果是耶稣就给其医好了。

    下午没有休息,看了会电视。我想下去时,不知谁把南楼的门给上了锁,我只好打电话让清波从看门那房间里拿来钥匙,开了门。我到看门的房间里看了会电视。一会儿上来,读了会儿书。《轻松读懂经济学知识》,这本书开篇就告诉人要理财,小钱才有理财的必要。理财有两种常见的:一是生活理财,一是投资理财。不同年龄不同收入不同性格都对理财有不同的见的,但最重要的是要选择适合自己的方式来理财。

    下午六点左右洛杉机会长东子接我来了,我在室内正看书呢!带上了钱包就走了。在去的路上,我们谈起他都工作忙吗?他说每天到早市上进货时,在小摊上吃碗面就回来,过了初一就开始了。进货回来,就看会电视剧,看会教宗做的弥撒。很少读书,因为他说一读书就发困。

    到了他家里,也就是小堂里。我本想看会电视,可是他家的电视不能看了。我就玩了会电子琴。弹了会哈农指法。一会就弹的手指痛了,多少年前,自己开始练习琴,就是没有坚持下来。不过,还很想学习弹琴,本来是想让自己思想与手结合在一起,就是言行的合一。

    一会儿神父就去了。我们就开始吃饭,三个菜,一个丝肉块,一个白菜豆腐,一个肠。这三个菜都是为了过年自己做了,吃起来还是味不一般,很好吃。馒头是有蜜枣馒头,还有年糕。神父是从市区回来了,饭后他听神功了,我就在晚祷后,就开始讲了会圣经。弥撒完后,就住处了。神父又带着十个教友练习合唱弥撒曲。一遍又一遍地练习着。最后合了一首因相爱,就结束了。我到了神父室内,看到四位会长一起饮茶呢!我待了会,就回来了。写完今天的日记,上药再看会书就休息吧!

    2000年1月22日,晴空万里,冷

    今晨起晚了些,没有听到手机铃声。不过,在七时起来了,洗漱完后,大便了,然后上了药。刚打开电脑,就叫吃早饭了。

    吃早饭时,John母亲谈起修道的二儿子。他的成长自18岁就往芝加哥备修院了,那时个子还不是很高,得到上高中时,身体突然地增高了。先前所带的被子已经不能够盖住身子了,只好再送一床新被子。一会谈起Joseph了。神父说,为他的事,同几位神父一起到芝加哥神学院专门地跑了一趟。他才能毕业了。有几点:一是内向不太合群;一是人情事理不太通达;再一个就是太有主意了。我本想说,有时,我们只是看到了一面,却不能体会其内心的声音。现在的培育团与修士的接触只是待在文字方面并不能体会其内心的世界与情感。总是说是在为修士着想,但真的了解他们吗?我想还是不那么了解,就拿我的事情来说,有几个培育团真正的体会我的心情,没有。而做出决定的,就是这些人,他们不了解当事人,仅从自己角度看问题。那么,再往后看几年,就没有人再理解他们了。有一位老人,他也是一位爱写毛笔字的。神父让他一起到我的写做间来,交流了一下。他是写赵体的。但他又说田英章说不适宜人们练习赵体的。他是小学时开始写的,他本想写教会的对联时不用求别人了。所以,在工作之暇写一写字,硬笔写的也不错。我从其在黑板报上可以看到。可是我的楷书写的就没有达到火候,还要不断地练习才行。前几天,看到一幅苏东坡的大江东去,那整体部局很妙。我本想细细看一看的,可是他又拉出了两幅其他的:一个是墨石,一个不记得了。写的很好。我们俩也各自写了会,Hansen评了一下,说我写的应当写一气哈成的作品,像天马行空四字,一笔下来。Hansen写大字更好。之后,我们喝茶谈了会儿书法。临走时,Hansen送给Lion一幅“信德过”的横幅。我们就从他家到了一个教友的按摩店理。我们各自足疗半个钟头,还遇到了两位打点滴到此按摩的人。我们了了就去芝加哥做弥撒去了。结束后,还给一位老贞女祝福了药,她说,没有祝福的药别人吃了都有不适反应,所以这次一定要让神父祝福。

    回到学校后,没想到下午我们Lion一起到了家,有些感受。中午,Lion过生日,我们是在喝完酒后才知道的。他有三个儿子,大儿子叫Pete也在这里上神学的。没想到还是在一个系里学习的。所以,就想找机会认识下的。我吃药上药,品茶,就休息了。

    2000年1月23日,晴

    五点多就起来了,洗了个澡。看了会儿书,听着歌。

    想读一读圣经,也让圣言浸入我的生活与心灵。念晨祷。

    吃过早饭后,我们就往芝加哥去,给一对新人证婚。我们去时,才九点多点,结果等到十点半才开始了。

    2000年1月25日,阴转晴

    七点起来了,没吃饭也没参与弥撒。坐Peter神父的车一行去Tony家里,看望期父母。看到了他七年前写的真福八端。今天是保禄归化日,定的主题很好。Peter神父讲的保禄归化。弥撒结束后,我们吃饭前,结果等了会儿才下去吃饭了。

    2000年1月26日,晴

    Tony说他感冒了,我说用不用拿点药去,他说自己带着呢。我们仨就去吃早饭去了。

    吃过早饭后,就在屋内谈了会天。我就到医生那痔。他说口是好了,但不老,所以还需要上药,不饮酒与辣东西为好。每次大便前后上药就好了。

    这想再读下去了,只好把今天的日记写了下,就关住电脑,休息了。他也知道在外地日记或许不会太长了,因为与之前出国前所谈好地期限越来越近了。可就是他在语言上,就仅学习语言已经花去了很长时间的。虽说,自己的语言很有天斌,但那么说起来总之与母语存在着很大地差别的。

    那么,要学习上十分地用功的。每次看到以前所写的日记,就给他力量,要好好地学习知识。因为知道在以前朋友那里看到面对地挑战很大的。无论从处事能力,还是学识都要有所提升才可以的。在那些日子里,看到朋友每天所忙的事务没有时间学习了。所以,他就把玩的心思收敛起来,好好地学习的。

    赵明自知道要好好地收心,加紧学习的。他时常想起一位老前辈所说的,学习要知道张驰之道。平日要加紧学习,而考试时要轻松面对的,不能够与别人一样,每到紧要关头却加紧学习,往日放松自己。所以,他也真是从中感受到是一条真理一样的。

    他的语言关很顺利地通过了,因为他本身就已经学习过了,只是在听力上有点困难。与人交流的少,再加之口音地差异,那么,他为了快速地通过语言关,就主动地加入了社会服务义工团体里。他在周未抽出时间,参加到福利院去服务,关怀那些老年人们,与他们进行交流,听他们讲过去的苦难经历。这样,虽然很短地时间,却能训练口语能力,就是把课本上的内容很快地活化了。

    那些老人们十分真诚地与人们交流着。他们十分友善地,就像看着他如同亲人一般。他们那些幽默地话语,使得他更快地带入到当时的生活之中了。渐渐地把以前所学习到的词汇都一下子激活了。虽然,很多时候都是在聆听他们的谈话,没有办法十分流利地表达出意思,但只因为一个个关键单词,就是这些单词说出来,看着外国人的神情似乎已经可以理解一样。

    他看着自己已经离开家乡二年多了,若再语言关通过不了,那只能被遣返回家。所以,他就不能再多分心,加大了自学的习度,别人都出去游玩时,他也不出去。因为他的身份无法得到些额外地补助,就是现在所享受到的优待也会渐渐地降低了下来。他没有多少钱用于外出参观的,只能在附近地公园里,免费地散下心。那台笔记本,还是他离家里亲人们出钱给增置的,虽然,已经与国外的先进技术显得十分地落伍,但也十分地珍爱的。

    在里面,他存放着每天所用中英两语所写的日记,当时,没有翻译软件的,所以,在写英语时,会出现很多不会用的词汇,只得找字典来查找的。这样,他虽然写的并不多,每天只是写上三四百字,可就是这么短的小文训练,让他自己看始关注社会进度与变化,从自己能够感受到的变化,体验到了日新月异地距大变化。

    他从朋友那里找到了英文版的圣经音频,所以,每天早晨起来,就会打开电脑,带上耳朵自己开始听半个小时的英文圣经。这样,没有过多久,写作与表达能力有着十分显着地提升了。他的努力勤奋付出,终于在第二年的最后一次考试成绩下来时,让全班的同学都感到了不小地惊讶。因为,大家都知道他学习勤奋,但总不可能得到全班第一的成绩,但实际在公布结果时,真是如此的。不少人,都怀疑他有没有考试作弊,在平日里看不到他与别人一起学习交流的,就是交流时也只用简单地单词表达的,似乎简单地一句完整地话都无法说成的,可是在写作考试,用着十分华丽地词汇的。让语言直接进入了上流社会一般。这得意于,他开拓地视野,从圣经中找到很有美丽地词汇。在圣经中得到了西方社会的精神涵养,因为很多思想都与圣经有着密不可分地关系。所以,再加之出国前,就已经学习到了基础神学,那么,自然再接触到圣经除去语言的障碍,那很多思想早已经接触到了。所以,就有了与别人略有优势。随着语言的障碍越来越少,他的很多思想已经能够自由地表达。这样,虽然取得一个相对不错的成绩,可能让很多人惊讶之情,也就不足为怪。

    虽着学习的压力,他能够把对爱情地憧憬淡化了,与钱惠存的关系也淡化了。从每周相约,渐渐地变成了一个月才见上一面。这样,就是在见面时,也很少谈别的,只交流学习上的问题了。他们似乎都各自把学习放在首位。两人所学的专业并不相关,一个是金融管理,一个是教会法。这样,看着没有什么关系,却因着两人的不断交流,把一个对人的管理,一个是由教会而管理的信友,两者似乎都与管理相汇通一起。这样,交流起来很多东西都能够相互借鉴。一个是建基在物质地支配上,一个是建基在精神上地支配。但那物质也纯非仅由物质所起到决定性的,很多时候还需要不断地提出精神上的激励,因为物质也让人渐渐地淡化;而精神上的支配,有时候也需要采取一些必要地物质上的处罚,因为若有些人不再受精神上的约束,出现麻木现象,似乎采取一些可以切身体验到的实际惩罚,更加地有深刻体会的。

    这样,两人之间把所学到的知识经过交流,彼此再组织似乎就能产生新地交叉知识。

    他们的学位论文相互交流,自然能产生新地思想火花。可就是在论文地水准上,我们没有办法进行比较,但就他们所保存地论文样式来说,让一个不明英文的人都能看出来的。一个写的只有十几页,而一个却厚成一本小书;一个每行不齐,而一个却行行齐边。这样,自然从仅表面现象,能够知道那一个写的更有含金量的。

    钱惠存本来是学会后,可以回国的,回来后不知道从那里开始的。她学习成绩也不错的,有条件留下来,找到份收入可观地工作。她还是选择回国,继承家里的企业。她之所以选择放弃优厚地工资待遇,一则是对亲情地眷念;一则是想换回熟悉地环境。她顺利地毕业,就回国了。

    赵明通过与教区负责人沟通,再加之哥哥赵晓地鼓励,所以,还想留下来继续读完博士学位后,才选择回国的。

    赵明看明白了,一个简单地法学硕士学位,并不是很起眼的。就从以前归国的人们所遇到的境况来说,只能说起到办事的一点点作用,并没有起到多大地作用的。这样,虽然与大多数人员一样有了专门地服务条件,但也十分地有限的。再看一看,那些只有少数几位,坚持努力下取得多个学位的人员,他们就可以在专业地领域里起到决定性地作用了。就拿法学硕士学位,只能充当一个办事员的角色,却在很多地方并不能起到决定性地作用的。而若是坚持下来,通过学习取得博士学位,那就可以在一边教学,一边在学术方面取得成果,一边面也能够支起一个机构地正常运行了。虽然,在他以前已经有人取得博士学位,可那已经是很久远的事情了。就是那人也没有回国服务,而是选择到更远地地方服务,没有把学问用在专业地地方。那位取得博士学位的前辈,在服务之前听从劝勉,学位若不是教学,那就把证书放到箱包最底层,没有必要挂到墙上,让别人看到的。若是用在教育方面,那就要精心装裱起来,挂在显眼的位置。所以,他就一直放到了箱包底层,以至于多年后,别人都不曾记得他有没有取得博士学位了。他只能当成一个笑谈,就自己而言也早就忘记了还有没有保存着证书的。

    赵明早早地意识到教区如果向前发展,那么,专业性地人才更为重要,不能只看到教会外在的各地建设起来的厂房式的教堂。这些只是一些表象,更深层地东西那就是如何为教民更好地服务。只有用专业地知识才能更好地服务好信众,那么,解决他们所遇到地实际信仰与生活问题,这样要比仅仅建起多少座教堂有更有长远地意义。从长远地本地教区地发展而言,自己已经学习到一些相对专业地知识,好不容易打下了外语基础,若不能够继续地再加强深入地学习,很担心一旦停止学习,那么,很容易把所有地努力付出都将化成历史,再也无法保持着外语水平了。

    赵明一心全扑在了学习上了,自然其他的事情也就不再重要了。他渐渐地感觉到了学习地快乐,这种快乐是无法用别的东西所能代替的。可正在他学习决定继续读博时,钱惠存为了没有让他分心,也就悄悄地独自回国。她回到国后,才给赵明写了封信。

    钱惠存把她之所以要回国的原因与想法都与赵明说明白了。他们之间的感觉也因此而冰封起来了。再也没有了彼此间的交往了。

    钱惠存回国没多久,就在父亲地催促下,匆匆地与一个很富有的青年结婚。由于两人没有感情基础,只是为了顺从父亲的意思,再者也是为了与赵明的感情画上一个句号,所以,也就很快地结婚了。

    钱惠存本来看着让很多人羡慕地生活,可以无忧地过活一辈子的。但上天总是这样地让人不可太顺了。那么,就在她过度照顾事来时,她的丈夫与家里的保姆好上了。说起来没有外人会想信的,看着这么好地妻子,要身材有身材,要能力有能力的,为什么会看上一个短小臃胖的,没有什么学历与背景的女人呢!丈夫与保姆本来都保守着很隐密的,他们会找钱惠存外出时,再相互亲热的。可总还会在平日地露出马脚的。钱惠存是一个何等精明的女人,看到他们前后有私情表现差别很大的。

    那个女人自从得到钱惠存地丈夫供私钱后,身上的衣服也开始越来越升级了。钱惠存问从那里购得那么好看的衣服的,得到的回答是男朋友送的。可钱惠存从没有见过她与任何男人交往。本来这是人家的私事,也就没有太在意的。可从她做的饭菜上越来越没有以前味道好了。不是多咸,就是太淡。钱惠存也不好意思明说,只有私下的与丈夫说,要不换下保姆吧!丈夫说,就因为这点事就让人家没有饭吃了,不太好吧!

    当然,只是女人的直觉,还不能够找到证据的。就是他们在一起,那也是十分地正常呀!一个是丈夫回家,一个是保姆护家。这都从表面上说得过去的。只是两人之间,有没有发展成为情人关系,这才需要求证的。

    钱惠存想着,是不是她对丈夫的关怀太少了,没有体验到感情地投入,只是一心扑在了事业上呀!本来家族地事业就会人多,事杂的,处理起来就需要格外地小心,所以,没有那么多地精力来照顾夫妻感情。平日里就是吃饭,也很少一起谈起情感方面地事情,只要对方一开口,就会心里升起无明地火来。丈夫想给说下近日工作地情况,却又把事情给压住了。两人一起看电视,都无法找到共同地节目。因为钱惠存总是找到凤凰卫视,看一看《锵锵三人行》。虽然,前半夜是丈夫看新闻节目,还能够找到一点共同地话题。但就是对时政分析,两人也大相异的。他们所站地出发点就不相同。本来是同一个事情地报道,两人所得到地结论可完全地相反的。因此,钱惠存就把前半夜让出来,自己找点事情在书房里办公,等到丈夫看着累了,想进卧室里休息去了。这时,她才会走出书房,到电视大厅里改换节目。看起来,过了午夜一二点,她才休息去的。这样,为了不再打扰对方,就选择了分居而息了。钱惠存因为不愿意早起,所以,就可以晚点休息,再晚点起来。大多事情都在电脑上,把要做的事情都已经布置好了。这样,她就可以多休息会儿的。她之所以会如此卖力地工作,用她丈夫地话说,是有原因的。

    她之所以出此把全部地精力都用在工作上,很有找到知已朋友,也很少参加同事之间地聚会。她可以找到很多地理由的。其实,除去不愿意面对感情地伤疤,还有别的原因。那就是她之所以,选择了一个自己不爱,也非爱着自己的富有男人。这还要从她们结婚前说起来。

    在她回国后,没有多久,就在国际上发生了空前地金融危机。那全球性地,不仅是对大的企业有影响,就是她的父亲地小型企业也受到了波及。那正是她们的家族企业地向外不断地扩展时期,各方面地资金缺口很大的。用当时的情况来说,亲人们的所有积蓄都已经拿出来了。可面对原材料地不断地涨价,为了维持前进,不得不想法子再融到些钱,以解决这么大的资金缺口。所以,她的父亲为了尽快地把缺口补上,只得让她做出些牺牲,就是找到了一个富有的男人。他们也没有过多地时间,只得尽快地完婚。可以说,他们之间并没有多久地感情基础。有时候可以说,彼此地爱好都没有深入地了解。男的年岁小她几岁,用当时时髦地话,可以说是姐弟恋。可他们并没有真正地恋爱地过程。他们没有经历过别人所经历的慢长地恋爱过程。甚至可以说是彼此是闪婚的。

    她想着两人可以渐渐地产生感情的,也就是日久生情。她想以爱情化解引起丈夫地错误观念,好像她也如同她的父亲一样,为了钱而真才结婚的一样。在他们结婚度蜜月时,就发现了丈夫只会花钱取得她的开心外,没有真正地深入地交流与关心。从不去看一看,她真正地想法是怎样的。在外地旅行时,除了住高档地宾馆,吃当地特产,看一看风景地,然后就是一起登山,丈夫也没有关怀一下,看一看途中用不用稍息一下,换一口气的。总是把她甩在很远的地方,一边喊着能不能再快些,一边坐在原地喝起水来。虽然,等着她走到那里,他早就又开始向更远处走去了。这样,她走着总感觉到十会地吃力的,也就没有多少游玩地兴致。她想着,可能两人总要经历过彼此地认识加深地过程。这样,她就开始尽力地取悦他,就是她看着点的不喜欢地食物,也会少吃上一点点的。转眼间,一个月的时间就这样地过去了。为她来说,时间仿佛走太慢。他们不停地转不同地风景,每到一处不是看到风景如画,而感觉到总是那么地说不出来的不快地感觉。虽然,有着好风景,还有美食,青山绿水,可就是无法从中找到两人地相悦之处的。他们花在去看风景途中的时间远远多于看到美景的时间。

    丈夫尽量地选择些风景优美之地,而且还有好吃的美食,当然,不是说他多么地在意这些东西,而是想通过外在地事物,表达出自己也精心地准备。在这些事情背后,还隐藏着想看清一点她,为了认证她也是一个爱财的女人。丈夫真正地通过这些精心准备,看到表面很喜欢这样地女人。他也从内心里产生一丝轻视的样子。原来什么样地家庭就会造就出来什么样地孩子。

    随着蜜月期地结束,似乎也预示着两人的感情表现着如膝似胶地揭开了真正地面纱。两人之间不是增进彼此之间的认识,反而出现了分歧,彼此认识到了原来都如此不同。

    钱惠存全部地情感投入到工作中,这样,她自然就会少了对丈夫地关注。她一直想着法子,尽快地把企业做好。一便抽离出借代公公家族里的钱。她不只关注国内地有限市场,而且也看到了国外同样地需要优质地机械,所以,那些国外地市场更广大的,而且没有多少人注意到这一点。她就只好先把自己企业地制做工艺申请到知识专利。虽然,很多人都在做着同样地事情,但不知道能够申请专利后,就能得到相应地知识产权的。比之他们做的早的工厂,那些人们不知道知识产权还可以得到别人使用者地付费,对自己制作工艺地有效地保护作用。他们总感觉到申请还要付出一笔数额费用,所以,不如把这笔钱用在产品地投入上,这比没有看得到的利益更切实的。那时,他们所在交付的费却实是一笔为数不小地数额的。这正是因为他们没有远见到知识产权地重要性,可在那个年代里没有人把这笔得不到的利益当成重要的事情。可钱惠存在国外地生活,让她认识到知识产权是一种看到的,却随时都可以变现的资本。她所以十分地重视技术产权地保护,因而他们把每一项流程工艺,都进行了资质认证。虽说不上是原创,可因为别人都没有这个意识,在当时还是一个相当陌生地领域,因此,他们做起来十分地顺利,虽说也花了不少钱。这些钱的确能不能够使资金更充足,但他们也愿意当成是一种隐性地资本投入。这样,这笔钱还会以相当低地份额平摊到产品中去的。

    工厂也是从小作坊起步的,也是从十分简单地工作条件,人手也不充足的初期,渐渐地发展起来了。这工厂在她的父亲一辈地辛勤付出下,渐渐地发展起来的。当初也只能做些简单、粗糙地工作,就是能够拉到加工精品,却没有车床设备与技术工人的。他们看到若只想维持现状,那就要大胆地改革,既然赶上了改革地好时期,那就不能被旧的思想所束缚,前怕狼,后怕虎。不能保持现状,若想生存,那就要有勇气来改革。怎么样从全新地领域里分得一杯羹?这是一个居安思危地前展性地目光。所以,他们没有用得到地利润变现成为金钱,也没有分给各个小股东们。他们虽然知道看着却实得到了变化,那么,为了让大家更能理解。钱惠存的父亲就在年前,请大家一起聚餐,吃好、喝好,当然会花一些钱的。这为让厂子长远地发展而言,只是很小的一笔花销。所以,她的父亲让大家吃好、喝好的同时,再与大家谈一下未来地发展,还更需要大家的投入资金。这样,大家也就不再好意思与他提分利润的事情,因为被她的父亲一说,还需要大家再投入资金的。所以,也就不会再提本金的事情了。这样,才能够把大地发展目标变现。

    10

    钱惠存的父亲,经常给她讲祖辈们是如何面对艰难条件的。可以说,在她的祖辈们就十分地勤劳。就是给当时富户当佃户,那也是十分地精明。可以说,在那一代人的梦想里,就是什么时候能够吃上白面馒头,那已经很好的。能够吃上纯白面的制品,就是一种最大的梦想。可没想到,现在她却考虑着怎么能够再吃上粗粮,而且是困难时候地充饥地保命食粮。她想着是如何不被这么多地油与脂肪吸取,而引起来富贵病。所以,她想着是摆脱过多地能量地摄入。所以,她听着那一个又一个苦难日子,并没有认识到饥饿所带来的挑战多么大!

    钱惠存的祖父从很小时,就因为家里人口多,而无法养活。只得送给一个生活还算过得去的老太婆。那老太婆十分地信佛,所以,看到那些过得困难的人,总会没多有少地给点食粮。她岁数也不小了,可只有一个没有过事的儿子。她的儿子多少有点智力不足,所以,没有人愿意嫁到她家的。可她的儿子很听话,总是在她的指挥下,十分用力地干活的。这样,若是不出什么大灾,地里的收成足够他们一年吃的了。可她那里舍得天天吃好面,只保留一小部分面粉,其余的都与商店里换取粗食,与生活地必需要品。日子还算过得去,比贫民还略好上那么一点点。

    这样,钱惠存的祖父就是送给那么老太婆了。这样,一则为了能够生存,另一方面也可以让老太婆的儿子老时,也可以有个伴或着照应的。这样,一位人的慈善换来的,不尽是看不到的来世福报,而且,就在她的今世也能得到。钱惠存的祖父就这样地开始了生活。他并没有上过几天学,家里的条件,只能让他学上三四年,读了些字,会基本地算账。他在没有十六岁时,那老太婆就死了。这样,他与哥哥就想出去找点生活地门路,没想到天总不会绝人之路的。在想要出去讨要生活时,找到了五六个伙伴。他们就一起出去,走了很远地路。没想到所到之处,有些地方还不如本家生活好呢!但都已经走出来了,那也不能什么也没有做成,就空手着回去?他们就想找点活干,可都没有手艺,除了一身地劳力大劲外。这样,他们看到一处很好地建筑物,想那里的人一定很富有,可能需要人手到地里干活吧!

    他们同行几人说,若都一起去,会让主人家很怕的,不如分开,多找几家看看如何!他们就分成二三个人一起。钱惠存的祖父伙同二个人,就走进了一个建有高尖地院落里。他看到地方的确也不小的,只是没有多少人。他们在外面叫了几声,才走出来一位留着长胡子的老人。他说话很忙,问他们做什么的。他就说出来了实情,没想到长胡子老人说,可以暂时都住下来,等到了收获的时候,那时大家一起干活。这样,他们几人就算找到了住处了。可分开的那几个人就没有那么幸运了。他们找了好多,没有人愿意留他们。因为这个时候并不是农忙需要人干活。所以,一天后,他们聚在一起约定好的地方,见了个面,才知道彼此不同地遭遇。这样,钱惠存的祖父就带着他们几人找到了老胡子那里,请求让他们能够下来,只要能给口饭吃,有住地地方就行。到时劳动时,再给工钱,或那里从工钱里扣除日常花销也行。

    11

    钱惠存的祖父,就这样留下来,并安了家。在那时,别人劝他再往别处走一走吧!或许还会好些的。但钱惠存的祖父与残疾哥一起留了下来。在那里管理一些账目,十分地受到重视。长胡子与他们十分和善,相处地十分友好。日子久了,他们之间地感情也增近,接触地多了。长胡子与他讲起来教会是如何地好,能够让人死后进入到天国美好境界里,在那里面人们将没有一丝的痛苦,想什么就有什么,而那些不接受洗礼的人们,将来就要进入到另一个受无尽苦的世界里,那里有出世界任何热度的火,永无休止在受火烧的。

    长胡子与他们接触多了,就没有保留地把如何酿葡萄酒的诀窍传授给了他。没有过上几天幸福地日子。工作几年,终于手里有点钱了,就要带着哥一起回趟老家,办婚礼去的。

    他们穿着很华丽,赶着马车回去老家。想找一门对事的婚事不是那么容易的,家里没有老人,只得托本族里的近亲给筹办。只是他们要多出些钱罢了。人们不少人都念着老太婆地救助大恩,可又转眼想来,还是要给带着一个残疾兄长过日子呢?也不是说没有意中人,而不好意思直接找人家提这事,只得托着媒人给说和下,看一看,能否同意?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当媒人到那一家提亲时,没想到父母很开明,要看孩子的意思如何?那女孩子一听是他,心里不知道有多高兴,好象在寒冬里的一股春风吹拂过来。她说,可以两人见个面,相互地谈一谈,这样认识一下,再说能继续待定。这就是给留下可以发展成为夫妻地前提了。媒人一听这话,就知道有几成!那么,挑可心意地日子,那么安排你们两人见面吧!

    没想到待到两人见面时,都十分地高兴,相谈互悦。那么,再经过家长与媒人商定举办婚事日期。就在那个民国二十九年(1940年)中国的龙年头到来之前,他们就举办了民俗性婚礼,也没有什么结婚证书之类的,只是照着老年人的习俗,一起办婚宴宴请亲朋好友,这样,也就算让大家一起见证了婚礼。谈不上有多大,只是简单地请本地的小乐队们,吹上一会,敲上一会,大家一起热闹一下,就算过了。那一年,钱惠存的祖父才二十三岁,祖母才十九岁。这样,两人虽然年岁着上几岁,但也是那个年代所使然的,人们都生活地战争纷飞时期,也说不上多大的关系的。

    他们就没在家里住多久,就迁到了第二个故乡安固。因为他们在那里与长胡子老人一起生活,老人看着他们不到一年的时间,诞生出了第一个宝宝。钱聚忠,可能是生第一个孩子,没有什么经验,再加之医疗条件十分地有限。没有长大成人,就夭折,早早地走了。几乎是二年一个孩子,就有了钱聚义、钱聚仁、钱聚安及最后一个孩子就是钱惠存的父亲——钱聚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