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五十六 是谁的一厢情愿

    更新时间:2018-09-05 22:00:00本章字数:2537字

    阳春三月,北京要比其他北方的城市温暖得多,人们都脱去了厚厚的羽绒服,换了呢子的大衣,或是薄的风衣。阳光热了许多,空气中的风都带着暖意。北京的春天总是很短,你几乎都感觉不到春天,一夜之间满城绿意盎然,遍地花开。

    到了五月份的时候,满街的人都换上了短袖,短裙,凉鞋。

    凡诺虽然比年前的状态要好了许多,她也会笑了,但她还是会时常地发呆,依旧是有些沉默。新的一年,各个公司都进入了忙碌的状态,准备新的一年的能收获好的业绩。

    英奇知道凡诺一直在压抑着自己,为了不让身边的人担心,她一直表现得自己过得很好,她装作很开心。她让自己很忙碌。

    一个周末,英奇来找凡诺出去看电影。门刚开,她就看到凡诺穿着一件浅蓝色的连衣裙,拿着包,正准备换鞋要出门。

    “你要去哪里啊?”英奇问道。

    “我准备去公司加班。”

    “凡诺,你也放松一下吧。你们公司又不是没了你就不能运转了。你干嘛非要让自己忙的要死呢?”

    “都是我分内的事,我得做好。我也不能总是白住宇炫哥的房子。”

    英奇不管别的,她把脚上的鞋一蹬,拉着凡诺就往屋里走,她坐在沙发上问道,“有没有水,我都渴死了。”

    “果汁行吗?”

    “行。”

    凡诺从冰箱里拿出一瓶鲜榨西柚果汁给英奇。英奇一口气喝了小半瓶。她把瓶子放在茶几上,又抽出一张纸巾擦擦嘴,她看看坐在对面的凡诺,说道,“要我说吧,凡诺,这宇炫哥还真是仗义,不比你亲哥差,真的。要说金诺哥对你百般呵护那是因为你们有血缘关系,可是宇炫哥这么对你,就没那么简单了吧。”

    “是因为他和我哥关系好才照顾我的,而且宇炫哥本来就性格温柔,对谁都好。”

    “对谁都好,你确定?”英奇可是没有忘记初次见宇炫时感受到的那种冷漠。“我看宇炫哥对你有意思。”

    “英奇,你不要胡说。宇炫哥他有自己喜欢的人。更何况我不会再喜欢别人了。”说着,凡诺又有些伤感。

    “对不起啊,凡诺。我,那个,我不是那个意思。”

    听说云轩前些日子来了中国,刚走没几天,凡诺便立刻换了话题,问英奇和云轩的进展。英奇高兴的说云轩经常来看她,关于,年前去泰国的时候,云轩说将来要在中国定居的事,这次英奇不想瞒着凡诺了,她觉得告诉凡诺,并不是炫耀,反而是告诉凡诺,她以后也会遇到一个好好待她的人,说不定能让凡诺有些信心呢。

    于是英奇说道,“云轩说了以后会定居在中国,韩国那边他有工作的时候就会住在那边,要是我有空也过去和他一起住在那边。我还没有想好。”

    凡诺连连恭喜英奇,英奇又说道:“不过我之前和我妈和我爸谈过了,他们虽然舍不得,但是他们说了,如果云轩真的对我好,我跟他去韩国也可以。”

    “可是他们心里一定舍不得,他们是怕你离家太远受委屈。我觉得你还是留在国内比较好。”

    英奇点点头,她不想反驳凡诺,她知道若是从前,凡诺一定不会这么说,她一定要她为了爱情勇敢一些,何况云轩对她这么好,她更应该勇敢一些。

    英奇笑着说道:“总会有办法的。不过时间过得真快,当初我们还像个孩子一样整天傻傻地憧憬未来。你看你回来时还是冰天雪地的,现在却热的要命。”

    “英奇,我觉得我应该从宇炫哥这里搬出来住。”

    “如果你想搬出来就搬出来吧,我这里欢迎你。怎么?他欺负你了?”

    “没有,他对我很好。他是公众人物,我总是住在那里不好。虽然他不在公寓里住,但是,我还是觉得我总住这里不太好。”

    “我明白。你是怕给他造成不好的影响。”过了一会儿,英奇又说:“其实,凡诺,你不需要这么压抑自己的,我更喜欢从前那个勇敢的你。”

    “从前?我都不记得我从前是什么样子了。人总是会变的。英奇,你知道吗,勇敢的另一个名字叫鲁莽。”

    见凡诺又有些难过,英奇忙笑着说道,“哎呀,我们去看电影。你不许去加班了。刚上映的喜剧片,我特别想看。你陪我嘛。”英奇坐到凡诺那边,双手抱着凡诺的胳膊,把头靠在凡诺的肩上,撒娇卖萌。凡诺笑笑,她答应和英奇去看电影。

    英奇定了票,时间还早,两人就顺便在商场里转转。刚好要换季了,英奇准备买几件衣服。英奇正在试衣间试衣服,凡诺在外面等她。听到旁边的几个女生议论纷纷。

    “哎呀,我好伤心啊,我男神要结婚了。”

    “谁啊?”

    “我的金俊城王子啊。听说对方是个千金小姐。”

    “对对,我还听说是和俊城是青梅竹马呢。”

    “哎,你看还是青梅竹马好,小说里写的,男主不喜欢青梅竹马,喜欢一个刚遇见的女主,那都是假的。明明王子就是喜欢青梅竹马嘛。”

    “是啊,小说就是看看得了。”

    “真的假的啊。我怎么没看到呢。”另一个女孩凑过来问道。

    “你看,这新闻我都留着了。”那女孩打开视频。里面是一次俊城的宣传活动上,记者问俊城是不是打算结婚了,俊城说希望大家多关注他的作品。记者问道婚期的时候,俊城也只是标准式的微笑,说并不打算公开,希望能给她留有私人空间。

    “这算是侧面回应了嘛。”

    几个女孩子一起叽叽喳喳地说个不停。凡诺听到了视频里的声音,英奇从试衣间出来也听到了,其实,早在之前她就看到了新闻,也问过云轩了,云轩说俊城和寒熙的婚期可能会定在初秋。

    英奇急忙把衣服给售货员,拉着凡诺出去。

    “怎么了?你没买那件衣服啊。”

    “我觉得不好看。”

    “你是不是担心我听到那些会难过。你放心好了,都过去这么久了,大概也有半年了吧,他的一切都已经和我无关了。我不会再像刚一开始那样了,宇炫哥说过,生活还是要继续的。我的人生还很长,不能为他一个人止步不前。”

    “可是,我真的不喜欢那件衣服啊。”英奇这时很庆幸,她对那件衣服真的不是多么喜欢,就是售货员推荐,她才试一试的。要不然,凡诺肯定会知道她说谎的。

    英奇拉着凡诺去吃饭,吃完饭,到了电影开演的时候,英奇和凡诺拿着票找到了座位。喜剧片的梗总是很多,惹得观众哈哈大笑。凡诺断断续续地看着电影,她总是走神。时而,她也笑一笑,却不像观众那样笑得前仰后合。

    回去的路上,凡诺一直在想,俊城应该是真的爱寒熙,对于俊城来说,她或许真的只是一时欢喜,才和她谈恋爱的吧。你看,俊城对寒熙保护地多好,甚至,他可以在媒体面前委婉地承认结婚的事实。

    说到底,是她输了,接受寒熙的挑战的时候,她天真的以为,她会赢,她以为俊城不会离开她,结果,都是她的一厢情愿。

    “别等了,他不会回来了,再也不会回来了。”凡诺这样告诉自己。

    凡诺闭上眼睛,任由泪水滑落,她仔细的回想着过去,一切都那么清晰,可是,她找不到一刻开心的时刻。过去的所有,开心的难过的,都变成了细碎的火星,落在了她的心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