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部分

    更新时间:2018-07-15 15:39:55本章字数:3899字

    三、新官上任三把火

    陆大枫毕竟是陆大枫,他的行动可以在顷刻间扭个一百八十度!

    教导主任不是官,但权力也不小,全校的教学工作靠他去掌舵,他得把全校的教师车个团团转!

    教研会上,陆大枫正在总结这段时间的工作,他在任何时候都保持着那种气宇轩昂的风度:“通过这段时间听课,我发觉咱们的教学工作存在许许多多的弊端,原因是这些年来形成的懒惰思想支配着我们的行动,没有认真钻研业务,安于现状,得过且过,没有半点探索精神!就说语文教学吧,每天让学生听段落大意,中心思想,千篇一律,枯燥无味,能有啥收效?小学生没受到正规训练,低年级便跟着老师燎燎草草地写字,今后如何校正?发音不准是普遍现象,中文拼音还容易纠正?外语咋办?我怀疑个别英语教师教的英语,英国人能否听懂?政治课也十分糟糕,政治工作本身是一门科学,可这些年来名声很坏,学生不来气,教师也不重视,政治课成了形势教育课,或者成了逍遥场!这里,我不客气地指出,包括我们杜校长在内,也都掉以轻心,不正规,不系统,吹牛皮传播小道消息!长期这样下去恐怕不行吧,杜校长?!……至于美术教师不懂透视原理,地理教师把中国领土割让外国,诸如此类,不胜枚举,恐怕要引起我们的充分重视呢!造成这些现象一个重要因素,就是我们一些教师没有认真备课,打无准备之仗!我们许多教师的文化素质本身就差,又如此办理,就算你有奇异功能,也难免出漏洞!因此,今后我们要严格检查备课情况,凡是没有认真备课的教师,一律不准进教室!……”

    会场上鸦雀无声,面面相觑。陆大枫锋芒毕露,一针见血,大有一扭被动局面的架式,许多人暗自伸舌头,各自捏着一把冷汗。

    当然也有不怕事的。那个平时喜欢摇头晃脑、吟诗作赋的语文教师方林,就是其中的一个。

    “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敢问陆主任,您觉得这语文课该如何上是好,请不吝赐教,鄙人愿洗耳恭听。如获至宝,则不胜感激之至!呜呼——”方林坐在角落里,手捧小说,阴阳怪气地询问道。

    “道理很简单,科学的道路从来没有捷径可走,秘诀靠自己去探索!”陆大枫笑着,柔中有刚,“自己,懂吗,方林老师?国家把我们安在这个岗位上,正如工人师傅把一颗螺丝钉铆在机器上,如果这颗螺丝钉不起作用,我们拿来于啥?!”

    方林被呛了一下,瞠目结舌,一时难以应答,只好在众人的笑声中埋下头去,胡乱地翻看小说,以此掩饰其窘态。

    不服气的小郭早想发言,诉说她教政治的苦衷,但见方林一副狼狈相,只好将快出口的话又咽了回去。

    会场开始骚动,人们在下面窃窃私语。

    杜平到底是久经风霜的人,稳得住阵脚,脸不变色心不跳,一副镇静自若的样子。他一直坐在台上,慢慢地饮着香茶,讪笑着,微微地点着头,颇有大将风度,仿佛胸装百万雄兵。对于陆大枫的批评,他只微微颤了一下,便点着头接受了。过了许久,他才弹了弹烟灰,笑道:“我很欣赏陆主任的气质!改革,就是要敢于披荆斩棘,敢于打破情面!教育要大上快上,没有雷厉风行的作风是不行的!我们学校的弊病很多,作为人类灵魂工程师,我们自身也存在许多不易察觉的缺点毛病,这只能依靠大家相互揭发!刚才陆主任对我的批评就很中肯,我一定引以为鉴,希望大家监督!”

    陆大枫喝了一口茶,笑着纠正道:“不是揭发,是探讨,杜校长!我不赞成相互揭短,我提这些事实,不外乎表明,我们的工作还存在着差距,问题复杂,得振作精神去认真对待,认真改进!”

    枉平也笑了笑,说道:“对,对,我刚才就是这个意思,就是这个意思!下面,大家结合陆主任提的问题,各抒已见,热烈讨论吧!——啊,谁先发言?”

    会场渐渐恢复了生机,教师们开始结合教学实际谈论起来,有时还出现了高声的争执。

    陆大枫初出茅庐便放手开展工作,敢于正视教学中的矛盾,初步显示出他非凡的工作才能,这不仅使教师们大吃一惊,同时也震动了矿领导,人们固有的偏见被瓦解了,大伙不得不刮目而视,观瞻着形势的进展。

    形势发展很快,全矿职工的文化水平亟待提高,迫在眉睫。为了配合形势发展的需要,矿上决定把宋晨曲抽调矿文教办公室,负责全矿的文化教育工作。在上调之前,矿领导责成宋晨曲作好学校领导班子的改建工作。

    自从宋晨曲主持工作,特别是进行文化考核以来,学校有了改观,但是,旧的矛盾还未彻底解决,新的矛盾又涌现出来,新旧矛盾交织在一起,致使改革工作难以顺利进行。为了把真正有能力的、敢于开拓前进的人挑选到领导岗位上来,宋晨曲决定进行一次民意测验,首先了解一下教师们的普遍倾向,为学校领导的改建工作奠定坚实的基础。不用说,陆大枫将是这次改建工作的重要人物之一,作为三马店的一员,作为陆大枫的邻居,我诚心诚意希望他当选为校领导,衷心祝愿他为矿山教育事业作出贡献,因为他是我们三马店的代表,也是我们这一代人的代表!然而,谁会想到……

    四、大陆漂移

    万万没有想到,人生的道路会有那么多的波折,我来到三马店没多久,生活就无情地掀起狂澜,同我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把我卷进湍急的涡漩之中,几乎连气都喘不过来!

    上次,我接到男朋友的回信,委实高兴了一番!他那流畅的语言,那真挚的情感,那令人陶醉的、忠贞不渝的情爱深深地震撼着我的心灵,至今仍在我脑际萦廻,流连忘返,荡气回肠!——

    我的小蓉:

    您好!首先请允许我热烈地吻您!

    再吻您!!

    收到您的来信,十分吃惊,我您之间情深似海怎么能因天涯各方就发生感情危机呢?还记得我们是怎样认识的吗?那是个月明花好的夜晚,我们卫生学校的学生到你们师范校参加你们举行的青年联欢晚会,当时您我还是陌路人,谁会想到这竟是您我爱情的开端呢!也许,女娲早已用红丝线把您我的心拴在一块了吧?开头,我对大家的节目还是不感兴趣的,那些过了时的,没有刺激的、死板得像古墓一样的游戏让人乏味极了!可是,当您走上舞台时,一下子就把我吸引了,呵,我的小天鹅!您演的是一只小天鹅,在《四个小天鹅》的舞曲中,您成了小天鹅中的小天鹅,您把我的神魂全勾引了!呵,我的上帝,您天真,纯洁,活泼,灵巧,您那高雅的动作,把小天鹅那优美动人的形象栩栩如生地表现出来,淋漓尽致!感情是那么丰富,身段是那么绝妙,我敢说,您应该进国家级的芭蕾舞剧团,您完全可以同国际舞台上最漂亮的小天鹅媲美!我的天,您简直把我看呆了!当别人拼命为您鼓掌的时候,我还沉浸在美好的幻想之中,如醉如痴;当别人静下来时,我却拼命鼓掌,同时发出由衷的欢呼声!为此,别人还以为我是神经病人,抓住笑柄,以致传为佳话!

    我们就这样认识了,我们就这样相爱了;我们在花间散步,我们在月下谈情;我们尽情嬉戏,我们享尽了人间欢乐!小蓉,我们的感情是纯真的,我们的爱情是永恒的,不管急风暴雨,无论天涯海角,我们的心永远永远在一起呵!

    小蓉 :最近又拜读了您的大作《三马店传奇》,我完全被您的真情实感所陶醉!我欣赏您的艺术才华,我为我的小天鹅将从三马店起飞而高兴万分!我觉得我的小天鹅不应该是三马店的叫鸪鸪,她应该是我们这个时代天才的文学家,是一代英豪!我已经被您天才的艺术所感染,我决定过几天就来看望您的三马店,看望三马店的宋晨曲、张曦、陆大枫——实话说,我特别欣赏陆大枫这个人物,这是一个很有性格的人!

    欢迎吗,我最最亲爱的小蓉 ,我的小天鹅?!……

    ……

    可是——

    尊敬的贾老师:

    你好!回信收到了,感谢你的信任。原计划来你那儿走走,但反复考虑,就不打搅你了。原因吗,说不清,你是聪明人,想信你会明白的!你我都是有知识有教养的人,爱情不能勉强,咱们永远做一对真诚的朋友吧!

    贾老师:我向来是尊敬你的,作为一个人类灵魂工程师,你的心灵是美的;但作为一个人,你却应该有自己的感情,不要太天真太幼稚,生活是复杂的!有个外国哲学家曾说,伟大的言行不一定强求统一,有时应该背道而驰。大人物亦如此,何况你我这些无名鼠辈?!八十年代连农村青年都清醒了,人往高处走嘛!你何必执迷不悟呢?你的陆大枫学外语,想考研究生,不也是要逃避你的三马店吗?——请原谅,作为朋友,这些多余的话,算我敬的最后一言。再见了,我尊敬的贾老师:小人不俏,敬请见谅!

    ……

    拿到这封信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晚霞消失得很快,玫瑰色在天边倏地隐去,夜幕就铺天盖地般撒下来,很快把校园笼罩了。

    为了不使我这位妙手回春的大夫走错路,我去信给他明确指了来路,并画了线路图,但仍然不放心,这几天又专程到车站接他。他要来三马店的消息只有张曦知道,其他人我谁也没告诉,我想让他悄悄地突然出现在三马店,让店员们大吃一惊;然而,大吃一惊的不是他们,却是我,我这幼稚的姑娘!

    难道真的是我伤了他的心吗?我为什么要去信,非要他来三马店工作作为确定我们关系的条件呢?我为什么不听他的劝告,早打请调报告呢?难道这就是我们分离的必然条件吗?我将怎样挽回这种败局?我到底该怎么办呵?!

    一夜没睡好觉:头,重;心,沉;身体,飘飘然若腾云驾雾;思绪,像脱缰的野马,像游离晃荡的孤魂……

    一早起来,睡眼惺松,有气无力。买半碗稀饭,没咽下一粒;拿一个馒头,没咬下半口。张曦发觉我神情不对,询问了两句,我强打笑脸搪塞,但半句话都没说出来——我还有什么可说的?!

    然而,祸不单行。当我提着书本走向教室时,陆大枫正站在教室门口,糟糕,抽查!我这时才恍然大悟,昨天晚上哪里还想得到要备课呵!

    “我……”我颤抖着手把备课本递过去,连语句都不连贯了,“没来得及……”

    “不行,请按规定办事!”陆大枫翻了一下备课本,还给了我。

    “我下次……”我语无伦次,差点想乞求了,“我布置作业,维持课堂纪律不……不行吗?……”

    “不行,这是制度,贾教师请你自觉协助我的工作,有意见,下来再说!”陆大枫拦住教室门,一副毫不让步的架式。

    “你……”我盯了陆大枫一眼,狠狠地退了回来。

    “贾老师,贾老师!”后面传来了张曦的喊声。

    我头也不回地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