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

    更新时间:2018-06-30 13:38:04本章字数:3887字

    第五章

    晴空万里,从东南方快速飘来片云,下着雨水加杂着几朵雪花。这雪 使得冬眠动物,开使出洞,寻觅食物。赵晓与孙耀分离了。赵晓要去菲律宾休养去。那边的空气与环境更适合他,早点康健。

    孙耀开始真正地返回家中了。起初,孙耀在家里接送侄女上下学,可时间久了,母亲见他整天地无所事事的样子。母亲就开始了唠叨,让孙耀出去工作去。孙耀无法摆脱母亲成天地在耳际说着,他起初还想在网上找点工作。母亲也不明白,能够成天在家里什么也不做就能得到钱的。只好等了一段时间,他母亲不断地唠叨着,使孙耀有些不耐烦了。他就出门,自己到别处工厂里找工作去了。但他自己走了数家,都没有开过的,干不了重活的。就想干点轻些的脑力活的。如会计之类的,只有一个电缆厂里。他们不多一个会计,也不少一个会计的。他就到了那里,起初谈的口头承诺。老板说,不会亏待的,到年底就是知道给多少了。没成想,转眼孙耀什么都干,只要不干太脏地体力活,他都会干的。工作没在固的时间,有时晚上装车,货车来的晚点,也会因为没有装好至到晚上十二点多呢。还有的会来的晚些,孙耀不情愿地起来,装车的。不过,这位光达老板赵光达待他很好的。每有吃饭的机会,总是要叫上孙耀一起参加饭局的,只是次数多了,而且孙耀在类似的场合里不知道如何交谈的。孙耀与他们这样吃喝的朋友们,没有共同的话语,看着他们各态地乱谈着,孙耀有些厌倦了。可他有时还想借此改善下饭味的,只好在情愿与不情愿之间纠结着。他们饭后,有时会唱歌,孙耀就回避了。因为,唱歌期间,少不了美女做陪的。他只听别人谈起过什么“四大美女”。有时候厂里的把式,透过苦脑。那天,孙耀给厂里的大叔充了会话费,所以,厂里的把式没的话费了,也就找到了孙耀。非让孙耀给先充五十元的,明天给钱的。把式说,打电话无法接送了,孙耀只好用手机给他充了五十元钱。把式第二天,还真带来了五十元钱,给了孙耀。

    把式给孙耀说出了他所苦恼的事情。如果朋友来了,一起出去吃个饭,这不为过吧!吃饭后,唱会歌,也不为过吧!可兴致所到总要找个小姐吧!虽然如此,如何回家里对妻子欺瞒,这是双方的妻都要隐瞒的事情。那把式长时间地生活在谎言之中,从这点上看到他人性的纠结。

    赵光达的老板反而对待孙耀格外地照顾。从不带他去违教规地场所的。可时间长了,孙耀领点工资,孙耀却说,短短的一个多月,是不能够领的。他们都年底才统一发的。而且,多数是不发现金的,只往银行卡里打钱的。

    眼看着快到年底了,孙耀似乎盼到了希望。因为可以得到几千元的工资了。没成想,只给打了两千元整。他向老板沉默了。他用这两千元,取出了几百元给了母亲,又增加了套便宜书柜与印刷些小书的。他给自己第一本书起名为《你会飞时,还用走吗》。这本书名是他从吉安神学院毕业后,所写的随想集。他初想定名为《河堤沉思录》,就是晚餐后,独自一个人到附近的“黑龙江”边散步时,所思所想的。他在一次听电台,听道了首外文歌,当时那首歌名就叫《当你会飞,还用走吗?》。他就化用了,定为第一本书的名字了。这本书,是他找到印刷,只出版了十五本。可能是第一次出版,他也没有想过多的,只回馈给点那些曾经不断帮助过的恩人们,一点点的小礼品而已。由于,第一次印刷,没有什么经验,印出来后,看着子体有点太小了。

    不过他自己已经很满足了。这本书足足让他酝酿了五年多的时光。这五年多,才集结出来了一本不到十五万字的小册子。他看到上面印着不少错字、病句的。没有细地订正。有人说,这么本书已经出国了呀!在某地还出见过呢!

    所余的钱,他还增添了套茶盘的。因为,年底了,他会到附近处走看了几所茶店。只有在一个茶店里,那位女老板对待他的到来表现的很尊重,每次去时,总热情地给冲泡茶。因此,那茶店里基本的茶都品尝过了。孙耀不好意思总去,却一点也不采购点东西。他就购了两饼白茶,也并不很贵,但喝着口感还是蛮不错的。

    有一次,那女老板还送给点上供的素水饺。在那里,他很意同女茶店老板交往,听着她讲茶的相关知识。最终,在年底时,取的那点工资,他采购了两套店内最好的紫砂壶。他还把其中的一把送给了得重病的朋友。有时观看点好点茶盘,可那次,他去了。看到对情侣也想增加套结婚的高档茶盘,孙耀还好心让他们购买最好的茶盘的。没成想对方给了句,你自己购买呀!

    几天后,孙耀就从女老板那取了回来茶盘。这个茶店来往的客人很少的,虽然,邻近KTV,但很少有人光顾的。因着孙耀时不时地去,也渐渐有了生机。

    孙耀在光达电缆厂里工作近半年时光,有次老板喝多了。他看到孙耀在宿舍里午休,两点多还没有起来。他就有点不高兴了。叫起来了孙耀,其实,孙耀只是想躺会,并没有睡着的。

    孙耀由于当天上午,一起与司机送加工的线芯,回来晚了些。他本想与司机一起在厂外吃饭的,但司机说,厂里吃粉条菜,这样改善伙食,就没有必要出去了。而孙耀最不好吃的就是些类饭了。

    孙耀他只好出去留到发厂外不远的水饺店里。吃完了饭,他散步式地走回了厂里。他到了宿舍里,说是宿舍,只是有条床,周边被杂书所充满着还有些布满尘土的检测机们。

    孙耀被叫到办公室里,老板赵光达说了一大堆话。他多数被批的一无用处,给予一句很深地话。说光达厂里不留一个没有用的闲人的,不能干就走吧!孙耀就等着这句话呢!他看清楚了,因为电缆之内不会平地竞争。每次休息前,总看到老板半夜里还没有休息呢!成天地向客户要钱,然后,刚到手的钱就又飞快在转手给供应商的。每天为钱的事情发着大愁。这个厂之所以能够生存下来,得力于赵光达深谙世故的。他有次给儿子上户口。当时,国家并不要求人们交超生的罚单了。可村里还要求光达必须送上两万元钱,才能够给两个儿子上上户口。光达回家后,问了下老会计,可行不可行。老会计说,这还不是好事吗?自己又不是少这两万元钱的,只要让儿子们都上户口,以后才能上学,考学的。孙耀说,国家不是说好不要让收钱,免费给上户口吗?光达说,当官才不管什么上面的规定,只要能够完成指标任务就好了。

    孙耀想到这么世故地老板手工作,太危险了。就是没有被痛批,也会考虑在什么时候回家的。孙耀想若再留下线个能否保全其身呢?每个星期都无法休息的。几乎每天工作十四个小时以上。孙耀在那些熟拉货的人眼中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休息的。

    孙耀离开时,有几位朋友劝,还是不能够挽留住的。孙耀从没有放弃自己成为神父的心愿。他有时还对别人说,为何到现在还没有圣神父呢,是由于梦中被选为主教候选人了。因此,那些想给孙耀介绍女朋友的人,都被孙耀一口回绝了。就是有人想把某女人的电话转告诉给他人,但孙耀也不愿意的。

    孙耀离开时,自己找到一位开皮卡的朋友,他去不愿意让孙耀离开。当起了电缆厂的说客。因为,光达厂不是那么易得苦的,苦劝其能够留下来的。可能都知道好喝点小酒,会说点子工人的。再说,人家说的也不为过呀!

    孙耀不理会,因为他想信,若是在一个地方投资,眼见着没有希望还不知道止手,还不管乱投资,那只能越来越多的。就如犹人所说的,若是经商第一次损失了五元,再断续做又损失了五元,之后,还不知道停止,再做那些无谓地损失,不如明智地止手为妙的。

    在降下几点雨点的日子,他把一切都装上了妹夫的货车上了。他离开了厂子。其他的工资再也无法要回来了。他自己深知道,若能给点那是运气好的。这是被幸运女神关照了;若不给,那也是十分正常的,因为孙耀亲见到过数位离开的工人们,他们无论如何再没办法顺利地要回余工资的。有位酒后,还私进厂的罪名,被警拘了。因为,是酒后私闯工厂。

    孙耀还是很理智地离开,虽然,所存的款一点也没有增加,反而相对来说减少了不少的。他已经很知足了,因为,他算了如此之账。就是无所谓地多工作,投入的时间越长,压的钱就相对越多的;再加之用有限的钱,购得了物超所值的书柜、茶具与书们。这已经很好的了。

    孙耀在家里,好好地读书,写点文章。他为了增加写作灵感,开始关注那些有故事的人们。

    孙耀,很早就开始关注六间直播。他也有几位喜欢的主播。如小小北、情场高手、真爱,在这些播主身上看到很多有趣的故事。

    真爱,她只是唱唱流行歌的,可有着很高的游客。在这些众多的游客之中,不泛送礼品的,有的送花、有的送掌声、金玫瑰,这些普通的。当然,也有送高端礼品的,如游艇、飞机等礼品纷呈的。

    孙耀,他还关注小小北。因为其有很高的幽默,搞笑。有时直播,互动游戏会玩些恶搞的处罚节目。因为两人互相竞争,选择不同的礼品,让游客送。最终得到礼品多的,要惩罚败下来的。要无条件地接受胜方提出来的条件。诸如:恶搞用笔把脸画成小丑,跳个什么流行的小舞。当然,还有些过分的把手机调成振动的,放入下体,更苦的是插黄瓜、香肠,拉大据等游戏的。

    孙耀有时会乱看会的,看着那个直播间人数多,他就会进去看会的。为什么这个直播主能吸引那么多的人,是什么原因呢?

    有次,他看到了情场高手主播。这位播主会根据游客的喜好,而提供些其他的主播。有位女主播,还是他提供的。孙耀关注后,发现是见过几面的钱惠存。由于,孙耀并不送礼品,也没有注册成为用户,只能浏览主播。

    钱惠存带着个婴儿,不少的游客问及最多是孩子的父亲在哪呢?带着这么小的孩子做直播不辛苦吗?钱惠存会不厌其烦地重复地回答这个问题的。他只说孩子的父亲找了个小三,就离婚了。孙耀从没有送过礼物,为了支持下她,他还是送点积累下免费得到的小礼品的。他在这里,更多地是听取播主与游客之间的互动。他想找到更多的故事。能写成本《深植内心的结》,但只收集了几十个小短故事。这些故事远远不够,因为,没有多少涉及内心深处的。有些是真假不易分的,虽然,听着讲述者十分地真诚地分享。有时会笑出来,也有时会笑着。总之,这些故事数量有了,但质量还无法保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