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被暴露的衣服

    更新时间:2018-07-08 21:19:46本章字数:3024字

    车子很快的到了超市,车子一停,南宁惜迫不及待的下了车,跑了进去,嘴里喊着,“零食,我来了。”

    南圣贤看着,嘴角勾出一抹宠意的笑意,跟着走了进去。

    南宁惜直奔零食专区,看着排着整整齐齐的零食,南宁惜很难选择,每一样都想要。

    南圣贤走了过去,看着南宁惜的眼神,就知道她在想什么,开口打消南宁惜的念头,“不可以每样都要,只能挑几样。”

    南宁惜一停,就像漏了气的气球一样,可怜巴巴的看着南圣贤,指着前面的薯片,说着,“这些都是刚上市的薯片,哥哥我好想都吃一遍。”

    看着南宁惜那可怜的神情,南圣贤没有很快的妥协,而是冷眼盯着她看。

    南宁惜为了自己的零食,害怕的无视了哥哥的冷眼,为了零食,豁出去了,哥哥这么疼她,一定会很快妥协的。

    憋着嘴,双手合上,做着拜托拜托的动作,再加上那可怜的眼神,有点让人觉得像松鼠。

    南圣贤坚持不住了,伸手摸着额头,做了一个无语的动作,说着,“随便买。”

    每次都输给南宁惜,唉,被这个丫头吃的死死的。

    得到了南圣贤的同意的南宁惜,开心的叫了一声,“谢谢哥哥,最爱你了。”

    说完,踮起脚尖,在南圣贤的脸上亲了一口,在南圣贤还没有反应过来时,跑向了那零食区,疯狂的拿着。

    被南宁惜吻上的那一刻,南圣贤心跳加快,久久不能回神,等回过神时,满脸的惊喜,伸手摸着南宁惜亲过的地方,嘴角勾出一抹幸福的笑意。

    没过多久,南宁惜推着一辆装满零食的车子走了出来,魏叔看到后,无奈的摇了摇头,每次都这样,无论自己说多少次。

    “少爷太宠小姐了。”魏叔无奈的说着。

    南宁惜抱着零食上了车,一路上,笑容都在她的脸上。

    南圣贤看着沉浸在幸福里的南宁惜,嘴角勾出一抹坏坏的笑意,指着这些零食,慵懒的说着,“等会自己想办法拿进去。”

    南宁惜听后,刚才还幸福的脸一下子垮了下去,想到自己拿回去,一定会被南母给没收了。

    因为这些食物在南母面前,都是垃圾食品,有一次,南宁惜因为吃太多的薯片,而引发急性阑尾炎。

    被南母发现后,家里再也没有出现过零食了。

    看着手里的零食,南宁惜第一反应就是拿起书包,把这些零食都装进去,可惜,自己的书包太小了,装不了太多。

    眼里看向南圣贤的书包,看到南圣贤的书包里面没有很多东西,正好,可以给自己装零食,眼里可怜巴巴的看着南圣贤,说着,“哥哥,书包能借我吗?”

    “不能。”南圣贤想都没想就拒绝了。

    “不要啊,哥哥,我们不能浪费食物啊,你看看,有多少人没吃的,所以,你得帮帮我,把这些零食藏起来。”南宁惜看南圣贤不帮自己,立马伸手抓住南圣贤的手,请求着。

    “然后捐出去吗?”南圣贤嘴上无意一说,也表情并不是这样的,表情有算计。

    南宁惜听后,想哭的心都有了,该死的哥哥,就知道欺负她,生气的拿过南圣贤的书包,说着,“不帮也得帮,我可是你的妹妹。”

    “不行。”南圣贤没有想帮的意思,抢过南宁惜手中的书包,放到后面靠着,不给南宁惜拿过去的机会。

    南宁惜看着,气呼呼的鼓着嘴巴,她就不相信了,自己拿不到那个书包,往南圣贤那边靠了过去,伸出双手,咕咚南圣贤。

    这一个举动,有些吓到南圣贤了,他万万没有想到,南宁惜竟然如此大胆。

    因为手太短,双手支撑着沙发有些艰难,所以南宁惜毫无顾忌的坐到了南圣贤的大腿上,动作很暧昧,可惜,做的人不知道。

    南圣贤惊讶的看着南宁惜,看着她认真的脸,眼睛不自觉的往她身下看去,体下竟然有了感觉,该死的,南宁惜这是在玩火。

    眼里带着怒意,警告着南宁惜,“给我下来。”

    “要我下去可以,你得把书包借我。”南宁惜不知道南圣贤对自己产生了感觉,一无所知的要求着南圣贤。

    南圣贤看着南宁惜现在的样子,有些克制不住,这个动作,在好几个夜里,都会梦到,现在发生了,没有感觉是假的。

    每次梦到南宁惜坐在自己身上,勾引自己的画面,总会勾出那浴火,那熊熊烈火没有人扑灭,总是要淋一晚的冷水,才能平息。

    这该死的家伙,南圣贤强忍着,眼里带着冷意。

    南宁惜感觉到那冷意,吓得南宁惜立马从南圣贤的身上下来。

    刚一离开,一个紧急刹车,让南宁惜失去了平衡,往南圣贤的身上倒去。

    南圣贤惯性的伸手抱住了她,手碰到腰,软软的感觉,低头看了过去,不小心看到南宁惜露出来的内衣,害羞的把脸转了过去,但又不自觉的看了过去,眼里直勾勾的看着。

    等一站稳,南宁惜第一反应是看向了南圣贤,看着南圣贤盯着自己的某处看,跟着他的眼神,看了过去,看到自己的内衣暴露了出来。

    害羞的把衣服拉好,眼里生气的看着南圣贤,大骂一声,“色狼。”

    骂完,赶紧从南圣贤的身手下来,心里很委屈,自己竟然被哥哥看光了,都怪这校服,干嘛设计成西装式的,不知道胸大的妹子很尴尬吗?

    还好,自己不是胸大的妹子,而是那些宅男口中的飞机场,想到这里,就是自己心里的痛啊!

    气氛变得很尴尬,魏叔一直看着俩双妹的互动,笑了笑,这俩个孩子,每天都是吵吵闹闹的,没有一天是消停的。

    对他们打来打去,吵来吵去,已经见怪不怪。

    并没有觉得南宁惜坐到南圣贤身上有什么不妥,毕竟是兄妹。

    南宁惜不甘心自己被南圣贤看光了,眼里看向了南圣贤,满脸的委屈。

    南圣贤知道自己做错了,但口头上还是得理不饶人,面子最大,“没什么好看的,你委屈干嘛?”

    “什么?哥哥你再说一遍。”听到南圣贤说自己没什么好看的,南宁惜深受无数次打击,怎么说,自己在学校也是很有名气的好吗?

    也是有人追的,可惜,那些人,告白过后就消失不见了。

    南宁惜很是痛苦,不知道自己干了什么,那些人竟然消失了。

    其实这些都是南圣贤干的,没看到有人跟南宁惜告白,他就会把那个人教训一次,逼迫他离开这里,不能在南宁惜的面前出现。

    也因为这样,南宁惜到现在都没有男朋友。

    这些都是南圣贤过度保护的结果。

    “没有看点。”南圣贤重复着,脸上浮现嫌弃的眼神。

    南宁惜看着,想哭的心都有了,为了自己的尊严,强忍着没哭出来,脸上尽显委屈的神情,“你才没有什么看点呢。”

    南圣贤一听,不怒反笑,嘴角勾出一抹嘲讽的笑意,慵懒的把被靠向了椅子上,说着,“你见过?”

    被南圣贤这么一说,南宁惜自愧不如,这该死的哥哥,就会踩着她的语点,狠狠地欺负她,嘴巴嘟着,委屈死了。

    很想找些话说回去,但还是放弃了,因为无论说什么,都会被南圣贤很快的说回去。

    这辈子啊,就只能被南圣贤吃得死死的了。

    多希望有一次,自己能说得过南圣贤。

    “哼。”哼了一声,把头看向了别处,双手交叉放到胸上,一屁股狠狠地坐了下去,一副你不要惹我的样子。

    南圣贤眼里看了过去,看到南宁惜气呼呼的样子,顿时觉得可爱极了,忍不住的想要伸手摸摸她的头。

    他是这样想的,也是这样做的,手伸了出去,在她的头上宠溺的摸着。

    被南圣贤气着的南宁惜,当然不喜欢南圣贤摸自己的头,而且经常被摸头会长不高的,伸手推开了南圣贤,傲娇的抬起了头,说着,“不许摸我的头。”

    南圣贤一看,眉头微微一皱,“摸你怎么了?”

    “会长不高。”南宁惜说出了理由。

    “那蓝天裕摸你怎么不说?”一想到南宁惜被蓝天裕摸头,那副开心的样子,怎么想心里就是不爽,凭什么蓝天裕可以摸,自己不可以摸呢。

    “那不一样,因为我喜欢天裕哥啊!”南宁惜单纯的把自己的心里话说了出来,她喜欢蓝天裕的事情,很多人都知道了。

    南圣贤知道南宁惜喜欢蓝天裕,就是因为南宁惜喜欢蓝天裕,所以南圣贤才不喜欢蓝天裕,把他当成头号危险人物。

    对蓝天裕的敌意很是明显。

    每次听到南宁惜说自己喜欢蓝天裕,心都会刺痛,脸黑了下去,露出危险的神情,说话的声音也变得冰冷刺骨,“以后不准喜欢他。”

    南宁惜听后,感觉到身旁的冷意,回头看了过去,被南圣贤的气势吓到,连忙后退了几步,害怕的看着他,不明白南圣贤为什么不让自己喜欢蓝天裕,开口问着,“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