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江湖风云起

    更新时间:2018-07-05 09:46:07本章字数:3075字

    古都长安,作为大唐的故都,曾经盛世空前。然而,在经历了近五十年的战火摧残,也是不符往昔之名了。

    这是长安城内的一家酒楼,名叫:大兴酒楼,算得上是长安城内最大最豪华的酒楼之一,其老板叫朱贵,虽然只是商贾之家,但是经营的生意却很广,如漕运、药材、马匹、妓院以及酒楼等,再加上大把的挥霍金钱,与不少的官员大佬都有交情。

    因此,他虽然只是一个商人,但在长安城里也算排的上号的人物。然此时,在一间黑暗的房间内,大兴酒楼的朱掌柜却对着一道黑影毕恭毕敬,在述说着什么。

    “……为此,在九月初九,风笑天就会和薛长青有一场大战。”酒楼朱掌柜似乎说了很多,这时也不免额头见汗。  

    “嗯嗯……”那一道黑影听完还在慢慢的思虑着,并没急着回应。朱掌柜也只得一脸恭敬地俯首于旁。过了一会儿,一阵略显苍老的声音响起:“风笑天之事,我们顺其自然就好,不用刻意为之,你明白吗?”

    “属下明白,马上命令下去。”朱掌柜立即恭敬地回答道。

    那一道黑影接着又说:“关于圣教交代给你的事情,你需一定办好,这个可关系着圣教重返中原。如果出现了任何差错,其后果我想你应该很清楚的。”说到后面,语气也显得十分冰冷。

    “圣君请放心,一切皆在进行中。为圣教重返中原,属下一定肝脑涂地。”朱掌柜此时也显得越发小心翼翼了。

    “很好,很好……”苍老的声音又响起,慢慢的越来越小,直至再也听不到,黑影也消失在黑夜之中。

    “属下恭送圣君。”朱掌柜连忙拱手作揖道。

    过了一会儿,朱掌柜才起身,慢慢地退出了房间。他立即回到书房,用手在书架旁的一根细绳拉了拉。

    朱贵等了一会儿,一道人影突然闪入书房内,朱贵看着这个人影说道:“影子,这次你是否看到了?”

    影子停顿了一会儿,说道:“这次还好,我已经能看清他离去的身影了。身法的确诡异,速度也是我生平仅见。”

    “嗯嗯……影子不愧是影子,还真是厉害。”朱贵这时也不免赞扬到,又继续说:“圣君的身法速度,在整个圣教之中几乎无人能及,听闻也只有教主才能掌握其行踪。而如今,影子你居然可以看到,也值得自豪了。”

    影子沉吟一下说道:“说起来,我很惭愧。因为我在暗,他在明,我注意观察了他两次,这第三次才能看到。”顿了顿他又说到:“而且,我还差点被他发现,他的确比我高明得多了。”

    朱贵面色一紧:“他发现你了吗?”

    “不,没有”影子回答道。

    “你确定?这个问题可是很严重的。”朱贵显得有点紧张。

    影子见此情形,也是异常坚决的回答道:“我确定,他肯定没有发现我。那是在我第二次观察他的时候,他或许心里有种警觉而已。你应该知道的,像我们这样的人,有时候对目光有异于常人的敏感。不过,我确定他并没有发现我。”

    朱贵这才松了一口气,缓缓说道:“没发现就好,没发现就好啊,我相信你。影子,你应该知道的,我是为圣教办事儿,然而你却不是圣教之人,如果让圣君知晓你的存在,不仅是你要死,我也会大祸临头。”

    影子点点头:“我明白。”

    “你能明白就好,可惜的是,我自己都不是十分明白。”朱贵这时却摇了摇头。

    “什么意思?朱爷”影子也感觉朱贵话里有话。

    “这么跟你说吧,我虽然入圣教十多年了,然而我对圣教的了解可以说只有冰山一角。甚至我怀疑有一些我都不知道是真是假。”朱贵叹了叹。

    接着他又说道:“自从圣教两百年前被迫退出中原,一直在潜心发展,现在圣教实力,简直令人震惊。教主一直是一个谜,听闻在整个圣教中,知道教主身份的不会超过十个人。见过其人的更少,除了圣君,恐怕也就只有四大护教法王了。”

    虽然看不清影子此时的面部表情,但是也感觉出他那貌似凝重的语:“我还是第一次听你说,如果说,那所谓的四大护教法王和这个圣君一样的厉害,那圣教的实力恐怕已经超过了中原的任何一派。还是除去那个神秘的教主之外。”

    “呵呵……”朱贵苦笑道:“如果你这样认为,那就大错特错了。第一,四大护教法王中的任何一人的武功比圣君都高,其地位也不比圣君低,因为他们都是教中的元老级人物;第二,就是教主的武功一定比他们更高,这也是圣教的规矩——教主,能者居之。武功当然也在能力的考察范围之内;第三,除了这些人之外,金木水火土五行的各位行主,也是有着不下于圣君的功夫,而且还是各自有着大量的部众分散于整个江湖。当然是否还有其他的,我不知道。”

    “嗯……”影子此时也得是沉重的嗯了一声,过了一会儿说道:“真是没想到,一个西域教派居然有这么多的武林高手,他们十多人在武林中都是一流高手甚至是绝顶高手,还真是不敢想象。”

    “是的,圣教旗下到底还有多少未知的高手,我也不是很清楚。”朱贵也说道。

    “那我就比较好奇了,以现在圣教的实力完全可以正大光明的重返中原,何必还要有这般顾虑呢?”影子疑惑的问道。

    朱贵转过身子走了走,说道:“影子,你对现如今的江湖了解多少呢?”

    “了解多少?和这个有关系吗?朱爷”影子甚是不解。

    朱贵答道:“当然有关,而是关系很大,中原武林现在看似很弱,然而它们却像冰山一样,我们看到的只是其中一小角。就拿如今的薛长青来说吧,他要是振臂一呼,完全可以聚集媲美圣教的力量。”

    影子一惊:“不会吧?他有这么大的本事?”

    朱贵笑答:“当然有,别小看他,当年的四大绝世高手之一,可不是浪得虚名,恐怕就是我们圣教的教主顶多也就如此吧。虽然说武学无止境,但毕竟,武功到了那个层面,已经是极致了。至少,四大护教法王没人是薛长青的对手,这一点我确定。何况,他的威望与号召力由他打退两次北周的征伐就可以看出。”

    “薛长青的确有如此能耐,不过,朱爷,你说,圣教的教主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他难道还能超过当年的四大绝世高手不成?”影子此时也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朱贵此时停下来,顿了顿说道:“这个恐怕就不是我们能揣测的了吧。”

    “朱爷,那接下来我们需要做什么?”影子想了想问道。

    嗯,朱贵慢慢的踱着步,眉头紧锁,心里想着现在整个的江湖局势,过了一会儿,抬头向影子说道:“这段时间,薛长青的动作太少了,我们的人关于他的消息也很少,因此,你去一趟舒州,打听一下薛长青的动静。我们需要清楚把握整个局势,不然,圣教那边我也不好交代。”后面还加一句:“真是辛苦你了。”

    影子立即回道:“朱爷说的哪里话,这是影子应该为朱爷做的。”随即影子便消失在房间中。

    风啸怒号,飞沙走石,这是一个黄沙满地,遍地荒石的地方,入眼之处全是黄色,仿佛天都被染黄一般。然而在这看着荒芜之地却有着一个破败不堪的山庄,起码从外表看上去所有的房屋破破烂烂的,都没有一座完整的建筑。

    唯一一个完整的物件应该就是正门梁上悬挂着的牌匾了,牌匾上写着四个大字——藏剑山庄。

    如果在百年前,藏剑山庄这几个字可是声震江湖,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可惜随着时间流逝,谁也不知道当初的庞然大物怎么在这样一个死寂般的地方苟延残喘着。

    在一个昏暗的屋内,显得那么孤寂。在若有若无的光线中,一个满头白发的,皱纹满布的老人,双腿盘膝坐在石台上。

    在老人的正下方跪着一个青年,虽然看不清其面貌,从那模糊的轮廓猜测不过双十年华,在这样的环境中,他身穿的衣服也如四周的环境一样,显得黑寂一片。但是那双眼睛在这样的环境里犹如黑夜的星星一样,闪烁着异样的光芒。

    老人缓缓睁开似乎很久没有见光的双眼,看着跪在他身前的年轻人说道:“无忌,你如今已经二十岁了,是时候到江湖走动,也是让藏剑山庄重现江湖的时候了。”

    青年朝老者叩首拜道:“是,爷爷。孙儿一定不会辜负您的期望,一定会让藏剑山庄重塑昔日的辉煌。”从他的眼神中似乎有着锋芒毕露的无穷剑意。

    “呵呵,好,好,好啊……”老者慈祥地看着青年,思绪似乎已经飘向很远。

    在江湖都在为九月九日风笑天和薛长青的决斗热血沸腾时,在无人注意的角落都时时发生着这些不为人知的事儿,或许还有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