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甲鱼

    更新时间:2018-07-08 23:30:14本章字数:1568字

    4岁的时候,邻村的灌溉渠小翻水站,外婆做站长,当然,只有她一人,做全职。领工人,站长之头衔于一身,如果有手下,那就是二舅,三舅,姨。举家悠闲的定居在那。时不时外公会休假回来小住,带些好吃的东西回来。那也是我母亲长大的地方。那段时间是我跟外公外婆相处最紧密的一段时间,非常乐意的粘着他们。翻水站很小,小到只有两个闸门,或者四个闸门,拉闸还得靠手动的葫芦,不究。二舅是个捕鱼的好手,每年可以抓很多的鱼,这也许是养成了我后来喜欢吃鱼的诱因所在。河道很宽,两边铺满石头,斜斜的坡面,水时不时的冲打着石头,溅起大大小小的浪,很美!也壮观!西门豹和江猪的故事就是在这时候听外婆讲过。

    姨妈在父母的做媒下,嫁给跟父亲同姓的本家兄弟。他们结婚回门的那天,姨夫骑车驮着姨妈,我坐在父亲自行车前面的车杠上,尾随。离外婆家不远的是个小屯,稀稀落落的住着些人家,养了很多狗看家,我尤其惧怕其中一只,全身是卷卷的毛发,有点脏,叫的也尤其的凶,名字曰:狮子狗,可见凶猛!基本50米开外,会追着人跑近叫嚣,且带撕咬状。这次路过亦不例外,路很窄,一边傍着罐溉渠大坝,一边带着斜坡,小路偏向斜坡处,所见路面1-2尺宽余,路一直通向外婆的小水站处,也是唯一一条近路。狗使劲的叫嚣,且作撕咬,姨夫边骑车,边试图踢赶他,车子不自觉的慢了下来,但狗很勇,完全不惧,纠缠不休,姨夫大恼且无奈,继续重复踢赶的动作,突然,被狗咬住裤脚,狗死拉着不放,大惊,自行车慢慢的顺着坡子倾斜,姨夫支撑不住,甩将下来,坐在后面的新娘,呼呼的顺着坡子翻滚360度下去,起身,全身泥土,狼狈不堪,尤其今日乃新婚回门日!狗居然亦被吓着,估计他也未尝会有过如此的战果,依旧似乎带点不尽兴的胜利感,叫嚣的迂回着来去,只到我们扬长而去。

    姨妈新家距离我家不远,50米左右,相隔5家人,姨夫长子,兄弟还小,于是跟父母同住,一年后,姨妈生下表弟,亲戚们都送来些补品,小表弟的到来给我们兄弟带来很多的喜悦,但母亲基本会限制我们私下去看表弟,因为姨妈会给我们吃些本来应该她进补的好吃的东西,而此时5岁和3岁的孩子怎么可能抵制得了又香又甜水泡馓子的诱惑。但母亲禁止去,所以也不太敢,但想看小表弟的好奇心还是冲破了禁令,我们围着放在窝栏里的小表弟,直直的盯着他可爱的小脸,带着喜悦,好奇。姨妈果然拿出些好吃的给我们,母亲的叮嘱禁受不住姨妈的一再劝说,实在讲,也更禁受不住馓子的诱惑,每人一大碗开水糖泡馓子,吃完,大饱。带着害羞,好像两做了很见不得人的事情,偷偷顺着家房子后面的墙边溜了回来,生怕这事被人见着。弟弟嘴角的油没来得及擦干净。到家,母亲一看便知,故意生气状的逼问:你两干嘛去了?我两自小就被灌输不准撒谎的习惯,现在碰到这么违心的事当然犯难。我不吭声,弟弟稍作反抗,抵制不住母亲的盘问,哇的哭讲开来:我们本来就要不吃,是阿姨一定要我们吃,才。。。。当时的贫困,造就了让我们记忆很久的自认为是做了个错事的印记。一顿饱餐的后果果然依旧来得如此的猛烈。母亲自然也没作追究,但那以后我们再也不吃姨妈的进补。自然的养成了习惯,包括其他喜欢我们的邻居,非得母亲的允许且带着点劝说,方勉强带羞接受。

    姨妈生了表弟不久,母亲病了,胆结石,县院开刀,这几天我一直在担心和恐惧里度过,几天后回来,她躺着,弟弟表达能力蛮好!就跑到母亲身边安慰:妈妈,你刀口疼么?等等暖心言语,我站旁边,就盯着母亲看,心疼疼滴看着她消瘦的脸,不说什么,母亲当时就有感而发:还是二仔孝顺,老娘开刀,别人送来的甲鱼大仔吃的蛮香,却一句话都没有安慰暖心等等语。其实此时,她何懂同作儿子的心情,我担心,牵挂,怜惜的心境又何曾少于他人过,只是或许害羞,抑或难于表述,当然5岁的孩子也没法表述那样的心情,只到多年后同母亲讲及此事,她才大悟!百行孝为首,未尝一日丢!如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