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死了?

    更新时间:2018-06-29 14:59:07本章字数:3608字

    一、

    说来你们可能不信我叫杨超是一家游戏公司的程序员,之前太累了打了个盹然后我就死了……

    “姓名?”

    “杨杨杨杨超。”

    “结巴?”

    “不不不不不……不是。”

    “……”

    “年龄?”

    “十八。”

    “再问一遍,年龄?”

    “二十。”

    咚,一把铁锤砸在桌子上,杨超冷汗直流。

    “二十四,不能再多了。”

    “职业?”

    “程序员。”

    “程序猿?长得是和猴子似的。”

    “怎么来的?”

    “飘,飘过来的?”

    苏赟抬起头瞄了一眼面前浑身是冷汗的男子,两双腿从进来就抖到现在没停。

    “怎么死的?”

    “我,不知道啊!我记得我在上夜班,然后困了,然后就趴桌上睡了会,然后我就到这儿了。”

    “那就给你写睡死的。”

    苏赟抬笔打算在资料表上写下,杨超赶忙阻止。

    “太草率了吧!我堂堂七尺男儿居然睡死的,传出去我还怎么在混社会!”

    苏赟吐槽了一句:“混个毛线,你都死了,顶多就混混鬼界,放心鬼界里死的比你奇葩,窝囊的多了去,你这不算丢人。”

    “姐姐,要不咱再商量一下呗,换个死法呗?”

    苏赟翻了个大白眼:“行,那你给我讲个死法。”

    二、

    天从来没有这么亮过,太阳晃的人直流泪。

    杨超站在一处由石砖瓦片堆砌起来的一个金字塔上,孤身一人,四周皆是废墟,充满着荒凉,萧瑟。

    “有人没啊!”

    杨超对着四周呐喊,他的声音在荒芜人烟的世界里回荡着。

    “不会穿越了吧?太狗血了吧!”

    杨超感觉十分的口渴,他体内的水分正在以平常数倍的速度蒸发,脚步虚晃,跌跌撞撞的从金字塔上滚下,嘴唇干裂,整张脸贴在地上能够感受到大地传来的温度,下一秒便会蒸熟。

    大地忽然剧烈颤抖起来,起初杨超以为是自己的幻觉,直到一条裂痕出现在他眼前才反应过来跌跌撞撞爬起来,自己刚才躺的地方出现一条裂缝,从地下升起了一座巨大的屋子,觉得有点眼熟。

    “这不是学校的行政楼嘛?”

    杨柴发现这赫然是他大学时的行政楼带着疑惑走进大楼内,进入大楼那一刹那屋内的冷气席卷而来,杨超脸上露出惬意,炎热感瞬间全无他发现处在一间阶梯教室左右各有一间密室,杨超走向了离他较近左侧密室。

    进入密室时从天而降一条白色长布绕在他的脖子上,杨超觉得还挺美的,乐滋滋戴上颇有种小马哥的风范大步流星朝前走去,密室内星光璀璨,星河蜿蜒。

    密室内居然有着一条星河!他面前有着一条石梯通向星河中央,身边不知何时多了一名浑身缠着绷带的怪人坐在椅子上,整个人悬浮在杨超身边。

    怪人:“前面这条河通着黄泉,踏入之后就能够离开这个痛苦的世界,通往极乐。一点痛苦都不会有。”

    杨超怔怔的望着眼前星河璀璨,充满着魔力,仿佛面前摆放着堆积如山的金银珠宝,身材妖艳的裸女冲着他招手。

    怪人:“你看,你的朋友们都已经进去了。”

    杨超转头看见自己的好友张诗人,孙磊等人缓缓步入星河之中,尸体浮在星河上,杨超缓缓踏步朝着前面走去,怪人跟在他身边,可以感受到隐藏在绷带下炙热的目光。

    “诶,会不会有痛苦?”

    “放心,没有任何的挣扎,你的灵魂会在一秒内抽离进入极乐世界。”

    水花四溅,下一步便踏入星河,忽然杨超停顿了一下,因为他看见距离他最近的张诗人尸体忽然动了一下,脚抽搐了一下,一股痛苦挣扎感席卷而来充斥着他全身,杨超猛吸一口凉气。

    杨超猛然转身问怪人:“诶,我好像不会游泳!”

    怪人呼啸,阴风阵阵,仿佛百鬼咆哮,杨超意识不妙转身就跑,果然下一秒星河卷起滔天巨浪扑打而来,边跑边喊。

    “我尼玛!你个木乃伊敢害我!”

    杨超狼狈的逃出密室将门锁上,一低头赫然发现自己居然不知道何时穿上了一身白色的寿衣,浑身汗毛乍起,迅速撕扯脱下扔在原地。

    逃出屋子,发现原先的废墟早已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片繁华闹市,阳光明媚,唯独他站立的地方被阴影笼罩着,脑海中响起一道沧桑的声音。

    “把东西脱了,所有东西扔进阳光里!你就能活命!”

    杨超来不及多想立刻照做,阴影消失,整个人沐浴在炙热的阳光内晃的他睁不开眼睛,他开始朝着繁华闹市中心逃去。

    大地颤抖,一条湍急的长河出现在他脚下,路上的行人居然行走在长河之上,刚要转身,四周景色迅速倒退,恍惚间他居然又回到了阶梯教室内,抬起头面前坐满着人。

    “小伙子,不要怕,赶快上来,马上就要开家长会了。”

    杨超边跑边嚷嚷:“开个毛开!快逃啊!有木乃伊啊!”

    “不要怕,你坐下来慢慢说。”

    一个大叔拉着杨超坐在自己身边,杨超忽然有种笃定的感觉,漠然的看着四周。

    “还坐着,快走啊你!”

    杨超焦急大喊,忽然意识不对,仔细一看居然看见自己坐在椅子上。

    他居然能够看见自己!

    第一视角变第三视角???

    座位上的杨超不急不慢,不知道从哪里摸出来一个气球。

    “我给大家变个魔术吧!”

    杨超把气球吹到,猩红色的气球越来越大,眼看就要爆炸,心都提到嗓子眼了,忽然气球无声无息的消失不见。

    顿时教室内响起雷鸣般的掌声,呐喊声。

    座位上的杨超缓缓转过头看向自己,自己看着自己,咂摸不透的眼神,什么含义?

    咚咚咚!

    心脏骤然猛跳,四周河水蔓延,迅速淹没了他,跌入河底之中,鼻腔呛水,肺部爆炸,痛苦之余他看见河底满是尸体悬浮,飘荡着。

    呼吸渐渐消失,不再挣扎,尸体沉入河底……

    三、

    苏赟瞧着二郎腿背靠椅子,一只手中转着水笔,一只手敲着桌子,看智障似的看着杨超。

    “我真没说谎,肯定是有人用邪术把我魂勾走的!一般电影都是这么演的!”

    杨超站了起来走上前。

    “坐回去!你以为拍电影啊!”

    “好嘞。”

    杨超乖乖的坐了回去。

    苏赟拿起笔在资料表上大笔一挥,将资料表扔了过去,死因一栏写着噩梦吓死。

    “啊啊啊啊!我说了有人害我啊!就是那个木乃伊啊!”

    苏赟掏掏耳朵:“阿拉把他带下去体检。”

    “阿拉?”

    苏赟打了个响指从天而降一根金色的绳子将他五花大绑。

    “汪汪汪!”

    一阵狗吠,不知道从何处跑出来一只阿拉斯加犬咬着身子把他拖向一间密室。

    “狗遛人啊!”

    阿拉斯加仿佛听懂了杨超的话,蓦然回首深褐色的眼眸之中忽然闪过一丝诡异的绿光,杨超立刻把剩余的话咽了回去。

    但一切都来不及了。

    “嗷呜!”

    阿拉斯加突然像是打了鸡血似的一阵狂奔杨超被狠狠的拖在地上一阵狂遛,拐弯时幅度太大拦腰撞到发出惨叫。

    “啊!”

    体检室。

    杨超灰头土脸的坐在板凳上面,满脸是伤整个人无精打采的,手里拿着一块号码牌上面写着250,墙上挂着一块巨大的电子显示屏时不时叫着号。

    杨超前面是一个穿着囚服的光头大汉脑袋上面有着一条长长的疤痕,此人目光凶狠,具有一对鹰顾狼视的眼睛,杨超心想少惹为妙往旁边挪了挪结果不小心碰到一个小男孩的身体冰冷刺骨吓得杨超跳了起来,小男孩抬起头一双无辜的大眼睛直盯着杨超。

    杨超见小男孩年纪不过六七岁的模样,浑身湿漉漉的怀中还抱着一个小狗公仔,惹人怜惜。

    杨超忽然想到在这里的都和他一样都是已死之人,不过一缕残魂罢了,想到这里心里难免充满了难过和失落,他大学毕业后花了一年多的功夫才找到一个游戏公司的工作,虽然累但是前途却是一片光明,他也十分的热爱,却没想到刚上夜班一个月居然就死了!

    死在工作岗位上也算是尽职尽责,也不知道会不会给他颁个奖,讲不定还能上波新闻头条。

    算了算了,死都死了,给啥都是屁鸭子。

    杨超失落的坐在椅子上看着身边的小男孩,心想小小年纪正是幸福童年的时刻居然就死了,有点怜惜便忍不住上前搭话。

    杨超笑眯眯的问:“小朋友,你是咋死的呀?”

    “你才死了呢!”

    看起来小家伙还没意识到自己已经死了。

    “那小朋友,你刚刚在哪里啊?怎么会来到这里呀!”杨超又问。

    小男孩咬着嘴唇犹豫了一会儿,像是在努力回忆之前发生的事情。

    “不记得了,我只记得我和姐姐在河边玩,然后我不小心掉下去了被一个叔叔带到这里。”

    杨超心想原来是淹死的难怪身体这么冷,浑身还湿漉漉的。

    杨超还想问下去,身后忽然被人狠狠拍了一下,力气还贼大拍的他疼的直咧嘴。“谁呀?没看见我说话呢?找死啊!”

    莫名其妙的死了,杨超憋着一肚子火没处撒,这货正好撞枪口上就怪不得他了。“瘪犊子你有种再说一遍!”

    杨超转头看见那个穿着囚服的光头大汉凶神恶煞的盯着他。

    杨超立刻怂了灿笑起来:“不好意思大哥,我说这小屁孩呢!”

    小男孩立刻跳了出来:“叔叔他就是骂你呢!骂你娘娘腔!”

    “小屁孩!”杨超的心提到嗓子眼。

    杨超和大汉瞪大眼睛看着对方,杨超刚要解释对方一个巴掌呼了上来,掌风凌厉,杨超心想这架是躲不过去了,反正都死了还怕啥!干脆拼了!

    一咬牙,整个人蹲下身双手合十形握拳直冲光头大汉胸口而去,刷的一下大汉从他的身体穿了过去。

    “what!”

    杨超惊在原地,还没反应过来整个人便被光头大汉一巴掌呼了出去,嗖的一声撞到了吊扇又被飞快转动的扇叶击飞摔倒在地。

    “咳咳,我的腰啊……”

    杨超扶着腰靠在墙柱子,浑身像是被一辆卡车撞到了似的全身骨头都断裂了。

    “不对呀,我明明死了为什么还会感到疼?而且刚才我怎么打不到他?碰到小孩子的时候我居然还会怕冷?难道说我还没死?”

    杨超自言自语着,他越琢磨越觉得不对劲,小男孩都是被人带着过来,而他好像是自己飘来的!

    杨超欢呼雀跃跳了起来:“我还没死!我没死啊!”

    过于激动卡吧一声骨头断裂。

    光头大汉看着自己的手掌嘀咕着:“哎妈呀完了,使大力了打成二傻子了。”

    头顶上方那块巨大的电子显示屏叫着号。

    “下一位杨超2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