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童年

    更新时间:2018-07-08 23:21:16本章字数:2107字

    幼儿园的日子远没有这之前的来得舒坦,最起码的一点,一直可以懒床的习惯被这劳什子的破书读得没了时间,况且那些幼稚的1-10的数字早在冬天就熟透于心了,上一个冬天,甚至上上个冬天,我早已经在被窝里,母亲带着冻疮的脚下学得有些讨厌了的数字。而我收到最启蒙的教育居然是被逼着抓母亲的发痒的脚而学会这些小小的数字,可笑的是他们居然让我受用至今,且不停的获益,尤让人感叹人类文明的累积,来得如此精粹,简约。

    讨厌汉语拼音,因为他总是可以跟算术的考试帮我的均分拉低到50的水准,于是慢慢的习惯了沉默,用心记录下看到和听到的语言,文字,情感,悲喜剧。

    初恋来得如此的早,让人牙掉,包括后来想起来的偷笑,居然到现在也没曾有谁知道过,那是个很美很可爱的女孩子,同时读幼儿园,可以肯定,她大过我,因为我此时才实际5岁余,班级最小且最聪明的家伙,且这么自恋的如是着。我可以随时的偷窥他们的无知,鄙视他们的笨拙,当然,只是悄悄的偷笑,因为别人的拳头比我来的粗大而无情加上蛮横。虽鄙视,但有惧!小红是文娱代表,能歌擅舞。后来听大人们闲聊知道,她母亲是当时村子里好多年来最美的美人,可见当时我的审美尤可自豪和骄傲附带上得瑟。喜欢她的所有言举,包括错误,记忆虽然渐渐模糊,但初恋的烙印却从未来曾摸除,按辈分,我得叫她姑姑。多年以后,我见到她发福了的身体,突然的想到幼儿园时的情景,悠然的偷着乐了乐。

    母亲的教育果然没有出了多大纰漏,幼儿园开始,我基本可以稳稳的把三好学生的奖状和便宜的奖品顺带回家。当然,我一如既往的鄙视学习,且一如既往的嘲笑那些长着粗胳膊的笨蛋们,那么大的脑袋,居然还笨到让个从来不用学习的家伙把这优秀夺走。而人生的第一个挫折也悄悄的跟随着我的嘲弄来了,6.1前的月余,邻村子幼儿园的老师是个下放 女知青,会编排舞蹈,人丁稀缺,于是我们班级抽人充数,我理所当然的入选,当然,我对此毫无天赋且羞于靠搬弄身姿来哗众取宠,跳舞自然是大落人后,倒是做了件其他人大大羡慕的美事,邻村幼儿园,一可爱如小红之男生,粉面白皙,犹如城里孩子,当然,他父亲其实就是城里工人,不表,此时,在农村,所言之定量户口之分量尤贵于现时攀上百万富翁之岳丈。我两投缘的成了好朋友,其他人除了眼馋怕唯剩嫉妒,他经常带些从来没见过的好吃好玩的与我分享,而其他人只能驻足观望,口水横流,可见自豪,自足!时间在操练中浑然而去,毫无知觉,当快要临近6.1前的一个下午,排练也基本结束,10个小人来到幼儿园老师家接受检验,我基本排到最后,严格讲是赖到最后!每人得单独操练所学舞步,去之前我全然不觉,轮到我后,哈哈大笑的是,我点都舞不出一个动作,悲哀,当时就被老师提了顿耳朵,教训罚站,留我一人孤苦的站那,目视她走到自己家前面的菜地里择菜,暗悔来学这丢光了脸且伤透自尊的玩意,老师家其实离我家很近,她跟我姨妈家是邻居,后来她家又一邻居的二奶奶,过来讲情,方被她大赦,灰溜溜的回了,第二天排练,我自觉的不去,实在讲也无脸可去,因为我其实早该知道其实一直来是个混子,只是躲在人堆里糊弄得过且过。在家里午睡,10多个一起排练的同学来我家看我,劝我同去,居然没去,后来老师亲自来请,方违心而去。其实哪管舞蹈好否,我的标准本就定在好玩否,其他未被选上的同学上课读书,羡煞不已!而我只要混着,岂能不去。傻子才真不去,何况是我。何况还有邻村的好朋友在等我。

    6-1悄然的来了,我带上母亲给的2毛钱,可以肯定,我带的零钱自己都拿不出手,别人最少5毛,我深切的记得,当然,还有个后来跟我同学10余年的家伙,也是这数目:2毛。钱交给老师登记肯定可以看到的数目。我跟他,两人倒数。

    可以肯定,他也很羞愧,如我。果不其然,多年后,提及此事,他确实如我,更可笑的,我两成了这个村子有史以来第一,二个能上象牙塔的家伙。镇子通往县城的大马路上每过一小时一班的大巴,6-1的早上起了个大早,我们被安排乘坐大巴去县城会演,每人都穿上可爱的肚兜,白色带点手绣小花的肚兜,大巴上做满人,我们坐在同去县城的叔叔阿姨们的腿上,一路来到向往已久的城里,人生的第一次进城,渴望已久,得以满足。带着早已忘记的舞步,欢悦的来到这偏远的繁华之都。早餐的烙印油然记起,米饭饼裹着油条,当时的感觉:原来,这才是城里人的生活,长这么大,居然天下还有这么好吃的极品,当然,当时根本不知道那圆圆白白且后面带点烤黄了的米饼,是天天吃腻了的稀饭的哥哥。

    结伴排着长龙的队伍缓缓的走在去电影院的路上,突然,迎面一个卷发美女姗姗而来,绝世美艳,尤其卷发,重未见过,大叹:人间绝色,莫过于此,城里的乡下对比,原来如此。她娇美面容的影像随着时光流逝,渐渐消无,但卷发,深烙于此。当时立志:大时娶妻,绝当如此。本来的会演,果然被我钻了空子,取消了我们的演出,权作看客,在台下看别人家的孩子演出,哈哈,劳资的先见之明,可窥一斑。如果这时候让我自舞,想必可以大秀。只可怜同去的这些孩子,娴熟的舞步全无一点施展的机会,他们的失落正如我之窃喜来的程度。尤其同情,初恋小红,恨她为何不生在城市,如也许,她不定成了个小不知名的旦角。而卷发的梦,一直没圆,耿耿于怀至今。无可奈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