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宁古塔尚学 白石山设伏

    更新时间:2018-07-30 16:20:14本章字数:1349字

    陈嘉猷的私塾(学馆)是宁古塔第一个汉文化私塾(学学馆)。陈嘉猷的生活有了保障,受到了当地人的尊重。在当地人的眼里,陈嘉猷是一个知书达礼的先生,没有人在意他是一个流人,是一个被改造的对象!

    在陈嘉猷的悉心教导下,额生、尹生、陈光来不仅学习了儒家经典,又修身养性、增智广识、立德励志,通晓古今智慧,塑造完整人格,收获很大。巴海对此看在眼里,从内心里感谢陈嘉猷,他和乃父沙尔虎达一样对流人能关照的都给予关照。这是一方大员对文化的尊重,对文人的重视,对一方风俗的形成有着莫大的影响。

    话说沙尔虎达操心衙门事务,同时加强训练士兵,每日秣马厉兵。果然,斯捷潘诺夫贼心不死,顺治十四年(1657年)率领武装匪部,乘坐大型平底船从三江口潜入松花江逆水而上。匪徒一路烧杀掠夺,袭击了尼尔泊、古布扎拉、富查理、蒙古力、苏苏等沿江聚居的十几个赫哲部落。罗刹匪徒所到之处,哀鸿遍野,百姓遭遇灭顶之灾。

    当罗刹匪徒来犯之时,松花江沿岸居民飞报大清驻守宁古塔的守军。沙尔虎达一接到战报,立刻率军迎战。

    沙尔虎达率军沿松花江顺流而下,行至尚坚乌黑(佳木斯西郊白石村)。江右岸西岩山和二龙山山上的岩石中白英石、黑云母石、白云母石很多,层层叠叠,远远望去白花花的一片,蔚为壮观;行至近前,壁立千仞,高不可攀;江左岸柳树沿江边漫延数十里,不仅岸上树木茂盛,近岸三十米内的江中也是柳条婆婆。白绿相映,中间更有一江碧水,此景堪比人间仙境,浸润其中,让人如梦似幻。真是一幅精美绝伦的山水画卷!

    沙尔虎达无心欣赏山水美景,在他的眼中,此处江面不宽,左岸柳条通里可藏匿战船,右岸崖上可设伏兵,此处真乃天然的伏击宝地。当即传令,海塔都统率战船埋伏于左岸柳条通内,巴海率八旗军和当地居民埋伏于右岸白石砬上,沙尔虎达率中军战船于上游阻击。

    布置完毕。众将领命而去。巴海率领本部士兵登岸会同当地赫哲、满、奇勒尔人埋伏在大石砬上。彭长庚、许尔安二人此次随军出征,编在巴海佐领旗下。彭长庚、许尔安观看地形后,建议巴海分一部分人马在东边的二龙山上埋伏。巴海采纳了建议,让彭长庚、许尔安率一部分当地民众到二龙山上埋伏。

    这一日,斯捷潘诺夫率领500多武装匪徒来到白石砬子江段,见此处形势险峻,颇为踌躇,暗自寻思:如果清军在此埋伏,我命休矣!犹豫片刻,斯捷潘诺夫下令继续前进。

    正行间,忽听号炮连天,顿时埋伏在岸边和山上的清朝军民同时引发火炮和鸟枪,抛出滚木擂石,无数支箭弩一齐射向敌船……刹时罗刹匪徒的船队或中弹起火,或流水自横,整个船队陷入一片混乱之中。匪首斯捷潘诺夫虽然指挥匪徒拼命抵抗,但是由于清军占据了有利的地势,再加上当地民众平日里恨透了这此“罗刹”,所以随着战斗持续,越来越多的民众走出家门,纷纷拿起了大刀和长矛等武器主动参战。

    见此情景,狡猾的斯捷潘诺夫不敢恋战,带领残兵败将狼狈逃离了尚坚乌黑,走黑龙江水路撤退了。“尚坚乌黑”之战,使斯捷潘诺夫的船队遭受到重创,清军取得尚坚乌黑大捷。

    沙尔虎达将此次和上次战斗的有功人员上奏给顺治皇帝。顺治皇帝龙颜大悦,封赏有功人员,授巴海为秘书院侍读学士、萨布素骁骑校……

    对于尚坚乌黑战斗,沙俄多行不义,百姓配合官军奋起反抗,取得巨大胜利,小子感慨良多,有诗赞曰:

    白石柳荡设奇兵,百姓拥军助阵赢。

    得道上苍来眷顾,报恩惩恶自分明。