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 一个水性杨花的人

    更新时间:2018-07-10 20:11:27本章字数:2988字

    “哇哦,西红柿对身体好,不愧是我男神。”沐七七不忘夸奖南圣贤,开心的拿着笔记着,“还有呢?”

    “还有吗?”南宁惜努力的想着,想到平时南圣贤都是妈妈做什么吃什么,都没有挑过食,压根不知道他还喜欢什么,除了西红柿会吃很多之外,其他的压根就没见他多吃过。

    想了很久,就再也想不出南圣贤喜欢吃什么了,应该没有了吧,开口说着,“没有了。”

    “啊!没有了。”沐七七有些惊讶,不过很快的接受了,“男神就是男神,专一,继续下一个问题,喜欢什么样的女生?”

    “啊!”这个问题被沐七七问倒了,因为南宁惜也不知道南圣贤喜欢什么样的女生,开口为难的说着,“不知道。”

    “什么,你是不是南学长的妹妹啊,自家老哥喜欢什么样的女生都不知道。”沐七七对南宁惜是南圣贤的妹妹身份很是怀疑。

    南宁惜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头,笑了笑,为自己辩解着,“平时他那么忙,我那有时间观察啊。”

    “好吧,这个问题过了,那下一个,南学长最讨厌什么样的女生?”沐七七对这个问题相当的关注,眼神期待的看着南宁惜。

    “这个吗?我知道,讨厌发嗲的女生。”南宁惜对这个问题相当的自信,想都没想就回答了。

    “好,我记下。”沐七七一边记着一边想到发嗲的女生,突然浑身颤抖着,自己也讨厌发嗲的女生,别说是男神了。

    “还有吗?没有我就走了。”说完,转头就走,刚刚好见到楼下走过去的南圣贤,南宁惜本来不想多注意,但看到了南圣贤身后跟着一个女生,心想,里面一定有猫腻。

    伸手叫了沐七七过来,“七七,你快过来,我哥后边跟着个女生哦。”

    南宁惜这么说是想告诉沐七七自家老哥很花心,让沐七七清醒清醒,不能被老哥这个恶魔给伤害了。

    沐七七一听男神身后跟着个女的,不敢置信,开口说着,“你是不是眼瞎了?”

    抬步走了过去,看到了南圣贤身后真的跟着个女的,心慌了,立马抓住南宁惜的手,问着,“宁宁,这怎么回事?”

    “还能怎么回事,我看我哥走的方向是小树林那边,你说啊,去小树林还能发生什么事,八成就那样这样。”南宁惜不当嘴上污蔑着自家老哥,手上也动着,脸上浮现坏坏的神情,让人不能往坏处想。

    “我不相信,走,我们去看看。”沐七七不相信南宁惜说的,一定要亲眼见到才行。

    说完,拉着南宁惜就往小树林那边走去。

    南宁惜不情愿的停了下来,手里抓着墙,说着,“我不去行吗?”

    “宁宁,你是不是我的好闺蜜?”沐七七委屈的看着南宁惜。

    “是。”南宁惜最受不了别人委屈的样子。

    “那就走。”说完,拉着南宁惜就往小树林那边走去。

    南宁惜苦逼着脸,跟着沐七七去了。

    来到小树林,躲在了不远处观察着,看到南圣贤停了下来,转过了身,一如既往的冰冷着脸,浑身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气息,说话的语气也很冰冷,“有什么事?说吧。”

    被南圣贤这么一说,那个女的很紧张,抬头害怕的看着南圣贤,被他的美色迷住,呆呆的看着他,眼里泛着爱慕的神情。

    南圣贤不喜欢被人这样看着,眉头一皱,脸上浮现不悦的神情,说着,“不说我就走了。”

    说完,转身就要离开。

    那女的心一急,伸手抓住了南圣贤的手。

    南圣贤条件反射性的甩开,看着那个女的眼神更冰冷了,“有话就说,我时间不多。”

    南宁惜看着这个场景,不由的感叹着,“那个女生估计会被吓死了。”

    “你不要污蔑我男神,这叫酷你懂吗?”沐七七不喜南宁惜污蔑自家男神,顶了回去。

    南宁惜听后,翻了一个白眼,鄙视的说着,“我看你是被美色蒙蔽双眼了。”

    “你才被美色蒙蔽双眼。”沐七七生气的说着,忘记了自己在偷听的事情。

    说后,后悔了,连忙伸手捂住了嘴巴,眼里看向了南圣贤那边。

    连带着南宁惜也被吓到了。

    南圣贤听到远处有声音,冷眼看了过去,冷声呵斥着,“是谁在偷听?”

    说完,抬步走了过去。

    南宁惜吓得指着沐七七,意思是让沐七七出去,如果让哥哥知道自己在偷听他讲话,一定会被他笑死的,所以她打死也不出去。

    沐七七摇了摇头,手指了指南宁惜,意思是让南宁惜出去,南宁惜当然不愿意了,头摇着,眼里看了过去,看到南圣贤越走越近。

    立马灵光一闪,对着沐七七小声的说着,“猜拳,谁输谁出去。”

    “好。”沐七七二话不说就答应了。

    南宁惜见沐七七答应了,立马猜起了拳,马上出了一个剪刀,刚刚好沐七七出了一个石头。

    南宁惜后悔莫及,生气的看着一脸胜利的沐七七,哼了一声,死就死吧,笑就笑吧。

    南宁惜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站了起来,吸引了南圣贤的注意。

    南圣贤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背影,问着,“你是谁?”

    南宁惜一听,拔腿就跑,她才不要傻傻的被哥哥发现呢。

    南圣贤看眼前的人跑了,怎么看怎么眼熟,突然,明白了过来,怒眼看了过去,“南宁惜,你竟然敢偷窥?”

    说完,追了上去,南宁惜回头看到南圣贤追了过来,吓得加快了脚步,看着离南圣贤还有很远的距离,嘚瑟了起来,不怕死的说着,“哥哥,你好慢啊!”

    说完,报应来了,回过了头,还没看清眼前的路,就被石头绊倒了。

    身体失去了平衡,摔倒在地,伴随着一声尖叫声,“啊!”

    南宁惜重重的摔倒在地,痛意很快的袭来,南宁惜痛得紧皱着眉头,眼泪从眼眶里流了出来。

    南圣贤吓得跑了上去,想要去接住她,可惜来不及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南宁惜摔倒在自己的面前。

    看着南宁惜痛苦的样子,南圣贤心里很不好受,走到了她的面前,问着,“没事吧?”

    “能没事吗,痛死我了。”南宁惜强忍着痛意,坐了起来,擦掉刚才流出来的眼泪,委屈的看着南圣贤。

    “知道痛了吧,谁叫你偷窥。”南圣贤蹲了下去,心疼的检查着她有没有受伤,但嘴里还是不饶人。

    “冤枉啊!我这还不是受人之托,才去看的吗?”其实不是这样的,我只不过是一个替罪羊,谁让我猜拳输了呢。

    “哦。”南圣贤对南宁惜受托之人毫无兴趣,现在只关心南宁惜哪里受伤了,开口问着,“有没有哪里受伤了?”

    “我没事。”南宁惜应了声,准备从地上站起来,却发现脚歪了,吃痛,无力的倒向了南圣贤那边。

    南圣贤惯性的接住了她,眉头紧紧一皱,说着,“这就是没事。”

    “真没事,就是脚歪了。”南宁惜倒进了南圣贤的怀里,专属南圣贤身上的茉莉花味扑面而来,那种味道淡淡的,很好闻,就是有些不习惯被南圣贤抱着,挣扎着就要出来。

    南圣贤不给南宁惜机会,把她从地上抱了起来,走向医务室。

    南宁惜感觉自己面子丢大了,看着路边的人看向自己,害羞的遮住了脸,都怪哥哥,让她成为焦点了。

    “哥哥,快把我放下来,丢脸死了。”南宁惜不满打扰嘟囔着。

    可南圣贤压根就不理会她,只顾着走着,把她带到医务室,打开医务室的门,药水的气味扑鼻,让南宁惜害怕了起来,她从小到大最讨厌药水味。

    门刚打开,因为动静有些大,不仅吸引了严莉的注意,还吸引了来这边休息的蓝天裕,蓝天裕从床上坐了起来,看向了门口。

    第一眼看到了南宁惜,惊喜着,“宁惜,你怎么来了?”

    南宁惜听到蓝天裕的声音,刚才的阴霾一扫而过,眼前一亮,看了过去,看到了蓝天裕,开心着,“天裕哥,你怎么在这里?”

    “我身体有些中暑的迹象,所以过来休息。”蓝天裕开口解释着,刚说完,感觉到一双冰冷的眼神盯着自己看,蓝天裕顺着那眼神看了过去。

    这才注意到了南圣贤,不畏惧的跟着南圣贤对视着。

    帮蓝天裕准备药的严莉转过了身,看到了眼前的一幕,吓得药掉落在地,身为腐女的她,在她的眼里,这个对视可是相当的暧昧啊!

    南宁惜不解严莉的反应为何这么大,眼里看向了她,再看看蓝天裕,吓了一跳,因为蓝天裕的眼神充满了敌意。

    再看看南圣贤,冰冷刺骨,浑身散发着的冰冷气息,让人冷到颤抖。

    不知道为什么,哥哥对天裕哥就是有敌意,天裕哥也是,这就是所谓的欢喜冤家吗?

    南宁惜感到心累,叹了口气,能不能好好相处了。

    答案,就是不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