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9-12章

    更新时间:2018-06-27 21:02:42本章字数:7456字

    “这是我分娩前写的最后一篇诗词了”,写完诗词的多香美拿着诗稿自言自语的说着,不一会儿,小栗多香美挺着大肚子拿着刚写好的诗歌给北岛秀雄欣赏。正在一旁整理东西的丈夫接过妻子写的诗歌看了看说:“写的不错”,或许多香美觉得丈夫是在敷衍她,因为从丈夫看诗的神情中多香美知道秀雄君根本没仔细看。此时多香美从秀雄手里抢过自己写的诗稿,然后用冷峻的眼神望着丈夫,北岛秀雄被妻子这种冷峻的眼神给吓住了,只得拿着东西呆呆地看着多香美。不一会儿秀雄说:“不是我不想看,只是你也看到我在为你准被生产前的东西暂时没空,等一下我收拾完了就看,好吗?”说完秀雄在妻子的额头上亲吻了一下。

    自从多香美怀孕后,脾气时大时小,但身为作家的丈夫北岛秀雄却忍让了妻子所有的脾气,就连一些无关痛痒的小事即使错处在妻子,秀雄也迁就于妻子,这点让多香美很感激。整理完妻子分娩前所需的一切物品后,秀雄就准备着孩子的降生。对于分娩方式,多香美希望能自然分娩,这是多香美从怀孕起就决定好了的,此时她已经怀孕9个半月了,孩子随时可能降生。为了孩子的降生,秀雄做好了一切准备,他也知道妻子也做好准备了,她相信妻子会勇敢面对这次分娩,顺利把孩子上下来。孕末期的多香美更多的是想着孩子,她每天都站在窗户旁望着蔚蓝的天空,看着天上一朵朵飘荡着的云朵,在多香美眼里,这些云朵只有两个形状,那就是一个个可爱的孩子或是一张张孩子的笑脸。

    在怀孕末期,依旧有一些报刊杂志上门或电话邀约希望多香美能再写一些诗词发表,但多香美多以“即将分娩得好好休息“为由婉言回绝了报刊杂志社的邀约,听到多香美这么说,报社也就不再强求了,不过并非每家报刊杂志社都如此通情达理,有些杂志社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上周多香美在家里接到“日本新潮出版社”主编的电话,在电话里这名主编和多香美说:“下个月是我们出版社50周年纪念日,希望您能为我们写一首诗表祝贺”,听到这名主编这么说,多香美委婉的说道:“不好意思,我现在面临着分娩,不想在这时写任何诗词,等我分娩后再过一段时间就为你们写。”听到多香美的话后,这名主编依旧不依不饶的继续说:“您是我们第一个邀请的诗人,无论如何您得为我们写一首诗”。多香美觉得这名主编有点强人所难的意思,就把电话挂了,多香美挂下电话后心想:这是什么出版社啊,都和他说的那么清楚等生完孩子后就为它们写诗,还这么不依不饶。

    正当多香美一个人坐在沙发上生气时,丈夫北岛秀雄回来了,今天他是去书店做新书签售活动。看到秀雄回来后,多香美就走到秀雄身边把刚才发生的事儿和他说了,秀雄听后就抱着妻子说:“现在这些出版社根本不管作家的实际情况,只要能让它们的刊物顺利卖出去,什么手段都能用。”“是啊,有时我觉得这样太可恶了,好在没在深更半夜打电话来骚扰,真是万幸啊!”多香美说。此时秀雄说:“这么晚回来我都饿了,今晚吃什么?”,多香美笑着和秀雄说:“今天我突然想吃鳗鱼饭了,所以在你回来之前叫了外卖,估计一会就送来了。”“你现在快生了,吃这个没关系吗?”秀雄说。多香美看着丈夫说:“没事儿”,说完就笑着走开了。

    不一会儿多香美叫的外卖鳗鱼饭送来了,拿着外送员递过来的鳗鱼饭,多香美对外送员表示感谢并付了钱后就拿着热腾腾的鳗鱼饭进屋了。当多香美打开盒盖后,鳗鱼的味道扑鼻而来,闻到鳗鱼的香味后多香美垂涎欲滴,还没等北岛雄助动筷子,自己先津津有味的吃起来了,一边吃一边说:“真是太好吃了,我从没吃过这么好吃的鳗鱼饭。”看着吃的津津有味的妻子,秀雄的心里十分高兴。

    吃完鳗鱼饭后,多香美从书房的抽屉拿出日记本,把今天吃鳗鱼饭的感受写了下来,丈夫秀雄看到妻子把吃后感写下来就笑着对她说:“吃一次鳗鱼饭就有这么多感想啊?以前我们吃鳗鱼饭后也没见你写吃后感呀?”听到秀雄这么说,多香美说:“这次我觉得鳗鱼饭格外好吃,和之前吃的有很大不同,可是至于哪儿不同我却说不出来”,说完就朝丈夫吐了吐舌头。“如果你喜欢吃鳗鱼饭,那我就天天买给你吃,好吗?秀雄说。”“你就不拍我生一堆小鳗鱼?”多香美捂着嘴笑着说。听到妻子这么说,秀雄也忍耐不住笑了起来。

    仓木麻子和青山佑一夫妇再过不久就要迎来自己第一个孩子了。 

    从阵痛到现在已经过去了20个小时,躺在病床上的仓木麻子一手捂着肚子一边不住呻吟,陪在一旁的丈夫青山佑一握着妻子的一只手不时的鼓励她道:“麻子,再坚持一会儿,你表现得很好,医生很快就来了。”“我真的很痛,快坚持不住了,医生何时来啊”躺在床上的麻子用微弱的声音说道。看到妻子在分娩前如此痛苦佑一想:要是我能替麻子就好了,可惜我不行啊!随着时间一分一秒过去,麻子的疼痛越来越严重,按麻子的话说就是生不如死的感觉。此时妇产科医生平田稻也来到麻子病床边,看到平田稻也来了,青山佑一慌忙问道:医生,我妻子什么时候可以生呢?平田稻也检查了一下麻子的产前情况后说:“快了,大概再过2小时吧。”听到医生说妻子还得等2小时才能分娩,佑一说:“你们不是有什么能让孕妇生孩子快点的药吗?用那不行吗?”此时平田稻也犹豫了,看着病床上痛苦的患者,平田稻也左右为难。

    等了一会儿后平田和佑一说:“这个药我们不敢乱用,这种药只有在难产时才建议使用,但现在你妻子的情况并不属于难产只是阵痛,依我看没必要用。”“求你了,看在我妻子如此痛苦的情况下,就用一次吧”青山佑一说。此时产科主任岸惠子来了,她看到仓木麻子现在这情况,觉得可以让麻子分娩了,就对佑一和平田医生说:“开始接生”。听到岸惠子说开始接生后,产科的所有医生都开始着手准备起来,站在一旁的青山佑一问:“可以帮什么吗?”,岸田英树说:“青山先生,你只要在门外等待即可,放心吧。”青山佑一听到岸田医生的话后就从病房出去了。

    在病房外的佑一君心里十分紧张,担心妻子会出什么事,毕竟这是自然分娩,意外发生率还是比剖腹产要高些的,这点青山佑一还是懂的。病房内医生的声音和妻子痛苦叫喊的声音交织在一起,站在外面的青山佑一此时也分辨不清这声音到底是医生的还是妻子的,他唯一能做的只有等待。“加油,孩子马上就出来了,请再努力一下,麻子小姐”岸惠子鼓励道。“疼死我了”,躺在病床上仓木麻子始终都重复着这句话,这句话也是她使劲全身力气说出来的,每说完一句都让麻子感到痛不欲生。岸田英树在一旁说:“请别放弃,已经看到孩子的头了”,岸惠子此时说道:“使出最后一丝力气,孩子就出生了。”随着一声响亮的啼哭声从病房传出来,孩子出生了,是个男孩,听到孩子的哭声,麻子流下了泪水,医生们也向他表示祝贺,告诉她生了一个小王子,看到医生把刚出生的孩子抱给麻子看时,麻子眼里留下了泪水,只能模糊的看到啼哭的孩子。

    此时在病房外等消息的佑一君还不知道妻子已经生了一个男孩,依旧焦急的在外踱步,此时病房的门开了,医生抱着麻子刚刚生下的小王子给青山佑一看,当青山佑一看到医生手里的孩子,说:“这是我的孩子吗?”,得到医生肯定的回答后他从医生手里接过孩子,看着他再襁褓中熟睡的样子,佑一在他额头上轻轻地吻了一下,随后佑一问医生麻子的情况,医生告诉他他妻子很好,现在在休息。佑一就走到病房里坐在妻子旁边说:“麻子,你辛苦了,真勇敢啊!”。听到丈夫这么说,麻子笑了笑就闭上眼睛休息了。这一晚佑一始终守在麻子的病床边,悉心的照顾着刚分娩完的妻子,麻子也很感谢佑一,不一会儿就睡着了。时间过得真快,很快就到了第二天早晨,此时麻子醒来后看到丈夫躺在她身边熟睡着,就伸出手摸了摸丈夫的脸颊,佑一似乎感觉到了什么,睁开眼一看是麻子醒了,就问她:昨晚睡得好吗?麻子说:“我很好,反倒是你一夜未眠吧,再睡吧。”听到妻子这么说,佑一并未说什么,只是笑了笑。

    一星期后麻子和佑一就带着孩子出院回家了,走之前佑一夫妇和每一个医生鞠躬道别,感谢她们这段时间对麻子的照顾,岸惠子也向他们夫妇俩交代了未来的注意事项,接着就和他们夫妇俩挥手告别了。山田惠理奈和高村哲夫这对夫妇现在也面临着孩子的降生,此时惠理奈已经住进东京帝国综合医院半个多月了,她的愿望就是能平安的生下健康的孩子,无论男女都没关系,这半个月以来高村哲夫依旧天天为即将出生的孩子作曲,他说这些为孩子写的歌曲要装订成册,以后一首首的教孩子唱,等老了以后也是一个很美好的回忆。惠理奈听后说:“是啊,那就让我们一起教孩子吧,我也一起学,好吗?”“当然可以啊,我觉得你现在已经会唱我写的许多歌曲了,以后要是我忙时,你自己也可以教孩子的,别忘了,我可是一心要将孩子培养成音乐家的哦。”高村哲夫说。听到这句话,惠理奈说:“那就让他(她)成为音乐家吧,等他(她)长大了就送去奥地利维也纳学习系统的音乐。”这句话真是让哲夫大吃一惊,他没想到此前一直反对自己让孩子学音乐的妻子此时能转变态度,太让自己意外了。哲夫趁妻子躺下时,亲了妻子的脸颊,惠理奈先是怔怔的看了丈夫一眼,但很快就如初了灿烂的微笑望着丈夫。

    “孩子,爸爸妈妈在外面等待着你,早点出来吧。”惠理奈抚摸着肚子说道。

    十一

    分娩前的那一晚,山田惠理奈紧张的一晚上都没睡好,她满脑子想的都是第二天分娩如果发生意外怎么办的负面想法,尽管高村哲夫在一旁极力安慰妻子,也给妻子唱了许多他自己写的歌曲,以此让即将分娩的妻子减轻压力,但却收效甚微,惠理奈依旧整晚难以合眼,忐忑万分。虽说知道自己无论再怎么紧张明天都是得上手术台把孩子生下来的,但此时的惠理奈就是无法抑制自己这种焦虑的心情。

    经过丈夫高村哲夫的安慰后惠理奈才慢慢地将此前紧张的情绪释放开来,也渐渐进入了梦乡。看到折腾了许久终于安静的沉睡的妻子,高村哲夫心里暗暗祈祷,祈祷明天手术能顺利。惠理奈的剖腹产手术的时间定在第二天早上10:00,离10:00进手术室还有半个小时,此时惠理奈和哲夫说:“哲夫君,我现在已经不紧张了,希望能顺利平安的生下孩子,祝福我吧。”听到妻子的话,哲夫感到很吃惊,心想:昨晚她还担心的要死,甚至差点失眠,怎么今天能如此坦然的面对即将来临的分娩呢?哲夫怎么也想不通。看到丈夫听到自己的话表现出一脸茫然的样子,惠理奈就问:“怎么啦?”“没设么,没什么”哲夫使劲摇着头说。

    正当夫妇俩正在对话时,产科主任岸惠子走进病房对高村哲夫夫妇说:“昨天睡的好吗?”“挺好的”高村哲夫和妻子异口同声的说道,“那我们现在就进手术室开始手术”岸惠子微笑着说。紧接着山田惠理奈就被医护人员用担架车送入手术室进行分娩了。通往手术室的路并不算长,但躺在担架车上的惠理奈却觉得这短短的10多分钟却是人生中最漫长的10多分钟,她不知道她进了手术室还能否出来;不知道孩子生下来会怎样,这些担心都萦绕在山田惠理奈的心头。终于进入手术室了,躺在手术台上还没打麻药前,惠理奈张着双眼望着上方的无影灯,露出了一丝微笑,这丝微笑只有她自己知道是什么意思。麻醉结束了,手术正式开始。

    今天的主刀医生是外科的唯一女医生吉本多香美,助手有儿科的福原里香、野村真纪子;外科的今野美惠子、松平翔太;产科的岸田英树,也就是说今天这台手术由外科和儿科两个科室主导。手术进行的还算顺利,两个科室的医生也配合的天衣无缝,整台手术的“指挥官”是主刀医生吉本多香美,她有序的调度了手术室里所有的医生,使整台手术按部就班的做下去,也顺利的结束了。随着一声响亮而清脆的啼哭声从手术室传出来,山田惠理奈生下了一个俊朗的男婴,在外等候的高村哲夫听到这响亮而清脆的啼哭声后不禁泪流满面、激动万分。此时手术室的医生也出来和高村哲夫报喜,告诉他山田惠理奈生下了一个俊朗、健康的男孩儿。高村哲夫不断向医生鞠躬称谢,此时医生向高村哲夫说:“之前听你妻子说你是一名作曲家对吗?”,高村哲夫笑着说:“谈不上什么作曲家,只是喜欢写写歌曲罢了。”医生接着说:“是这样的,我们医院想写一首院歌,院长也让我们全体医护人员想想,可我们哪会啊,所以在此我希望您能赏光为我们写一首院歌,如何?”听到医生这么说,高村哲夫想了想后说:“好吧,我试试看。”“十分感谢,那就拜托了。对了,一会儿你妻子就可以进病房了,你想和我去婴儿室看看你的孩子吗?”作为爸爸看初生的孩子谁会拒绝,高村哲夫就说:“好啊,一起去吧”,说完就和医生去了婴儿室看孩子。

    到了婴儿室后,高村哲夫透过玻璃窗看到了自己的儿子在保温箱里不住的伸展着四肢,可爱至极,高村哲夫边看边流下了幸福的泪水。站在一旁的医生说:“当我每次看到这些小生命在保温箱里拳打脚踢时,心里都觉得很幸福与自豪,可能有人会认为一个男人来产科不是很不合适吗,但我觉得这种工作很神圣,能够见证一个个生命的诞生,不是每个人都能遇到的,不是吗?”听到医生这么说,高村哲夫面对着玻璃窗笑着点了点头。看完孩子后他就在医生的陪同下回到了惠理奈的病房,看到惠理奈醒了高村哲夫就对惠理奈说:“我刚才去了婴儿室,看到我们的儿子在保温箱里拳打脚踢的,看来他挺有运动天赋的,哈哈。”“是不是希望孩子去当运动员”惠理奈说,高村哲夫站在窗前说:“未来之路由儿子自己决定,我们就不要插手了吧。”惠理奈觉得丈夫说的有道理,靠在床上只是微笑着,并没说一句话,她想:孩子未来会选择什么样的道路呢。

    小栗多香美和北岛秀雄这对夫妇在孩子即将出生前做好了万全的准备,可以说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他们夫妇俩希望能生个健康聪明可爱的孩子,但更重要的是孩子以后能像爸爸妈妈那样喜欢文学、从事文学事业。但这一切毕竟只是多香美夫妇的美好愿望,能否实现还是个未知数,现在他们夫妇俩只有一个愿望,就是能平安生下健康聪明可爱的孩子。小栗多香美选择的是自然分娩,对多香美而言,真正的考验来了,他们夫妇能否度过这一关呢?

    十二

    小栗多香美终于迎来了分娩的那一天,阵痛从昨晚21:00多起就时断时续的,这让多香美的睡眠受到了严重的影响,多香美想:孩子啊,你赶紧出来吧,妈妈好想快点见到你啊。在一旁照顾妻子的北岛秀雄不时的为妻子做着各种事情,尽量减轻妻子的痛苦,可即便如此,多香美依旧觉得很难受,但之前向医院医生预约的时间是第二天早上8:30,还早着呢。本岛秀雄本想着如果妻子坚持不下去就在凌晨送她去医院吧,可是竟然多香美顽强的挺过来了,秀雄想:这或许就是母爱的坚持吧。

    这一晚,秀雄和多香美两人都觉得是人生中最漫长的一个夜晚,多香美为了孩子的降生在这10个月里经历了常人无法想象的痛苦,有时为了能让丈夫安心写作,每次难受时都独自忍受,并强颜欢笑的望着丈夫,这些是身为男人的北岛秀雄无法体会的,他唯一能做的就只有两件事:写作和照顾妻子。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多香美的疼痛感越来越强,在这过程中多香美想过最坏的打算,孩子可能会在医生没来家之前就出生了,如果真遇到这种情况,多香美和秀雄夫妇绝对无法解决的,到时还得打电话给医生,耽误时间不说,孩子会不会在医生来之前就死了呢?这些问题占满了多香美整个脑子,多香美越想越害怕,不过好在多香美和腹中的宝宝都很顽强的挺到了第二天早晨。

    经过10多个小时的阵痛,多香美终于迎来了医生到家为自己分娩的时刻。只见四个医生提着医用箱来到自己的床边然后迅速打开医用箱的箱盖并从中取出分娩所需的工具,实际上工具也就是手套、剪刀等在手术室里常用的器械。分娩的过程对于多香美而言太痛苦了,由于胎儿的头并未完全朝下,所以还无法自然分娩,此时医生就反复按摩多香美的肚子,同时也在观察胎儿的头是否已经朝下。几分钟之后胎儿的头终于朝下了,多香美开始了分娩。由于多香美骨盆较小,所以生产的难度较大,整个分娩过程总共花了3个小时,在这过程中多香美用尽全身力气分娩,在一旁的北岛秀雄紧握妻子的手安慰她、鼓励她,随着一声清脆的啼哭声传来,小栗多香美把孩子生下来了,是个女孩儿。多香美和秀雄看到刚出生的女儿不禁喜极而泣,这也是人之常情啊,第一次当父母,他们感到的不是紧张而是激动和喜悦,当医生把多香美的女儿放在多香美怀里时,看着在自己怀里啼哭的女儿,多香美流下了泪水。

    此时北岛秀雄说:“我要为我们的女儿写一篇文章作为她的生日礼物。”多香美听后说:“女儿才刚出生还不到1岁,什么生日礼物啊,依我看不如写《上天赐予我们的小天使》吧,作为她出生的纪念,等她长大了给她看。”“这主意不错,就这么办吧”北岛秀雄说,紧接着多香美说:“你已经想好给我们女儿写《上天赐予我们的小天使》一文了,那我就写一首诗,题为:《心的启航》,说完后秀雄看着躺在多香美怀里正在熟睡的女儿,女儿时而露出浅浅的微笑、时而握紧小拳头不住挥动,可爱至极。此时多香美说:“我第一次觉得当妈妈是如此幸福的事儿,未来我们要看着我们的小天使一天天的长大,真是很期待啊!”秀雄听到后说:“我也非常期待女儿成长的点点滴滴。”

    看着窗外的晨曦,多香美和北岛秀雄相视一笑,这一天对于刚出生的女儿是人生中的第一天,对于北岛秀雄与小栗多香美这对夫妇而言是人生的下半场开始了。几天后,夫妇俩的作品都完成了,他们俩将作品放在一个精美的盒子里保存起来,等待一年后给女儿看,多香美想:可能当女儿1岁时还不会说话,但我会将这些文章念给她听,让她知道爸爸妈妈有多么的爱她。当然,多香美还想随着女儿的长大,把自己和秀雄写的作品一篇篇的读给女儿听,让她从小就荡漾在文学的海洋里,体会文字、句子的美,这对她未来成为一个优秀的作家是相当有益的。

    一个星期后是东京帝国大学综合医院建院10周年的庆典,院长山崎太郎和全院全体医护人员都十分高兴的迎接这次10周年的庆典。在庆典前的一星期,院长山崎太郎邀请麻子夫妇、小野优夫妇、山田夫妇、多香美夫妇及她们的孩子共同出席了此次医院10周年的庆典,当医院的医护人员看着这四个可爱的天使时不禁说道:“真是太可爱了,第一次见到这么多生人竟然不哭不闹,安安静静的在襁褓里睡觉或睁大眼睛注视着人来人往的人群,一点羞怯都没有,好厉害啊!”有些护士还拿着小球逗襁褓里的孩子,孩子的眼睛随着护士手里左右摇摆的小球而晃动;有些孩子看到这些晃动的小球露出天真无邪的微笑,样子十分可爱,在场的每一个人都喜笑颜开。在院长山崎太郎发表完演说之后,医院的院长及医护人员同这四对夫妇及其子女一同合影留念,他(她)们在照片里留下了灿烂的笑容,看似一个和谐幸福的大家庭啊!

    欢乐祥和的10周年庆典结束了,山崎太郎在心里暗暗发誓:下个10年医院一定要更上一个台阶,让更多患者在就医时体会到家的感觉。山崎太郎抬头望了望天空,和煦的阳光、蔚蓝的天空、轻飘的白云,这些景象在天上构成了一幅美丽的图画,看到这些山崎太郎露出了一丝微笑。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