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 蓝天裕开始反击

    更新时间:2018-07-23 15:26:01本章字数:3031字

    下课后,南宁惜离开教室,看到了等待很久的南圣贤,南宁惜笑容在脸上浮现,喊着,“哥。”

    南圣贤听到南宁惜的声音,回过了头,冷淡的应了一声,“嗯。”

    抬步往外走去,南宁惜见到,想起天裕哥找自己去图书馆帮忙的事情,立马叫住了他,“哥,你先回去吧,我今天有事,要晚点回去。”

    “什么事?”南圣贤停下脚步,不解的问着。

    “没什么,我先走了。”南宁惜说完就跑了,不想留下来,被南圣贤一直问着。

    如果被南圣贤知道自己是去帮蓝天裕的忙,肯定不让自己去。

    所以先跑为上。

    南圣贤看着南宁惜跑了,眉头紧紧的皱着,最不喜欢南宁惜瞒着自己事情,抬步跟了上去。

    看到南宁惜走进图书馆,松了口气,原来是去图书馆啊,我还以为什么呢。

    正准备离开时,看到了蓝天裕也走了进去,眼神一暗,手紧紧的握着,心想,他怎么在这里?难道是来找宁惜的吗?

    这变态,不是警告过他了吗?怎么还来接近宁惜。

    南圣贤抬步跟了上去,一看究竟,必要的时候出现,阻止他们。

    蓝天裕自从走进图书馆,总觉得后面有个冰冷的目光看着自己,回过头看去时,却没见到什么人。

    蓝天裕想,是自己想多了吗?

    所以毫不在意,心想着早早见到南宁惜。

    走着走着,终于找到南宁惜了,笑容在脸上浮现,快步走了上去,“宁惜。”

    南宁惜听到有人喊自己,回过头看了过去,看到了蓝天裕,笑了,放下手里的书,走了上去,“天裕哥。”

    “嗯,我们走吧。”蓝天裕应了一声,拉着南宁惜的手走了。

    南宁惜惊吓到了,没有想到蓝天裕竟然会拉着自己的手,惊喜的看着蓝天裕,当她看到蓝天裕的脸时,俊脸映入眼中,俩不自觉的红了起来。

    害羞的把眼神移开,突然后面一凉,这目光该不会是哥哥,南宁惜害怕的往后看去,看到了哥哥站在自己的面前。

    南宁惜害怕南圣贤会伤害到蓝天裕,站在蓝天裕的面前,保护着他。

    南圣贤的出现,蓝天裕没有那么意外,从刚才开始,就觉得有人跟踪自己,没有想到是南圣贤。

    就算南圣贤在这里又怎样,他要保护好南宁惜,不让南圣贤伤害到南宁惜。

    抓住南宁惜的手紧了紧,把南宁惜放在身后,跟了南宁惜一个安慰的眼神,说着,“没事的。”

    南圣贤看着眼前这一幕,感到好笑又刺眼,双眸蒙上冰层也难掩眼中的怒意,抬步走到蓝天裕的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他,“滚开。”

    “我是不会让你伤害到宁惜的。”蓝天裕没有被南圣贤的冷意吓到,坚定的站在南宁惜的身后,保护着她。

    “滚开。”南圣贤伸手推开了蓝天裕,练过武术跆拳道空手道柔道的他,推开蓝天裕轻而易举。

    蓝天裕被南圣贤推倒在地,为了不让南宁惜跟自己一起摔下去,松开了南宁惜的手,而自己却被狠狠的摔在地上。

    “天裕哥。”南宁惜看到蓝天裕摔倒了,心疼着,正准备走过去把他扶起来时,却被南圣贤拉住了手。

    痛意很快的袭来,南宁惜吃痛,回头看了过去,看到自己的手被握红了,可想而知,那人该有多用力。

    害怕的抬起了头,对上了南圣贤的怒眼,更加害怕了,手颤抖着,眼泪从眼眶里流了下来,“哥,你不要伤害天裕哥好吗?”

    看着南圣贤发怒的样子,南宁惜好害怕自己喜欢的人被南圣贤伤害了。

    南圣贤听后,笑了出来,那笑容让人觉得可怜可悲,“宁惜,忘记了你的承诺了吗?”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哥哥。”什么承诺,南宁惜一点都想不起来。

    “你太让我失望了。”南圣贤心痛如麻,好好笑,原来只有自己坚守着这个承诺,南圣贤不甘心,不甘心南宁惜把它给忘记了。

    “你忘记你说过会一辈子陪伴着我吗?”南圣贤眼里受伤的看着南宁惜。

    南宁惜看到南圣贤那受伤的眼神,心痛了,第一次感觉到心痛,这种滋味很不好受。

    想起自己小时候,答应过哥哥会一辈子陪着他的,现在不是一直在陪着他吗?为什么还要对自己发脾气,以前的哥哥是不会对自己乱发脾气的,为什么现在就动不动对自己发脾气呢。

    “哥哥,我不是一直在陪着你吗?”南宁惜不明白,不明白哥哥为什么要对自己发脾气,自己不是一直在陪着他吗?

    “是吗?那你为什么要跟他在一起。”南圣贤被南宁惜的傻给凉透心了,到现在还不明白,自己爱着她吗?

    “哥哥,我为什么不能跟天裕哥在一起,我喜欢着他有错吗?”南宁惜本来不想说的,被南圣贤逼急了,不知不觉的就说出来了。

    说出来后,南宁惜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回头看向了蓝天裕,看着他惊讶的神情,眼泪猛的流了下来。

    现在天裕哥知道自己喜欢他,会不会觉得自己接近他心思不纯呢,会不会被天裕哥讨厌。

    南宁惜想到这些,不敢继续想下去,生气的看向南圣贤,这些都是他害的,南宁惜生气的怒吼着,“我讨厌你。”

    留下这句话,跑了出去。

    我讨厌你,我讨厌你,这句话一直在南圣贤的脑海里徘徊着,意识到自己做的太过分了,跑了出去,叫着,“宁惜,你等等我。”

    南宁惜一路狂跑着,现在脑海一片混乱,都怪哥哥,自己喜欢天裕哥的事情被知道,那她以后该怎么面对天裕哥呢。

    南宁惜想到这些,眼泪更猛了,在一个转弯口,南宁惜停了下来,大哭着。

    南圣贤也跟着停了下来,眼里愧疚的看着她,她这么伤心,都是他害的。

    抬步走了过去,说着,“宁惜,对不起。”

    “我不想见到你,你滚。”南宁惜此刻的心情很糟糕,再也听不进任何的话,尤其是南圣贤说的。

    “宁惜,你听我说,我不是故意的。”此时,南圣贤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南宁惜,只能一味的认错,即使自己不认为自己做错了什么,也只能认错。

    “你走吧,我不想见到你。”南宁惜擦干眼泪,回头冲着南圣贤怒吼着。

    “宁惜。”南圣贤不但没有走,反而往南宁惜走近了,伸手抱住了她,嘴里念着,“对不起,对不起。”

    “你以为你说对不起我就会原谅你吗?你给我走。”南宁惜一点都不领南圣贤的情,伸手推开了她。

    可惜,男女之间本来就有差距,无论南宁惜怎么推,南圣贤还是抱着她紧紧的。

    推不成南宁惜改成打着她,用尽全力打在南圣贤的后背上,“你给我走,你给我走,我不想见到你。”

    南圣贤咬住薄唇,承受着南宁惜的每一个拳头,嘴里念着,“对不起,对不起。”

    南宁惜气全消了,平静了很多,打着南圣贤的手慢慢的停了下来,任由南圣贤抱着,眼泪从眼眶里流了下来,“哥哥,你不要太在意我好吗?我不是一直陪在你身边了吗?”

    南圣贤听后,眼神瞬间睁大,你让我怎么不在意你,你是我爱到入骨的人,恨不得跟你一体的人,你让我怎么不在意你,除非我死了,死了就不会在意你了。

    可我连死都想带着你,怕地狱里没你,我会疯掉的,怕我会失去理智的。

    爱你,被你恨也好。

    在恨你心里还有我啊。

    “对不起,我做不到,因为我太爱你了。”南圣贤抱住南宁惜的手紧了紧,深怕她会离开自己。

    南宁惜听后,惊呆了。

    神补脑的想到了“哥哥太爱我了怎么办?”这部剧,好吧,瞬间离题了。

    怎么说,人家是没有血缘关系的,而我们呢,是有血缘关系的,所以,我们不能在一起,即使你太爱我了,也不能在一起。

    再加上南宁惜相信哥哥对自己的感情不可能是恋爱的,哥哥这么理智的人,怎么会分不清恋爱的情感和兄妹情呢。

    所以哥哥一定是在说兄妹情,我呢,就不要太自作多情了。

    “哥哥,你是不是电视看多了?”南宁惜单纯的问着。

    南圣贤听后呆住了,一下子不能明白南宁惜的意思,眼神不解的看着她。

    南宁惜看着南圣贤的样子,有种呆萌的味道,见惯了哥哥冰山的样子,偶尔见见哥哥呆萌的样子,也挺新奇的。

    手不自觉的伸了过去,捏着南圣贤的脸颊,软的软的,这手感感觉不错。

    正准备多捏几下时,看到南圣贤那冰冷想要杀人的眼神,吓得把手伸了回来,头来回看着,就是不敢跟南圣贤对上眼神,太可怕了。

    看着装疯卖傻的南宁惜,南圣贤感到无奈,好吧,自己是败在她的手上了,谁让自己爱着她呢。

    伸手按住她来回的头,眼神很是无奈,“真是败给你了。”

    “啊?”南宁惜不明白南圣贤的意思,不解的看着他。

    看着南圣贤从地上起来,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