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三章 偷偷摸摸的恋爱着

    更新时间:2018-07-26 20:09:47本章字数:3034字

    南圣贤看到南宁惜的异样,顺着南宁惜的眼神看了过去,没有见到什么东西,问着,“怎么了?”

    “没事。”看到南圣贤没有发现蓝天裕的存在,让南宁惜松了口气,还好天裕哥反应快速,不然被哥哥发现,就有罪可受了。

    躲过去的蓝天裕拍打着被吓的心脏,好彩自己反应快速,不然宁惜就惨了,趁着南圣贤还没有发现,率先离开了。

    南宁惜松那口气的时候,刚好被南圣贤看到,南圣贤眉头一挑,眼睛半眯着,对着南宁惜说着,“有事瞒着我对吗?”

    “啊?”被南圣贤这么一说,南宁惜一下子反应不过来,心想,哥哥没有那么眼灵吧,天裕哥都躲的那么快了。

    “说,有什么事瞒着自己。”南圣贤看着南宁惜的表情,确认了南宁惜有事瞒着自己,脸立刻黑了下去,气场变了个样。

    南宁惜吓得往后退去,心里着急着,深怕南圣贤知道蓝天裕在这里。

    在南宁惜左右为难的时候,救星出现了,沐七七走了进来,看到了一个男生背影在慢慢的靠近南宁惜,而南宁惜的脸上浮现出害怕的神情。

    沐七七以为是那个色狼欺负南宁惜,气得寻找着武器,看到旁边的棍子,拿了起来,就往南圣贤砸了过去。

    南宁惜看到后,吓得大叫一声,“七七不要啊。”

    南宁惜吓得闭上眼睛,以为那棍子会砸向南圣贤,却被南圣贤接住了,眼神冰冷的看向了沐七七。

    沐七七接触到那危险的眼神后,吓得放开那支棍子,往南宁惜那边跑去,脸上浮现害怕的神情,说着,“宁宁,你没事吧,你哥哥有没有欺负你。”

    “我没事。”南宁惜抓住沐七七的手,说着,表面说没事,手却在颤抖着。

    沐七七感觉到南宁惜的害怕,眼里担忧的看着南宁惜,“手怎么在发抖?”

    南宁惜听后,正准备回答着,却被沐七七抢先一步,“难道是因为你拆穿你哥哥是同性恋,你哥恼羞成怒想打你吗?宁宁,你好可怜啊!”

    沐七七说完话,抱着南宁惜大哭着。

    南圣贤听完,嘴角一抽。

    什么?我是同性恋。

    什么时候的事情啊!我怎么不知道。

    “宁宁,这什么意思?”

    “还什么意思,不就是说了实话了吗?你什么可以这样对宁宁。”沐七七一边哭着一边擦着眼泪,把南宁宁护在身后,不让南圣贤伤害南宁惜。

    虽然自己怕他,但南宁惜是她的好朋友啊。

    南宁惜感到为难,看来沐七七误解了,不过还好她出现,把现在尴尬的场面变得混乱了。

    “莫名其妙,我先走了。”被沐七七这么一闹,南圣贤没有继续留下来的意思,转身就走。

    原来宁惜是因为这件事情瞒着自己,不过,自己怎么成同性恋了?

    沐七七看着南圣贤走后,脚一软,倒在地,大口大口的呼吸着,“吓死我了,吓死我了。”

    南圣贤刚走,安浩然走了进来,提着早餐,看到沐七七瘫倒在地,吓了一跳,快步走了过来,担忧的问着,“七七,你怎么了?”

    沐七七听后,白了安浩然一眼,“没有看到姐姐被吓到了吗?”

    “被谁吓到了?我帮你欺负回来。”敢欺负七七的人,就是我安浩然的敌人。

    “南圣贤,你去吧,我会给你收尸的。”沐七七语气不好的说着,一点都不指望安浩然会为自己报仇。

    南圣贤是谁,高英的校草,传言南圣贤曾经把南华高校的老大给揍了,南华高校的老大可是A市黑道老大的独生子啊,莫北下。

    南圣贤竟然能把莫北下给揍了,还完好无损,可想南圣贤是有多可怕啊!

    “啊!南学长啊,我看我还是算了。”安浩然听到是南圣贤,怂了,打谁也不能打南圣贤啊,他的传言可多着,好多人害怕他呢。

    自己也害怕他。

    “我就知道。”沐七七鄙视的看着安浩然,一开始就知道安浩然没胆去。

    “七七啊。”安浩然也很无奈,打谁都行,南圣贤就算了,太可怕的人了。

    南圣贤离开之后不久,手机响了,南圣贤拿起手机,看着里面的人,是莫北下,这人没事有事都会找事干,一天七八个电话打个不停,真叫人心烦。

    南圣贤嫌弃的按掉了,转身想回教室,却看到了莫北下坐在了围墙上,扬着那放荡不羁的笑容,对着自己笑着。

    南圣贤自动选择无视,对于莫北下,可是个大麻烦。

    莫北下见南圣贤不理会自己,心里不乐意了,大喊着,“南圣贤,我来找你打架了?”

    “没空。”南圣贤冷淡了留下俩个字,转身就走。

    莫北下看到南圣贤要走了,心一急,从墙上跳下来,一拳打了过去。

    眼见着拳头就要打在南圣贤的身上,却被南圣贤稳稳的接住了,一个背摔,把莫北下摔了下去。

    以为这样就可以完事,没有想到,被莫北下反击一回。

    在莫北下被南圣贤摔下去的那一刻,莫北下把南圣贤拉了下去。

    南圣贤不知道莫北下会来这一招,防不胜防的失去了重心,摔了下去。

    刚刚好跟莫北下的嘴唇碰到嘴唇,南圣贤难得的呆住了,连带着莫北下也呆住了。

    南宁惜走了出来,看到了这一幕,吓得她张大了嘴巴,不敢置信这些都是真的,揉了揉眼睛,捏了自己的手臂。

    痛得她眉头紧紧的皱着,才相信这一切是真的,“哥哥,你真是个同性恋啊?”

    本来是不相信的,但现在看到这一幕,不相信也得相信啊,不知为何,心里很不好受,是因为哥哥的性取向不一样吗?

    眼里受伤的看着南圣贤,有种想哭的冲动。

    南圣贤看到后,立马推开了莫北下,从地上起来,快步走向南宁惜,想要抓住南宁惜的手臂,解释着,却被南宁惜躲开了。

    南圣贤的眼里很是受伤,说着,“宁惜,你听我解释啊。”

    “哥哥,你不用说了,我都看到了。”南宁惜的眼泪掉了下来,都看到了,还有什么好解释的吗?

    “不是你看到的这样的,这些都是意外。”发生这样的事情,南圣贤也很无奈,毕竟都被看到了,实话说眼见为实,但这些都是意外啊。

    “不用说了,我讨厌你。”南宁惜哭着跑了。

    南圣贤看南宁惜跑了,想要追上去解释,却被身后的人抓住了手臂,阻止着自己去追南宁惜。

    南圣贤眼里浮现出怒意,回头看着莫北下,说着,“你想死吗?”

    “南圣贤,你还我初吻。”莫北下委屈的说着,这可是他的初吻啊,他可是要留给他的爱人的,现在竟然便宜给南圣贤这个家伙了。

    “给我滚开。“南圣贤感到心烦,这还是他的初吻呢,他可是要留给南宁惜的,想想心里就有气。

    “呜呜呜,我不知道,你吻了我还不认账吗?”莫北下大吼着。

    这话很大声,在场经过的人都听到了,忍不住回头看去,看到一个帅气的男生拉着校草委屈巴巴的样子,再加上这句话。

    不得不说,很让人怀疑他们是同性恋,对着他们指指点点的。

    南圣贤看着这种情形,脸上一黑,甩开莫北下的手,嫌弃的说着,“你有病吧?”

    “你偷亲了我,还骂我有病,你才有病。”莫北下看南圣贤嫌弃自己的样子,怒了,他还没有嫌弃他呢,他凭什么嫌弃自己。

    南圣贤懒得理会他,对他很是厌烦,“你不走我走行了吗?”

    南圣贤说完,抬腿就想走,准备去找南宁惜,跟南宁惜好好解释。

    可莫北下没有轻易放过南圣贤的意思,看着他要走,为了阻止他离开,立马抱住了南圣贤的腰。

    这一个动作,让看向他们的人很是激动,他们小声的说着。

    “这男的还真不要脸,没见到南学长很嫌弃他吗?”

    “我真看不过去了,这人好不要脸,可怜南学长了。”

    “这男的长的不错,怎么这么厚脸皮。”

    “南学长,别跟我说你真是同性恋。”

    “我看不过去了,南学长竟然是个同性恋。”

    ……

    声音虽小,但都进了南圣贤和莫北下的耳朵。

    莫北下怒了,他们刚才说什么?同性恋?他厚脸皮?不要脸?

    “你们才不要脸。”莫北下放开了南圣贤,对着他们大吼着。

    从小到大,只有他莫北下欺负人,还从来都没有被人欺负过,这些不要命的人竟然这样说他,是想找死吗?

    “你们知不知道我是谁,竟然敢背后说我坏话,我告诉你们,我可是莫北下。”莫北下很自信的说出自己的名字。

    他刚把话说完,那些围观的人听到莫北下的名字,吓得魂都没用了,莫北下是谁,黑道大佬的独生子呗,惹不起,快走。

    莫北下很满意这种结果,看着他们散去,得意的回过了头,准备跟南圣贤耀武扬威着。

    当他回过头时,哪有南圣贤的身影,只剩他一个人。

    莫北下怒了,大吼着,“南圣贤,你给我记住,这个仇我一定会报回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