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血蝴蝶归来

    更新时间:2018-06-28 10:31:03本章字数:6544字

    有些事应该选择忍让,有些事应该随心而放,但有些事若不去有始有终,也许,就没有当年的热血一腔。。。

    那一年,夏天。。。

    狂风肆虐着窗外的柔弱花蕊

    岳帅恪独自坐在酒吧的不醒目处,端起层次分明的鸡尾酒,虽然不喜欢这种吵闹的地方,但借着酒精的麻醉,点上一支香烟,用朦胧的双眼环望着陶醉中的男男女女,倒也不失为是种享受。

    “小哥,请妹妹喝杯酒好吗?”一位穿着短裙的女孩儿坐在岳帅恪的身边,浓重的香水味冲击着他的嗅觉!并不时的用修长的大腿摩擦着岳帅恪的身体。

    “你,找错人了!”岳帅恪冷冷的回答,继续沉醉在自己的醉意里。

    那女子倒也识趣的离开了,毕竟能来这里的,除了有头有脸的人物,便是无赖地痞,虽说岳帅恪长得还算标致,丝毫看不出半点流氓气,但在未了解其背景的情况下她们是不会放肆的

    这时,有一个卖烟的女子正被几个流氓围在不远的墙角处,女孩看上去和岳帅恪的年纪相仿,这种事在这种场合是很正常的,但女孩无助的眼神让岳帅恪很熟悉。。。

    是她?不,不会的,岳帅恪摇摇头,这世上又怎会有如此的惊心动魄,悲喜交加呢。

    “那女子!”岳帅恪端着酒杯,眼神却一直盯着远处的女孩,准备把她叫过来想仔细看看她,也让自己的心得到安慰。

    女孩也趁此机会逃脱了那几个流氓的骚扰,溜溜的跑向声音的来源

    “大哥。。你买烟吗?”女孩的面孔让岳帅恪内心一震。。太像了,简直就是同一个人!

    高挑的身材,标准的体态,虽穿着惹火的低胸衣,但一眼便能看得出她是新来的,因为扣子都被紧紧锁着

    “你。。。。”

    “喂,小子!今天她是我们的,要买烟就赶紧买,别耽误了我们的好事!哈哈哈”一个年纪不大的家伙对着岳帅恪大喊并大笑着

    “大哥,救救我好吗?”女孩哭泣着小声说“我好害怕!”

    “你叫什么名字?。。。”岳帅恪点了一支烟,平静的问道

    “我叫蒋琳”

    “蒋琳。。。。?”

    女孩看了看四周,小声的说“大哥,您行行好帮帮我吧。。。我前天上街买东西,突然被什么狠狠地打了一下,然后就晕过去了。。。昨天醒来时就在这里了。然后他们就把我关起来了,说我欠他们钱,所以让我在这里卖烟还他们钱,请你救救我”女孩很悲伤的小声哭起来

    “哼!这些家伙”岳帅恪头也不抬,默默的望着舞池里的男男女女“你为什么认为我能救你?”

    “因为直觉。。你。。。不像个坏人!”

    “哈哈。。坏人?”岳帅恪爽朗的笑道

    “如果,想要离开这里,就坐在我的身边,听我的话!”岳帅恪命令着女孩,女孩只好听命,毕竟直觉告诉她,眼前的这个男孩或许可以救她出去。

    这时那几个少年走了过来,抓住女孩胳膊就向外走,女孩极力的挣扎,此时岳帅恪悠悠的说“我还没买完烟呢,这么着急让她走,生意不做了?”

    “恩?哪来的混子!?告诉你,今天不卖了,小娘们赶紧跟我走”那少年恶狠狠的看着岳帅恪

    岳帅恪突然把杯里的酒都泼到了那个少年脸上,抓住揪着女孩的大手,貌不费力的就掰开了

    “你!!你知道我是谁吗?告诉你,这家酒吧是我家开的,拾趣的马上滚开,不然今天就别想出去!”少年威胁道

    这是一家经营了很多年的老酒吧,地位已经是根深蒂固,它的老板是如今道上的老大哥,其实力也是不可估量的,更不会有人愿意找他们的麻烦

    “滚!别让我心烦"岳帅恪完全无视他的存在。

    “你找死!”少年拿起酒瓶砸向岳帅恪

    岳帅恪没有躲,粘粘的液体随着酒瓶的破裂一起从他的身上落下

    “啊!!!”蒋琳吓得大叫了起来

    岳帅恪一脚狠狠地踢倒了他,那少年便倒地痛苦的呻吟起来

    “啊!!!来人啊,有人踢场子!”少年大声的呼叫着

    一瞬间,七八个人都围了过来,有几个光头的小混混亮出了匕首,慢慢逼近岳帅恪

    “哎,没想到回来的第一个晚上就要大开杀戒,你们真该死!”岳帅恪脱掉外套,露出了那个标志性的纹身——血蝴蝶

    酒吧之中自然有道内的前辈和识货的行家,他们一瞬间都惊慌的愣了愣,仔细打量着眼前这个二十七、八的少年。只有那些年轻气盛的痞子们完全不懂他的可怕,竟还在那里张牙舞爪。

    岳帅恪一只手抢过其中一个人手里的一把刀,很干脆的掰断,一只满是鲜血的手狠狠地掐着那个人的脖子直到他晕死过去为止

    其余几个混子都有些怕了,虽然在道上混了这么久,却也没见过这么生性的家伙,难免会有些畏惧

    “你们一起吧,我赶时间的!”岳帅恪淡淡的说

    “怕你啊!上!”一声号令,余下那几个挥着亮闪闪的匕首冲过了上来,岳帅恪毫不畏惧的站在原地

    一场小型的摩擦在摇摆的舞曲中很快便结束了,岳帅恪的每一拳每一脚都是很讲理的打在正确的地方,刚劲有力,轻者卧地不起,重者昏迷不醒

    “哎,还是去别处过夜吧”岳帅恪有些无奈的自言自语,拿起自己的外衣,准备往外走。

    岳帅恪突然想起了什么,冲着躲在角落里畏缩成一团的女孩问道“不想跟我走吗?”

    女孩呆呆的望着眼前这个可怕的男孩,但渴望自由的心驱使她慢慢来到男孩的身边。

    “站住!在我的地盘撒野,还想逃走?来啊,抓住他们!”忽然一声雄厚的声音叫住了即将离去的两个人,一瞬间五六个大汉围住了他们。

    一个中年人出现在人群里,身后跟着几个大汉,看得出,他就是这里的老板

    “老爸,快杀了他!”躺在地上的少年痛苦的大喊

    中年人仔细的打量着眼前这个强壮的少年。。当然也看到了手腕上的蝴蝶纹身。。。

    “这是。。。你是!!”他忽然显出了惊慌,胆怯的问着岳帅恪

    “过路人而已!”岳帅恪冷冷的说”你是老板吧,打烂了你的场子,真不好意思“

    中年人愣了愣”哦哦,没。。没什么“

    “喂。。。。那是血蝴蝶吧。。。。”“是啊。。。不会错的。。。看。。。蝴蝶在慢慢变红了。。。。他就是。。”

    。。。

    人群里顿时议论起来,但没人敢上前,曾有人亲身经历过那次恐怖的事件,能活着就已经是万幸了,如今再一次见到了那只充满血腥味道的蝴蝶,又有谁不为之感到恐惧。。。

    “老爸!!你还在等什么,快杀了他!”少年有些焦急的再一次大喊

    “混账东西!闭嘴!”中年人狠狠地踢了自己的儿子,看来他也在害怕些什么

    “我,可以走了吗?”岳帅恪打破了沉寂

    “。。。。”中年人没有回答,仍紧紧地盯着岳帅恪“你真的是?”他有些怀疑的问着

    “哈哈,或许你想要试试吗?”

    “不,不,不。。。”中年人终于有些害怕的颤抖了“你走吧!”

    “这个女孩我也要带走!”

    “。。。。”所有人都转身望着岳帅恪说的那个女孩

    ”不行!她是我的!“倒地的少年仍旧不服气”有本事你就杀了我啊,不然别想带她走“

    酒吧里再一次沉寂下来,中年人看得出已经满脸大汗,望着自己那该死的儿子,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你,再说一遍!”岳帅恪蹲在那嚣张少年的身边

    ”哼,想带她走就先杀了我!“

    嘎巴。。。骨头断裂的声音,岳帅恪又一次问道”不好意思没听清,你再说一遍吧“

    少年这次是真的害怕了,捂着自己被掰断的手臂,深深的底下了头,不禁呻吟起来

    “看了你是同意了!”岳帅恪起身,穿上衣服,遮住了手臂上的印记,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女孩也跟在身后离去了。。。

    酒吧里依旧死静。。。

    “老爸。。。。你怎么。。。”少年很气氛的责备着自己的父亲

    “少爷啊,老爷也是有苦衷的,你太年轻,还不知道他的可怕!”老管家扶起少年,忧郁的望着岳帅恪离去的背影

    “可怕?只是一个野小子,有什么可怕的。你们都是窝囊废!”少年大声呵斥着在场的人

    “混账!你懂个屁。别看他只是个二十七、八的少年,五年前的他才是最可怕的”中年人惆怅的眼神望着窗外,一只手却狠狠的捂着别人看不到的伤口“当年他和他的五个兄弟血洗了滨海港的栖龙帮,那是当时最大也是最有实力的帮派,全帮上下的大大小小,大多都死在他们的手下,其余的也都被他们打伤了”中年人努力回忆着

    “栖龙?老爸以前也是那的啊。。。难道你的伤是他。。”少年突然回忆起来了什么

    “不错,但老爷很幸运,当时老爷只是个不起眼的小喽啰,只能用装死才能捡回了一条命”老管家很沉重的诉说着

    “起因呢?”人群里不知是谁问道

    沉默了片刻,中年人终于开口“因为我们帮派杀了他全家!”在场的人都沉寂了许久

    “当年他的父亲拥有一种价值不菲宝物,不巧的是让我们栖龙的大哥知道了,为了夺取,老大抓住了他的母亲和妹妹,用以威胁他的父亲,没想到他的父亲竟将那件宝物融化,化作一种颜料,混合着自己的血液,纹在了他的身上”

    “就是传说的血蝴蝶?”

    “不错。。后来老大得知后,残忍的杀害了他的母亲和妹妹,并将她们分尸沉海。。。。那少年在愤怒之下,带着他的五个结拜兄弟,趁着黑夜,忽然冲杀了进来,不分男女,见人就杀,老大及几个长老也被他砍下了脑袋,整整一夜,呼喊声,哭泣声不断,我也在其中,幸运的是我被打翻在地,唯有装死,才侥幸逃过了一劫,很清晰的记得,在漆黑的夜里,只有那只蝴蝶在月光下流血。。。”中年人痛苦的回忆着

    “只是几个少年。。怎么可能做到?”

    “如果不是我亲眼所见,我也不会信的。”

    “好可怕。。。后来呢?”人们急切的问着

    “后来警察来了,当场击毙了那少年。。。在以后就没有他的消息了,都以为他死了,没想到他还活着”他说话的声音有些颤抖

    人群里的人都感到了恐惧。。。或许他是回来追杀那些漏网的人们吧。。。

    “对了。。刚刚那个女孩是什么人?”中年人突然想起了什么

    “昨天新抓来的。。妈的。。还没碰呢就跑了”那个少爷怒骂着

    “是吗?不过她和那个人好像。。”中年人仿佛也看出了端倪“如果真是她就好了。。。。。”

    “她。。。指的是谁?”

    。。。。。。

    “哈哈。。。杀人偿命,没什么不对,这都是你们做的孽,有什么害怕的!”人群里一个少年大笑起来,打断了他们的对话

    “什么。。。是什么人?”

    “哈哈,冤到头来终有报,不是不报,时辰未到!”神秘少年飞快的消失在人群里,只留下瘆人的笑声

    “哎。。看来这个世界又要乱了”老者们叹息着离去,人群也就此散去。。

    酒吧门外的黑暗处。。。

    “血蝴蝶?有意思!”这是刚刚在酒吧大笑的神秘少年,他再一次非常敏捷的消失在月光下。

    岳帅恪拖着疲惫的身躯,边走边简单的包扎着流血的双手,午夜的街道没有喧闹繁华的景象,只有五彩的霓虹灯随着冷风的肆虐,忽明忽暗

    女孩静静的跟在他的身后,虽有得到自由的喜悦但更多的则是对他的迷茫,在路灯昏黄的闪烁下,仔细的观察着他:将近185的身高,强壮的身体,特别是穿着这件紧身T恤,肌肉的棱角分明,更是清晰可见,左臂的蝴蝶纹身,在月光的映衬下让她有种畏惧的感觉。。。

    “看什么呢?”男孩转过头,英俊的相貌完全掩盖了他的一切

    “我。。。”蒋琳此时的内心很矛盾,竟有一种莫名的害羞

    “看着我!”岳帅恪突然很严肃的目视着女孩

    一瞬间,安静的可怕,不几时,几阵树叶的摩挲声过后,岳帅恪很失望的看了看夜空“你走吧,你自由了,我们就此分别吧。。。”便头也不回的消失在黑暗的尽头。。。

    女孩环顾着四周,最后,也迎着月光的方向离去。。

    第二天清晨,岳帅恪懒洋洋的走出宾馆。。抬头望了望阴云密布的天空,长长地吸了一口气,便上了一辆出租车

    不久,车停靠在一个昏暗的酒吧门口。。

    司机小声的告诫岳帅恪“老弟啊。。。如果你是来玩的,我劝你别来这里。。。。这里。。。这里不是正经地方。。。”他的话说的很明白,但男孩却微微的笑了笑,毫无犹豫的推开那扇沉重的店门。。

    屋内烟气弥漫,虽是清晨但依旧有好多人在舞池里疯狂的摇摆。。

    “呦。。。好俊的小伙啊。。第一次来吧。。。姐姐教你怎样玩销魂游戏吧。。。哈哈哈”门口的舞女看着进来的岳帅恪,忙上来搭讪

    “哈哈哈。。就是就是。。一看他就是个童子。。花姐。。你要好好教教他才是啊。。”吧台上几个叼着烟卷的中年人也嘲笑起来。。

    “我找雷沫!”岳帅恪依旧很平静的对眼前这个比基尼女郎说道

    “雷姐?”女郎傲慢的点了一只雪茄“你是谁?”

    “我是他的远房表弟!让她出来吧!”岳帅恪面带微笑,这里的一切都好熟悉

    没想到这一刻竟被冻结,全场立刻安静起来,跳舞的,喝酒的,嗑药的,都起身看着眼前这个少年。。

    “远房表弟?我怎么没听雷姐说过。。你到底是什么人?”其中一个魁梧的少年走近岳帅恪,应该是个这里当家的

    那少年身后的人群也七嘴八舌的猜测着。。

    “龙哥。。我看他是熊堂的人。。。”

    “他一定是来报仇的。。。龙哥,不能放他走。。。”

    。。。

    “我真是她的远房表弟,我要见雷沫!”岳帅恪再一次说明来意

    那少年恶狠狠地站在岳帅恪的面前。。。刀疤脸,黝黑的皮肤,肥胖的身材却结实刚硬,一看就是个练家子

    “我不管你是谁,雷姐有令,不见任何人,识相的就快走吧!”他用生硬的语气命令着岳帅恪

    “哈哈,今天见不到她我是不会走的!”岳帅恪分步不让

    “滚出去!”恶少大声命令着,并露出了狰狞的嘴脸“不然你会死在这!”

    “恩,我倒很想瞧瞧这几年雷姐的兄弟到底长进了多少。。。”岳帅恪当然知道这里的规矩。。但为了见到她也只好这么办了。。

    “他是傻子吗。。。竟来这里闹事,你也不打听打听我们雷堂的名号。。”人群里不禁大笑起来

    “雷堂。。。哈哈。。。也没什么了不起啊”岳帅恪脱掉外套。。不屑的冷笑着“我会手下留情的,毕竟都是一家人!”

    “一家人?”刀疤脸有些迷茫“你到底是谁?”

    岳帅恪取出黑布缠住了左臂。。。他不想再杀人了。。“黑不溜丢的,废话还真多,来吧!”

    “混蛋。。敢瞧不起我们雷堂。。我先来教训教训你”话音刚落,从人群里冲出一个裸着上身的中年人。。龇着牙紧握着拳头,直逼岳帅恪。。。

    嘭。。。狠狠的打在男孩脸上,顿时鼻血直流,岳帅恪痛苦的捂着面部,接下来又是几记组合拳,钢筋有力。。

    人群立刻沸腾起来“好。。。废了他。。。。”

    男孩忍着疼痛,艰难的站了起来“不愧是雷堂的人。。。还是那么心狠手辣。。”

    “小子。。。挺抗揍嘛。。。既然知道,你还敢来闹事,后悔了吧。。。哈哈哈,不过已经晚了”那个中年人不知从何处掏出了一把七孔砍刀“认识吗?。。放心。。。只不过有一点痛苦而已”

    岳帅恪伸了伸手臂,简单的活动了一下筋骨“哈哈。。五年不见,雷堂的水准高了许多嘛。。不过嚣张的态度依旧没变。。”

    那人愣了几秒,仍然叫嚣的挥起手里的砍刀,奇怪的是竟完全碰不到岳帅恪。。

    “可恶。。你这个混蛋。。。”没等他骂完,一只手紧紧的握住了他那拿着刀把的手腕。。。

    “你。。放手啊。。。”中年人痛苦的踢打着他

    岳帅恪面无表情的看着他,用力,再用力。直到听清一声骨裂的声音才放开

    “啊。。。”中年人痛苦的倒地翻滚。。吓坏了周围原本张牙舞爪的人群

    “混蛋。。”又冲出了几个强壮的大汉。。。砍刀,钢管,酒瓶子,一起砸向岳帅恪。。。

    男孩绷紧了神经,拳头狠狠地打在每一个上前的肚子上,口水伴着鲜血滴落在地。。叮咛有声。。。对于岳帅恪来说,无非是又倒下了几只苍蝇而已。。

    “小子,你下手更狠。。。”刀疤脸恶狠狠地逼近岳帅恪,他再也不能容忍岳帅恪胡闹下去了“咱俩试试怎么样。。。”

    周围的人群立刻让出一块空地,谁都不愿被波及到。。。

    “我不是来闹事的,我只想见雷沫”男孩不想无谓的打斗。。。毕竟都是自家兄弟

    “伤了我兄弟,还说不是来闹事的,哼!”刀疤脸脱下外衣“打赢我,我就带你去见雷姐!”

    岳帅恪无奈的摇摇头,看来是非打不可了。。

    “来了!”刀疤脸三步并两步,冷不防的就是一记回旋踢,完全出乎男孩的预料,他忙躲闪,竟踢掉了左臂的黑布。。。

    练家子果然不一样,每一招每一式都直逼要害,硕大的拳头更是震得岳帅恪浑身发麻,除了挡躲,别无选择。。五年的空白令他丢失了当年的霸气

    “混蛋。。你在逃避吗。。。”刀疤脸谩骂着岳帅恪,并加重了拳劲。。。

    终于在男孩疲惫时重重的打在了脸部,鲜血。。顺着脖颈流下。。。

    “不好。。”岳帅恪忙擦拭着血迹,捡起黑布迅速缠住左臂,并对刀疤脸大声警告“等等。。。”

    “什么,你怕了。。孬种。。。去死吧!”又是一拳,鲜血喷出了一米多。。。也溅到了左臂上的蝴蝶。。。

    岳帅恪一瞬间停止了所有的动作,沾满暗红色液体的的黑布松松散散的落下。。整个人也静静地站在那里。。

    刀疤脸依旧不识趣的大笑起来“哈哈。。。知道厉害了吧。。你和老子差远了。。哈哈”周围的人也欢呼起来。。

    “你真该死。。”阴冷的声音安静了整个场面,岳帅恪紧紧的盯着正在变红的蝴蝶纹身。。。“混蛋。。血。。会使它兴奋。。”正如传说的那样,他像着了魔一样,可怕得让人窒息。。

    看到这种场面,连身经百战的刀疤脸也流下一行冷汗。。那一刻也感到了莫名的恐惧。。。。

    “快逃!金龙,你会被杀的。。”一阵女子的声音,语调急促非常“岳帅恪。。。快住手!”

    “你逃不掉的。。。”岳帅恪仿佛屏蔽了整个世界,抬头,露出无光冰冷的双眼,霎时,张开已满是血迹的手掌,暴涨的血管清晰可见,迅速直逼刀疤脸,被精神束缚的刀疤脸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厄运的临近,恐惧之心没给他任何反应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