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 初斗薛家剑

    更新时间:2018-07-07 09:38:59本章字数:3020字

    听到风笑天如此说,紫衣青年怒吼着翻身而起,叫道:“混蛋!你算什么东西,一个小小的无名之辈居然敢教训我。告诉你,我可是‘舒州双侠’之一的岳守正。”

    此言一落,围观众人中也有几个人窃窃私语:“哇……他就是岳守正啊,薛庄主的大弟子,武功深得薛庄主的真传。听闻在舒州,人们把他与薛庄主的女儿薛彩蝶合称为‘舒州双侠’呢。”

    然而此时,更多的人则是看向风笑天。因为他们更加奇怪,既然那个紫衣青年是薛庄主的大弟子,武功不凡。

    于是,大家心中不免猜想,那他这个轻松击败岳守正的人岂不是更厉害。这样一来,大家都对风笑天的来历就十分的好奇了,还有的人在一旁胡乱猜测身份的,而有人却立即反驳的,乱七八糟说什么的都有。

    其中也包括马上那个淡黄衣裙少女,她也是直盯着风笑天,她对刚刚的过程看的清清楚楚。因此,她也明白,眼前这个白衣人绝对是一个高手,不是她与岳守正能对付的。

    岳守正见四周的人在议论他以及薛家庄,对着风笑天傲然说道:“我师傅可是‘天下第一剑’的薛庄主,我还用你这个无名小子说教。”接着他又转向指着马上的淡黄衣裙少女,说:“这位正是师傅的千金薛彩蝶,刚刚你冒犯了我们,就是冒犯了我师傅,也就是冒犯了薛家庄。”

    “哈哈……”风笑天听到岳守正这自卖自夸的话,也不由大笑起来,笑道:“有趣,有趣,真是有趣。你们两个能代表薛家庄?”心里也不禁想到,看起来薛家庄的光环实在是太过于耀眼了,居然都让这些无知的小辈(其实,风笑天他自己也比他们大不了多少)都忘了一个默认法则:江湖中是“实力为尊”。

    听到风笑天这样问,岳守正也是一愣:“这……那……那是当然,薛庄主不光是我师傅,还是我舅舅,加上我表妹是我师傅的掌上明珠,怎么不能代表薛家庄?”

    “薛长青薛庄主的确让人敬佩,不过,看起来他不太会教徒弟。”风笑天此刻也稍微正色了一些,继续说道:“你说你能代表薛家庄,那不知薛家庄的东西你又学了多少呢?”

    岳守正一听也是怒了,转身拔出身后插于地上的长剑,说道:“学了多少,你试试不就知道了。”说罢,便举剑朝风笑天刺来。

    眼看此景,风笑天也是迎上去,边闪避,边笑着说:“难道你在薛家庄学到的东西就只是拔剑动手吗?”此时,风笑天也只是辗转腾挪,长剑握于左手,并未拔出。

    接着他又说道:“我说的薛庄主让人敬佩,不仅仅是他的武功,更重要的是他的为人,他的修养,他的武德,而这一些才是你目前最需要学习的。”

    “少说废话,等你胜过我手中长剑,再来向我说教吧。”岳守正根本不理会,直接挥剑而上。

    此时,旁边白马上的淡黄衣裙少女也只是这样看着,似乎既没有出手帮忙,也没有上前去劝说的打算。只见她一直看着风笑天,眼睛里时不时的发出精芒,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而现在的场中,岳守正与风笑天仍然在街上“大战”,也至于,四周的人都纷纷散开,生怕自己遭池鱼之殃。

    可惜打斗场面并不那么精彩,因为到此时,风笑天的长剑依然未出鞘,也算得上是空手斗白刃了。不过呢,街道旁边的杂货摊位可就没有风笑天那般的速度了,只见岳守正长剑所到之处,全部都轰然倒塌。

    旁观众人此时也有人议论:“岳守正不愧为薛长青的大弟子啊,这七十二路薛家剑法使得也着实精妙。”

    立即就有人唱反调:“这也叫精妙?我看也只能砍翻桌椅板凳了……”这话一落,众人也是一阵大笑。

    风笑天在闪避了十几招后,说道:“这就是你学的薛家剑法?这七十二路剑法居然被你使成这样。华而不实,空有其形而不得其意,这也是武者的大忌。”

    岳守正这时可就是又惊又怒。

    惊的是,这样相似的话,他的师傅,也就是如今的“天下第一剑”薛长青也是对他说过。

    现在他都能清楚地记起师傅对他说的话:“正儿,你的资质一般,但是你也不要灰心,只要你扎实基础,不急于求成,在武学一途上仍然不可估量。七十二路薛家剑法可先不急学,需要见形知意,用式明意;薛家剑法,讲究轻灵飘逸的意境,你需要深思啊,这一点为师也无法帮助你。”

    可是,当初年少轻狂的他哪有听进去这样的话,一门心思的就想把薛家剑法全部学会,使自己也成为一个像他师傅那样的武林高手。一味的求快,结果可想而知,也就是成了现在这样。

    同时让他愤怒的是,如今这话被别人用来教训他,他的心里如何能承受。

    其实,岳守正能在江南这一片多少混出一点名声,也不完全是因为其师傅薛长青的威名。薛家剑法能剑法能在武林中有那么高的声誉,隐隐称为剑法之最,肯定也是不差的。

    虽然此时岳守正练得不到家,但是就对现如今的江湖而言,也算得上是少年英才了,不过呢,现在与他对战的人是风笑天,他也就只能落得如此了。

    又是来来往往交手十几招后,岳守正也停了下来,没办法,只见他此时已经有点气喘吁吁了。他也恰巧停在淡黄衣裙少女的前面,于是,他便转过头对着马上的她说道:“表妹,我们一起联手教训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

    “师兄,请叫我师妹,我不想每次都提醒。”令人意外的是,淡黄衣裙的少女居然来这么一句。接着她对风笑天说道:“阁下武艺非凡,薛彩蝶佩服。不过今日之事,我在教训这几个偷窃的小贼,阁下如此行径,是为何意呢?还是说想包庇他们吗?”一边说着,还用手指向地上的三人。

    风笑天心里也不禁想到,好厉害的女子,别看年纪不大,心思还真是深沉,她这一问就率先占据大义了。

    不过即使这样,风笑天还是微笑着说道:“虽然他们所犯偷窃之罪,但也正如姑娘你说的仅仅只算是小贼,所以也罪不至断手。看姑娘外表如玉,貌美如花,想来也是心地纯善之人。”后面这一句话说得也别有含义了,然而,薛彩蝶听到耳朵里也没任何表情。

    此时,风笑天也向那正在地上瑟瑟发抖的三人看去,说道:“今日之事,这位姑娘大度,放过你们,惩罚也就免了。不过,尔等若敢再犯,决不饶恕,走吧。”

    “感谢……感谢女侠饶命,感谢大侠……”在接着一连串的感谢声之后,三人连滚带爬的跑出人群。虽然接下来有可能会很精彩,可是他们再也不敢看了,一会儿就不见了踪影。

    骑在马上的薛彩蝶看着三人慌不择路的远去,并未出手阻拦,也没有说什么,甚至是脸上也并无什么明显的表情变化。

    她只是淡淡的看了风笑天一眼,立即打马转身说道:“师兄,走吧,此事已了。”也不管岳守正是否跟上来,慢慢地策马而走。

    “可是……”岳守正看了看薛彩蝶,又看了看风笑天,还想说什么,不过最后什么也没有说出口,所有想说的都化为一声叹息:“哎……”随即也是翻身上马,扬鞭而去。

    在四周围观的众人眼看热闹没了,慢慢地也就都散去了。

    风笑天看了看远去的两人,转头朝着客栈里面走去,拿出一锭银子,并且说道:“掌柜的,这儿是十两银子,除了我饭菜之外,算是赔给你的损失。”这话一落,掌柜心里别提多高兴了,心里还想着:他的饭菜加上桌椅板凳的损失最多也不超过五两银子,剩下的自己就赚了。

    然而,风笑天正准备走出客栈门口,又回头微笑着对他说道:“多余的算是街上那些被损坏杂货铺的,至于怎么分配,我想你应该懂的。”说完就出去了。

    “额……”掌柜心里那个郁闷啊,不过,在看到风笑天的本事后,他可不敢不答应,便立即说道:“当然,当然,这是应该的,应该的,客官您慢走。”

    风笑天出了客栈,随即便向自己的白马走去,边走却也在想,岳守正和薛彩蝶来江宁干什么?虽然说舒州离江宁不算远,准不会是专门来踏青的吧,风笑天心中也不免有这种幽默的想法……。

    风笑天在客栈前面取了马,并没有骑上去,或许是看着街道上的人来人往的,也就牵着马而走。

    就在风笑天没走出多远,还在思考岳守正与薛彩蝶两师兄妹之事,一个中正平和的声音打断了风笑天的思虑:“不愧是当今江湖中风头正盛的“剑神”,剑未出鞘,便也是锋芒尽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