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天罡三十六式

    更新时间:2018-07-05 09:44:43本章字数:3021字

    风笑天看了看尹如风,用手点了点面前十几个人,问道:“尹大师,不知你是自己单打独斗呢?还是和他们一拥而上?”

    看到话都已经说到这个份儿上,尹如风嘴角抽了抽,觉得风笑天是在讥讽于他,于是不由得大怒道:“潇湘剑岂能占你这混小子的便宜。”说着,便一蹬马飞串而出,剑锋直指风笑天。

    风笑天见势飞身而起,用剑挡开这一直刺,随即双方一翻身对拼一掌,各自飞身后退,不过,风笑天轻飘般的落在大石上,而尹如风则是脚在巨石表面踏了几个浅坑方才止住,都险些从身后的巨石边缘掉落下去。由此可见双方的功力有着明显的差距。

    “好功夫。”风笑天笑答道。

    虽然风笑天这话是说的真心话,但是这却让尹如风就挂不住面子了,立马又是怒击而出:“潇湘剑法”,只见使剑之处,剑影飘飘,似有似无,直逼风笑天而来。风笑天看着如此情景,也正色地拔出长剑,剑身在夕阳下反射出一道道亮光,飞身迎上。

    巨石之上,两道人影,相互交错,你来我往,剑影纷飞,根本看不出是如何出剑的,只见巨石四周碎石四散。没过了一会儿,只听见一声“天罡剑气”,一道身影随即飞出……

    随着剑影消散,只见尹如风后退般飞出,跌落巨石之下,踉踉跄跄地退了好大一段距离,方才停下。

    此时,他胸前的长袍已经破损,慢慢地嘴角也溢出丝丝鲜血,似乎已经受了不小的内伤。

    再看风笑天,却如柳絮般缓缓落于巨石之上,右手长剑斜指于下,白色衣袍与屡屡发丝在微风中飘逸,真不负一代“剑神”之名。

    尹如风强忍着站了一会儿,最终支持不住,立即将右手中的长剑驻于地上,这才勉强稳住身形。

    这时只见后方马上十多人都迫不及待的赶上来,下马道:“尹先生(尹老),你还好吧?(没事儿吧?)……”众人急忙七口八舌的一番询问。

    尹如风闭眼缓了一会儿,并没有回答。这时他们都转而对着巨石上的风笑天,把尹如风挡在身后,每个人都把武器置于身前,眼睛直冒火一般,一副拼命的架势。

    “放心,他伤得不算重,调息一会儿就好。”风笑天微笑的说道,他正准备再说点什么的时候,只听见众人一声怒吼:“大家一起上。”

    十几个人影全部跃上巨石,直扑风笑天而去,风笑天此时也不得不挥剑抵挡,只见十几道身影,穿着与兵器各异,都是狠狠的向风笑天身上招呼。在面对面交错一回合后,众人分站各方,把风笑天团团围住。

    只听见几声各报自家功夫声:“点仓剑法”、“破浪刀”、“如影随形鞭”……十几人四面八方群围而上。

    面对这样的情形,风笑天手腕一转,把长剑斜置于胸前,随即口中说了一声“天罡三十六式,画地为牢。”只见十几把剑影立即旋转于风笑天四周,再听“砰砰……”一连串兵器碰撞声音,众人的兵器皆被阻挡于剑影之外。接着又是剑气四溢,兵器如龙。

    在连着的几番群攻交手之后,风笑天又是一声:“天罡三十六式,一剑破万法。”

    剑光立即四散而出,风笑天也随着剑光向上直冲而出,反观众人却被各道剑光反震而退,四处倒下,好的,还能翻身站起,脸色发白;差的,则是口吐鲜血,无法起身,但是却无一人死亡,此控制力也是令人赞叹。

    此时,风笑天挥剑入鞘,举剑一揖说道:“各位,得罪了,今日之事,到此为止。我此行去江宁,纯属个人私事,烦请各位通告不知情之人。”

    说完,他便飞身一跃骑上巨石后的一匹白马,飞驰而去,没过一会儿,就连影子也看不到了。

    待风笑天骑马远去,众人似乎才松了一口气,于是,四散之人才相互搀扶之下聚到尹如风周围。这时尹如风已然睁开双眼,看着四周狼狈不堪的众人,也只能哀叹一声道:“‘剑神’之名,果然名不虚传啊,以他如今的实力,也的确有了与薛庄主一战之能。”

    其中一人突然插话问道:“尹先生,那您看,他们两谁的剑法更厉害呢?”

    听到此人这么问,众人都齐齐望向尹如风。

    “这恐怕是你们大家都想知道的吧。”尹如风看着众人脸色期待的表情,又叹了一口气,说道:“说实话,这一战恐怕真的不好说了。”

    众人集体变色,大家都明白尹如风这话的言外之意,但是有人还是忍不住继续问道:“尹老,难道您也认为薛庄主胜不过风笑天?”

    “该怎么说呢?”尹如风默然道:“如果说薛庄主,这十几年来武功没有明显的进步,那他是很难胜过风笑天的。”看着众人脸色一片凝重,他有继续道:“我和薛庄主最后一次交手,就是在十年前,当时我与郭兄在江陵圣羽堂与薛庄主偶遇;在堂主关冲的安排之下,我们四人相互切磋了一番。”

    说到此处,尹如风脸上露出一缕神往,但是也有一丝哀伤,也不知道尹如风心里是一个什么画面。

    “那后来呢?”在过了一会儿后,还是有人继续追问。

    “我们四人一开始只是两两相互比斗,说实在的,当时我也没想到,江陵城中,还有关冲这一号人物。我的对手正是关冲,我们交手百招,还是一个平手收场,虽然,我没有拼尽全力,但是,我也能看出对方也是如此。”

    随着尹如风说完,众人都感到很惊愕。没想到原以为江陵城中的一个土霸王,居然有不下于“潇湘神剑”的武功。

    “其实不要说你们感到惊奇,当时我与郭兄也是震惊万分。关冲平日为人太过于低调,在江湖中也很少出手,恐怕也只有薛庄主才知道一些吧。”尹如风叹了叹又道:“那时才听闻他关家是“武圣”关羽之后,我想圣羽堂的来历也是如此吧,但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那薛庄主呢?”众人这才问起他们最想知道的事情。

    尹如风此时也正色道:“薛庄主不愧是‘天下第一剑’,一开始,郭兄单独与之交手,虽然是斗了上百招,但是谁都看得出,薛庄主几乎没有出力,后来我们二人一起上,这才使得薛庄主认真了几分,可惜,我们二人还是没能在他手中走过百招;之后,加上关冲,三人合力才与薛庄主斗了一个旗鼓相当。不过,因是比武切磋,大家都是有所保留的。”

    这时有人好奇道:“既然薛庄主武功如此之高,为何尹老你刚才还说薛庄主胜不过风笑天呢?”

    “那是因为,我在风笑天身上感受到的‘气’比薛庄主身上的‘气’更强,更凌厉。”尹如风安然说道。

    随即他又补充说道:“你们也应该知道‘气’也称之为‘势’,虽然有人能使气息与身体融合,达到返璞归真之境,如少林的‘无相大师’,早年就已经达到此境界了。正因为如此,他才会被隐隐称为‘天下第一高手’。”

    尹如风缓了缓气,接着说:“但是,在与人对战之时,都会或多或少显露一些‘气’,如果不特意内敛气息,那更能清晰感觉到。特别是与高手对战时,都是本能的把‘气’外散而出。在这其中,又以剑客为攻击之最,也最能通过外散的气势,衡量出武功的强弱来。”

    众人都默然沉思着,有人也说道:“怪不得,刚刚风笑天出剑之时,我心里本能就感到畏惧,这或许就是被他的气势所震吧。”其实也不知道是不是他自己胆小,但是谁又会去深究呢。

    “嗯嗯,正是,正是……”大家都表示赞同那人的感觉,并且都是一脸无奈。

    看着周围满地的狼藉,很难想象这是众人与风笑天仅仅交手一会儿所造成的,恐怕此时当场不少人的心里也在想怎么有这么恐怖的人啊。

    尹如风盘膝调息了一会儿,似乎呼吸已经顺畅多了,这才站起身来,也向巨石那边看了看,好像还在回味刚刚过去的交手情况,或许是在想刚刚在交手中的失误吧。最后也只剩一声叹息,只得说一声:“走吧。”

    于是,众人也只得悻悻地骑上来的马匹走了。

    然而谁也不知道的是,待众人离开之后,一道黑影缓缓地降落在刚刚交手的巨石之上,只见此人全身包裹在黑斗篷之下,甚至是连男女都无法分辨出来。

    黑斗篷向四周看了看,自言自语地说道:“风笑天,真不愧‘剑神’之名……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但是,有一点比较瘆人的是,从黑斗篷说出话的声音根本就分不出来是男是女。之后,黑斗篷也一跃而起,在空中留下几个模糊的身影消失了。

    这之后发生的一切,风笑天与尹如风一行人都毫不知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