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 你爱上你妹妹了

    更新时间:2018-07-19 23:49:13本章字数:3064字

    这一幕刚刚好被跟过来的蓝天裕看到,刚才看到南宁惜从自己的身边走过,正想要叫住她时,看到南圣贤怒气冲冲的拉着她。

    想起在医务室的那一幕,蓝天裕害怕南宁惜发生什么事情,跟了过来,没有想到,竟然看到这惊悚的一幕。

    想要出去分开他们,却被理智给阻止了。

    他现在出去,不是要让南宁惜尴尬吗?

    所以,一直在强忍着,等着一切都结束,看着他们激吻的画面,心痛如麻。

    终于,难熬的时间过去了,南圣贤终于放开她了,他发誓一定不会让南圣贤好过。

    抬步走了过去,看着南宁惜被吻得红肿的唇,蓝天裕眼里闪过一抹黯然,面上很快的恢复了以往的面容,对着南宁惜喊着,“宁惜。”

    南宁惜听到蓝天裕的声音,抬头看了过去,看到了蓝天裕,眼里闪过一抹不自然,害怕刚才的一幕被蓝天裕看到了。

    惊慌失措的从地上站了起来,突然脚一软,身体失去了中心,往南圣贤那边倒了下去。

    还好被南圣贤及时的接住了,不然就要跟地面来个亲密接触。

    等到稳住,专属哥哥的气息扑鼻,让她很快的回过了神,想要刚才的那一幕,乍得毛的从南圣贤身上离开。

    眼里害怕的看向了蓝天裕,害怕被蓝天裕看出异样来,立马隐去,露出微笑的看着蓝天裕,说着,“天裕哥,你怎么来了?”

    “我正好在这里路过,看到你就叫你了。”蓝天裕一脸平常的说着,让人看不出什么。

    南宁惜听到蓝天裕这么一说,松了口气,还好,没有被天裕哥看到,不然就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了。

    “是这样啊!天裕哥我先走了。”既然没有被发现,南宁惜没有在这里多留的意思了。

    “嗯,再见。”蓝天裕应了声,挥了挥手。

    “再见。”南宁惜礼貌性的应了声,回头看向南圣贤,说着,“哥哥,我走了。”

    说完,就离开了。

    南圣贤看南宁惜离去,也没有留下的意思,抬步正准备离去,却被蓝天裕叫住。

    “你这样有意思吗?”等南宁惜离去时,蓝天裕放下了自己所有的伪装,在南圣贤的面前,已经没有装下去的意思了。

    南圣贤没有立马回答的意思,而是回过头看着他,看着他不自觉的笑了,好像在嘲讽他,“有意思。”

    蓝天裕听到南圣贤这样说,生气了,生气是因为南圣贤竟然玩弄自己的亲妹妹,没有想到,南圣贤竟然如此没心没肺,性格如此恶劣。

    “你不怕宁惜知道吗?”蓝天裕怒吼着,替南宁惜不值,竟然有这样畜生般的哥哥。

    南圣贤听到蓝天裕的话后,笑了,哈哈大笑,嘲笑着蓝天裕,“哈哈,你不觉的很好笑吗?你觉得宁惜会知道吗?”

    “会,宁惜没有你想象中的笨。”蓝天裕看着南圣贤那嘲笑他的样子,恨不得把他碎尸万段。

    手紧握成拳,隐忍着。

    “就算有天知道了又怎样,她还是会原谅我。”南圣贤自以为了解南宁惜,可惜他这一切只不过在自欺欺人罢了。

    南宁惜是他的妹妹,是他心里的一个刺。

    如果早早的发现,离得远远的,就不会像现在一样,爱得快失去理智了。

    每晚想着南宁惜会跟其他人在一起,那可怕的想法,折磨着他,他绝对不会让南宁惜嫁出去,或者跟一个变态走的。

    在他眼里,接近南宁惜的男的都是变态,所以每次有人跟南宁惜告白,他都会给解决了。

    “你这混蛋。”蓝天裕控制不住自己了,抓住南圣贤的衣领,用尽全力往南圣贤的脸上打了一拳。

    痛意很快的袭来,南圣贤伸手抚摸着自己嘴角,手上沾满了自己的鲜血,红得刺眼,擦干了嘴角的鲜血,眼里凝聚着冰冷,抬头看向了蓝天裕。

    仿佛在看着死人一样,沉寂的让人害怕,蓝天裕害怕的往后退了几步,想要南圣贤对南宁惜的所作所为,蓝天裕不在害怕了。

    无论南圣贤气场再强,他也不会害怕他,他要保护南宁惜,不能让南圣贤伤害到南宁惜。

    “无论如何,我都不会让你伤害到宁惜,我会把宁惜抢走。”蓝天裕留下这句话,准备离开。

    却被南圣贤抓住了手臂,往墙上甩了过去。

    蓝天裕硬生生的撞到了墙上,痛意很快的袭来,尤其是脑勺后的,可想而知,那人有多用力,生气的怒瞪着罪魁祸首,“你想干嘛?杀人灭口吗?”

    “杀人灭口啊,这个主意不错。”南圣贤笑了笑,眼神很认真,让人觉得他真的想要这样做。

    蓝天裕害怕的往后退去,可惜,后面是墙,再怎么往后退,也是墙,身体颤抖着,回头看着南圣贤。

    那可怕的眼神,带着笑意,让人觉得病态,没有想到,南圣贤竟然如此喜欢南宁惜,超出了他所有的想象。

    “为宁惜杀人值得吗?”害怕的蓝天裕突然淡定了下来。

    南圣贤看着突然淡定下来的蓝天裕,眼神闪过一抹复杂,速度很快,让人察觉不到。

    “值得,为了她我杀人放火都可以,因为我爱她。”南圣贤没有在玩下去的意思了,本来想吓唬吓唬他,竟然没有想到,他竟然很快的淡定了下来,可想而知,这小子不简单,他多了一个强有力的竞争对手了。

    还真想把他杀了,可把他杀了,自己就要去坐牢了,他不想为了一个变态,离开南宁惜。

    抬步转身离去。

    等南圣贤离去后,蓝天裕大口大口的吸着外面的空气,刚才的那一幕,一直在自己的脑海里徘徊着。

    尤其是那个眼神,不害怕是假的,还好自己反应过来是南圣贤刻意吓自己,不然,还不知道会有什么事情发生。

    南圣贤太可怕了,不能让南宁惜留在南圣贤的身边。

    南圣贤离开后,走到一个转角,停了下来,身体往后面靠拢,抬头看着天空,伸手摸着自己刺痛的心脏,嘴里小声的念着,“你为什么是我妹妹?你为什么是我妹妹?…”

    校花莫子言走了过去,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背影,让她很激动,这不是南圣贤吗?

    真是幸运,我竟然遇到他了。

    自从跟他表白后,见他的次数越来越少了,听说这些都是南圣贤那些脑残粉捣鬼的,使得自己见南圣贤都难,现在功夫不负有心人,让自己看到他了。

    心情很是激动,迈开了腿,往前面走去,跟南圣贤来个偶遇。

    可当她走进时,不知为什么,竟然让她觉得伤感,有细微的声音传进她的耳里,因为声音太小,让她听不清楚,慢慢的走进,想要把南圣贤说的话听进耳里。

    却被南圣贤察觉到了,南圣贤回过了头,看到了莫子言,眼里闪过一抹厌恶,看着外表光鲜亮丽的,长相跟个天使一样,其实背后的心可比墨鱼的墨水还黑。

    对此,南圣贤很厌恶莫子言。

    再加上莫子言跟他表白的事情,全校皆知,他更想要离她远点了。

    被发现后,莫子言先是呆住了,后很快的反应过来,对着南圣贤笑着,施展着她的魅力,她靠吸引别人的办法对付南圣贤,显得有些好笑。

    但她太自信了,没有注意到南圣贤眼中的厌恶,“圣贤,你怎么在这里?”

    南圣贤没有立刻回答她,只是看了她一眼,冷漠的说着,“不关你事。”

    留下这句话,走了。

    莫子言留在原地,气得咬牙切齿,她不相信她莫子言拿不下他这个冰山,怎么说她莫子言可是很有魅力的,全校公认的校花。

    就他南圣贤眼瞎而已,总有一天,她要南圣贤跪倒在她的石榴裙下。

    南宁惜一路小跑,寻找着沐七七的身影,担心她会出什么事情,在一个转弯口,看到安浩然背着沐七七走了出来。

    以为沐七七受伤了,跑了上去,着急的喊着,“七七,你怎么了?”

    沐七七听到南宁惜的声音,回头看了过去,看到了南宁惜,刚才憋住的眼泪又流了出来,刚才看到圣贤学长凶巴巴的把南宁惜带走,深怕她出什么事情。

    所以四处找着她,找着找着不小心摔倒了,还好遇到了安浩然,不然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求着安浩然带自己找南宁惜,才有现在的一幕。

    “宁宁,你没事吧?”沐七七眼泪涌了出来,大哭着。

    “我没事。”南宁惜看到沐七七哭了,心里很不好受。

    ”没事就好,刚才我还担心圣贤学长会打你呢,刚才圣贤学长好凶啊,我不喜欢他了。”沐七七一边哭着一边擦着眼泪,对刚才的事情还害怕着。

    没有想到南圣贤生起起来竟然如此可怕,难怪南宁惜不让自己跟南圣贤在一起了。

    原来是有原因了,圣贤学长太可怕了,我还是找个温柔体贴善良的吧。

    勾住安浩然的手紧了紧,害怕着。

    南宁惜听完,一下子反应不过来,没有想到沐七七竟然这么快放弃了,好吧,这有沐七七的风范。

    “能不喜欢我哥哥是你一生最明智的决定。”南宁惜感慨着。

    安浩然听后,嘴角一抽,有这样的妹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