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70年代末

    更新时间:2018-07-08 23:36:59本章字数:1390字

    记不得那个还没分田的年代了,那时咿呀来到苏北一个破落的农户,后来母亲讲,怀孕前后太过贫穷,营养非常缺乏,刚刚生下来就看到缺钙,唯独头大于一般的孩子,头总是有点挂拉,不稳,后来最小的舅舅回忆说:那时候有点不敢抱我,他那年11-12岁的样子,看到我脖子细长,头有点显大,晃晃的,有点害怕伤着我。集体年终分过年的猪肉,父亲和母亲在一个冬天里没舍得吃一口,把肉切成小小的块,放些油盐,用那小小的碗,放在煮山芋的粥里炖着,然后喂我。渐渐的,慢慢的长着,依稀的记得父母被奶奶分家时我们最开始的窝,10平米左右的小茅屋,搭在奶奶家大点茅草房子的东边,记忆里那时的房子没有一块转头。茅屋朝南的方向开了个门,西面的墙就是奶奶大房子的东墙,墙上打了方方的小窗子,能将就容下3岁前的我来回的穿梭,其实3岁左右感觉已经有点挤了,在他们需要方便的时候,我可以晚上穿过这墙,大人们两边用手通过这没有遮拦的窗户来回的接着来去,因为是长孙,记忆里的奶奶特别的慈祥,总是喜欢搂着我在她温热的被窝里,甜甜的睡着。在这茅草房里,弟弟迟我2年来到,记忆里我没有留下他出生时的印象,现在还依稀的记得当时的想法,他的到来注定要跟我分享父母的所有爱的给予。没有快乐的记忆在他出生前后的那段时间里,最小的叔叔大我9岁,在我3岁左右的时候总是跟着他玩耍,安静的跟着,记忆里他一直呵护着我,傍晚的时候,我跟着他,他提着小娄子,来到村子最东面的队里的舍房,舍房养了很多猪,舍房的前面有很大的一块空场子,场子上稀稀落落的留着阉割下了的猪蛋,叔叔怕脏的捡到娄子里,偶尔让我捡一下,轻轻的放到娄子里,回家,让奶奶洗好,做一道大菜给我们吃,很香,带着点骚味,能刨很多饭,三叔叔,小叔叔,我,抢着吃。在缺肉的年代里比肉还好吃的东西就他了,记忆中不记得吃过肉,但这,一直有很深的烙印留了下来。弟弟两岁左右,我们离开了那个出生的小茅屋,搬到村子最东面的地方,他们搭起了一个30平米的小房子,是砖头房子,两小间,门朝西,两到三个小窗户,外面起着灶台,里屋住着4口人,夏天,父亲在地里种上些瓜果,瓜果很多种,别人家没有,特别的自豪且高兴着。也不知道父亲从哪弄来的种子,田在自己屋子的旁边,有西瓜,番茄,香瓜,小瓜(青瓜),蹦瓜,总之很多,香瓜跟蹦瓜的种子一个生产队里其他人家都没有,我跟弟弟整个夏天都会守着地里的瓜,父亲时不时的给他们浇水,我们看着他们发芽,开着小花,小蜜蜂和蝴蝶飞来飞去,我们带着欣喜数着豆子大的幼果,盼着他多点结果,快点长大,长大,酷热的夏日晚上,在不大的场子上,母亲铺上席子,我们坐在旁边,听她唱着革命歌曲,以及讲些很害怕的鬼故事,她慢慢的用蒲扇帮我们打着蚊子,偶尔的吃上父亲在地里摘回来的瓜儿,总是被限量,没有一次吃完嘴巴能不馋的,尤其是香瓜,圆圆的,特别的甜,果汁多。基本可以啃到只剩下薄薄的皮。还念叨着且急切的渴望他大发慈悲的再摘一个回来,但结果是基本没有得逞过。家的东面有两条平行的小河,南北20米左右的也是小河,河水清清的,可以喝,也一直喝,河里总是有些小鱼,悠悠的游着。东边两条河的中间有条宽宽的马路,当时是镇子通往县城的主干道。驴车,牛车,手扶拖拉机熙熙攘攘的走过。拖着粮食,转头,瓦。难得见到大拖拉机走过,大拖拉机有着方向盘。很少见着,每见一次,带着好奇,带着欢乐,带着悠悠的喜悦后的小小的失落。目视他轰鸣的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