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 男女双俊杰

    更新时间:2018-07-06 09:22:50本章字数:3081字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风笑天骑马飞奔离开尹如风等人后,一路奔驰南下,已经进入江宁地界内。

    路经一个名叫安乐镇的地方,此镇子东西长不过二里,也就这一条主干道,因是南北的主要交通要道,因此也是一片热闹。

    此时,风笑天正在街道边的一家小客栈里吃饭,因四周说话之人声音也不小,所以交谈的事情都尽收于风笑天耳朵里。

    有人说:“北周早已经对江宁地区的富庶垂涎三尺了,恐怕又将大兵压境,没几天好日子过了;”

    也有人反驳道:“北周前两次南进都是无功而返,这次应该不会这么快了,就算是敢再来,南方依仗人多势众,也不会畏惧;”

    此时,一些人也随声附和说道:“对啊,舒州薛庄主威名正盛,就算北周来再多人也白搭。”

    还有甚者说:“我觉得,薛庄主应该组建南方联盟,由他当盟主领导大伙抗敌。”

    “盟主之名太过于空虚,薛庄主贵为‘天下第一剑’二十余载,就凭这个名号也足以胜过所谓的盟主称号,完全可以此来领导大家抵御北周。”也有一些人随即反驳道。

    “也是,也是……”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七嘴八舌的,一个小客栈就宛如一个小江湖一样,开着不一样的“英雄大会”一般。然而,恐怕这些人中也没几个武林中人,在这个所谓的“英雄大会”中却没人关心风笑天这个如今武林之中风头正盛的“剑神”。

    风笑天也只有微微的摇头,脸上仍然是那副似乎永久不变的微笑,随即又专心额吃着桌上的饭菜。

    没过一会儿,只听“哐啷……”几声,随即便是一道喝骂之声:“几个无耻小贼,居然胆敢当着本少爷面行那偷窃之事。”

    立马又传来断断续续几声求饶之声:“大爷,我们错了,求求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念我们初犯,就放过我们吧。”

    此时,风笑天也随着声音看去。只见三人身穿麻布衣衫的青年人跪在地上一直磕头,身上衣衫已经破烂不堪了,其中也能看出有些是被利刃刚刚划破的。因为丝丝血迹隐隐显现。三人都是灰头土脸的,甚至中间那人嘴角还流着一缕鲜血。

    再看三人前面几步之远处,一男一女傲立于两匹骏马之上,男的二十余岁,面如冠玉,紫色裘袍,一柄长剑系于马背之侧,此时,还正滔滔不绝的骂着跪着的三人。

    而那似乎比那男子稍微小一点的少女却是傲然独立于一旁,纤细的身材穿着淡黄色的衣裳,高高的圆领丝边,那如珠如玉般的脸庞,细细的眉毛,微挺的鼻子,在加上那淡漠的眼神,仿佛是俯瞰众生的九天玄女一般。

    不管是紫衣男子的滔滔叫骂声,还是跪在地上那三人呼天抢地的求饶声,她都没有一丝的在意,脸上也没有丝毫的表情。

    不一会儿,那三人身上又添加了几条马鞭痕。那个紫衣男子收住马鞭,转向那淡黄衣裙的少女轻柔地问道:“师妹,你看该如何处置这三个小贼?”

    少女瞥了一眼地上跪着的三人,又立马收回眼去,对于三人如今的狼狈样没有半点的表示,只是淡淡说了一句:“这样的人渣就应该杀了。”

    “吸……”路边看热闹的人都表示一惊。

    那紫衣男子也是一愣:“啊,杀了?就因为他们偷了几两银子?”

    还没等他继续问,那少女还是那语气说道:“不过上天有好生之德,死罪就免了吧。”围观众人这才缓过来,原来这少女还是面冷心热呢。可是,黄裙少女突然接着又是一句:“活罪难饶,那就把他们的手砍了吧,以示惩戒。”

    周围的人这时心里不免一阵发凉,而最难受的却另有其人。地上三人这时心里那个苦啊,在这个呼吸的时间里,他们就经历了从天堂到地狱,再由地狱升到天堂,最后还是狠狠的跌落无比悲惨的地狱。但是,到了这个时候,他们三人也只能慌忙继续不停的磕头求饶了。

    不过,紫衣男子并没有马上动手,还是又看了看淡黄衣裙少女,看着她还是没有任何的表示。就再也不管那么多了,回过头对着三人说道:“偷窃断手,该罚。”说着便是拔出马侧的长剑飞身而起,朝地上那三人砍去。

    就在长剑快落在那三人身上之时,一道飞影击打在紫衣男子的长剑上,使得长剑脱手飞出,直插于地上。

    此时,地面上跪着的那三人已经吓得魂不附体了。而那紫衣男子一翻转落于地上,此时他仍然感觉右手发麻,无法使劲儿,他还是硬气着四处望了望,大声叫道:“是谁?藏头露尾的鼠辈,居然敢管小爷的事儿。”

    随着接下来的一连串叫骂声,也没看见什么人出来。此时,淡黄色衣裙的少女才疑惑地四处看看,但是也并未太仔细寻找。而紫衣青年也只得四处张望,期望能找出坏他事儿的人来。

    突然,他就看见安跪着的三人前面有一支筷子,他拾起筷子,就明白是怎么回事儿了。很明显刚刚他手中的长剑就是被这样的一支再寻常不过的筷子打落的,此时,他更是又羞又怒。

    又继续叫嚷道:“哪个混蛋,敢做不敢认了?”他低头看了看手中筷子,也不算笨,立即反应过来向左侧的小客栈看去,只看见小客栈里面空空如也,大概人都是跑出来看热闹了。

    不过他再一细看,发现窗边的桌子旁还有一个人,只见此人是一个白衣青年,比起他稍微大那么几岁,正在专心的吃着桌上的饭菜,貌似根本没有注意到还有这样一档事儿。

    他立马就猜到了一个大概,于是便疾步走上前,在窗前怒狠狠地向桌边的白衣人问道:“这是你扔的?”一边说着,还一边举起手中的筷子。

    不过紫衣青年没想到的是,他并没有等到他所想要的。只见白衣人仿佛没有听见似的,继续慢慢吃着桌上的饭菜。

    看着这幅情景,紫衣青年终于爆发了,把手中筷子往白衣人的饭桌上一扔,怒吼道:“别吃了,你聋了吗?小爷在和你说话,没听到吗?”此刻,只见那支筷子正直插于饭桌上,一小半没入桌面之下而筷子却无损毁。

    四周一阵暗议叫好声,紫衣青年也稍微有点自得,因为他也听到了,大家都在说“好功夫”之类的。

    这时,白衣人才缓缓抬起头来看着紫衣青年,微笑着问道:“你是在和我说话吗?”

    听到这儿,紫衣青年差点没气晕过去,他也知道面前的人在戏耍于他。于是也讽刺道:“这儿除了你,还有其他人吗?还是会说你就不是人,听不懂人话?”说着,他还用手在小客栈里指了指。

    白衣人这才缓缓四处望了望,只见小客栈里的确只有他自己一个人了,外面倒是有一大群看热闹的。回过头来笑着说道:“哎呀,真是不好意思啊,刚刚我还以为门外有一只恶狗在乱叫,所以我这个只能听懂人话的,还真是没注意。”

    这话一落,屋外一片大笑。

    “不准笑。”紫衣青年向四周吼道,四周看热闹的人也只得立即闭上嘴。随即他又转身向窗前的白衣人问道:“我不与你逞口舌之利,那筷子是不是你扔的?敢做不敢当,算什么英雄?”恐怕紫衣青年自己也总是把他自己当成是英雄才由此一问吧。

    那白衣人还是带着那副似乎永久不变的微笑,说道:“我可不是什么英雄,不过呢,刚才我是听见恶狗在胡乱狂吠,我实在是听烦了,所以才用了一支筷子来驱赶恶狗。”他随即又指向插于桌上的那支筷子说:“至于是不是这一支筷子,这个就得问你了。”

    泥人还有三分气,很显然,这个紫衣青年比起泥人来,还是要胜出一些的,当然是忍不了了。随即便恶狠狠叫道:“你找死。”因为他此刻手上也没有剑,也只有空手出击了。

    可是,结果显然也不是他所想的。只见紫衣青年双脚一蹬地,飞身而入,双掌齐出,而白衣男子轻松就避过了。

    紫衣青年眼看无功,随即一招:“横扫千军”的腿法一摆,结果也仅仅是把饭桌给“扫”得四分五裂,看起来离所谓的“扫千军”,还有一大段距离。

    接着他又扑向白衣男子,这下拳脚齐出,也算的上是找找精妙,看得人眼花缭乱。但无论是正的“三重叠浪”,还是邪的“黑虎掏心”等招式,都没能碰到白衣男子的衣角一下。

    在闪避几招后,白衣人一个漂亮的空中翻身,一脚正好落在紫衣青年的胸膛上,只见紫衣青年顺着窗户飞了出去,重重的摔在街道上。

    此时,白衣人才慢慢走出客栈,并笑道:“看起来,你不但口舌不行,而拳脚功夫也是没练到家,招式蛮多的,可惜都不实用。给你一个忠告,用华丽的表演来掩饰武学的本质,这是武者的大忌。”白衣人说到最后一句时,貌似也正色了许多。

    此白衣人正是风笑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