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五章 自暴自弃吧

    更新时间:2018-07-28 23:26:28本章字数:3023字

    “宁惜,我没事。”蓝天裕看到南宁惜哭了,伸手为她擦干眼泪,心刺痛着,原来自己这么没用,连自己喜欢的人都保护不了。

    “怎么可能没事,都流这么多血了。“南宁惜大哭着,无论蓝天裕怎么擦都没用。

    “宁惜,我真没事,你不要哭了。”看着南宁惜的脸被自己的手给染红了,蓝天裕停下了手里的动作,任由着南宁惜的眼泪滴落在自己的脸上。

    意识渐渐地消失,想要让自己清醒一点,却有些力不从心,想要坚持却发现自己坚持不住了。

    眼睛慢慢的闭上,晕倒了过去。

    南宁惜看到后,着急的大喊着,“天裕哥,你坚持点,我送你去医院。”

    南宁惜说完,扶着蓝天裕艰难的走了出去。

    南圣贤见到后,再也没有把他们拆散的意思了,眼神很是失落,他最终还是失去了南宁惜。

    南宁惜把蓝天裕带到门口,看到了魏叔,着急的大喊着,“魏叔,魏叔。”

    魏叔听到南宁惜的声音,看了过去,看到南宁惜身上都是血,吓了一跳,着急的跑了过去,问着,“怎么了?流那么多血?”

    “这血不是我的,是天裕哥的,魏叔快送天裕哥去医院。”南宁惜把蓝天裕交给了魏叔,自己却往回跑。

    她不能放任南圣贤一个人在舞室,她知道南圣贤的性子,一定会出事的,不能让南圣贤伤害更多人。

    等南宁惜再次回去时,南圣贤的身影已经消失不见,南宁惜望着这空空如也的舞室,大哭着,此时的她除了哭,就再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南宁惜失落的回到了家,无论南母问什么,南宁惜都是一个呆滞的样子。

    南母也只能作罢,让南宁惜好好休息。

    伤心欲绝的南圣贤,来到了酒吧,狂喝着酒,一杯一杯的酒灌进喉咙里,就像喝白开水一样,俩眼无神,只专注着喝酒。

    那些路过南圣贤的酒吧女见南圣贤的美貌,被吸引了,这种完美的男人,可是少见,少不了的去勾搭,可见到南圣贤那冰冷的眼神,害怕的往后退去。

    这种男人,最好少惹,不然受伤的自己。

    有些明白,但有些还是会知难而上,就比如在对面的范薇,在南圣贤进入酒吧的那一刻,她的眼光就没有在他的身上离过。

    范薇拿起杯子,摇晃着杯子里面的红酒,嘴角勾出一抹势在必得的笑意,这男人她要了。

    喝下手中的红酒,优雅的放下手中的红酒,走了过去。

    范薇走过的每个地方,都吸引了无数人的注意。

    纷纷给她让座,范薇不屑的看了他们一眼,直奔南圣贤,她今晚的猎物。

    站在南圣贤的身旁,比出一个迷人的站姿,用手勾着南圣贤的下巴,妩媚的看着南圣贤的眼睛,嗲着声说着,“帅哥,一个人吗?”

    南圣贤最讨厌女的接近自己,更何况还是身上散发着廉价香水的老女人,抬眼不屑的看着她,看着她那白如雪的脸,眉头一皱,这粉是有多厚。

    在看看那嗜血的红唇,的确是很吸引人,在看看那妩媚的眼神,还真像狐狸精。

    看着眼前巨大的胸器,对平常的男人是有吸引力,可他是谁,南圣贤。

    他南圣贤最讨厌这一套,伸手嫌弃的拍掉她的手,冰冷的说着,“滚。”

    拿起旁边的纸巾,擦拭着刚才被范薇摸过的下巴,犹如垃圾一样,把那纸巾扔在地。

    动作一气呵成,范薇看着很生气,手紧握成拳,眼见着就要爆发,却见范薇笑容妩媚,身子往南圣贤那边靠去。

    却被南圣贤躲开了,让范薇扑个空,范薇靠在了墙上,以为气氛会变得尴尬,却见范薇一转,继续摆着妩媚的动作。

    “帅哥,你怎么可以这么忍心对待人家呢。”范薇装作一副很委屈的样子,让旁边的人看着很是心疼。

    旁边有位范薇的爱慕者看不过去,走了出来,眼神不屑的看着南圣贤,看到他完美的俊脸,感到恶心,一个男人那么白干嘛?活得像小白脸,“呸,样子是不错,长得跟小白脸似得。”

    “你再说一遍。”南圣贤最讨厌别人说他小白脸,眼神难掩怒意。

    “说就说,长得像小白脸一样。”本来就嫉妒他可以解决范薇,现在还要欺负他,他怎么会不跟南圣贤对上。

    那人刚说完,紧接着南圣贤一拳打了过去,南圣贤从来都不会对那些欺负他的人心慈手软。

    那人被南圣贤一拳打在地,痛意很快的袭来,感觉有什么东西从鼻子下流了下来,伸手抹去,竟然是鼻血,那人怀恨在心,抬头怒瞪着南圣贤,怒骂着,“你他妈的竟然敢打我,不想活了是吧,兄弟们,给我打。”

    那男的看向旁边的几个穿着奇怪的人,会意他们动手。

    那些人听到后,纷纷向南圣贤打了过去,即使有很多人,南圣贤都不甘示弱,没几下就把他们打趴下去了。

    看着地上哀嚎了他们,南圣贤再也没有喝下去的意思,抬步离开了这里,路过范薇时,眼神充满了冰冷。

    范薇害怕的给南圣贤让了道,心颤抖着,这人好可怕。

    南圣贤走在大街上,刚才的酒精没有让他彻底没有理智,也没有让他不在心痛。

    有人说,失恋喝酒是最好的,可不知为何,他怎么喝心里都是痛的,是爱得太深了吗?

    南圣贤嘲笑着,“这真是一个好好笑的笑话,如果当初我早点发现我喜欢你就好了,那样我就可以早点放弃了,就不会像现在这样了。”

    南圣贤说着说着,眼泪流了下来。

    看着前面的大排档,南圣贤走了过去,叫了十几罐啤酒,几份下酒菜,继续喝着。

    看着眼前的啤酒,南圣贤毫不犹豫的拿了起来,大口大口的灌着,酒苦涩着自己的嘴巴喉咙,却迷醉不了自己的心。

    这止痛剂怎么那么没用呢?

    南圣贤生气的把酒扔在地,继续喝着。

    深夜,店家准备收摊时,发现不醒人事的南圣贤,叫了几声,都没有回应,只能打电话叫人来接他。

    翻找着他的口袋,终于找到了他的手机,打开手机,看到了他的第一个联系人,南宁惜,店主拨打着她的电话。

    就在此时,南宁惜因为南圣贤的事情,在床上翻滚着,就是睡不着,只能数着羊,让自己早早进入梦乡。

    刚要睡着时,手机铃声响了,南宁惜坐了起来,拿起手机,看到打过来的人是南圣贤。

    吓了一跳,手疾眼快的按了接听键,深怕南圣贤出什么事情,一般情况下,南圣贤是不会打自己电话的,只有特殊情况下,才会打。

    “喂,哥,你在哪里?”听说南圣贤一晚没有回家,南宁惜不担心是假的,即使他那样对待自己,但也是自己的哥啊!

    “你好,我是某某小摊的店主,这位先生喝醉了,麻烦你过来接下。”店主直截了当的说着。

    “好,我知道了,你的地址是哪里?”南宁惜从床上起来,随便找了套衣服换上,拿着手机跑了出去。

    “在某某地方。”店主回答着。

    “我知道了。”南宁惜得到地址之后,盖上电话,跑了出去。

    来到南圣贤所在的地方,看到南圣贤已经醉倒在桌上,南宁惜很是心疼,走了过去,喊着,“哥,我们走吧。”

    扶着南圣贤准备起来,却被南圣贤推开了,南宁惜防不胜防的摔了下去,痛意很快的袭来,忍痛看了上去。

    看到南圣贤半眯着眼,眼神冰冷刺骨的看着自己,身上散发着拒人千里的气息。

    南宁惜震撼到,即使南圣贤喝醉,身上强势的气息只增不减,忍痛从地上站了起来,走到了南圣贤的面前,眼里流露出伤感,因为她,哥哥才会出来买醉的。

    “哥哥,我们回家吧。”南宁惜祈求着,伸手抓住南圣贤的手时,却被南圣贤甩开了。

    南圣贤生气的怒吼着,“不要碰我,我最讨厌女人了。”

    这句话的震撼力太大了,连店主也吓了一跳,眼神异样的看着南圣贤。

    南宁惜注意到,立马看了过去,陪笑着,“我哥哥失恋了,才会这样说。”

    店主听后,松了口气,“原来是这样啊,我还以为。”

    店主没有说下去,因为下面的话太难听了,马上捂住了嘴,笑了笑。

    南宁惜明白店主的意思,脸上没有难看的表情,反而落落大方的说着,“没事。”

    误会解决,南宁惜再次看向南圣贤,看到他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往外面走去,因为喝酒的原因,步伐走得要掉下去的样子,吓得南宁惜跑了上去,扶住了他。

    南圣贤的第一反应是反抗,伸手要推南宁惜时,南宁惜立马说出,“我是宁惜,你的妹妹啊,哥哥我们回家吧。”

    因为这句话,使得南圣贤没有推开南宁惜,半眯着眼看向了南宁惜,那张日日夜夜在想念的脸,趁好几次想要拥有她,现在她在这里了。

    脸不自觉的靠了上去,亲吻着南宁惜的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