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卷心灵沉默

    更新时间:2019-02-19 18:57:34本章字数:11084字

    第二卷

    第一章

    赵晓由此而发生的车祸。赵晓就这有大段时间,他在这段时间里开始了沉思。他就是开始回忆他三十多年来的美丽时光。赵晓开始反思这一路走来的沧桑路。他与同胞弟弟,赵明一起成长的快乐时光。这此,首先浮现在他的脑海里。

    他们为了争取到一起上学,而与父亲斗气。赵晓与赵明同时为了参加上学,而开始不吃饭。父亲最终还是向他们妥协了。把家里仅有的劳动力牛拉到了集市上给卖了。

    这样,才凑够了上学的校费。他们俩好好地上学,学习很努力的。他们也十分地节俭,就是把铅笔用的很短了还舍不得扔的。他们的练习本,也是劝老师用铅笔批改,这样,他们在用完本后,可以用橡皮擦去再用一次。老师很想帮助他们,解决他们实际困难。有一次,他们两人双双考取了满分。

    在那天,他们回家的路上,一起追打着。赵明跑在前头,在转弯处,突然出现了一个自行车。那个人把他的额头撞破了。当时,医学在村里还没有普及,只是用棉花烧成了灰,然后在伤口上捂住,外面再加了层医用白纱布。

    长达半个多月,只能带着纱布休息。从那次受伤后,再也无法快速地背下来课本知识了。但他还是能够理解地更快了些,只是课堂上多与左右的同桌们逗着玩,不再那么专心地学习了。有时,出现了答非所问。时间久了,同学们开始拿他开玩笑了。

    赵明总之,还多少课后用心的。在这时,赵晓背诵课文,然后一起与赵明共同地默写的,可赵明无法把简单地字句写出来的。

    赵明有时在打扫卫生时,会顺手拿起些女孩子们的用废的纸片或是不要的笔头。越明最喜欢的一个女孩,她谈不上多么漂亮,但也十分地标致。那女孩子有个方正的脸。她写着一手标准的尺垫方字。当时,赵明有不明白的问题,总是想法子接近她。在那个幼小的心灵里,点燃起了纯真的友谊。她就是李鑫。李鑫在全班里总是名列前芧的。有时候轮着与赵晓得第一二名。

    李鑫可以说在全班的男生里是一位女神了。有人还流传出来有关她的流言。说有一次,她被几个人堵在了街角巷里了。被别人强奸了。从此,赵明就渐渐地与她疏远了起来。不再那样地接近她了。这时,李鑫却开始主动地帮助赵明了。当有什么难题时,她却一遍一遍地讲解,一直到听明白为止。

    在四年级时,赵明与王蕾同桌了。王蕾就是学习成绩不是很突出,但为人很善良。她爱打扮,每天留着中分,头发及后背肩了。由于每次考试,他们两总是不相上下。这样,一起在王蕾的影响下,也开始了读些言情小说们了。赵明总是从王蕾那借阅着,学习正课的时间自然就少了许多了。

    赵明看过几遍《红楼梦》,时不时地把书里的描写化用到作文上。这些书,是从他们学校里收集上的图书室里的。因为当时,学校为了应付上面的检查,而与学生们上交的图书,集结成小借阅室。当时,只有少数的几部大书,多数还是以画册为主的。他总是借阅一二本书,有时还会到集市上到售书商人那里看些书的。他把仅有的《新华字典》翻了个遍。读着每个字的注解。他好象进入了知识里的海洋一般,快乐地露出笑容。一次有一次的新发现。

    他就是这样,保存着对文字的热爱。他的作文每次取得好成绩。时不时地,他的作文成为全班的范文。老师会选出来,让其他同学一起学习。

    但一总成绩时,他又回到了中流了。

    赵明生活得越来越变的有趣,而赵晓十分地轻松就能取得优异地成绩,远远地把赵明甩出了十八街。

    他想给乃匋老神父辅祭,却无法完成的心事。因为乃匋神父是位慈祥老者,只是有点瘦小,时不时地有点小病。看着他的身子如同会被风吹走的样子。他很少大声地说话,就是公开场所也是细声轻语地道来,总是那样地不急不躁的。他也很少与同学们一起聚会,喝酒的。偶尔,会与亲朋位吸上一口烟。他总不会多吸,只吸半根就止住了。这样,是为了让看他来的朋友一起吸烟的,不免给同学留下清高的样子。他在赵晓、赵明兄弟两眼中是位老而慈祥的父亲一般。

    赵明好玩,有时会跑到堂里玩耍,走进乃匋神父与老者们一起对弈象棋。只见乃匋神父轻拿轻放地,十分地享受那段时光的。有时,在对方面容上表现出惊讶地样子,或是看出不可思异地样子。而此时,乃匋神父却表现地那样地平静,没有丝毫不悦的样子。

    他接触地多了,才渐渐地了解乃匋神父的过往生活。

    第二章

    乃匋神父家中只有他一个儿子,是家里的独子。他起初想修道时,家父十分地不同意。但他依然地选择离开家。当初他父亲,把他全都地赶出家门,让他永不能再回来的。

    他只带着几件简单衣物,离开了家。这一离开,再回家时,已是老父亲离世之时了。当然,这样的事单以人的眼光审视,多少有点不尽人情了。

    可他离家后的生活,十分地不易。好在他天资聪慧,在上课专注,却很少带着课本的。有的老师,看着很不舒服的,但每次老师问的问题,他都能回答上来的。

    有人说他过目不忘,所以,他把所有的课本内容早就提前背了下来了。因此,无论那个任课老师,屡试不爽。乃匋神父回答的,就真如看着课本回答上来的一样。甚至是课本上的原文,一字不差。就这样,没有一年多,他一边在高班学习,一边带差低班的课程的。

    没有几年时光,他们都考入的北京闻声神学院。在那里,上学时,他一边学习神哲学,还选修了社会学。当时,北京某大学的系主任,以高薪挽留他留下任教。他却依然学完后,返回家乡。

    他在学校时,由于当时长上的规定,所有的学生不得离长头发,只得平头。他却是唯一一个没有理成平头的。他本早就可以毕业的,但却迟迟没有,留了一级。就是出于对头发地热爱,而受到了处份的。他后来与人谈起来,说那时长上出的命令是不能违背的。比如要考验一个学生的服从性,他们会在学上去厕所的路上,突然从空中倒半盆水的。这样考验学生的反映,要是过度了,那就会考虑是否劝其返家的。有时候,还会用向把葱,让学生到院里倒着载去的。若是有人不倒载,也会看做是对长上的命令的不服从的。

    他在离家时,就没有了任何地退路了。因为家里再也不让他回去的。他加之很聪慧,所以,学习那里很轻松的。只是留个分头,为这事情,就晚圣了一年多的时间。

    那时,他们之中很少有人会弹琴的,只有外国的长上,他们才弹一弹的。在看他们弹琴的时间,他自己通过不断地思考,就靠双耳朵,听会了很多曲子的。

    有次,正在弹琴的外国人,他发现了在别处观看的乃匋,就把他叫到了跟前。外国人与他说,你会弹吗?他只得说,不防让其试试。他照着别人的样子,坐在了琴櫈上。然后,慢慢地弹起一首歌曲。这时,外国人听着入迷,似醉的样子。他多年后,回忆说,那只是一首再普通不过的曲子。可为当时,他并没有接触过的风琴来说,相当不易了。他也因此,开始了音乐之路。

    在那个时期,中国还处在四处军阀混乱,人们之间纷纷流亡,居无定所的。可是人们的革命激情高涨,各种学生参加的反殖民流行纷纷举行的。他们为了有个安定的学习环境,而在小院落里,一起学习。有的冬天太过寒冷,只有靠加厚衣物来御寒的。

    在内战开始,驱除日本侵略者后,国共两党之间的争斗也渐渐明析化了。在与乃匋同时期的,不少同学们都随着退居于台湾或是到国外生活去了。为数不多的留下来,保留传教的种子,听从当时的主教号召,传承信仰。

    乃匋在毕业后,第二年就晋铎,成为了一名传教神父。他当是被挽留,希望继续在修院里教书。可他还是坚决地返回本家,成为陕甘教区的首批神父。他那里在相当艰难地条件下,开始了在本地修院里服务。他一个人教着好几个班,那里的人数也是很少吧!当时,他面临着学生没有课本,教材缺少,人员又少,资金不足。如此困难,也没有使其退缩,没有向当时的教长说过一句抱怨地话。因为,他知道越是条件不足,越应当努力服务,这样,才能保住信仰的苗子们。

    他们返回后,一边教书,一边在周边堂点服务。同样,牧养平信友们。二十多位,学生大多数在几年时间里,算是具备了准圣神父的条件了。

    多年后,赵晓还在太原小修院时,拆除旧房子时,发现了双皮鞋。有人说,这双皮鞋就是乃匋神父留下的。他每天上课时,总是把自己打扮地十分整洁的。虽然,没有多少好衣服,但他的每件衣服都是没有折的,脚上的鞋常是油亮的。那个年代,人们很少有习惯刷牙的,但他却保持着用牙线来保护牙齿。因此,在他晚年时,还有双白而坚固地牙齿们。不像他们那个时代还晚些的人们,早早地就把牙脱落了。

    在那个解放之初,他们所在的修院里的培育工作,是百废待兴的局面。那时候,只有十几个学生,教师也只有几位老神父担任。没有中文版的课本,只靠老神父的记忆,把外文版的资料讲授基本神哲学内容。

    有时,他们教师为了个简单的问题,而争论不休。那时,社会上对于宗教还抱有消亡论的。宗教类的书籍十分地困乏,没有现在便捷的网络,可以问一下百度之类的。那时,真有不断地找有现的书籍资料,一找就是好几天,才有可能找到满意的答复的。如此辛苦是为了让学生们有一个正确地答案。

    在这样困难重重,并没有阻止住他们传道授业的热忱。他们从不为了困难而退缩,找借口,不完成自己的工作。他们在工作之余暇,他们还各自学习其它语言。因此,乃匋神父在他老年时,还坚持自学意大利语、法语等。他在晚年时光,还用自己的休养时间,独自翻译了《教会法典》。他译完没有多少,找不到出版社,因为没有人愿意接受的。那里已经有了官方的译本,所以,不再想出版他的译本了。

    他说,已经译出来的也难免有不妥之处,可能也会存在着不完全一致性的。这样的话,一则是说他的译本所存在的问题;另一方面也说出中文的译本也可能存有不妥之处。这里面是个一语双关的。

    在动荡的年代里,他也与别人说被关起来,可能是天主变相地给予保护。因为,不少没有被关起来的,大多被外面的人批斗完了。反而是他们在里面,受到了保存。他在里面,由于会一点外语,所以,有些技术上的文件不明白时,有人就找到他给译出来了。护监的人,有时还十分羡慕的,他们的工资还不如他译出来的工资多呢!那时从国外进口的机械说明书,只得托人找他来译成中文。就仅这一项,就得到许多工钱的。

    第三章

    乃匋神父就是他自己在被关押期间,从没有终止做弥撒。人们都看不到他有外在的形式,而当他独自一人时,静默地在内心里做着。十年后,他们被释放返家。不在被关押了,却还少有人身自由的。走到那里,都要给当地管理者报道的。当年,全教区开放后,第一台中文弥撒,还是他背诵着举行下来的。因为,很多人多年没有过宗教生活,而忘记了如何举行弥撒。他时常与人说,在这十年内他开始反思信仰真正意义。看到天主无形中的关爱。没有让他受那么多的皮肉之苦。因此,这是他用自己最年青的时光来诠释信仰。

    当宗教政策,完全落实,可仍然有不少人担心还会受到批斗的人们报复。当时,乃匋神父大胆地与人们交涉,说:“我们只求恢复宗教人士的自由,举行正常合乎政策的行事权。我们为已亡的人们举行个追思弥撒,并不会追讨那些批斗的人们。我们还要感谢他们,是他们让我们有机会为耶稣的名受辱。我们高兴还来不及呢!谈什么报复呀!”这样,乃匋神父以天主所给的智慧,打消了他人的顾虑。最终,如期地举行了公开的追思弥撒大礼。那时,四周的人信众都不远而聚集一起,十分地众多。有很多外教人士,也前来观看说:“这又出了什么大事呀!”

    乃匋神父经常地译点文章,他把译作邮寄给出版社或报刊。不少文章刊登出后,还给点微薄地稿酬。他经常把得到的收入,会贴补给那些贫穷的信友或乞讨者们。他经常说,自己只是个过路的财神,手里留不住钱,只好送给别人更需要的人们呀!

    他经常鼓励资助的人们,让他们自己做点小生意,或出去干活去。这样,让他们能够维持家庭生活的日常开支。

    钱聚贤,他就是得到乃匋神父众多资助者之一。由于钱聚贤十分地勤劳,把得到的钱而努力经营面条。他把辛苦地,每天早起就赶制好的手擀面条。再徒步地赶到集市上出售。可由于当是开放,人们都还躲着追查。只等人少时,他才出来,当然那里的人们还十分地少的。只有些看着是教书先生样子的人,才会出低购点面条的。因为,他们有高工资,无时间自制面条的。

    钱聚贤只经相当低的价钱出售。人们都还没有完全资金支配力呢!他大胆地不断地走出去,有时还会看到其他新产生的事物。钱聚贤赶上了改革的大好时光,开始找工人们一起做手擀面。经过他的不断地改进,出了不少特色的面条。他把杂面、鸡蛋挂面等新口感的也推出来了。不少工人们,还是有点信教的,一则为了感谢乃匋神父所给予的帮助回报给信友们;一则是有共同的信仰,可以相诚交往,而无其他杂心坏意的。钱聚贤,渐渐地富足了。他才娶得了相当年岁的教慈。那里钱聚贤近三十了,虽说有些富户家的人们前来提亲。很多信教人们还不能够大胆地承认自己的信仰。信教的人们近处又无同岁的人们,家人开始给他考虑是否娶个非教徒呢?不少人还担心,若再来次远动,人们还会受很多苦的。因此,非教徒也不愿意嫁给他,虽然,他当时已相当富足的。

    他有时到县城里出售面条,而看到位女的经常光顾他的摊子。每次都会购不多也不太少的面条。这个女的就是小他近八岁的教慈。来的次数多了,也就渐渐开始交流起来了。教慈当时,虽说没有信教,但由于早年曾在教会办的女子学校里上过几天学校。她并不对教会有敌意,反而感觉到信友们之间的亲情。

    次数渐渐地多了起来,他俩相识了。他们十分自由地恋爱。可家里的人都有点反对的。教慈的父母都是县里知名地知识人士。她的父母都愿意孩子好好地学习,将来能够进入大学。有人都不会相信,是教慈先追求钱聚贤。用钱聚贤自己的原话说:“虽长得算不上俊俏,却实在,善良。只是教慈看中了,自己的勤劳与本份。”

    他们一起交往了二年多,家里的人们双双都感觉到俩的真诚,妥协退让了。让他们自由地,不加干涉了。他们终在一个寒冷的冬天,他们在主祭乃匋神父手下,领受了婚配圣事。当年,人们只是简单地一个婚礼。他们只摆了三桌宴席,只请了双方的至亲参加了。没有乐队,没有鞭炮燃放,说是要脱离过去的封建遗留。

    随着宗教政策地开放,人们有了更多地自由,可以自由地加入宗教。只要服从政府的领导,这样,还是许可信仰团体地存在的。

    钱聚贤与教慈生了三个子女。大的是钱存惠,二儿子叫钱存利,第三个是个女儿。这个女儿在二十岁时,出国学习金融管理。她叫钱存华。

    第四章

    乃匋神父也年时渐高,就返回本乡。他在本村,由于起初担心受牵连,无人来接待他的。他由于个人性吸引了不少教外人。当时,村长力排众异,决定让他看地,而分配给他三小间牛棚房子。乃匋没有被褥,只好盖自带着的薄被子。他的亲人中,有的偷偷地给他做了几床厚些的被子,送给了他。

    在别人的眼中是位特别诚实的,很忠诚地执行护地的职责。有人想托个人情,从地里带回点食物,回家吃去的。他有时候会说一说的,但也十分地同情大家的贫困,就当做看不见。背对着他们,让他们轻轻地走了。他见到大家时,总是微笑着,劝他们不要多带东西归家的。

    乃匋在队里护田几个春秋,日子过的十分地清贫。他自己有空时读点书,而且在简陋房间内整理的可以用一尘不染形容的。他自己把衣服洗的十分地整洁。他还会给别的妇女们做鞋样儿,纲鞋底子。那做饭用的木柴也用细草一小捆一小捆地整齐地堆房在小房间里,有的地方布置在床边也灶间。他大约每个小捆正好够他做一顿饭烧着用的。这些日子里,他时常地读点书,可能也会看些村委不用的报纸,他也会带回来,读点的。上面还批写着不少整齐的手本字。他会把不同新闻内容分类摆好的。

    终于,可以自由地举行宗教活动了。当回复他宗教人士的身份。他当时,用首台中文背着举行了公开首祭。他被许可在附近的地区里传教。他好不易购置了飞鸽自行车。他担心让别人远远地赶着马车来接送,很不放便的。因此,他把所有的积蓄,就是以前劳改时发放的译费,增置了自行车。这部车上,后面总是有两个书籍筐,用来放些书与神职用品的。他以后,好几年用这部车子,穿梭在方圆五六十里的几个村落。每个主日,他会骑着车给大家送弥撒的。

    由于很多教产充做了公共场所,有的可以归还的。只是他大胆地与别人交涉,最终没有落入到个人的手里。他几次置换了回来。很多当时的老辈教友一起努力,才经历艰难落实了教产。

    那时,空闲大家都没有娱乐项目。他就与几位同乡里,一起下会象棋。他走的每步都十分地稳健,就如他多年后所写的歌本的字一样规整。表现出了他的思维如何地缜密,考虑事情相当周全的。他在很多时候,多少有些过度地担忧无法放开手脚,大胆地发展前途的。

    只有他的同庚们前来,他才会点燃根土烟,吸上那么几口。他自己很少吸烟的。乃匋在当时,歌曲匮乏。他就一个人一字一符地工整地刻在印板上。他是把外文,译成中文的歌曲。当时,印刷技术远没有现在方便,他只好一字一字地手写着刻出来。他细心地表现歌本的每一个细节上,那面的字整齐如同一现电脑排的一般。这里面,他的下笔第一个音符,到最后一个音符的字,一样地工整。

    乃匋在服务期间,稿费自购了打字机。那台打字机是鲜红色的。他说红色的可以看着让人高兴,喜庆,不易让人打字时枯燥。他那里打了字多时英文的。

    乃匋神父在传教期间,只是很少走太远的门。他却鼓励信友们多走出去看一看。每台弥撒间,他很少与大家讲家长理短,只是有时选读本灵修著作。那时,汉译的很少,只会他译的手抄的《法蒂玛圣母显现事迹》。当然,他也会讲点圣人趣事。但他最为乐意传递的就是法蒂玛圣母的显现。他那里,不断地给信友们读上一小节的。

    人们从信仰的恐惧中慢慢地走出来了。有几位开放点的信友,就走出家乡,多到外地干活去了。社会上大多数人渐渐地迷失信仰,却找到了金钱崇拜。经历过血的洗礼,又开始了不见血的殉道了。

    当众人都开始解决口粮问题,纷纷远走他乡,带着观摩的心态,从别处先进开放的地方学习工业技术。曾有一批赶上改革的步法,胆子大的人们,他们早年只读过几天学校,认得些字。他们多数从事来钱快的轻工业或是机械加工业。这样,他们投入少,技术含量又不高,用人也不多。如汪姚、汪兆兄弟二人。他们到他乡学习焊工。

    他们初次出远门,结伴的有数有十来多个,可真正能够吃下苦,静下心来,只有他兄弟两人了。他们到了焊工之乡兆安。在那里,没有人愿意接待他们,因为快到村庄时,十几个人都分散了,为了更易于让别人招收下来的。当地人有一大户,他就是村里上官信很喜欢他们两人。别人都是穿着乱脏,却只有他兄弟两人把衣物换洗的很整齐的。上官信就收留他们兄弟两人。起初并没有让他们直接到车间的,而是安置他们到伙房里帮忙的。他们很勤快。平日里洗好菜,备好用品后,就会扫下院里的树叶。上官信有时带会带着他们出去吃点布带面。有一次,上官信为了考验他们,说吃了几根面?汪姚吱吱唔唔,说不上来。汪兆没有等上官信开口,就说道:“九根”。上官信笑笑。然后,等回到家里。汪姚无事时,还会带着汪兆到村边的河边玩一玩,散散心的。这样,以解他们想家之苦。

    没有几天,他们兄弟二人都开始学习车床工了。汪兆有时看到上官信的女儿在院里背诵课文。汪兆就偷偷地听着,由于他认得些字,没时也会到村里唯一个图书院里看会书的。他就把所听到的课文,暗熟于心中。没事时,自己还会把得到的劳资抽出一小部分来购上几本小书。这样,他认得字越来越多起来了。

    渐渐地,汪兆购得新书也不少了,活也学到了些。只是想,再干上两三年,就可以积点钱,回家去了。

    汪兆最喜欢读《道德经》。他有的很多片段都可以背诵上来。他有时不明白的地方,还会请上官贞。上官贞也把所知道的外面的新闻与汪兆说。汪兆说,“外面再纷杂的世界,也是那些精英分子们统治的。普通的老百姓,最多只能干些低贱活们。

    第五章

    这样,汪兆与上官贞交往的多了,谈得越来越浓。汪兆所自己购买的《红楼梦》送给了上官贞。在《红楼梦》的扉页上题了首诗。

    红楼梦境非全幻,青草丛中亦有枯。

    盼来盼去今古同,若老若幼男女情。

    上官贞收到《红楼梦》,看到了扉页细读。终感不知道如何回。她知道汪兆很喜欢王弼评注的《道德经》。当她进县城读书之余,到了学校附近的慧海书店里,精心选购了本中华书局出版的王弼注的《道德经》。她也在书的扉页上写了首诗。

    才杰青壮留佳作,道简意深常读新。

    莫悲无情大世界,上善若水助勤者。

    汪兆在上官信家工作了近三年。在这三年里,他与上官贞的交往,虽说十分信笃。可是上官信说是喜欢汪兆,但由于家很远,且交通并不方便,很是不愿意的。

    可上官贞十分喜欢汪兆。汪兆为了让她打消念头,因为他与答应上官信放弃了与上官贞。再着,汪姚还没有结婚,因此,他也只是想好好地读点书。

    他们兄弟两人告别了上官信。不声不响地,这样上官贞十分不高兴。她父亲不过额外地多给了些钱,就算是对他们两人的补偿。

    兄弟两返乡后,另起炉灶。他们也开始给别人加工机件,主要以焊接工作。兄弟归家,一起先把所学习到的技术,找了几个一起从小玩的同伴们,把所会的都全新地传授给朋友。这样,人是有了,可活去并不多的。他们就开始新自把所做的机件,送到很远的市场上。那里,他们没有多找别人,自己独自把送配的机件一件一件地装卸,送给客户。这样,就能够节省工钱了。他们兄弟两人,都各自使用自己的工具。这样,自己使用的工具很顺手,之是其一;二则也会地爱惜。他们也没有必要因修工具,彼此不好说的。他们越做越大,再把所积蓄地加置家当。再扩招工人。他们也是一边教,一边加工些简单地机件。由于他们在外面所学的只是基本功夫,才把很多机件原封不动地拉回。把机件折开,看仔细了。想了好几天后,才动手加工的。他们也就能够知道问题出在那里。他们兄弟干的正起色时,年老的父亲汪百顺,突发脑溢血。当时的医院还没有先进的医疗器械,所以,无法确切地定诊为何病症的。医生只是把脉,看病症。只能说是在脑部有疾。能否诊断出来是脑溢血还是脑血栓,这就比较难了。初诊为脑出血,希望他们能够转省大医院。

    他们兄弟想来,一定要让父亲好起来。一起往大医院里转。可到了大医院后,没有人担保说一定能够苏醒起来,也不能承诺像常人一样,可能有成为植物人的危险。先治疗第一期,观察看一看,再说罢。

    没成想,他们正四处借钱,不到一周就死亡了。可他们还是不愿意相信,最终无力回天。就这样送走了父亲汪百顺。

    兄弟俩安葬完毕父亲的后事,把父亲的遗物都处置了。想来,若再会睹物思人,不然母亲看到旧物,再与他们有不快。这样,兄弟联手共干了三年。汪姚与汪兆都勤快,说媒的还是不断的。但若条件高者,他们都不会同意。兄弟俩找着户老实人家的姑娘,很快地在同年春节前过了婚事。

    汪姚娶了位四川的,那女人也是十分地勤快。他们兄弟俩把家分了,可都做焊工。他们就把厂子,也都分开了。工人们愿意跟着谁,就跟谁继续干去。那女我支持汪姚在家里给别人代加工,组装机件。

    汪兆娶了位内蒙的,那女人也是十分地勤快。她还十分地有思想的,不断地助汪兆能把机加工打造成为一个企业。汪兆娶的内蒙好像自流着草原游牧民族的气质与血统。总是推动汪兆走出小村镇,向更广阔的地方,却开疆扩土。就如内蒙古的热情好客,性情练达一般。这样,看到蒙古女人补充了汪兆的心细性格。

    还好,兄弟分家后,双双都把家业做的越来越大。汪姚在三五年内就增加了两儿一女。而汪兆却时间较长,就是六年内才添加了两儿一女。只是都先有的女儿,而两个儿子都生在全国严查时期。那时,不能超生,实行计划生育。他们为了能够留住儿女们,不得不四处借住于远方的亲朋友家里。当一听到风声,他们就迁徒。这让我们想到了宋丹丹与黄宏演的小品《育儿游击队》。他们都是亲身经历者,演的艰难程度让人再也笑不起来了。他们自身吃了些许的苦不算什么,可还得让怀里的孩子跟着受流离苦楚。有时天气太热,为了隐藏,所以住在重阴潮湿的厢房里;天气寒冷时,只能多加衣物,却也没有富足的木柴来取暖的。

    第六章

    汪姚与汪兆兄弟两都是在乃匋神父自由后,举办的简单地婚配圣事。因而,他们兄弟对乃匋神父特别地尊敬。可当时钱聚贤任堂口负责人,协助神父管理教务事项。钱聚贤很会人情世故,因此,能够在宗教政策开放时,就要求政策落实当地的教产。他为此而四处奔走,各地教会如形雨后春笋,开始建设公共的聚会场所。能建设教堂的,用最简单、实用地方式建成了教堂。很多信友若少些,条件不许可的,那就建几间能够公共祈祷的地方。因为很多信友由于各种原因,而不愿意再在个人家里聚会的。只有有了共同祈祷的地方,人们才有了教会如家的感觉。这样,宗教活动才能够正常地举办起来。

    当时,建设教堂,就是大家共同出工出力,由然资金十分地有限。就在这样,排除各方阻力,无论是外在的人员压迫,还是内在信友们的不理解。因为不少人还担心再来个“十年”,那又会如何呢!

    就这样,钱聚贤与乃匋神父合作,随着宗教政策地落到了实处,信友们的心安了些。

    心火十足地投入公共圣堂的建设之中。

    这样,人民信教的人数有所回升,多是前些年背弃信仰的人们重新返回教会内。

    乃匋也没有在开放后,度几年幸福日子。他看着建堂竣工,又等了次年祝圣教堂。他就发现身体不适,经检查是重病。他还是很乐观,返回了家乡。知道病况无法再治愈,在家里保守治疗。他病痛时,只有自己安坐在旧老木头的沙发上面,点上支烟吸吮,以化解自己所受的病痛之苦。

    他在信友看望时,总是少言语。有些熟悉人们都会邀请他点上支烟,不熟悉的人就不再吸烟。他的同学少之又少,或离开了人世,或有的在晋铎后就到外地服务去了。

    有一年,是他晋铎金庆时,他是不愿意办活动的,只是钱聚贤联系到在国外的乃匋同学,一起共同庆祝下。他也自己知道或许离走的日子不远了吧!他的同学出资,关于筹备活动由钱聚贤来安排了。

    没有多少的繁节,只是一起举祭感念这几十年来所得到天主恩典的赐予,从七十多年来人世间看到天主那仁慈与他人的关心。在所有他教过的学生中可能也照顾不周,也说了些许歉意的话。

    他在社会科学院进修过,当时金庆所赠的书就是他的社科院的学生所写的。他也不是人人一本的,只送给当时各堂区负责人们。钱聚贤鑫次要求,才送给了一本。

    上面只印上了同金庆的人员名字,选取圣经:全能者给我做了奇事,他的名号何其神圣!

    第二年,头春节时,他就病重了。没有多久,就逝世了。钱聚贤为乃匋出殡时,精心准备。人来的十分地众多,想送老神父最后一程。

    他的棺材是用上等的佳木制作的,当下葬后,用水泥彻成了墓穴,立于前面大石碑。在碑上刻上了他的生平简历,短却十分有意思。

    乃匋在他活着时,就多次与别人谈起关于孙耀的,认为一定能够成为好神父。看着孙耀是个好苗子,做神父的好料子。他没有与孙耀当面说过,而只是与别人前说起过。可能不想让孙耀感觉到压力吧!他还是想天主的旨意所安排的吧!

    在安葬乃匋神父时,孙耀想从修院里返回家乡送老神父最后一程,却当时的院长不同意。他也就没有去成,成了他生命之中的缺憾之一。

    第七章

    那些送别过老神父的信友,在多年后还时长与孙耀提起那年的壮观,大气地埋入本村的地里。之后,例任该堂区的司铎,都想扭转堂口的冷淡帽子,却几经努力也少见成效的。

    后继有个性格很强的,脾气大的,也没有震住;有随和的,能适合部分人士,一起喝点小酒,却因为数次,引起他人的不满;有的是较中庸的,时事听堂区负责人安排,却因为不愿意搬进新建的楼房里,而产生沟隔,致使气愤地退出住所,到别处服务;有的是与富人走的太过亲近,而渐渐地远离低层的人们,可这也许是犹太人的智慧,用百分之八十的精力服务在百分之二十的事情上。所以,取得那少数富人的支持,远比多数贫人得到的支持更有效的。

    在这样,一个复杂的人事变化中,迎来送往。钱聚贤,也在悲伤中,离开了人间。他的一生,可说建树当地与部分其他教会事业中付出了许多精力。他能够在各地教务事业而奔走,少说就是时间的付出,就比别人多的多。再加之经济上的大力支持贫困信众,他的心愿意是看到大的圣殿建成,却终没有看到项目的启动之时,就报着缺憾走了。

    在他病被发现之前,就在赵晓出事故前,本想把他调到胡庄来服务的,还没有等到公布之时,赵晓就身遇车祸。

    因为考虑到胡村的复杂情况,得派位能力强的。就这样,被搁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