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部 沉默的涡旋

    更新时间:2019-12-22 13:31:11本章字数:8981字

    第八部 沉默的涡旋

    钱家的名望,在四里八乡中是相当可以的。钱家兄弟几人,是相当团结,而且对没有儿女的智障大伯相当地孝敬的。兄弟四人的结婚条件之一,就是看是否能够孝敬老人!

    有一年,钱大伯突发脑溢血。家里的人们,没有见过场面,只好送到了县城里。这样,钱大伯好时,有人就劝老钱给兄弟找个伴吧!老钱说,自己也寻思着呢!就是没有看到对事的。因此,钱大伯突发脑溢血时,当是的医疗条件十分地有限,没有那么先进的医疗设备,无法做手术的。风险太高了,再加之家里的条件也很有限。吃了十来天的药,病情没见好转,却一天天地加重了。钱大伯,就这样地走了。那一年,老钱的大儿子已经二十岁了,没有找到对象。

    可能年景不是很好,正好遇到大饥荒,人们都吃不着粮食。所以,会找些野菜与树叶,就是找点玉米面都找不到的。人们有的还找到地里的观音土来充饥的。老钱在老胡子神父那里,学会了一门手艺,就是制作葡萄酒的。虽然,人们都很贫,没有什么人购得起葡萄酒的,但可以专门给教会提供用酒,这样,可以得到一些白面。他那里舍得吃呀,就找到专门的店面,换成些玉米粉,这样,就可以让全家人吃上一阵子的。当然,他还从老胡子神父那里学习了简单地计算,这样,也成了内部地会计。教堂里有几间房间,可以供他专门地酿酒用的,还有一个地窑存酒用的。

    解放之前,老胡子神父本想回国,把这一切都交给老钱的。可当时生了病,没有办法动身,只好留了下来。老钱也就照料老胡子神父了。老胡子神父,有一个习惯所来不会存钱的。他总是把别人奉献的银元们,放在一个圣母像前的两个瓷瓶里面。当别人向他求施舍时,他就会告诉那人,先到圣母胎像前祈祷下吧!当他看着那人十分诚恳地样子,就在离开时,从一边的瓶子里取出三个大银元来送给那人。当然,那人就会十分感激的样子。老胡子的钱,有时会被别人偷走的,可总会不多几个月来,就又增加不少的。老胡子一边会看那些贫苦的人们,给予他们帮助。同时,也会找那些富有的信徒们,走到他们的家里求奉献的。

    老钱早就知道这个公开的秘密,但就是再苦,他也不会伸手从瓶子里取银元的。他知道一个人可以对身边人不诚实,但在神的面前,不能做良心不平安的事。这也正是老胡那么器重他的原因之一。

    老胡看到老钱对待智障的哥哥的样子,就知道这样看重情感的人,不会错到那里去的。老胡起初还认为两人真是亲兄弟的,没想到听到伙伴们所说的,才知道了真相。

    老钱娶了妻,有了三四个孩子,他们老家没有什么亲人,所以,就在固安安了家。因为老钱随身带着一个智障的哥哥,他所做的工作很轻便,也十分地自由。就是借着老胡所传授的技术,不断地改进,成为很有特色的葡萄酒。他想法子,把葡萄酒里的涩减少,改善了其甜味。他也找到了很好的葡萄,起初都由老胡采购成熟的葡萄。渐渐地,他也认识到了很多的人。经过他的认识选购,总会用相当低的价钱,收购上等的葡萄。

    老胡虽然说在那地方相当久了,可终因为是个外国人,当地的人们多少有点隔膜的,老钱虽谈不上本地人,但因为其老诚,与四周的乡俚很谈得来,无论谁家有点事情,他总会第一个赶到的。谁家结婚,虽说谈不上出多少礼,但人总出现的。有时候,人们不看你的富有还是贫困,只要出去帮忙,就会给主人家人情与面子的。无论那位老人走了,他总是在白事上忙前忙后的,给致丧的亲人们,倒上点水。谁家的房屋要翻新了,总是出很大的力气,给运砖、翻沙的。所以,这样一来,很快就在固安留下了很好的名声。

    当他的葡萄酒酿出来,总会叫上红白理事会的老人们,一起到家里品偿一下的,就是走时,还会分送给管事的人们一小瓶的。他知道虽然知识不能给予眼下的粮食,但将来的日子,还是要靠那些有知识的人们改善社会的。

    老胡用着不流利的汉语,开始教习老钱阅读圣经。那里圣经还没有译成中文,全部用拉丁文写的。再加之,没有人可以提供印制圣经的地方。老胡会在空闲时,与老钱一起学习圣经。他们可以说相互地学习的,老胡教授拉丁文的读法,而老钱却给纠正老胡的汉语声调的发音。老钱虽然只上了二三年的学,识得些常用字,这样,加上他平时好到书店里转一转,可能看书的时候多,偶尔也会花上点钱,购上一二本书的。在那个年代时,书似乎是知识与学生们专用的。干农活的佃户很少会购书的,有点闲钱还会在集上买些烟草的,很少有人像老钱那样,把钱花在书本上的。老钱很喜欢三国,他虽在学校的小书房里看到过残缺不全的油印《三国演义》。经常听老人们谈,少不读三国,老不读红楼。总对三国充满了好奇,往往是越禁止的东西,越能增加吸引力的。他攒足了钱,终于购了一套《三国演义》全本的。在所住的家里,妻子看孩子之余,也愿意让老钱把书里的内容讲述出来的。这样,一来他所看书更有动力了。在讲时,起初没有多少情节说出来的,能够挑印象深刻的地方讲出来,就已经很好了。没想到,孩子们很喜欢听,这样,就十分用心地记住书里的精彩句字。讲到关键时,就会背出几句书里的原文的。孩子们渐渐地长大,越来越不能够得到一本书里的故事所能够满足的了。

    老钱的第一个孩子,钱聚忠生下来,没多久,就早早地走了。本来答应老胡,会把第一个男孩子奉献出来。可没有过百天,就离开了。他们的悲伤无法用言语表达出来了。老钱的妻子,受到了过度的刺激,显点疯的样子。老钱没有办法,只得拉着她找名医给治疗。经过一个多月的治疗,这样,才从悲伤中走出来了。她的神智已经清醒过来,就非要让老钱接回去。

    没想到不到二年,就又生了一个男孩子,这就是钱聚义。之后有了钱聚仁、钱聚安及钱聚贤。他们没有感觉到孩子多了,压力就会越大的,反而想着只有人多了,家里才会有人气的,显的人丁旺,活着才有奔头呀!要不然,没有后代,尤其是没有男孩子,就感觉到没有大的奔头。这样多的男孩,自然愿意让一个孩子出去当神父的。虽然,很多人不理解,说好孩子那能往庙里送呀!老胡年事越来越高,自然希望有个青年,可以接位置的。没想到钱聚义并不很愿意的,认为自己是家里的年轻劳力,不能出去。若是出去了,没有人可以扛起家里的艰难生活担子的。那么,钱聚仁心眼很活的,看着大家都在家里一起生活,虽然很快乐。可终归人员太多,父亲也有很多的压力的。他再加之与老胡接触的多,头脑也十分地灵动。就问父亲,可否让老胡给推荐到吉安小修院进修去的。这样,可以减轻家里的负担,也可以学习到更多的知识。

    钱聚仁在十五岁时,被老胡推荐进入到了吉安小修院。在那里钱聚仁学习很认真,可就是无法取得好成绩。钱聚仁很喜欢外语,无论是拉丁还是英语,他都十分地用功训练。有时,为了练习发音,会把嘴里含上一块小石头,有时会对着镜子,看着口型,不断地练习发音。

    在六五年时,也就是他十九岁时以各项完全符合送派出去,继续进修的身份,先入住香港半年,再转到菲律宾三年,后被派出去到罗马学习法律。在他的晚上回忆录里,把出去的过程给详细地叙述出来了。

    钱聚仁想出去,可就是担心可能出不去的。没想到,在那个等待时期里,他出去朝圣祈求圣母的助佑。钱聚仁为了表达出恳求圣母的诚心,那就步行着。一开始启程时,心里十分地高兴,无法用言语表达出来了。当身上所带的钱与食物都用完时,可能越往南走,天气很暖和的,那样,不必为住的地方担心了。随便到一个桥洞下面,只要能够挡住点风,就可以半醒半睡着,休息一晚上。若是运气好,遇到善良的人家,就可以在人家里过夜了。钱聚仁用了半个多月的时间,走到了圣母山上。在那里,他热诚地祈祷。钱聚仁想让天主给一个明显地征兆。就在他返回的路上,遇到几位同往吉安修院的信众。这样,他们就结伴,坐着马车很快地到了。

    他们到了吉安修院后,原来那些教友也是几位修士们的亲人们。到了修院后,也就是问询能否把出国进修的事情办理下来的。

    他们回到修院没多久,许可出国的证明就下来了。他就开始准备东西,没想到只收集一箱子衣物而已。钱聚仁开始南下,想尽办法到达乘飞机到达香港。在那里才转程国际飞机,飞到了菲律宾。谈不上是中转的,因为还暂时住好小半年的时间。专门地学习语言,克服交流上的阻碍的。

    他们在菲律宾生活时间并不太长,但也发生了一件事情,让他终身无法忘记的。起初到了那里,行礼箱里还带着厚棉裤之类的。他们到达入关检查时,看到了问带着什么东西。因为他们从没有见过如此厚的东西的。他们用英语交流下,别人都笑起来了。再没有看,就放行过去了。本来身上穿着厚衣服,没想到那里只穿长白衫就要以了。每天都会冲上二三次凉水澡的。这是他们从没有想到的,为什么天天洗澡呀!而且还是不止一次,重了几天后,发现天气很热的,每天都会出很多汗的。这样,为了放便,让身子保持洁净。所以,也很快地学会了冲澡的。这当然,与在国内到澡堂子泡澡,只是十分简单地淋浴下,就可以了。这所用的时间大体可以说,比洗个头还要短许多的。渐渐地适应了生活。谈起怕的事情,还就是水与当地的蚊子。在一次,几人一起出去乘船出行度假时,没想到遇到了海上起了大风浪,把小船给打翻了。有二位同伴,不会游泳。所以,没有办法等到急救船到来,就淹死了。其余的人,多少会点水,能在里面简单地游泳,虽然谈不上什么技法,可还能在乱游中捡回了一条命。从那之后,有的人开始怕见到水,就是到海边散步,也变得十分地拘谨,从不往海水之处走的。有的人却不一样,他们认识到学习游泳的重要,关键时还可以保住自己的命的。每月会抽出几天来,专门地到游泳馆里学习游泳的。钱聚仁当然是属于后者了。他因此意识到了,在一个经常见到水的国家里,不学会与水相处,就无法从中找到生存的法则的。

    那二位遇难者,被安置在一个公共的墓地里,从此长眠于地下了。多年来,钱聚仁及同学们,都会在他们的周年时,到安葬处举行圣祭的。为他们的早年离开,向天主祈求,同时也对天主让他们生存下来,而感谢天主的恩侍。虽然,早年走的两人,学习与德行远在他们几人之上,这样,变相地激励他们幸存下来的,也要分外地用心学习、积极修德。因为天主从不与任何人商量,说拿走就会拿走的。当然,人的理智无法明白天主所安排的深远旨义。可人总会从发生过的事情不断地吸取教训,只有如此,才可以让自己的生命不断地提升的。

    这个幸运存下来的人们,都知道了那在香港被迫着学习游泳的重要性。因为当时,自己从没有意识到关键时,还可以用以保命的。

    在钱聚仁学习那段时期内,正好教会召开第二十一届大公会议的。由于,以前在国内学习时,没有那么快地接收到教会的信息,所以,到了国外,才听到所发生的大事。但那时,已经闭幕结束了。

    在1962年10月11日梵蒂冈第二届大公会议的全球主教大会,由教宗若望二十三世在圣伯多禄广场举行大会开幕式;经过四期会议,于1965年12月8日,由教宗保禄六世举行闭幕而结束。第一会期是在若望二十三世任中,闭幕时没有任何决议;在第二会期闭幕时,教宗保禄六世隆重地颁布了决议《礼仪宪章》和《大众传播工具法令》。第三会期闭幕时,颁布了三个决议,就是《教会宪章》、《东方公教会法令》和《大公主义法令》。1965年9月14日第四会期开幕,邀请世界主教与教宗间的合作互助,建立世界主教会议,以便定期可以向全球代表各地,到罗马开会的主教们征询意见。

    这次会议,以全球两千八百位受邀参加的主教和男修会会长中,有两千四百位出席,世界各大洲、各人种,都有代表出席,请东正教、圣公会、基督教等以耶稣基督为信仰核心的教派,派遣观察员出席会议。最多时,非天主教的观察员达到九十三位;还请平信友以旁听员身份与会,人数达到三十六位,其中还有七位是女性。这个举措可说是天主教会破天荒之举。教宗保禄六世还在1964年往耶稣撒冷访问,成为当任教宗期间前往圣地教宗,也是首位离开欧洲罗马梵蒂冈教廷的教宗。在这次圣地朝圣,寻根之旅中,还会晤了来自君士坦丁堡的东正教领袖雅典纳哥拉一世宗主教,以身实践“大公合一”的带头作用。

    当然,钱聚仁已经从中感受到了教会需要改革的。这样,他想继续再深度在学习,所以,并没有在学习完基本的神哲学后,进入到罗马学习更深的知识。

    在这个不断变改的时代里,他亲自经历了最明显的,在礼仪最明显的。从专用拉丁语,渐渐落实本地的语言。当然,汉语实现还是很晚的。已经有人开始把礼仪用语译成汉的。一个很大的成果,就是始于1930年4月到中国传教的意大利籍方济各修会会士雷永明神父,自1935年从圣咏集开始翻译,就是在战乱时,还会在简陃的小楼里不忘翻译工作。就是在被日扣留的十五天里,都不能影响他翻译圣经的工作进度。1944年把旧约独自译完了。之后,几年里组织圣经学会,开始了一起交托给痛苦圣母与真福若望董思高为主保,在一个煤厂宿舍里完成修定。最终在各方面的努力下,最终全部圣经译完,并在1968年12月25日,雷永明神父六十岁的生日前夕,天主教中文圣经合订本问世。《白冷圣经》或《圣诞圣经》,但更多的人都还称其为《思高圣经》所熟知。

    钱聚仁本想学习教会法律的,没想到十分轻松地就取得硕士学位了。在罗马被祝圣为神职。那年二十七岁,1973年七月三日,圣多默宗徒的节日。一起被祝圣的还有其他地区的五位。在那一个平凡的星期二,就成了他一生中不平凡的日子。

    当然,圣成神父后,并没有立刻走上服务信友的牧灵工作,而是还选择继续读取博士学位的。钱聚仁也开始把接触到的新信息,译成中文。有时候,钱聚仁把找到拉丁文的教会著作,带回国内,让与他认识的前辈们译成中文。每次借看访亲的机会,把小量的外文书携带回来,再托人转交给可能译成中文的老神父们。虽然,译成的中文作品不能找到适当的出版机构的,但他再把译文转交给香港地区,小量地印制发行。这也是让译者得到些生活稿酬的。虽然,很少,可那对当时国内消费水平来说,已经是不小的一笔了。那个时代,很多人一个月也不过百十来元钱工资。

    在罗马学习期间,很少出门的,那里有很多小偷。这些人只偷外国人,这样受到语言交流不便,就是被发现也无法与警察真实地沟通的。有一次,他出去到一个广场上接人,走的十分匆忙,没有穿上神职服。若是穿着神职服,别人就会一眼认出来,是什么样的人,不会被注意的。钱聚仁穿着便服就出门了。路上,就遇到了小偷,想把他的钱包偷了。没想到,钱聚仁发现后,用一口十分地道的英语,把那个扒手说服了。钱聚仁说,你如果缺钱花,请可以开口告诉我,不要用这种手段获取。那小偷听着流利的英语,知道不好欺负了。就笑着,把钱包奉还给钱聚仁了。

    钱聚仁学习初期并不好四周游玩,而只是十分用功地学习,不少与他同时期的学生,却一开始就被新鲜的风景与事物所吸引,四处地游玩的。

    钱聚仁完成了博士的学位,没想到被安排到菲律宾,去服务当地的华人。钱聚仁的上任,说不是正式的,只是接手时,那里暂管理的也是位外籍修会的。虽然他接手后,就遇到了很多地危机。当是国家政府的工作人员也换了。初期对教会的建筑、教育不能够包容,可是钱聚仁接手后,没有多久,政策就改变了。为了公平地对待,必须要交一笔数额不少的租税。在那么大的建筑面积,没有什么经济来源的,还要交租税,这成了钱聚仁头等急待解决的问题的。

    钱聚仁除了祈祷,就还是祈祷。钱聚仁走进圣堂后,不断地向圣母交托。有一次,正在祈祷时,一位老年人注视着他,就与钱聚仁交谈起来。问道:“看着面容带着忧郁,是遇到什么难事吗?”

    钱聚仁虽然接手服务华人,可原先的人际关系,钱聚仁是一点也没有找到头绪。钱聚仁并不认识其他的人们,表面上参加礼仪者人数不秒,可那些人一等到结束,比主礼的还早地退出去,各自回家的。

    这位老人看到,就关心一问。没想到他就几句话,把所遇到的难题给化解了。钱聚仁就把目前堂区所面临的困境简单地说明。那位老人说,没有向主教如实地反映吗?钱聚仁说,接任前就曾与主教进行亲密地交谈的,自己对管理堂口是一窍不通的。当时,本想着留在学校里继续教书的。没想到让主教找一位社交能力强的神父,来上任的。主教却说,我们服务信友不只是看人的能力,更多时要想一想背后的那一位全能者。遇到很多问题,不只是由人力所可以化解的,天主才是一切的主宰呀!钱聚仁只好对主教说,若是让其自己选择还是想留在大学里教书,但若是说出于主教的命令,那只有服从。没想到,就是这句出于对天主代表的主教服从命令,才怀着恐惶的心情答应了。

    上任不久,就遇到需要拿出一笔如此巨大的费用,因为交接堂区账目时,余额少的只能维持三个月的日常开支的。

    那位老人听后,略思考下,就向其建议,能否把教堂前面的广场化成停车位,出租出去,这样,就可以得到一笔闲钱的,可以把停车位费用定点略低点。这时,神父眼前一亮,拍拍脑门。大声道,怎么自己就没有想到呢?

    老人又说,不是还办着学校吗?这样,可以向政府申请教育经费的。若申请下来后,也可以用一部分投入到教育里,改善教育的师资力量,一则也可以减少参加学习者的家庭负担,还可以把剩的钱当成一笔额外地收入。

    没想到,就这样轻而易举地用几句话把最大的难题化解了。老人说完后,就悄悄地离开了。钱聚人把老人看成是一位天主特意派来的天使,把内心的阴霾驱散了。

    就以此计划,若落实起来,那还是有难度的。改变广场,成为停车场,很多该堂区的小组负责人,就有点不乐意了。那样,若是主日参加礼仪来,就没有办法停车了。若开始收费,是不是每个主日参加礼仪来,也需要交费呢?

    为了让大家各说已见,最终达致一个表决。那就是可以改成停车场,但主日天时,也保留几个空置的车位,让那些参加礼仪的信友停车,虽然停车,但也需要主动地上交一部分停车费的。

    申请教育经费,没想到还要交各种材料的,只得找一找以前所受到教育的孩子们的现状。经过不断地追踪,发现了一个十分有利申请教育费的,本来政府想让交补举办教育税的,可找不到理由。这样,他一跑,让信息公开化了。政府反而要让交办教育费用不可。但把所有材料一交,看到给当地教育解决了不少华人受教育的困难,而且经过学习后的学生们,在各所学校里都取得相当理想的成绩的。这样,一来反而更加有利于举办教育的。让自己所办的教育成为政府认可的,那么,再申请看到教育的成绩,为当地人们普及教育做出了一点点贡献的。

    经过化解缴补税的危机,钱聚仁意识到要组建一个老年人的咨询机构。可以让那些退休无事的老年人们,组成一个提供堂口建设与发展的咨询团。

    在这些老年人的建议下,发展并组建了很多机构:青年歌咏团、童子团、祈祷团、爱德服务组、信仰咨询组、临终关怀组等,不到三年的时间,堂口人员越来越多,而且变得十分有活力。

    为了让各阶段的人,都能够有参与感,那么,尽量地把不同阶段的人们组织起来。

    仅从组建起青年歌咏团,起初每当举行礼仪时,多用拉丁语,人们都听不明白,就是一起答的人很少的。当然,教会的改革,就是要充份地尊重本地的语言,来表达对天主的敬礼。正逢改革时期,把拉丁语变成本地语言,这样,为了更多的人可以参与到礼仪之中。

    很多有志之事,开始了语言译制工作。不少歌曲尽量地保留原始拉丁曲调,而普及英语。当然,不少还是借鉴其他国家的成果的。

    青年歌咏团就应运而生,大部分人员是参加过学校培育成员。他们自然可以借助这个平台,学习到更优雅的语言。同时,也借着歌唱表达出信仰。

    钱聚仁为了此青年歌咏团付出的心血最多的。钱聚仁本身就十分喜欢歌唱,没想到召集起十几个人那么的困难。关键很多人都还在上学,若不然,就是工作的。这样,钱聚仁想找一个大家都有空的档期。每个周末,不一定所有人的都会全来,可一定会来几位的。这样,钱聚仁抽出时间,大家一起集会。钱聚仁亲自教音乐的。

    参加的人,有唱的好的,有唱的不太好的,有的人根本就可以用五音不全。可为了留住人,这样,大家一起唱,只要有人来参加都可以的。每个发音,音准在钱聚仁的用心指正下,开始有了点进步的。

    这样,在礼仪举行时,也就显得格外地和谐了。大家提前都把礼仪用曲练习了。没经过半年时间,参加礼仪的人们都感受到了歌唱的明显提升。虽然,不能与流行歌手一般,可已经开始找合适的音响设备了。在堂内架设起了专门的管风琴,当然,这是很大的一笔花销。一位虔诚的华人出资的,奉献着不愿意让大家知道,只留名为则济利亚。因为则济利亚是位圣人,她的音乐很好,而且,对信仰十分地热诚。

    购置起专业的收集声音的话筒,架设起了很好的音箱。这样,硬件增置完备,唱起歌来,不再是那样的不能入耳,反而成了十分悦耳动听了。大家的参与礼仪也有了神圣性。

    每个周末,大家来参加学习音乐的人渐渐地多了起来。有时候,到礼仪开始时,合唱台上都有点拥挤。为了不打击大家的积极性,还是什么样的人都可以参加的,只要能够抽出时间来参加练习歌唱就可以的。

    在当年的平安夜,大家一起等待耶稣诞生时,举办起了首届“迎救主圣诞歌咏会”。那次,很多非基督徒也来聆听歌曲。圣堂都容纳不下的,很多人在堂外的大投影墙前站着观看。

    钱聚仁在国外的日子,渐渐地被当地的人们所接纳了。钱聚仁度过了经济困难时期,正开始复兴时。收到国内的亲人求助信函。

    钱聚仁想起,他的学长乃匋神父。虽然,好久没有信件往来,但想着老学长还可以做点事情,不能白给。若是白给帮助,也不是太好的。钱聚仁找到几本英文的书,给乃匋神父带信一起寄去。

    以乃匋神父的外文水平,可以说没有问题的。只是不知道,那时候乃匋神父已经发现了病症。乃匋神父正好也想给堂口留下点东西,那就爽快地答应了。没想道,这一译起来,竟然忘记了病苦的痛。

    为了能够译好,把以前的英语重拾了起来。乃匋用秀俊的楷书,一笔一行地写在了稿纸上。就一部《雅歌讲道集》写成了几十万字的,乃匋的译风即对原文的忠实,又适应华人的阅读习惯。

    那时,正好在1978年底,各地开始落实政策。乃匋看到首要教务就是让信友可以有聚会祈祷所。当然,有些信友看到了希望,但更多的人还生活地阴影下的,充满了担忧。他也怀着非常小的希望,打听到了在国外的钱聚仁。只好花了不少周折,找到了所在地址,然后,用十分清秀的字,写一封信。没想到,不出三个月,就收到了回信,而且还有一个包裹,里面就是装着几本英文书的。

    当他知道,还可以把以前所学到的英语换取点译稿费时,就很高兴。因为已经过了年壮时期,没有多少体力劳动力了,那么,用所学到的知识继续为信友服务,那也是一件十分好的事情。

    当把其中的一部书译完后,就誊抄了一份更加清析的,邮寄了出去。这样,换取了一点钱,没有多少,只有几千元钱。当然,可以解决了一部分资金困乏,还有点奉献,这样,就可以购置几间房子。因为在当年,那些钱已经不是一个小数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