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 被推倒了???

    更新时间:2018-07-12 19:32:51本章字数:3023字

    唉!算了,到最后时刻,还得看我。

    “哎呀!我的脚好痛啊。”南宁惜假装脚疼的叫了声。

    南圣贤听到南宁惜脚疼,顾不上跟蓝天裕对视,现在最重要的是让南宁惜把脚处理了。

    把南宁惜抱到了病床那边,故意离蓝天裕很远的病床放下,隔着蓝天裕很远。

    蓝天裕听到南宁惜受伤了,眼里浮现出担忧的神情,从床上站了起来,直奔南宁惜的病床,着急的问着,“宁惜,你怎么了?”

    南宁惜正准备开口回答时,南圣贤抢先回答了,“没事,不用你管。”

    “我问的不是你。”蓝天裕不喜欢这个从中阻碍他追南宁惜的人,每次他跟南宁惜增加感情,南圣贤就会杀出来,与他敌对。

    这让蓝天裕很不爽,不友好的顶了回去。

    “我知道,我帮我的妹妹回答。”南圣贤说的时候故意把“我的”咬得特别重,宣布自己的权利。

    顿时火药味十足。

    南宁惜吓得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左看右看着,看到哥哥跟平常一样,面无表情,眼神一如既往的深沉。

    再看看蓝天裕,眼神像平常一样温暖,嘴角浅笑着,犹如古代的翩翩公子,没有什么异样的目光啊。

    为什么她会感觉到火药味十足呢?

    难道是自己的错觉吗?还是自己最近压力太大了,南宁惜不停地反思着自己。

    南圣贤眼里看向蓝天裕,眼里满满的警告。

    蓝天裕对南圣贤的警告视而不见,眼里看向南宁惜,想要接近她,却被南圣贤挡在了中间。

    蓝天裕笑了笑,不在乎的走到了另一边。

    为了阻挡蓝天裕接近南宁惜,南圣贤脱掉了鞋子,从南宁惜身上一垮,来到了蓝天裕要来的地方,把南宁惜抱在怀里,宣布自己的占有权。

    南宁惜被南圣贤一下子抱近怀里,一下子反应不过来,眼里吃惊的睁大着。

    等反应过来时,不能理解哥哥为什么要这样做,不解的问着,“哥哥,你干嘛?”

    被南宁惜这么一问,南圣贤不好意思说出原因,脑子一转,找了借口,“我这不是怕你疼吗?抱着你,安慰你。”

    南宁惜听后,嘴角一抽,哥哥这是把她当成小孩子啊!心思单纯的她,压根没有往歪处想,立马笑了笑,“哥哥,我已经长大了。”

    “你在我眼里一直都是流着鼻涕跟在我后面的小脏孩。”南圣贤无比认真的说着,眼神也变得很有诚意。

    南宁惜听后,又是一抽,什么?跟在他后面流鼻涕的小屁孩?

    眼里不自觉的看向了蓝天裕,发现他笑了,南宁惜唰的一声,脸红了起来。

    好丢人啊,哥哥竟然当着天裕哥的面,说我是跟着他后面流着鼻涕的小脏孩。

    南宁惜不乐意了,不满的说着,“你才是流着鼻涕的小脏孩。”

    “好好好,是我是我好了吧。”南圣贤看着南宁惜红着脸的样子,可爱死了,心情大好,忍不住的伸手摸着她的头。

    蓝天裕看着眼前的一幕,不甘心自己被南宁惜忽略了,虽然南圣贤在,但也不能打扰他。

    弯下腰,靠近了南宁惜的脸,眼里温柔的看着他,差点溺出了水来,开口问着,“宁惜,你怎么了?”

    “我没事,只是把我脚歪伤了。”这一次南宁惜抢先一步,回答了。

    蓝天裕听到南宁惜受伤了,心疼了起来,眼里担忧的看着她,“脚可是大事啊!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呢?”

    “呵呵,不小心的。”面对蓝天裕的指责,南宁惜知道蓝天裕是在担心自己,心暖暖的。

    喜欢的人关心自己,这受伤值得呢。

    南圣贤看着南宁惜笑嘻嘻的样子,感到鄙夷,看着远处顶着他们看的严莉,喊着,“严老师,我妹妹受伤了,你过来看看吧。”

    被南圣贤这么一叫,严莉从幻想中惊喜过来,眼里看向了南圣贤,在看看蓝天裕,用自己能听到的声音,说着,“俩人好配哦,一个像高冷攻,一个像温柔受,俩个人在一起,就是绝配。”

    “老师,你怎么了?”蓝天裕看严莉没有过来,回过了头,问着。

    被蓝天裕这么一叫,严莉回过了神,意识到自己不小心把自己的心思说出来了,还好刚才没说的很大声,不然就暴露她是腐女了。

    不好意思的看着他,说着,“我来了。”

    严莉以为没人听得到,但这些都被南圣贤看在了眼里,因为南圣贤刚刚好会唇语,所以刚才严莉说的话,南圣贤全看在眼里。

    身体不自觉的颤抖着,心想,以后要离严莉远点,腐女太可怕了。

    南宁惜感觉到南圣贤的异样,抬头看向了南圣贤,问着,“哥哥,你冷了?”

    南圣贤本想回答南宁惜自己冷了,突然脑子一转,想到了什么,眼里看向了蓝天裕,带着挑衅。

    伸手抱着了南宁惜,说着,“是啊!我好冷。”

    说完,抱着南宁惜的手紧了紧,嘴角勾出一抹邪恶的笑意。

    蓝天裕看得一肚子火,但南宁惜在,又不好意思爆发出来,拳头紧紧的握着,把这口气忍了下去。

    眼里带着怒意,盯着南圣贤看着,说着,“我这里有衣服,给你。”

    说完,把自己的外套投了下来,拿给了南圣贤。

    南圣贤看了那外套一眼,没有接过去的打算,而是挑衅的看着蓝天裕,说着,“我有洁癖,还是抱着我妹妹好。”

    “你。”蓝天裕气得说不出话来,想要发火,突然意识到自己被牵着鼻子走了,立马怒气全无。

    刚才差点掉进南圣贤的陷阱了,这个南圣贤不好对付,真如外界所言,特宠自己的妹妹,而且占有欲极强。

    有他在,自己是得不到好处的,必须想个法子,让他们关系变得不好。

    眼里闪过一抹黯然,很快的平静了下来,像往常一样,温柔体贴,眼里温柔的看着南宁惜,说着,“宁惜,我在这里陪着你。”

    说完,在南宁惜的隔壁床躺了下去,眼里温柔的盯着她看着。

    听着这话,让南宁惜想到了小说里的情节,不得不让她觉得蓝天裕就是童话里走出来的王子,眼犯花痴的看着蓝天裕。

    这让蓝天裕很鄙夷,讽刺着,“口水流下来了。”

    南宁惜听到口水流下来了,立马伸手去抹,压根就没有南圣贤说的口水,一想到自己又在蓝天裕面前丢脸了,很是生气,眼神怒瞪着他,“哥哥,你就这么喜欢跟我唱反调?”

    “就是喜欢。”南圣贤顶了回去。

    “你,嗯哼,给我走。”南宁惜闹起了小脾气,从南圣贤的怀里出来,伸手要把南圣贤推下去。

    可南圣贤死活都不下去,抓住床上的柱子,威胁着,“南宁惜,你最好给我停下。”

    “我不要。”南宁惜狠下心来,就是要跟南圣贤唱起反调。

    南圣贤听到南宁惜拒绝自己,眼里浮现出怒火,抓住她的手,把她按在身下。

    南宁惜吓到了,连带着蓝天裕也吓到了。

    严莉更不用说,差点下巴掉了下来,伸手把下巴放了回去,心跳加快,这也太劲爆了吧。

    现在的小孩子,怎么那么早熟啊!她三十岁的老阿姨都没有试过呢。

    南圣贤也被自己的所作所为吓到了,眼里看着南宁惜,看着她害怕震惊的神情,竟然起了想要把她在身下狠狠凌虐的心。

    南圣贤被自己的想法吓到了,吓得从南宁惜的身上下来,穿好鞋子跑了出去。

    南圣贤一走,南宁惜这才回过了神,吃惊的看着慌张离去的南圣贤,心跳加快,刚才南圣贤那眼神,在南宁惜的脑海里徘徊着。

    那种想要占有的眼神,让南宁惜感到害怕,安慰着自己,不是自己想象的那样的,南圣贤可是他的哥哥啊。

    南圣贤一走,蓝天裕眼里看着南宁惜,看到南宁惜害怕的神情,心疼了起来,问着,“宁惜,你没事吧?”

    “我,我没事。”南宁惜心有余悸的看着蓝天裕,面对蓝天裕的问题,有些缓不过神来,回答都有点颤抖。

    蓝天裕听着南宁惜的声音,听出了害怕,眼神一暗,突然明白了什么,南圣贤对南宁惜的感情没有那么简单。

    难道南圣贤喜欢上了南宁惜,不是兄妹的喜欢,而是情人。

    蓝天裕被自己的想法吓到了,直呼不可能,南圣贤这么理智的人怎么会喜欢上自己的妹妹。

    可这个世界无奇不有啊!可能真的喜欢上自己的妹妹也说不一定。

    蓝天裕想通了,对南圣贤多了防备,看来,要多加关注南宁惜才行,不然等哪天南圣贤冲动起来,南宁惜就有危险了。

    对南宁惜的安全很是担忧。

    等回过神时,严莉已经再给南宁惜上药,看着那肿起来的脚腕,蓝天裕心疼了起来,“宁惜,等会痛了记得要叫出来哦。”

    “好。”南宁惜刚说完,严莉就用力一扭,痛得南宁惜叫出了声,“啊!好痛。”

    南圣贤听到了南宁惜的惨叫声,跑了回来,推开了门,快步走了过去,着急的问着,“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