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 风神逍遥子

    更新时间:2018-07-08 10:05:59本章字数:3118字

    风笑天顺着声音的来源看去,只见路边的小茶棚里,一位身穿灰衣的人正在悠闲的喝茶。

    虽然是坐着,但是也能知道,此人身材修长,灰色的长袍没有任何的出彩之处,但是穿在他的身上也没有一丝的多余。

    此时,风笑天还位于他的侧后方,因此不能尽观其貌,不过,可以看出其侧脸上并无多少皱纹,下颚的几缕短须似乎才方显此人的年岁已经不小了;左手很自然的端着茶杯,慢慢地将茶水送入口中,仿佛在饮人间仙露一般。

    风笑天朝着小茶棚走去,把马系在外面的木栏上,便径直朝灰衣人走去,直到他的茶桌前方才停住。

    这个时候,才看见灰衣人满脸红光,最微微张开着,微挺的鼻梁,硕大而明亮的双眼配上那双眉毛更是增添了几分帅气——对的,你没看错,就是帅气;虽然此时的灰衣人年龄应该不小了,但是不可否认,此人年轻的时候,绝对是眉清目秀的翩翩美少年。

    风笑天当即拱手道:“前辈,好雅兴。”

    “坐。”灰衣人抬手做出了一个请的手势,并吐出一个字来。

    风笑天也没有做作,便顺势坐下,也把手中的长剑放在桌上。灰衣人此时也从茶桌上的茶具盘中拿出一个茶杯,置于风笑天面前。

    “好剑!”灰衣人在倒茶之时,看了看桌上的长剑说道。他放下茶壶又接着说:“隐而不发,但却锋芒外露,虽然,我并未拔出细看,也是知道此剑的锻造肯定费了不少心思。对了,可有名字?”

    “多谢前辈如此赞誉。此剑乃是我自己所铸,前后共花了近十年的时间方成,本来是没有名字的。”风笑天此时也用手握着剑柄,接着又说道:“不过若要真是取一个名字呢,那就叫‘十年’吧。”

    “十年,十年……”灰衣人细细品味着这两个字,过了一会儿慢慢点头说道:“挺好,挺好……”也不知道他说的挺好是指剑好呢?还是指剑的名字好?又或者是指其他的?

    灰衣人此时上下端详了一下风笑天,又是问道:“我观你的外貌,想来年龄不会超过二十五岁,又如何来十年锻剑呢?”

    风笑天微笑着说道:“前辈慧眼如炬,小可下月便满二十五岁,至于十年锻剑之事,说来话就长了,所以便不细说了。”说到锻剑之事时,风笑天也只是随口带过了,并没有多说的打算。

    “嗯嗯……我能明白。”灰衣人喝了一口茶:“但是,另外一件事儿我很好奇,想请教一下小友。”

    “前辈您客气了,有什么事,请尽管问吧。晚辈能回答的,一定知无不言。风笑天微笑着答道。

    听到风笑天这样的回答后,灰衣人便正了正衣衫,说:“只从你进入这儿以后,你从未问及我是谁,是你对此不感兴趣呢?还是说你已经知道我是谁了?”

    风笑天笑了笑,并没有急着回答灰衣人的话,而是端起桌上的茶杯,喝了一口茶,说道:“好茶,这应该是慢慢泡开之后才能有如此味道的。”

    “哈哈……”灰衣人听了风笑天的话后笑了起来,说道:“‘剑中之神’就是不一样,不负盛名。”

    “逍遥子前辈谬赞了。”风笑天此时也拱手道:“无相禅宗坐,逍遥无影踪,薛家长青剑,唯毒剩云空。”

    听到风笑天如此回答,灰衣人微笑着说道:“不愧是‘剑神’。”

    风笑天回答道:“那四句话代表了二十多年前的武林中的四位绝世高手,晚辈能在此见到神龙见首不见尾的逍遥子前辈,的确荣幸之至,至于所谓的‘剑神’,那就更是愧不敢当了。”

    “哈哈……”灰衣人听了之后又笑了起来,一会儿才慢慢的停了下来,脸上也露出了沉思之色说道:“二十年了,转眼之间就已经过去二十年了,哎……老了,岁月不饶人啊,如今也的确是年轻人的天下了,至于什么当得当不得,那就更不是问题了,又不是自封的,何来当不得之说呢?”

    “前辈说笑了,二十年的时间虽然长,但是也没能在前辈的面容上留下一丝的痕迹,岂可说老呢?我也是听闻四大高手中,逍遥子前辈是最具有风采神韵的,这才能猜出前辈的身份。此外,前辈‘风神’的名号响彻武林几十年,才真正是当得。” 风笑天看着灰衣人微笑着回答道。

    也的确,如果只看灰衣人的外表,谁也不能想到,面前之人已经超过五十岁了,因为,灰衣人面白红润,没有一丝皱纹,乌黑的头发随意的披散在后背,从中找不出一缕白发。恐怕谁也不敢相信,他就是二十多年前“轻功天下第一”的凌逍遥。

    当时,凌逍遥的盛名就连天机山庄也发出话来表示赞同,因此,之后武林中就给了逍遥子“风中之神”的称号。那以后,“风神逍遥子”的名号响彻武林。

    由于知道凌逍遥名字的人很少,以至于到后来人们都只是称呼他为“逍遥子”。逍遥子的来历到现在都是一个谜,但是一身本事却让人无不敬畏。

    当时人们还有送给逍遥子“三绝”的称号,分别表示:第一,逍遥子轻功是一绝,轻身功夫天下无人出其右;第二,暗器也是一绝,无影随行针,弹指神功,飞花摘叶伤人等绝技对他来说简单至极;最后,人更是一绝,没办法,长得帅,那个时候可是有武林第一美男子的传闻,想想也是,现在五十岁了,身穿素衣还是那么有风采。

    “呵呵……”逍遥子轻笑到,但也能看得出风笑天的话还是让他有些许高兴的,接着又感叹地说道:“‘风神’这些称号有什么用呢?什么也抵不过时间啊,二十年后的今天,又还有谁能记起呢?无相大师足不出少林,唐老头也只是在蜀中陪他那些蛇虫鼠蚁,至于薛兄弟现在不是麻烦缠身了。”

    风笑天听到这儿,也是沉默了一会儿,端起茶杯,喝了一下口,说道:“前辈淡泊名利,人如其名的逍遥于世外,晚辈很是钦佩;少林的无相大师,似乎三十年前就有着‘天下第一’的称号,更是让晚辈望尘莫及;蜀中唐门的唐云空门主,虽然是凭着用毒的功夫闻名江湖,但是他却是医毒双修,一手‘毒功’也算救了无数人的性命,同样令世人敬仰;至于薛庄主,他练剑,用剑,诚于心,诚于剑,晚辈同样修剑,也是佩服不已。”

    “那……”逍遥子此时正准备接过话来说。

    风笑天却是立马打住道:“我知道前辈要说什么,其实,自从我走进这儿,我就大概能猜到前辈的来意了。”

    逍遥子此时也是黯然道:“我只是不想看到这样的结果,难道真的是避免不了吗?其实,这个世间的是是非非,又怎么能简单的说清楚的呢,当年之事也是如此吧。”

    “是的,前辈之言,晚辈受教,所以,此次晚辈与薛庄主的这一次比武决斗,我也仅仅想以一个普通剑客身份,这样或许要好一些吧?师傅肯定也会这么认同的。”风笑天说到此处,他脸上那永久不变的微笑似乎才变得有些哀伤。

    逍遥子听到风笑天这么说,也是不由地叹了一口气:“哎……其实我也明白,不过,现如今天下大乱,群雄并起,如果你与薛兄弟的一战被有心人利用,只恐怕江湖武林又会出现一场血雨腥风啊。”

    “前辈之言很对,薛庄主也说过同样的话,不过呢,他也说过,天下已经大乱几十年了,反而江湖武林这近十年却是沉寂不已。其实这并不是一个好现象,只怕不知有多少势力已经暗中蛰伏许久了,他们现在在等待一个时机,如果到了时机成熟的时候,恐怕就会以排山倒海之势涌来,让人根本无法抵挡。”风笑天说。

    逍遥子此时却是很奇怪的看着他:“你已经见过薛兄弟了?”

    “是的,见过了。”风笑天点了点头。

    “什么时候?”逍遥子接着问。

    “大约三年前。”风笑天又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慢慢地答道。

    逍遥子也算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这时却是更加惊讶和疑惑了,又问道:“既然如此,那又怎么会变成这样?你们还要比武决战?”

    “对,就在三年前就定好了。也是在那一面之后,薛庄主就已经把那封邀请函交给天机山庄了,并且交代于今年的端午之后发出,同时也就是表示通知我此事。”风笑天顿了顿,又说道:“其实说起来,这场决战应该算是在三十年前就定下的吧。”

    逍遥子听到这儿,也是更加的疑惑了,问道:“三十年前?那个时候,无论是你的师傅还是薛长青兄弟恐怕都还刚出江湖吧?那个时候怎么还有这个比武决战了呢?这场决战难道不就是因为当年的那件事吗?”

    “不是,准确说应该不仅仅是。”风笑天思索着说道:“二十年前的那件事,前辈也算是当事人之一,知道的或许比晚辈更详细吧?但是这场比武的来源却不是因为那时候的事儿,而是来自更早的三十前以前,那个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