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六 走近名为梦的湖里

    更新时间:2018-07-12 21:00:00本章字数:2631字

    世界巡演结束后,冰王子的成员们稍作休息后便又投入了新曲的准备当中。宇炫和云轩正在练习新歌,金诺和俊城正在研究作曲,这时金诺的电话响了,只听他说:“好,我知道了。”挂断电话后,金诺的神色虽然一如往常的冷静,但是又有些微妙的变化。似乎是失落,又似乎是难过。他看了一眼宇炫和云轩,收好电话后,他叫上他们两个,去录之前做好的曲子。

    大巴车在金家村停了下来,凡诺顺着村口朝村里走去,此时正值中午时分,火辣辣的太阳炙烤着大地,道路两旁的土地干的没有一丝水分,似乎是能看到尘土飞扬,车子经过时的风将尘土带起,飞了一阵又落下。家畜都躲在窝里或是树荫下。外面只是零星的有几个从地里扛着锄头路过的人。村子安静的像是没人一样。只有一些小孩子在奔跑玩耍,让她知道村子是有人的。凡诺想找人问问,这么漫无目的地走下去是不行的。但那几个小孩子什么也不知道,问了几个年轻人也是一样不知道。凡诺不禁有些失落,正巧路过一家院子,看到院里一位老奶奶坐在大树下乘凉。凡诺不禁欣喜,见大门开着,她试探着走进院子,来到老奶奶身边,“奶奶,我想问路,那个,请问……金民宇的家在哪里啊?”

    老人看了一下眼前这个年轻的姑娘,此时她所打听的这个人家已经快要被村里的人给遗忘了,她问:“你找这个人干什么,村里已经没有这个人了。”

    凡诺茫然中夹杂着失望他,她有些焦急地说道:“怎么会呢,奶奶,您再好好想想。他的家人也可以。”

    “都已经不在的人了,你问有什么用呢。”

    “我是金民宇的外孙女,我想见见我的家人。”

    听她这么一说,老人再次仔细的看了看这个姑娘。 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奶奶,我叫金凡诺。”

    老人指指一旁的小矮凳,示意凡诺坐下。 凡诺像是看到了希望一样,赶紧坐好,紧张又期待地看着老人。

    “这一天还真是来了啊,可怜的孩子啊,你外公外婆都已经不在了,都有二十几年了吧。”

    凡诺低下了头,也许她的身世永远是个谜了,她有些期待又有些没有底气地说道,“那您多少也会知道一些关于我父母的事吧。”

    “就在你外婆去世之前她来找过我,说也许你会来找你的父母,她告诉了我你的身世。你的母亲叫金娜兰,这里的人都叫她“娜娜”,本来是要嫁给邻村的一户人家的,可是你母亲却与一个韩国人私定终身,还举行了不被祝福的婚礼,你外公便把你母亲赶出了家门。后来你母亲去了韩国,就在你出生那年,你外婆生了场大病,你母亲才回来,还带着一个小男孩。”

    老人回忆起了当年的那些场景。

    那天,天空飘着大雪,格外的冷,人们都躲在屋里,凡诺就是在那天出生的,那天是她这二十三年来唯一的一次与哥哥相见。她尚未满月,娜娜收到了从韩国来的消息。由于天气太过寒冷,路又难走,没有办法带走刚出生的女儿,所以只能把女儿托付给病情刚刚好转的母亲,说等把韩国的事办完就会回来接女儿,然后就匆匆带着儿子离开了。但是娜娜离开的那天,母亲没有在家,她就在离开那天给孩子取了名字叫做“雅诺”,但凡诺的外公只告诉外婆说娜娜给孩子取名为“金凡诺”。他希望这个孩子可以过得平凡一些,不要像自己的母亲那样。

    “为什么我外公不同意我父母的婚事呢?”

    “这个我也不清楚,只知道娜娜,也就是你母亲和你父亲在一起时,你外公家里曾经来过很多陌生人,看上去是有权有势的人。你母亲并不知道有人来过。那天究竟是发生了什么谁也不知道。”

    “那我母亲为什么没有回来呢?”凡诺问。

    老人摇摇头“这我可就不知道了。”她又说道:“等到春天时,你被送走了,从此这里便再也没有人知道有金凡诺这个孩子了。送你走时,你外公刚去世,也是你外婆病重的时候。”老人感叹道:“那年春天花儿开得正好,那么美丽的时间。”

    “外婆过世时,我母亲没有回来吗?”

    老人摇摇头,“那时候也没有什么电话,联系不上。”

    “奶奶,那这么多年没有人找过我吗,你不是说我还有哥哥吗,他叫什么名字,他没有来找我吗?”凡诺十分急切,她一口气问道。

    “你是有哥哥,可是这么多年没有人来找过你。”老人抬头望望这可怜的孩子,叹了口气。

    此时,一个比金凡诺大几岁,皮肤黝黑,长相憨厚的男孩从外面进来,见到凡诺,他说道:“奶奶,有客人来啊。”

    “嗯,这是凡诺,就是俊浩的妹妹,你小时候俊浩来过我们家玩的。”

    男孩摸着脑袋想了一会,“啊,就是那个不怎么会说汉语的那个俊浩啊。”过了一会儿男孩像是突然想起来了什么似的说:“小时候我和俊浩还有俊浩的妈妈一起照过相呢。你等一下啊,我去找找看能不能找到。”

    凡诺点点头,她终于看到了一点希望。

    男孩进屋了,过了一会儿他拿着一张照片出来了,递给了金凡诺,“俊浩那时还和我说他最喜欢唱歌,还说以后要当歌手呢。”

    凡诺盯着照片,照片里的那个女人手上戴的戒指和自己的那个一模一样,女人的两边各有一个小男孩。

    “这个是我。”男孩指着左边的那个小男孩说,“右边的这个是俊浩,中间这个是娜娜阿姨。”

    凡诺点点头,用手指划过照片上的妈妈和哥哥,凡诺翻过照片只见照片背后左下角还写着“俊浩爱妹妹”。字迹歪歪扭扭的。

    “奶奶,那你知道这个戒指是怎么回事吗?”凡诺拿出了那枚和照片上一模一样的戒指。

    “那时有一个说法,说是夫妻如果自己设计专属自己的戒指,那么他们就能在一起。这个戒指是一对的,娜娜临走时就把自己的戒指留给了你。”

    凡诺有些高兴又有些失落的盯着照片,她慢慢地起身,谢过老人和男孩,然后便离开了。

    “孩子,娜娜绝不是会抛弃自己孩子的人,她爱你,你要相信自己的父母。”老人说道。

    凡诺转过身向老奶奶鞠了一躬,离开了。她看着那枚戒指,确实如英奇所说,同样的东西太多了,就在前些日子,她在一家首饰店里也看到了同样设计的首饰。

    坐在回去的车上,凡诺的眼泪像是涨潮的海水一样,她想知道为什么亲生母亲要抛弃刚刚出生的她,为什么不来找她。她又在心里安慰自己,父亲来过了,他姓金,因为没有人知道自己还在,所以他才没有找到自己,他们现在一定很想念自己的,这时她又想到了俊城戴的戒指,心想:哥哥现在一定还在韩国,那天自己看见的俊城就是自己的哥哥,虽然现在他不叫俊浩,一定是改名字了。很多艺人都是有艺名的。她这样安慰自己。

    凡诺觉得自己又有了希望,她暗自下定决心要去韩国找哥哥。其实,凡诺并不是一个十分果断的人,但这次,她的心十分坚定。她不知道自己的决定是对还是错,只是这决定很坚定,凡诺知道无论结果如何,如果自己不试一下的话,这一生都不会安心的。

    路边的花草似乎还在享受着微风的抚摸,大树也摇着脑袋像是在悄悄诉说着什么,太阳或许是疲倦了吧,慢慢地走在回家的路上。微风拂过凡诺的脸,吹起了她的长发,望着车窗外的景色,凡诺又陷入了沉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