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太后斩转徙 陈许至杨林

    更新时间:2018-07-13 09:21:12本章字数:1250字

    且说太后一席话,把顺治帝说得哑口无言。但他心存疑惑:“母后当年对他处理多尔衮不仅未阻止,而且是支持的,为什么现在却如此?”

    顺治帝不知道,三年了,太后对多尔衮的恨已经化为乌有,甚至感觉对多尔衮的处理有点过了,但她绝对不能为多尔衮翻案,为了她的面子,更为了儿子的江山!但她也不能容忍因多尔衮的案子而死人了!

    说完这番话,太后喘了一口气,接着说:“儿啊,我听说下了求谏诏,虚心求谏,力革旧弊,励志图新,哀家听了非常欢喜。我儿如此,大清定会兴盛,国力必定殷实。但哀家亦有不放心之处。今彭长庚、许尔安上折为睿亲王乞赐昭雪,我儿将如何处置啊?”

    顺治帝虽觉母后不满,但只得如实回复:“儿已下旨将彭长庚、许尔安斩立决,交刑部执行。”

    太后怒道:“你如此处理,谁还敢进言?我儿真就成了孤家寡人了!”

    顺治帝只是不语。

    太后叹了口气:“儿大不由娘!只要不处死,任由你处置吧。你退下吧。”

    顺治帝回到乾清宫,召集内阁和刑部尚书议事。最后下旨:“彭长庚、许尔安其罪当死,念其初犯,特予宽宥,免死,流徙宁古塔。彭长庚家产籍没。念许尔安之父许定国,投顺有功,免其籍没,世职及家产由许尔吉承袭。钦此。”

    顺治十二年四月,彭长庚、许尔安在刑部门前见面了。

    彭长庚:“老弟,我一冲动,连累你了。”

    许尔安:“我等都不后悔。只是家人得陪我们到宁古塔了。”

    话不多叙,连续走了三个半月,这一日来到宁古塔。在城里住了三天,他们被接到杨林官庄。在宁古塔城,陈嘉猷赶来和彭长庚叙旧。两人一番感慨,唏嘘不已。

    官庄,即官办农场,其收入主要用于衙署的经费开销。杨林官庄有壮丁10人,皆从流徙宁古塔流民(流人)中抽丁,1人为庄头,9人为庄丁。每个壮丁每年额定上缴责粮12石、饲草300捆、猪肉100斤、木炭100斤、石灰300斤、芦草100捆。彭长庚、许尔安他们每天干烧炭、打草、喂马等繁重劳动,成为依附于贵族统治者的农奴,被强制进行生产劳动,常年没有离开土地的自由。

    话说官庄亦称官屯,官庄耕种的土地称官地。清代,东北地区土地占有形式主要有官田(官庄)、旗地及民田三种。

    不论是官地、旗地及兵屯地,在经营上都以官的形式出现。宁古塔官庄从1646年起建,先期出现的13处官庄,是清廷正式认定的,清廷划定区域、选配庄主、调拨壮丁。后期出现的33处官庄,都是乾隆七年(1742年),清廷实行“移旗就垦”政策把大批京旗人迁移到东北后,由皇亲国戚及有功人员筹办的。他们有钱有势,朝廷又划给大量的土地,于是就购买大量奴隶为自已耕田种庄稼。不买奴隶的,就把土地租给迁移来的汉人。

    像现在宁安境内的上官地、下官地、李家糖坊、太平(鸭录沟)、大牡丹、大小依兰、海浪、大蓝旗沟、和盛、三块石、贝家、大小三家子、大荒地以及海林市的密江、沙虎、杨林、马场等,都是当年的官庄。

    就在彭长庚、许尔安等在官庄落脚后,又一拨流人走上发配路,在宁古塔官庄落脚,演绎出波澜壮阔的反清复明故事。

    感叹彭长庚、许尔安命运反转,生死无常,于是小子有诗叹曰:

    光阴荏苒恨消融,眷顾苍生亦有情。

    勤勉儿孙图大治,贤良太后辅三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