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今夕何夕,见此良人

    更新时间:2018-06-28 18:44:10本章字数:2461字

    今日出了件奇事,我出门寻药竟然寻了个人回来!

    当时我看着一个俊俏的郎君躺在山丛里,经历了一场内心搏斗之后,顾念着那张俊俏的小脸,便硬生生的将此人拖拉硬拽了回来。

    我离歌长这么大,男子我可是见过不少,可是生的如此俊俏的,倒是头一次见。望着一张俊俏的脸,心中不禁嘻嘻笑着:“带回去做个如意郎君也未为不可”。

    爷爷是谷中的长者,我想着他应该识得这个俊俏无比的男子是哪门哪户中的公子。我将爷爷从药房里拉出来,指着被我抛弃在地上的俊俏郎君道:“爷爷这是何人?”

    爷爷一愣随即问道:“你怎么还带个人回来?”

    我冲着爷爷一笑,搂着他的手臂将我今日采药的经历讲的天花乱坠,虽然有些夸大其词的成分,但还算是事实。总之就是我采药途中遇上这人晕倒在山丛,因为牢记着爷爷和诸位哥哥的教诲——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便顺手讲人救了回来。

    爷爷看着这人皱了皱眉头,又蹲下去替他把了把脉,之后又仔仔细细的将他全身看了一遍。

    我实在是忍不住又问道:“他是哪家的公子?爷爷可识得?”

    爷爷瞪大了眼对我说道:“他不是谷中之人!”

    “不是谷中之人?”,我心中默念着,瞪着眼睛盯着爷爷。

    爷爷无奈叹道:“医者仁心,你都将他带回来了,我们便救了他,待他好了,让他赶紧离开。”说完,爷爷将他带到二哥的屋子,让他躺在二哥的床上替他诊脉。

    一出生便在这虚妄谷里的我,从未踏出过谷口,亦从未见外人!强烈的好奇心驱使着我,去靠近躺在二哥床上的那个男子。

    我靠过去,半跪在床边,用手放在床沿,他的脸一下子离我那么近,棱角分明的轮廓,如刀刻的一般,禁闭的嘴唇透着淡淡的红色,他的眼睛也是闭着的,还有密长的睫毛,让我对这片眼皮下的眼睛很是好奇。

    我看着他,觉得这个男子极尽俊美,我还从未见过跟二哥三哥一样生的极美的男子,甚至比二哥三哥生的更是好看!莫非谷外的人,都是这样的?

    我抬手对着他的身子用力戳了一下,他却纹丝不动,我转头向正在诊脉的爷爷问道:“他怎么了?”

    爷爷轻抚着花白的胡须叹道:“看样子伤的不轻,不过在本神医的妙手回春一下,不过明日就能让他醒过来”。

    爷爷的医术是毋庸置疑的,谷中之人没有一个人能及得上爷爷的,从小到大,还从未见爷爷治病救人失手过的。

    我看着那个男子,心中想着“明日,他便醒了”。

    “小离,采药去”,爷爷冲着我喊了一声,我又看了两眼床上的那个人,依依不舍的跟着爷爷的步伐上山采药去了。

    在这虚妄谷生长着不少的灵丹妙药,平日里跟着爷爷采药的都是大嫂,今日大嫂和哥哥们都出了远门,估摸着明日才能回的来。

    “小离,认真点!”爷爷对着正在不亦乐于逗着蝈蝈的我,大吼一声,吓的那蝈蝈跳的老远。

    爷爷吹胡子瞪眼严肃的紧,一点都没有往日老顽童的作风,一到采药他就这样,以前我都能躲就躲,今日倒是躲不过去了。

    我鼓起腮帮子,撒起娇来喊了一声“爷爷~”,爷爷拿起地上的一根树枝,敲了两下我的头,无可奈何又宠溺的说道:“你呀~凡事都不认真,你看你的三个哥哥都是医术了得,你再看看你……医书上的字,你识的几个?”

    我上前挽上爷爷的手,乐呵呵的笑道:“有爷爷这个神医,我认识他们干什么!”

    爷爷慈爱的笑道:“你呀……少闯点祸,少跟你二哥哥打架,让爷爷多活几年……”

    “爷爷会长命百岁的……”

    没过多久爷爷背的背篓里装满了草药,我又想起躺在二哥房间的那个人,看着这片与世隔绝的山谷,我问爷爷道:“爷爷,这山谷外面的人可都像今日那个人一般?”

    爷爷又摸了摸自己的胡子,想了又想说道:“爷爷,已经三十年没出过这片山谷了,这外面的人是什么样子,自然也就记不清了”。

    “那你说,那个人……怎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爷爷皱着眉头,说道:“我也不知……既然来了,那便是缘分吧”。

    “缘分?什么是缘分?”我歪着头,看着爷爷,想听到他的回答。

    爷爷没回我,只瞪着眼道:“下山了……”。

    爷爷一回家,便钻进他的药房里,鼓捣他的各种奇奇怪怪的的药,为了避免遭受爷爷的“毒手”,我自然要躲着远远的。

    去二哥房里晃了一眼,那个人还一动不动躺在那里,哥哥和嫂嫂都不在,家里显得安静落寞,我一个人在院子里无聊的紧。

    门口的一颗老槐树年岁甚长,生的很高,我爬上去,可以看的好远,不时会有几只小鸟飞过来,停在树枝上,但是只要我想要抬手去碰,它们便“扑腾”一下,逃跑了。

    正当我悠悠然的坐在树上时,看着由远及近来了个人影,待她走进了,才看清楚是赵惜月,“她来干什么?”,上次她欺负我的事,我还没消气呢!我顺手将手上的小石子朝她扔了过去,便跳下树,若无其事的钻进里屋去。

    “离歌!死丫头!你给我出来……”

    赵惜月震山响的怒吼传到了耳边,知道她无事不登三宝殿,我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出了去。

    “惜月姐姐,找我何事?”

    “方才你拿石头扔我的事我就不计较了,我就问你,你二哥可在?”

    “不在!”

    “那她什么时候回来?”

    看赵惜月有些紧张的样子,我估摸着他应该是找二哥有急事,只不过二哥不在,那正好可以调戏她一下。我转身躺在院里的躺椅上,故意翘起脚,得意洋洋的说道:“二哥什么时候回来我可不知道,不过若是你求我,我或许就知道了……”。

    赵惜月听我这么一说,可谓是气急败坏,她怒道:“离歌!你不要得寸进尺!”

    我呵呵笑道:“什么是寸?什么是尺?”

    赵惜月一怒之下,抬手便要打我,我正准备起身跑,没想到她悬空的手竟然被人握住了。我抬眼一看,竟然是那个被我带回来的俊俏郎君。我不可思议的盯着他,只见他一张冷若冰霜的脸看着赵惜月,冷冷的吐出几个字道:“这位姑娘何故动手?”

    赵惜月用力的抽回自己的手,盯着他道:“你是谁?为什么多管闲事?”

    我赶忙挡在他的前面,接话道:“他是谁不关你的事!现在我人多势众,你快走吧~”

    赵惜月瞪着眼镜看着我们俩,一跺脚转身跑了,我哈哈大笑起来,捉弄了她一番,上次的气终于是消了。我对着她喊道:“二哥明日回来……”

    一回头,发现身后的他正盯着我看!正撞上他灼灼的目光,他的眸子深邃幽暗,像墨一样黑。我躲开他的目光,不敢再看过去。

    “桃花细逐杨花落,黄鸟时兼白鸟飞……”初春时节,门外的桃花像往年一样开的极好。而我却没有发现,独独今年的桃花与往年是不一样的。因为此时此刻的我,与门外桃花是如此的相得益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