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二十岁的老男人

    更新时间:2018-07-09 16:12:35本章字数:3078字

    南圣贤听后,露出鄙视的眼神,说着,“怕你被骗。”

    在南圣贤眼里,除了他之外,接近南宁惜的都是骗子色魔,所以他要保护南宁惜,不能让那些异性有机可乘。

    “不会的,天裕哥不会的。”南宁惜不相信蓝天裕会骗自己,在自己眼中,蓝天裕是除了哥哥爸爸妈妈之外对自己最好的人。

    “你别傻了,哪个男人会无缘无故对你好,都是带有目的的,除非是个同性恋,才会没有目的的对你好。”话少的南圣贤为了好好给南宁惜洗洗脑,说了一天的话出来,平时他都是能简略就简略。

    南宁惜听到南圣贤说蓝天裕带有目的接近自己,突然心中一喜,问着,“是不是天裕哥也喜欢我?”

    被南宁惜这么一问,南圣贤很是无语,这丫头,竟然还能往好的想,真是败给她的脑袋瓜子了,伸手狠狠地在南宁惜的额头一弹,不屑的说着,“就你那模样,蓝天裕瞎了眼才会看上你。”

    “嗯哼,哥哥怎么说我还是有人追的。”南宁惜不服气的说了回去,这是亲哥吗?巴不得自己亲妹嫁不出去。

    “那怎么十几年都是单的?”南圣贤重重打击着,嘴角勾出一抹嘲讽的笑意。

    南宁惜深受打击,这可是她心中的痛啊,她也不知道,那些人怎么告白完就消失不见了,不行,她一定要找找原因。

    眼里不服气的看着南圣贤,说着,“你不也是单着吗?”

    从小到大,都没见过哥哥带着女朋友回家,怎么说,哥哥也是二十岁的老男人了。

    被南宁惜这么一说,南圣贤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回话,心里很是苦涩,那还不是因为你吗?

    南宁惜看南圣贤没有回自己话,心里很是嘚瑟,终于说过南圣贤一次了,嘴欠的继续说着,“哥哥,你已经是二十岁的老男人了,是时候给我找个嫂子过来了。”

    说完,拍了拍南圣贤的肩膀,一副为南圣贤担忧的样子。

    南圣贤一听,嘴角一抽,什么?二十岁的老男人。

    南圣贤不淡定了,拍开南宁惜的手,脸一黑,生气的说着,“注意说话。”

    南宁惜看南圣贤的脸变了,心里很是不服气,说着,“就会黑脸吓我,我有说错吗?”

    “有,第一我不是老男人,第二二十岁是该玩的时刻,第三你也不小了。”南圣贤冷声呵斥着。

    南圣贤听后,嘟起了小嘴巴,圆圆的眼睛无辜的看着南圣贤,装起了无辜,声音故意装得很嗲,“怎么说人家也比你小。”

    南圣贤瞬间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无语的看着南宁惜,回过头看向窗外,准备无视她。

    南宁惜看南圣贤受不了了,得意一笑,没有打算放过他的节奏,她知道哥哥讨厌嗲里嗲气的女生,所以故意装作他讨厌的女生。

    身体往南圣贤身上靠拢,说着,“哥哥呀,人家想借你小书包用用,可以吗?”

    南宁惜在说的时候,故意摆动着肩膀。

    南圣贤鄙视的看了过去,眼神很是无语,他最受不了南宁惜用这一招,伸手把自己的书包扔到南宁惜的身上,说着,“拿去,给我安静点。”

    “谢谢哥哥,哥哥最好了。”南宁惜心满意足的拿过书包。

    打开了南圣贤的书包,正准备把零食放进去时,看到里面有个粉红色的信封,一看就知道,是爱慕哥哥的女生给的。

    把那信封拿了起来,说着,“哇,哥哥又有人给你表白了。”

    说完,打开了那封信。

    南圣贤只是给了南宁惜一个眼神,毫不在意的样子。

    南宁惜打开信,就念了起来,“亲爱的南学长,我是高三十班的沐七七。”

    南宁惜看到了沐七七这三个大字,大吃一惊,这不是她的好闺蜜吗?怎么喜欢上自己的哥哥,眼里打量着南圣贤,除了长得好看,成绩好之外,就一无是处了,有什么能让沐七七喜欢的呢。

    南宁惜眼神充满了鄙视,南圣贤的感知很好,感觉到异样的目光,眼里看了过去,跟南宁惜的眼神对上,清楚的看到了南宁惜的鄙视。

    脸一黑,抢过南宁惜手中的信,看着,看到了沐七七三个大字,这不是南宁惜的好闺蜜吗?怎么喜欢上自己了。

    对沐七七喜欢上自己的事情南圣贤不感兴趣,打开窗,把那封信扔了出去,毫无价值的东西,留着也没用。

    南宁惜把南圣贤的一系列动作都看在眼里,心里很是生气,怎么说这也是沐七七的一份心意,哥哥怎么这么无情呢。

    “哥哥,你太过分了,怎么说这也是七七的一份心意啊!”南宁惜不满的说着。

    “不需要。”南圣贤冷漠的说着。

    “你。”南宁惜被气得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生着闷气,等明天一定要让沐七七知道哥哥变态的面孔,一定要让她清醒过来,不能被南圣贤的脸给迷住了。

    车子很快的到家,车子一停,魏叔的门刚打开,南宁惜就拿着俩个书包冲了进去,被出来迎接的南母看到,叫住了她,“宁惜,你这么着急要去哪里?”

    南宁惜被南母叫住后,心里一虚,心跳加快,回头看了过去,冲着南母打着招呼,笑容在脸上浮现,说着,“妈妈,我尿急,先上去了。”

    说完,跑了上去,却被南母拉住,南宁惜的心更虚了,怕被南母看出来,尽量让自己平静下来,可惜没用,心跳还是那么快,“妈妈,还有什么事吗?”

    “你怎么背着俩个书包?”南母看到南宁惜心虚的眼神,书包里面一定有问题。

    “哥哥说我最近太胖了,所以让我背书包,多运动。”南宁惜心不跳脸不红的撒起了慌。

    但还是被眼尖的南母看出了问题,伸手想要拿南宁惜的书包,却被南宁惜躲开了。

    南母很是生气,说着,“你是不是又背着我偷偷买零食了?”

    被南母这么一说,南宁惜怕零食被南母没收,退后了几步,说着,“没有。”

    “没有,我看是买了不少,快点给我交出来,不然这个月你的零花钱没有了。”南母不相信南宁惜的话,生气的大吼着,这孩子怎么不记住那天的教训啊,还敢吃这些垃圾食品,气死她了。

    “妈妈,不要啊。”看着南母生气的样子,南宁惜知道,这些零食留不住了,为了零花钱,心不甘情不愿的把书包打开,把零食拿了出来。

    把零食整整齐齐的排在南母的面前,心里刺痛着,我的零食啊,还没吃又没了。

    排好后,可怜巴巴的看着南母,说着,“妈妈,能给我留一样吗?”

    “休想,给我去换衣服,下来吃饭,还有你的成绩叫你哥哥给你补补,看看你,你哥哥全年级第一,你呢,全年级倒数第一,气死我了,说你是我孩子,别人都不信呢,我怎么会生了你这么笨的孩子呢。”南母看着地上的零食,气打一处来。

    看着南宁惜的脸,脸是生好看了,就是脑子,怎么这么笨呢,一点都不像自己和南国柱。

    南宁惜听着很委屈,小声的嘟囔着,“还不是因为那些老古董说的很无聊,害我都睡着了。”

    即使南宁惜说的很小声,还是被南母听到了,大吼着,“南宁惜,你还有理了啊,给我快上去,看到你就心烦。”

    南母伸手摸着胸口,一副要被气死的样子。

    南宁惜冲着南母吐了吐舌头,跑了上去。

    南母气得指了指南宁惜,大骂着,“你这孩子,在考个倒数第一,我就让你这个月没零花钱。”

    南宁惜一听,很是挫败,妈妈就知道拿零花钱威胁自己,我到底是不是她的孩子啊。

    南圣贤一直在一旁看着,看到生气的南母,走了过去,安慰着,“妈妈别生气了。”

    南圣贤听到自家乖儿子的声音,脸上好看了起来,看着自家帅气的孩子,感到欣慰,“还是我大儿子省心啊,看看你妹妹,我快被她气死了。”

    “好了别气了,我晚上给她补习就行了。”南圣贤安慰着。

    “好,那晚上就拜托了,我可不想再因为她倒数第一去学校了,太丢人了。”南母一想到自己因为南宁惜成绩的事情,被老师通知过去,那面子真的丢大了。

    每次跟一些豪门贵妇去喝茶,每次聊起自己的孩子,南圣贤是让人很长脸,可聊到南宁惜时,自己的面子就不知道往哪搁了。

    “好,我知道了。”南圣贤乖巧的应了声。

    “还是我家哥哥好,我去给你们准备晚餐。”南母看着了眼南圣贤,伸手摸了摸他的头,走了进去。

    南圣贤看着南母离开后,看着地上的零食,趁南母不注意,捡起了地上的一包零食,藏到了身后。

    这个小动作被魏叔看到,笑了笑,就知道少爷宠小姐。

    刚离开的南母,想到零食的事,又走了回来,没有注意到南圣贤身后的零食,对着魏叔说着,“魏叔,把零食给我送给邻居家的小孩子吃。”

    说完走了。

    “好的,夫人。”魏叔应了一声,默默的把那零食捡了起来,捡完,眼里看着南圣贤。

    南圣贤被魏叔看得心虚,转头走了。

    魏叔笑了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