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

    更新时间:2018-07-06 20:17:10本章字数:3116字

    第六章

    孙耀关注了许久钱惠存的房间,并没有看到过什么过激的言论与行为。看着她十分有底线的,从玩些过激的惩罚。她只是带着婴儿在直播,还有人问为何孩子的父亲不给抚养费!她也不回避,人们就越来问的越少了,出于同情,真有不少人送点小礼物的。但也不会太多的,足够她完成每月的任务了。

    孙耀很少互动,只有空关注一下而已。他在家长时间地休息之中。

    孙耀在静养时,读了些书,又把字以低价出售给了书画商。虽然很少,但他想来比较自由,且没有直接上司,不必看别人的眼色行事,向他人卑躬屈膝。他总这样,说自己能够从病中走出来,就已经很高兴了。只要身体健康,不给家人添重担,至于自己能够简单地一日三餐有保障,就很好了。有空时,再读点书,写会儿字,那就十分地知足了。

    这样的悠闲的日子并没有过太久,又有人打来电话。说要到养老院服务去吧!在家里,他并不想出去,但不好老让朋友打电话呀!他又想,可以一边服务,一边听取老人讲点故事,好收集好点写作资料。他就等过了几个月后,才去了老人院服务。

    在去的途中与老板谈好,只是打点文件资料,别的都不用管。有专业的陪护人员、厨师,只是少点打扫卫生的。没想到,这样的日子没有过一个月,就由于服务人员都是女的,加水是没有那么大的力气,就换成了孙耀的。孙耀还每餐是抬饭的。

    孙耀也安排到服务老人的日常起居行列了。因为,那两位女服务员说,她们无法照看异性老人。她们说,不太方便。孙耀说,他只是有空时给帮下忙而已,并不能成为专门地陪护人员的。当孙耀帮了几次,发现把所有的换洗尿不湿与隔水片都成了他的本份了。有次,他有点时,想提前换下的,就是用饭后,就想给老人们换下隔夜的尿布湿。她们说,没有空的。其实是多少有点反感,刚吃过饭,就去换脏味的东西的。没有办法,他只得等着好久,还是不愿意。他自己一个人换好了,就出门了。起初还让借电车骑的,从此以后,有位服务员说,老车的钥匙没有了。找也找不到了,孙耀只得坐公交车出去了。几天后,那服务员有事,却能够找到钥匙的。别人说,她就是不愿意借给你骑电车的。我想,那不愿意借,就明说,何必这样的。

    管理的经理说,以后没有什么事情,不能随便出去的。批评了下孙耀。孙耀只得改到别人都休息时,他才选择离开,办点别的事情去的。

    没有两个月,做饭的厨师家人有病了,他就要离开,休假陪护去了。没有多少,就离开老人院了。因为,他与经理办不到家的。他们走后,我们让经理找厨师的,但她就是迟迟地不找。只得我们三人轮流做饭的。起初还说有人要来的,但总一推再推的,就是没有人来的。半个月的时间,三人都出现了矛盾化的问题。有的老人说,看做的什么饭呀!孙耀只好不再下手做饭。可因为,那两位服务人员起来的晚些,他只好每早起来后,加上水,做好锅,拌好玉米糊,有时还把炒的菜品备好。等快到开饭时,那两服员起来,就下锅,炒菜。一起吃饭了。

    由于,孙耀真心实意,却换来老人们与经理的不理解。老人一边说,做的不可口,经理说花销有点大的。

    有几位入住的老人中,有一位老人从法院里退休下来的。他每月的退休金足够他交纳入住所有开支的,可是他的孩子们很少来看望他的。他的亲人由于他分财不均,而有予盾,对他有不小的意见。这位老人因尔有些怪脾气。他每次吃饭时,总挑剔说这不行,说那不行的。

    有一天,惯例是每人早晨两个鸡蛋。由于,那一天是周五,伙房里又实在没有要炒的菜品了。孙耀就想,每人少发一个鸡蛋,把那一个蒸成鸡蛋糕,这样,他们都可以吃的动,又能够当个菜品的。那个鸡蛋糕就引起了几位老人的不满。有位老人的牙齿痛,不能吃咸菜。改成给他用鸡蛋炒咸菜丝。这样,他还说,以后,他宁愿意吃咸菜丝,也不能少每日早晨的两个鸡蛋的标准的。他们还联合发到了经理那里,经理也不容人分解的,就批评说,以后,他们要吃两个鸡蛋,就不能改变花样的。我说,因为每次分两个鸡蛋时,总有位老人吃不了,就送给别人了。孙耀接受了批评,那就改天让经理来实际做饭来吧!

    孙耀就不再做饭了,可每天写小文后,就看到没有人起来做饭的。他还得去房伙里做那一系列的活去,加水、座锅、拌糊、备菜。再上楼上,冲点茶水,听会歌曲的。

    老人院为了迎接上级的检查,开始让孙耀整理文件,从经理培训时发的书本里找到一个又一个的样式,略有改动,就成为老人院的规章制度文件了。孙耀本想给他们印成老人院手册的,但一想可能用不上,那就照他们所要求的打印成纸质的算了。

    其他的养老机构人员,早就到地方审查机构去听取要求与指标。而孙耀赶到后其他人员都相继离开了。只留下了孙耀与经理。到那里,只简单地说了下,发给了个检查项目表格,照着自己准备去吧!

    最重要的是四项:餐饮方面、消防设施、住宿条件与安全护理、人事服务员的资质。孙耀唯一的男性服务人员,就得参加消防灭火演习去,还特别地留下了几张参演照片。

    没有二个月,核桃与柿子相继成熟了。孙耀还没有意识到果子熟了,就要被打落的。孙耀不愿意摘柿子、枣、葡萄,还有院周围的核桃们。不过,还是同他们一起摘枣、打核桃的。由于树的周围都是草,把孙耀两手臂划的好几道血丝的。但唯有那次经理来了,非让摘柿子吧,孙耀就是不愿意的。经理说,不愿意在就可以离开的,好些人等着她招进来的。只要一离开,就会有人来接收工作的。孙耀看到话都说到如此份上了,他再在这还有什么意思呢!由于,孙耀答应了要在一个周日分享圣经的。因此,没有立刻离开。选择分享后,就离开的。孙耀把所有的用品都收拾好了。三个月,只勉强地支取了不到二千元。 在离开前,他谁也没有说,有人请吃饭,他也没有答应的。只是到超市里坐了会,与那位老人谈了会天,说了会儿。非要请叫个便饭,但孙耀不想喝酒,所以,就没有参加。孙耀在主日分享后,很平静地。他分享了“相遇”,就是天主让人与人、人与天主最美的回忆就是相遇。先知在圣山与天主相遇在微风之中;耶稣在圣山,同先知、梅瑟一起相遇,给予宗徒承担痛苦考验时加强信心;我们与身边的人相遇是基于先与基督相遇,并把这份恩典分享给身边的人。在一则寓言里太阳与风争论谁更有能力使人脱去外套。风用力地吹,越吸越冷,反而让人包裹的更加紧了;而太阳以光光明温暖地给予人,人却主动地脱去外套,打开了。这从信仰解度来看,我们不是批评别人就是有助于他人的成长。反而需要给予爱的关怀,这才是造就他人,才是信仰生活地见证的。结束弥撒后,他没有吃晚饭。选择了打的,直接送到了家里,只是花点钱而已。

    孙耀返回家中,又开始了休息。远在菲律宾的赵晓通过扣扣与微信与孙耀联系。发过来几张照片,就是菲律宾的本地语言。孙耀由于没有学习过,只看到其中一个带汉字的词,然后,从网上找到了那个译文。才知道是菲律宾本地语。孙耀从网上找到了语法,中文讲解的语法,想办法下载了下来。发给了赵晓。这样,就不用一点一点地植打了。省去了很多事。

    孙耀从没有多问关于赵晓的任何问题,因为给赵晓找资料,给予力所能及的帮助,就如在最困难时期里所给予孙耀的帮助一般。

    孙耀只祝福他能够身体健康,其它的都不是什么问题的。因为,其他的再大的问题都身外之物。只有自己的心灵与身体才最重要的,是革命的本钱。

    赵晓托孙耀找寻德国古伦神父的灵修著作。孙耀从国内的网上,找了很多,只是正版的价格很高的。单一本很薄,就要百十元钱。因此,孙耀四处找自己的同学那里,看一看有没有正版的,扫描成电子版的,再让复印店里打印成书。这样,会便宜很多的。

    孙耀四处地收集,才收集了十几本古伦神父的书,加之某出版社印出的,将近二十本了。

    孙耀把自己收藏的电子书,一起印出来了不少。分送给曾经帮助过孙耀的恩人们。把最为欣赏的要数《陪伴一生的祝福》。这本书虽然很短,但意义却非凡的。这本书使孙耀体会到只有接受祝福,才有能力与力量分施祝福给自己身边相遇的人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