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血雨初体验 众志收效丰

    更新时间:2018-07-10 15:32:26本章字数:1360字

    却说沙尔虎达率领一行人一路向西北而行,约行有三十余里,来到一个山谷口。

    沙尔虎达命人从两侧散开,每人间隔十米左右,各就各位后,下令朝着西侧山崖包围过去。

    猎手们带领猎狗,呐喊着,用梭拨罗棍敲打着树木,哄赶野兽。包围圈不断缩小,猎物已进入距离山崖一里之遥的一片空地之中,沙尔虎达下令放出猎狗。

    猎狗们早就跃跃欲试,听到号令,像箭一般地冲向兽群,各自找到对手酣战。此时只见毛乱飞、血流淌,狼突豕奔,乱成一团。顷刻间,兽群都因奔逃、撕咬累得气喘吁吁,有的已经累得趴在地上。

    这时,沙尔虎达一声呼啸,猎狗们闻声退出战斗,围在外围,随时听候调遣。

    “放箭!”随着沙尔虎达一声令下,猎手们上前冲着早已瞄准的野兽一齐放箭。一阵箭后,猎狗随着号令又冲进兽群,又是一番血战。

    “冲!”沙尔虎达号令一出,所有猎手紧随其后喊叫着一齐冲向兽群,挥舞着手中的大刀铁矛猛劈猛剌。陈嘉猷跟着阿图冲进兽群,陈喜随后保护前进。阿图带陈嘉猷向狍子、梅花鹿、马鹿群冲去,遇头就是一棍,基本上都是一棍撂倒一个。陈嘉猷照着阿图的样子,照着狍子鹿的脑门迎头一棍,虽然一棍没撂倒,两三棍下去基本上都趴在了地上。

    半个小时后,战斗基本结束。陈嘉猷打倒了五只狍子、两只马鹿、一只梅花鹿。此时,陈嘉猷已经累得浑身打突突,手连棍子也握不住了,前胸后背的衣服都已被汗水溻透,眼眉上、头发上结了一层白霜。

    放眼望去,雪地上倒满了野兽,有的虽然已经躺在地上仍然作垂死挣扎,在两个大雪窝里躺着两只二百来斤的野猪,身上遍布伤口。

    猎手大多数累得坐在地上,还有几个受伤的正在包扎伤口。两只海东青蹲在岩石上,脚下躺着五六只野兔和两只野鸡。猎狗有两条已经战死,有四五条受伤。大部分猎狗都没休息,正在抢食野兔,猎手们都未予以制止。

    稍事休息,沙尔虎达指挥大家打扫战场。

    陈嘉猷跟着阿图一齐收捡猎物,打扫围场。陈嘉猷看到,越是凶猛的野兽,身上的伤口越重。狼、野猪的身上伤口深而多。野鸡、狍子、马鹿、梅花鹿身上伤口很少,有的甚至看不到任何伤口。

    战场打扫完,清理战利品。此次,共得野鸡305只、狍子35只、马鹿15只、梅花鹿5只、狼12条、野猪30头、兔24只。

    沙尔虎达命令将两只战死的猎狗放在空地上。他带领所有猎手围着战死的猎狗转了三圈,一边转一边说:“你们都是巴图鲁(勇士),你们都是巴图鲁,你们的英勇事迹将世代传扬,你们的英勇事迹激励我们,好男儿要战死沙场。你们的灵魂将升到天上,佛托妈妈将使你们重返战场,世代接受人们的敬仰!”

    陈嘉猷看着两只壮烈而死的猎狗,心中没有凄凉,只有一股豪气在胸中鼓荡:在这里,我们曾经共浴沙场,共历生死,每个人、每只狗都已经绑在了同一战船上。勇往直前方有生还的可能,稍有退却情势将不堪设想。经历了这次打围,陈嘉猷不仅和猎手们心里多了亲近,而且和猎狗、海东青、马都多了亲近。

    祝祷毕,沙尔虎达命令将两只英勇战死的猎狗葬在向阳的山坡上。

    阿图(他在村里既是萨满又是穆昆达。此时的阿图虽未带腰铃,未拿神器,但他现在的身份为萨满。)冲着高山头摆好几具猎物做供品,召集众猎手向高山叩拜,感谢山神相助大获全胜。

    经历了打围的惊险,陈嘉猷不禁感慨良多,唏嘘不已。小子亦有诗叹曰:

    原始森林树木浓,熊狼虎豹匿行踪。

    神鹰助阵如添翼,猎犬冲锋似弦惊。

    历死经生增胆气,森严号令助成功。

    打围全靠齐心力,方使众人缴获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