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采花一个人才浪漫

    更新时间:2018-10-19 19:00:00本章字数:2260字

    自从跟陈梦溪有过照面之后,欧晨一直希望再见到她。最理想的情况是,他们在同一个班级。

    班主任开第一次班会的时候,欧晨的目光扫过全班的女生,他失望了。

    欧晨的心里就退而求其次,他们在同一个学院也行。

    很快,他再次失望了。

    冯志坚将自己比喻成蜜蜂,将美女比喻成花朵。经过他这只勤劳的小蜜蜂侦查,他们班的女生是禾本科植物。

    “怎么说?”洪岩问。

    “水稻是开花的,但是你觉的水稻的花对你有多大的吸引力?”

    整个宿舍的人哈哈大笑。

    勤劳的小蜜蜂很快就将整个学院的女生侦查了一遍,在他的眼里,整个学院的女生就是蘑菇。

    “这又怎么说?”洪岩问。

    “如果禾本科植物还开花的话,蘑菇只是看起来像花。”

    整个宿舍的人再次哈哈大笑。笑过之后,白易说:“冯志坚,你这是在拉仇恨知道不,万一哪天兄弟们看上本班,或者本学院的女生,不就代表看上禾本科植物和蘑菇吗?”

    马晓康嬉笑:“万一是冯志坚自己看上呢?”

    冯志坚很有把握:“我肯定不会看上本班的女生,本学院的就更不用说了。”

    欧晨忍不住起哄:“万一他们看上你呢?”

    “我不会给她们机会的。”马晓康像一只骚包的小蜜蜂,就差眼睛变成两颗红星了,“所以,我决定将本班和本学院的女生都让给兄弟们,我自己要去开拓其他学院的花朵。”

    周云峰担忧:“会不会被打?”

    大家又哄笑起来。

    马晓康说:“带上兄弟们一起开拓,让兄弟们做你坚强的后盾。”

    冯志坚的目光扫视了一眼大家,很坚决的拒绝:“采花一个人才浪漫,打架一群人才热血。”

    欧晨被冯志坚的话逗笑了:“冯志坚,你说话一套一套的,老实说,祸害了多少女生?”

    冯志坚反问:“那你老实说,你被多少女生祸害过?哥哥你被多少女生祸害过,我就祸害过多少女生。”

    欧晨哈哈大笑:“我还是处男呢。”

    其余人都起哄:“我也是处男。”

    冯志坚无奈:“我其实也是处男。”

    欧晨知道,冯志坚绝对不会将那天遇到的姑娘划分到蘑菇当中的,所以那个女生肯定不在本学院。

    欧晨发现自己时不时牵挂着那个女生,也许是因为她是他怀着美好的希望来到学校时,他看到的第一抹美好色彩。也许,是压抑的高中生涯结束了,他放松下来,内心还是期盼青春里有一些故事发生,这个故事最好叫一见钟情。

    很快军训就开始了。欧晨不喜欢军训,对于缺少群体活动和缺乏锻炼的同学来说,军训是一件好事,可是这两样他都不缺。

    他尤其不喜欢穿上迷彩服。

    一大片迷彩服,看不出来谁是谁。

    对于冯志坚来说,军训简直就是一场灾难。他平常缺乏锻炼,更不喜欢这种规规矩矩的生活。

    但是每天军训结束后,他就像打了鸡血一样,因为整个学校的新女生都在操场上等着他挑选。经过几日的挑选,冯志坚声称他已经看上几个漂亮的女生了。

    “可惜啊可惜,要是他们穿上短裙筒袜,飘逸着长发,就更好看了,我就知道喜欢谁了,迷彩服太没个性了。”

    欧晨建议:“等军训结束后她们可能就会穿上短裙筒袜,到时候记得带兄弟们给你把把关。”

    冯志坚又搬出了他的口头禅“采花一人才浪漫”转而问欧晨,“你有没有看上眼的,别到时候冲突了。”

    欧晨心里一动:“还真有。”

    冯志坚:“说说吧。”

    马晓康起哄:“我也有。”

    其他人跟着起哄:“我也有。”

    冯志坚咬牙切齿:“不准跟我抢。”

    ……

    欧晨是在军训快结束时再次见到陈梦溪的。

    冯志坚在经历过一人浪漫的采花之后,似乎才想起打架一群人才热血。

    冯志坚觉得自己受了委屈,必须要兄弟们一起出动才好。

    原来,冯志坚这段时间盯上了其他学院的一个女生,一有空就往那儿跑,让女生班里的男生对他厌恶至极,他每次一到,就能感觉到阴森森的目光。冯志坚对这些毫不在意,他的优点就是脸皮厚,目光能杀人吗?不能,所以他一点也不在乎。

    那天,一个男生实在忍不住说:“你要点脸好不好,人家都不愿意搭理你,你还天天来。”

    骂人会痛吗?不会,但是会心里不爽。

    冯志坚很不爽,那个人戳中他的是那句“人家不愿意搭理你”。

    所以,骂战开始。眼看要动手,他打了欧晨的电话。

    欧晨带着室友和班里其他几个人赶到时,那里已经围了一圈的人。经过军训,身体状态和精神状态都有好转,就是比较郁闷,所以这个时候大家都愿意看热闹。如果来一场武林大会,那真是太热血了。

    眼看就要动手了。

    作为导火线的那个女生站出来了。

    一股热血涌上欧晨的脑门,他一眼就认出那正是他第一天见到的女生。

    陈梦溪很快也认出了她。

    陈梦溪走到对峙的两群人中间,对冯志坚说:“同学,希望你不要再来打扰我。”

    冯志坚的战斗力立即归零。

    她看了看远处,又说了一句:“教官来了。”

    嘭——围观的人群转眼散开,一场战斗还没有开始就结束了。

    欧晨急切的向冯志坚打听那个女生的消息:“他们是哪个学院的?”

    “经贸学院。”

    “她是哪个专业的?”

    “国际经济与贸易。”

    “她叫什么名字?”

    欧晨一连串的发问引起了冯志坚的警觉:“等等,欧晨,你问这么详细干嘛?”

    “他就是我看上的那个女生。”

    “操。”

    601宿舍的几个人面面相觑。

    冯志坚有些气急败坏:“什么时候的事?”

    “开学的第一天。”

    冯志坚表示怀疑:“那你连她叫什么都不知道?”

    “我一见钟情,但是见那一次之后再没有见过。”欧晨本来还有顾忌,但是他不愿意压抑自己。尤其是,如果此时他不承认他喜欢那个女生,还不知道之后会发生什么纠缠不清的事情。与其那样,不如开始就明明白白的说出自己心里话。

    冯志坚快哭了:“欧晨,不带你这样的。”

    冯志坚寻求兄弟们的支援:“兄弟们,你们说说,是不是朋友妻不可欺?”

    马晓康弱弱的说了一句:“他们相识在你之间,而且是一见钟情。”

    冯志坚瞪了他一眼,马晓康赶紧闭嘴。

    “他们看起来更般配。”洪岩火上浇油。

    “一见钟情,好浪漫。”白易添了一把柴。

    周云峰一看就像是个老好人:“我同意大多数人的意见。”

    冯志坚一声哀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